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那是一个神话 > 正文
序 世界
作者:今天是个暴雨天  |  字数:6252  |  更新时间:2020-07-06 16:25:08 全文阅读

在龙城境内,坐落在黑街的黑橡木酒馆内,在这个喧闹的酒馆里。

  来自龙城地下组织内各种各样的兽人们两两三三围坐在一起,大口喝酒大声挑逗着戏台上的蛇人,三三两两身着暴露的蛇人服务员穿梭在他们之间,给他们倒酒上菜或是特别服务。

  而在一个只有微弱烛光的小角落里,这个隔断了兽人喧闹的小角落,一大一小两个披着风衣的哥布林坐在一起。

  大的那个端着酒杯的手像是因为醉酒在轻微晃动,而另一只机械手却在不断的拍着桌子,想要吸引那个小个子的注意。

  “小子!听老子说话!”

  这个老家伙又提高音量喊了一遍,那个小家伙才一脸不情愿的放下手里发光的小石头和放大镜冲着老家伙喊回去:“干什么!不会小点声!我还没聋!”

  “你还问我干什么?哼!我刚才……刚才说的你听了没!啊!”

  老家伙打了一个酒嗝,眼神迷离。

那老家伙晃了晃脑袋,用手臂贴在自己的脑门上,过了好一会,生气才再一次爬上他的双眼。

那老家伙看小家伙还在摆弄那块破石头,一把夺过他手中的石头随手一扔,用一种恨铁不成钢的语气说到:“成天……你成天就知道研究这种没用的东西。”

  “你干什么!这可是我的未来!”小家伙一拍桌子站了起来,瞪了一眼老家伙,连忙跑去捡发光石头。

  老家伙看着对面捡完石头回来的小个子语重心长道:“唉,我们一族永远都不可能得到光荣和骄傲,时代已经变了。战争……唉……算了”

  “这就是我们的未来!”小家伙坐回木头墩子上,端着石头盯着它看,“没错老头子,时代已经变了,现在已经不是那个傻大个的时代了,只要那个大人,不不不,只要那位汗萨坐在龙王座上一天,我们的地位就会上升一点。”

  “别的先不说,就从这块石头开始!我也会越来越强大!再也不用受欺负了!”这小家伙高举起那块石头一脸兴奋,“我已经研究了很长时间了,这个世界开始充满一种神秘的力量,一种十分古老的力量,一种新生的力量!!”

  小家伙越说越激动几乎要从木头墩子上跳起来。

  “行了行了,什么玩意都是,吧啦吧啦半天,有什么好吹的!”老家伙伸出手指了指那个石头,“把那破……破……破!石头给我看看。”

  小家伙顺着老家伙的手指的方向望去,那老家伙的手在半空左摇右摆,根本没有指到自己手里的石头。

小家伙低头看了看手中的宝贝,低声嘟囔,像是在保佑石头不被老家伙弄坏,一脸不情愿的将石头递了出去。

  老家伙拿起石头看了看,嘴中骂骂咧咧,但他又突然把它对着桌上那微弱的烛光仔细观察,老家伙的眉头一皱,但随即又恢复了原样,本来晃晃悠悠的动作也精准了起来。

  显然,在这昏暗的烛光下,小家伙并没有发现老家伙的表情变化。

  “嗨,嗨,咋样!咋样?”小家伙向前凑了凑像是炫耀自己宝贝一般。

  老家伙放下手中的石头,看着对面的小家伙,想要开口,话到嘴边却又被咽了回去。

  而小家伙看着他那磨磨唧唧的样子有些不开心的说到:“嗨,行不行啊你,会不会看啊你。”

  说着就夺回了自己的宝贝石头,生怕他离开自己一秒。

  “算了算了,”老家伙摆了摆手,起身扔了几个钱币,“走吧,事也办完了,是时候回家了。”

  “切。不懂装懂大糊涂。”

小家伙拿起石头跟着老家伙从后门离开了酒馆,趁老家伙不注意,还不忘了把老家伙扔下的钱币顺到了自己的口袋里,他们就这样,连夜赶回了哥布林的主城——地穴。

  也就是在这天回去的路上,老家伙给小家伙讲了一个故事,一个关于老家伙年轻时的探险故事。

  那一年,一队哥布林在远离兽人领地的北方噩梦沙漠发现了一处无比巨大的遗迹,在老家伙的词汇里除了巨大,完全找不到用来形容这庞然大物的词汇,仅仅是漏出沙漠的部分就有五分之一的龙城大小。

  根据推断,那做遗迹至少有六七百年的历史,但是根据兽人的知识体系来看,六七百前是黑暗时代。

  整个半夏大陆的能量急剧下降,低到一个仅仅可以保持生命根本形态的点,怎么可能会有玩意能建造这种庞然大物。

  只有两种可能,要不是他们算错了,要不就是,这座城市在更为古老的时候被建造完成,而且有什么特殊能力可以抵御自然对城市的侵袭。

  他们花了数周的时间来调查整个露出沙子的部分,这里好像有什么神奇的能量隔绝了大部分的黄沙。

  帆布与木头搭建的临时住所把城市围的水泄不通,陶土组成的不明生物雕像聚集在这里。

  这些东西像是随时都会活过来一样,就像是一个正真的生物,只是表面被拍上黄泥。

  这些雕像在争夺水源,卧在地上,抢夺弱小者的物品,还有大量受伤缺胳膊少腿的家伙、医疗设备和近似医生的家伙。

空气中漂浮着血液的腥臭、食物的香甜、器械的锈腥……

 在这里他们还能看到撒在地上的水、冒着热气的食物、充满生机的血液、发光的照明设备,这里所有的设备都可以使用,甚至食物也是新鲜可食用的。

  这里的一切的一切,就像是正在进行,正在发生的一样,只是这里的居民,只是些触碰及会消散的泥人。

  穿过这片区域来到城市边缘,城市被石制城墙包围,这些石头也不是简简单单的普通石头,这些石头的硬度比肩现在兽人发现的最硬的矿石——骨石。

骨石这种物质,现在的兽人用任何手段都无法将它击碎,无论是魔法,亦或是蛮力,又或是炼金术……

  城墙上布满花纹,城门上则刻满华丽的浮雕,这个大门更像是装饰,而不是用来防御外来者的,穿过宏伟庄丽半开着的城门,城内的景象呈现在探险队的面前。

  相对于城墙的华贵,城内的建筑就只是用石头和木头随便组合成的破房子,这些破东西沿着道路整齐的摆放,围着中心耸入云霄的高塔呈现放射状,无论在城市的哪一个地方都能十分快速的到达高塔。

  这里的居民也都是些泥人,街道上散步的,在市场内来回拥挤的,住宅里忙于家务的……

  一切都那么平常,就像是一瞬间,只属于这座城市的时间停止了,一座城市,瞬间死掉了。

  在城市中间的高塔内被摆满了一种雕塑,一种几个粗线包围着一个圆球的雕塑,这个雕塑大量出现在市民佩戴的护身符上,而且城市街道上,房子中也有这种雕塑。

  高塔内还有一些个穿着怪异的泥人,这些泥人像是在跪拜这些雕塑。

  而塔的中间则是一个旋转楼梯,向上通往塔顶,可以俯瞰全城的风景,向下则连接着一个漆黑的通道。

  经过了几天的观察和记录,他们觉得上方不是完整的城市,整个城市应该像是一个金字塔的样子,城内大量的的物品有头没尾,被埋在地下。

  而且地面也不是由泥土构成的,而是由一种坚硬到无法挖开的东西构成,有些华贵尖顶建筑物明显和旁边的破石头木头房子格格不入,这些个建筑物明显是一些未知大型建筑的塔尖尖。

  他们决定继续向下!

  但向下可不是闹着玩的,在那个向下的漆黑通道内充满了无属性的能量,这些能量的浓郁程度远超过上方城市。

  这些能量像是在阻挡着外界的生物进入里面,如果一个低能量的生物进入高能量的区域,能量就会冲入低能量生物的体内,而且,无属性的能量会吸附有属性的能量如果无属性能量大于属性能量,属性能量里的属性就会被磨灭,反之被同化。

  也就是说,低能量生物如果顶住了能量冲击没有因为能量冲击而死,那就是被无属性能量给磨灭属性,能量枯竭而死!

  说到这,老家伙掏出了挂在脖子上的一块石头,这块石头被老家伙在手里来回搓着。

  而这块石头就是老家会所说的那个雕塑,几个粗线包围着一个圆球。

  老家伙看看了雕塑又看看坐在他旁边聚精会神听故事的小家伙继续说到。

  他们一行人沿着漆黑的通道壁仅仅凭借着荧光草的轻微亮度摸索着前进,只有这种没有啥剧烈能量释放的小玩意才不会引起能量暴走。

  这路上上似乎没有什么危险,只是这无尽的决对黑暗在不断消磨着他们的意志。

  这些哥布林开始行动迟缓,脑子出现些意义不明的声音,荧光草的光亮也开始忽明忽暗。

  而就在这时,前方突兀的出现了些许光亮,可这可是地下啊,怎么会出现什么光亮!

  他们连忙掐断了荧光草压低身子停下观察,也不知道怎么的,他们停了下来看着前方那若隐若现的光亮。

  能量不断的冲刷着他们的身体,不过哥布林这个小身板和能量的兼容力根本承受不下。

  过不了多久,这些能量就会开始破坏他们的身体。

  这些哥布林的身体开始不受控制的抖动,这些无属性的能量在他们体内肆意冲撞,而且冲撞的速度在以几何倍数的速度增长!

  要不了多久他们就会死在这个该死的通道内。

  他们都知道这个道理,但是没有一个哥布林移动身体。

  老家伙那时只感觉自己的身体很轻,觉得很舒服,慢慢的想要躺在地上,就这样睡过去……

  但就在这时,一个哥布林大喊:“跑!”

一到魔法降临到他们身上。

  身体从轻飘飘瞬间变得沉重,像是一只蚂蚁掉进了蜂蜜里,脑子里温柔的催眠曲变成了催命曲!

  如同女妖的尖啸在脑海中回荡!

  所有哥布林的脑海瞬间清醒,跑!向前跑!

  他们发现在自己的后方,更加浓郁的能量风暴开始向他们涌动过来!

  后退是不可能的,后退只会被突如其来的风暴撕碎,只有向前!

  会施法的家伙边对着自己施展增益魔法一边消耗体内狂暴的能量一边狂奔!

  而那些不会魔法的倒霉蛋只能顶着越来越沉重的身体拼命的向前跑!

  那光亮看似近在咫尺,却远在天边,这股能量在束缚着他们自由移动,让他们动弹不得!

  他们拼命扭动着身体向前挤,身后的能量如饿狼般撕咬着他们的后背,瞄准着他们的喉咙!

  能量像是绳索束缚着他们的身体,把他们拉向死亡!

  而那前方的光明却又是那无法触碰的禁区!

  虽然老家伙不会魔法,但他算是这些倒霉蛋里最强壮的一个了。

  他挪动的速度明显比其他几个干跑的家伙快多了,但即使这样后方汹涌的能量还是直接打在了他们身上!

  能量开始撕裂他们的身体!

  但是他们却仅仅挪动了几步之远!

  倒霉蛋们开始失去意志,身体机械的向前……

哥布林自古以来都不被待见,无论他们是天父创造万物的失败品,还是那该死巨人的玩物,或者备用食物,生命永远都是哥布林的最高准则!

  但是在这里,他们太弱小了……

  能量风暴将他们吞噬,身体重新变得轻盈,脑海中的声音消失了,只留下了滋滋滋的噪音,自己的视线也随着滋滋滋的噪音逐渐昏暗……

  不知道过了多久,老家伙缓缓的睁开眼睛,他无力的躺在地上,看着天空闪耀的光芒。

  老家伙的脑内一片空白,完全不记得发生了什么,只感觉自己浑身脱力,好像除了眨眨眼,什么都做不到。

  他努力着想要转动头部,想要看看周围的情况,在他的不远处,队伍里唯二的魔法师和另外三个哥布林横七竖八的倒在一边。

  那两个魔法师已经醒来了,但另外三个倒霉蛋还在晕着的。

  魔法师告诉老家伙,他们已经挤出了通道,这边的能量浓度也十分浓郁,但这种能量里包含一种神秘物质在缓慢强化治疗他们的身体。

  他们的身体正在逐渐适应这里浓郁的能量。

  但是有十四个家伙没能出来,死在了通道内。

  原本推测的死亡率有百分之九十,他们能冲进来看来是受到了地母的庇护。

  这个地方充斥着光能量,把这地下照的如白昼一般明亮,而在我们倒的平台下面,是一座更加巨大且更加完善的城市!

  经过几天的休整,这六个家伙都活了过来,回头看着通道内汹涌的能量风暴,看样子除非死在通道里的哥布林被彻底磨灭,否则能量风暴是不会消停了。

  原路返回是不可能的了,不过好在他们的补给品还有不少,最少短时间内饿不死。

  这座城市和上面的城市简直是天壤之别,就好像从一个蛮荒部落的炼金技术瞬间跳跃到后魔法时代。

  这里几乎所有东西都是魔法构成物,建造建筑物的材料全部都是附魔的!

  要知道附魔在现在是什么概念!

  一百个魔法师里边只有一个会附魔,而一千个人里只有一个才能有幸成为魔法师!

  魔法不会凭空产生,只有你对某一种能量拥有高度的契合时才能成为魔法师!

  路灯是用一种神奇设备自动发光,火也是用一种设备自动产生,水,电等等都是这样的!

  而现在,这些东西都是要靠人力开采或者多种设备辅助产生。

  这些东西把这些个哥布林都给看呆了,他们要是能把这些东西带出去研究透彻,岂不是可以吊打所有部落和隔壁的人类!

  但可惜的是,因为有附魔的保护,他们不可能拆的下来……

  也不可能研究明白……

  而且这座城市也和上边的城市一样,所有的建筑物都围绕着中间的高塔呈现放射状。

  只不过炼金技术更加先进,城市也更加巨大!

  城市中有巨大的立柱连接天地,立柱上雕刻这各种各样意义不明的的图案。

  这些立柱上也没有类似门一样可以进入的地方,但有些地方明显有衔接的痕迹,就像是一个柱子上垒了另一个柱子。

  根据地图的比对,上层城市的见到的尖尖头就是这些柱子。

  同时在中心高塔中还有向下的通道,不过这个通道他们不可能进去,甚至被压制的无法靠近。

  这个通往下层通道内涌出的无属性能量足以一瞬间剿灭这些哥布林,而不是温柔的杀死他们。

  随着向城市的外围移动,黄沙也开始越来越多直到完全淹没城市,但是因为有魔法屏障的保护,沙子没有直接涌入城市,全部挤压在魔法屏障上。

  毕竟这里是地下嘛,但是,究竟是什么东西可以保持住这么多魔法造物的运转!

  随着他们对城市的探索越是觉得不可思议,以这种魔法力量应该可以横扫整个半夏大陆。

  但是,他们在这边大陆上生活了这么多年并没有出土过这种划时代造物,也没有发现过这样的城市遗迹。

  随着这几天的探索研究,他们掌握了不少以前想都不敢想的知识与力量,至少,他们都掌握了魔法的力量。

  但是,老家伙却觉得自己的身体越来越不对劲,感觉自己的身体越来越僵硬,头脑越来越不清晰,他开始感觉到四周的雕像居民在移动,感觉自己的队友在发出奸笑,感觉有什么东西控制着自己前往下层通道……

  老家伙想要离开,但这种念头转眼就消失了,被探索的欲望所取代。

  直到几天后,在夜晚休息的时候,同行的一只哥布林突然发出尖叫,随后剧烈的呕吐。

  他吐出来的不是什么食物残渣,而是一只条状的生物,这个生物叫着爬向哥布林想要回到他的身体里。

  那只哥布林不知从哪里掏出了小刀,刀上突然窜起的火焰,火势越来越大直至将那哥布林团团包围,哥布林和那个生物都在火焰中化作了灰烬。

  但是其他哥布林却一动不动的盯着那只倒霉蛋的死亡,所有哥布林的眼神中都跳动着火焰,杀戮的欲望直冲大脑。

  这时一只哥布林突然嚎叫着拔出腰间的佩剑,刺向坐在旁边的同伴,混战突然就这样毫无征兆的开始了……

  老家伙则是幸运的活了下来。当他再次清醒过来的时候,他躺在噩梦沙漠中,四周只有无尽的黄沙,一点城市的影子都没有。

  当时的他丧失了关于城市的全部记忆,但随着时间的推移,记忆慢慢恢复。

  那一夜,他付出了重伤和一只手臂的代价杀死了其他所有同行的家伙,并吃掉了他们的尸体,随后强行通过了前往第三层的屏障,来到了第四场工农业区,四周尽是重型机械组成的的畸形建筑物,在这里他给自己安装了机械臂。

  没过多久紧接着突破了前往第四层的屏障,来到了埋尸地。

  在这里,除了一望无际的墓碑就是破败的类教堂建筑,也是在这里他在一座类教堂建筑里捡到了一个护身符,也就是现在戴着的那个,随后离开了这里返回地表。

  在那之后,老家伙再也没有找到过那座城市……

  “这一切都像是梦一样虚幻,但身体能力的提升和机械臂都提醒着我,这些都是真的……”

  老家伙说着吧自己的护身符从脖子上摘了下来,戴在一旁听入迷了的小家伙脖子上,双眼中除了那个小家伙,再也没有别的东西。

  “孩子,抱歉在这之后没法给你什么,活下去,找到一片属于自己的乐土……”

  当老家伙的双手松开护符时,他的机械臂自动就脱落跌落到车内。

  老家伙那微笑着的笑脸、抚摸着小家伙的手、与他的身体飞速老化,化为一丝丝白沙。

  马车继续向前行驶着,狂风在车外呼啸而过,狂风伴随着白沙消失在夜里……

  小家伙却呆呆的坐在那里,看着白沙不断的消散,他才突然反应过来。

小家伙的喉咙只不过发出不明的声响,他伸出双手抓向白沙,可白沙却早已从指间划过,他面无表情的看着这一切,看着一切都随风飞逝,或许连小家伙自己都没有注意到。

  伴随着风离开的,还有小家伙流下的一滴眼泪……

  在那几天后,一个大新闻传遍了部落,五只巨大且来历不明的怪物出现在哥布林主城地穴中。

  一只哥布林评借无与伦比的力量击败怪物,同时因为老哥布林王的逝世,他的孙子,同时也是哥布林屠戮怪兽的英雄继伟成为新的哥布林的最年轻的王!

  新王立名为——沙!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