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大清神断施世纶 > 正文
第八章 恐怖人芯草
作者:云轩居士  |  字数:2884  |  更新时间:2020-04-12 22:46:10 全文阅读

六更时分的江夏县已经开始喧嚣热闹起来了,街上挑着果蔬的小贩,赶着家禽牲畜的农民,以及担着琳琅满目小物品货架的货郎正络绎不绝的穿行在江夏县城的街道上。

县城中心地段靠近市集的地方有一座高大的院落,这是一间占地足有数十亩的宽大院落。门口的一对青色大石狮,脚踏着两颗巨大的石球,显得威风凛凛。进门之后,两边是抄手游廊,当中就是穿堂。

转过穿堂,是一片宽敞的会客大房,房子的正前方是足有数亩之大的荷花池,会客厅后自然就是正房大院。

府邸的主人是在此地颇有名望的员外郎唐文,他年轻时在外地为官,后来年岁大了,便告老还乡,回到了自己的家乡江夏县养老,安享晚年。

说来倒也奇怪,这唐文,按生辰来说,起码应该快八十了,但是奇怪的是,他似乎是逆生长,感觉一年比一年年轻,本该耄耋之年的人,看起来却像五十不到的样子。

此刻,从唐府后门走出一个四十多岁的汉子,这个汉子中等身材,面皮黑红,身材结实,一副精明强干的样子。原来这个汉子正是唐府的管家唐贵。

只见唐贵背着手和下人们吩咐了几句之后,就径直从后门走了出来。

这段时间唐贵很郁闷,压力也很大。因为整个江夏县符合唐文要求的少年郎越来越少了,而那些大户人家的少年公子,则被看管的又很严,而且身边总是有多个随从跟随,唐贵很难下手。

今天唐贵还是按照惯例,先来到了集市转转,因为按照他的经验,大多数少年郎都是年少气盛的,自然喜欢出来游玩,不会安分待在家中。

这样可以便于他下手诱拐。而且集市上人多混乱,为他提供了掩护,从而不会有人注意到他。

进入集市之后,唐贵假装随意的看看花鸟,瞅瞅字画,实则正在搜寻合适的目标。突然,前方出现一个年约二十五六的年轻男子,身材甚是魁梧,但是这个汉子明显头脑不够灵光,从他一脸呆滞的表情就可以窥见一二。

唐贵心里算计着:“年龄大是稍微大了一些,但是现在资源稀缺,勉强凑合用用吧,当务之急是先带回去交差要紧!”

想到此处,唐贵装作很自然的样子接近那个汉子,拱手开口说道:“小兄弟,我瞅你有点面生呀!不是本地人吧?来这里是要找活干嘛?”

汉子听见唐贵和他打招呼,咧嘴傻笑,露出一口大黄牙,摸着后脑勺,嘿嘿傻笑道:“俺叫虎子,我是从外地来投奔我舅舅的,没想到来了之后却发现舅舅早已经搬走了。

我目前连吃饭的钱都没有了,没办法,只能来到花鸟市场来

转转,看看有没有什么活干,先填报肚子要紧呀!”

唐贵一听,马上嘴角一歪,叹息一声,显得很同情虎子的遭遇一样。

良久,他又装作很为难的样子说:“本来我们府上是不缺仆人的,但既然你这么可怜,而今天我又正好遇到了你,说明我和你这小子有缘呐!

那我就冒着被主人训斥的风险带你回府吧!我给你在后厨安排一个打荷的工种,工钱不敢多说,但一日三餐肯定管饱!怎么样啊?”

虎子一听,现在有能住宿和吃饱饭的地方了,哪还管什么工钱呀!连忙点头答应。

唐贵狡黠的眼珠子一转,又说道:“这样,为了避人耳目,待会我先走,你稍后再出来,我在花鸟店铺后面的小巷子里等你,如何?”

虎子一听,赶忙答应。

约莫过了一盏茶的功夫,二人在小巷子里汇合,然后一起走小路去往唐府。殊不知,这一切都被隐藏在暗处屋顶的鹿仲看在眼里,他确认二人进入唐府之后,马上前来驿馆向施世纶汇报。

驿馆里,施世纶和曹觉正在下着围棋,眼见施世纶把曹觉的大龙逼的步步惊心的时候,忽然“哐”的一声,紧接着鹿仲的人影就闪了进来。

“情况如何?”施世纶不紧不慢的问道。“胡震被一个管家打扮的中年汉子带进一处大宅院,我去附近打听了一下,那家宅院的主人叫唐文,好像是以前做员外郎的。”鹿仲一边灌着大杯茶水一边急促的说道。

“看来狡猾的狐狸终于露出了尾巴,我们现在就静观其变!但为了以防万一,鹿仲你还是在暗中保护胡震,以免不测呀!”曹觉捻须缓缓说道。

“先生放心,这个自然。只不过胡震这厮扮起二傻子来倒还挺像模像样的。嘿嘿!”鹿仲为了不在施世纶面前笑出声来,捂住嘴巴,但脸已憋得通红。

话说这边唐贵带着胡震进了唐府,给他安排了一间房子,而且还是单独一间,乐得胡震合不拢嘴。

唐贵欠身说道:“虎子,你先好好休息一下,明天正式干活,咱们唐府是大户人家,不比你那乡间田地,没事不要在府中乱逛,以免被老爷责罚!明白了吗?”

胡震连忙诺诺答应。

深夜,唐府上下一片寂静。子时时分,唐文突然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捻手捻脚的走到自己卧室正中王维的那副《山居秋暝》图前。

只见唐文轻轻移开了壁画的一角,只听“咔哒”一声,露出来一个暗门,朝下望去,黑洞洞的,不知道有多深,更不知道通向哪里。

唐文步入密室,暗门缓缓关上,明显有机关控制。唐文取出了怀中的火折子,顺手点亮了旁边的一盏油灯,借着微弱的光线向前行去。

约莫走了一袋烟光景,走到了一处药草房前。药草房里的数盏长明灯把整个药草房照的灯火通明,目之所及,横列着一排排药柜,每个药柜的黑色楠木小抽屉上都写着各式各样的草药名称。

桌子上放着一个紫砂药罐,药罐里面还放着一些人参和雪莲之类的补品。

此刻药罐就摆放在炉火上,冒着氤氲的雾气。唐文看都没看,又推开了药房旁边的一个侧门,只见一个道士模样的人正坐在一把太师椅上闭目养神,还有一个光着上身的少年郎,此刻正躺在一个特制的泛着怪异绿色光泽的床上熟睡。

仔细看这少年郎,就会发现诡异的一幕,只见本该和正常人一样光滑细嫩的黄色皮肤,却布满了和绿色植物一样的网状经络,活像一个叶人偶。

看起来令人感觉头皮发麻,甚为可怖。

原来这个道人是个邪道,名唤五真道人。此人尖嘴猴腮,相貌猥琐丑陋,为了贪图不义之财,多年来伤害了不少无辜之人。

数月前,五真道人游方来到了江夏县,偶遇了唐文,二人狼狈为奸,一拍即合。原来这个妖道对邪术颇有研究,众多邪术中有一个名唤人芯草的邪术,可以延年益寿。

只不过这个邪术对寄主的要求很严格,首先寄主必须是十五至十八岁的少年郎,必须体态匀称,骨骼健美,然后五真道人把一颗黑色的药草种子用灰色的一捧特制的怪异土壤封在了少年郎的肚脐眼里。

不出三五日,种子就会在人体内生根发芽,通过血液的流动到达身体的各个部位,然后顺着表皮组织肆意疯狂生长。

在这个生长期内,妖道还会专门用心用人参,雪莲,灵芝等名贵中草药调制滋补药汤,而那些少年郎此时已和植物人没有任何区别,毫无知觉,只能靠这个药汤存活,而这邪魅的人芯草就正好疯狂吸收人体的所有精华。

一般一个月左右,唐文就会来到这个密室查看人芯草的进展情况,每当这个时候,五真道人就会从少年郎的肚脐眼处下手,扯住人芯草那细细的绿色根须,从人的肚脐眼上拽出。

令人诧异的是,拔出的人芯草却不沾染一丝血迹,五真道人把药人芯草放入配好的药汤之中,不出片刻,药草就会完全融化掉,和汤混为一体。

唐文每当喝完这罐药汤后,整个人的皮肤和眼角的皱纹就会以手眼可见的速度瞬间变得光滑,细嫩,整个人的精神状态也好像一下子年轻了三五岁,浑身充满了活力。

而被扯去人芯草的少年郎,眼神中则会突然失去了生命的光泽,整个人的皮肤急速老化,衰败,整个人看起来起码老了十来岁,而后就会被管家唐贵给处理掉,而处理去了哪,则无人知晓。

此刻和往常一样,唐文喝完了那罐人芯草药汤,咂咂嘴角,精神饱满的离开了密室,临走前他不忘留下了十锭银光闪闪的银子。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