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神鬼奇香 > 正文
三山涧口
作者:火炉先生  |  字数:3008  |  更新时间:2020-05-24 20:11:21 全文阅读

我们如法炮制,在楠木冢的第二层防护墙上扒出整整一牛皮带的混合香粉,扎紧了放进背包里。仙儿一边回填一边悄悄对我说:“护香使的坟里面会藏着什么东西,你说他将自己的墓以这种方式建在这中地方,是不是也藏着奇香门里的一些宝贝?”

“你这想法有点危险呀?别想着还要把尸体扒出来问问的吧?”

“那怎么会,就算有那个心,现在也不是时候呀?能找到并将整个楠木木料磨成粉为自己建立墓穴的人,墓里所藏的一定不是凡品,诸葛先生应该会有兴趣,如果能将古代的奇术发扬光大,为他再建一座新坟不是两全奇美?”

“我现在知道为什么人家要将墓穴地坑用树叶掩埋了,所谓匹夫无罪,怀壁其罪。这座楠木冢以粉末堆积的形势建造一是为了更好的保存尸身,二来并不是为了显示墓主的财富,其中传出来的理念是墓主人视金钱如粪土的想法,这种人必然不会将自己珍爱的宝贝私藏进自己的墓葬中,而是遗泽子孙,这从历代奇香一门长的记录其实可以看出一二。奇香一门在古代记录里有一支是被皇家御用的,因此偶有记录,这些人虽然整日与奇香为伍,为王公大臣寻找和配制香方,但是皆由披甲护卫跟随,像其他古代手工作坊主一样是被密切监视的存在,一生所产只能供其他人享用,而自己是无法消受的,所以并不像人们想象的那样可以有无数的财物傍身,所以在理念上所形成的一套规则并不像王侯将相一样事死如事生,而是以传承为主,如果有幸私藏两块好料也不敢随葬在自己的墓穴之中,这是诛九族的大罪,而藏在它们预先设定好的结界内部就没有这样的忧虑,一旦被卫兵发现很容易蒙混过关,所以历代传承密术的人所传之宝不会随身死而消失,他们的墓葬格式与普通人没有什么两样。例如这座护香使的墓穴,所用的木料可能大多是加工剩余的残渣,能有这样完整的设计只是手工匠人精心之作,无奈又怎么会有什么名贵的随葬品!”我们将表层的一层封土收拢起来,填入天窗将缺口补齐,我心中有些不忍,跪在墓前磕了几个头。

仙儿看着微微一动,终究还是没有说什么,也没有任何祭拜的表示,末了说到:“算了,我们还是马上赶路吧,希望能在他们进入泉眼之前阻止他们。”

“你到底在害怕什么,候老大那帮人的生死对你真的有那么重要?你们不应该是生意上的死对头吗?”

“你不在意吗?那你为什么非要跟过来呢?”

这句话问的我一时语塞,之前有那么一时的冲动,现在回想起来大概还是不忍心看着他们像钟离那样被困死在圣地的内部吧。

我知道对仙儿问不出个所以然来也就不再提这个问题了,相信真相到时候自然会出现。

于是我们收拾了下行囊,其实我也没有什么好收拾的,失血过多的我本身就没有包裹,也不适合负重前行,所有的行李都在仙儿的军用背包里,我随身只带了一壶水,还有仙儿不知哪里搞来的一包巧克力,说是对失血过多有保护。

我们相继爬上墓坑用手电照了照四周的景物,认准了方向。仙儿提醒了一句:“小心点,说不定那怪物还在附近”。

我违心的回了一句“嗯”,用“心眼”确定没有灵光的影子,便继续向前赶去。

那之后,路上几乎没有受到什么阻碍,也很少能看见动物的影子,只剩下两个人搏命赶路的喘息,和树叶摩擦身体的声音,我的神经已经麻木了,腿上的伤已经没有了知觉,脸上被林中不知名的液体打湿了也浑然不觉,眼神木呐的跟在仙儿身后。这是我第一次长途跋涉在原始深林里赶路,和之前带队去到的人工修建的景区不同,无论在身体还是心理上的紧张感,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黎明时分,我们走到一处落石形成的高台,眺望着眼下的方向,溪水奔流的方向转弯,向着后山的龟尾走去,那是一处三山汇聚的峡谷地带,在黑色的山体映衬下,溪水的流向就像一处漩涡的中心。

我和仙儿商量了一下,这个地方视野开阔,便于侦查,整个人走了一天一夜的路,人的身体已经处在极限的边缘,只能先坐下休息一会,填饱了肚子,继续赶路。

仙儿由背包里取出一点固体燃料,用简易支架烧了一壶水,将压缩饼干泡开了煮了一碗粥,简单的吃了一点,我的身体早已经累到麻木,没滋没味的随便吃了一点,便忍不住的上下两个眼皮子打架,没有一会便眯了一觉。

也不知过了多久,就觉得在朦朦胧胧之间听到一声巨响,像打雷一样,睁开眼睛,天已经是蒙蒙亮,两座大山扇形排列在眼前,山间峡谷里薄雾叠出,似乎有彩虹之色。仙儿站在崖边,愁容满面的盯着崖下:“有事发生!”

我不明白是怎么回事,正要问时又一声巨响传来,我听了个清楚,忽然明白过来,这是虎子的炸药声。

俩个人都不再耽搁,马上爬起来,向着崖下的山谷跑去,我一边跑一边感叹,原来晚上我们离的已经这么近了。

“炸药响了肯定又不是什么好事”

“也不一定,说不定这帮人没事炸鱼呢?”我调侃道。

“都这个时候了,我没看出来你还有心思开玩笑?”

“今天天气挺好,我睡的不错,碰巧让那帮家伙碰上点麻烦,我得去看看热闹。”

“一会有事你最好躲到我身后”

“你这就是在骂人了……”

我俩一边斗嘴一边分开前方的灌木丛,进入一片雾区,好在这片雾没有上次那么大,并没有降低我们的速度,没多久,我们就来到谷底。

谷底也是一处浅石滩,没有多少高大的树木,看得出有流水的印记,想来在丰水期这条小溪的流量应该不小。

顺着峡谷的走势看去,在三座山峰的山角地带,溪流由两个方向汇聚过来,一条绕过右边的一座山向另一侧的峡谷延伸,一条正对着我们所在的位置,是三山峡谷的正中心,雾气也最为浓郁,直觉告诉我们,这条才是入口处。

果然,由这条水路走过去没有二十分钟,雾气中飘散出一股浓烈的硝烟气味,顺着气味望去,在山体的一侧出现一个一线天式的洞口,溪水潺潺由此流出。

我们趟水而过来到洞口,发现洞口处流量变大,水深已经没过了大腿,再向里走可能就要游过去了,不敢大意,立刻找了一块高地,将袖口裤腿等地方扎紧,然后取出药粉,在混合着溪水将一层粘稠的如同果冻一样的胶体药粉涂在裸露的肌肤上,初时像在做面膜一样延展很好,没一会就觉得凉气侵袭,神清气爽,但是摸了一下,表层竟然干裂如同石头一样,仙儿不由有些担心起来:“臭弟弟,这坟墓里的封土不会加一些毒药什么的成份吧,姐要是毁容在这我绕不了你。”

“得了吧您,当我没看见呢,这一路你不止一次将封土涂在自己的胳膊上实验过了,要是有毒,你早就毒发身亡了,怎么会直接往脸上涂。”

“好啊,我说你怎么不试试呢,敢情你拿我当试验品呢,什么时候变的这么聪明了?来姐姐波一个。”

“哎妈,起开,对着水照照,都成黑山老妖了就别吓唬人了咱,成吗?”

“你小子站住!”仙儿气的眉毛竖立,一拳砸在水里,溅出一米多高的水花,我早已向一旁游了出去。仙儿跟在身后,我们一前一后游进洞。

洞中的空气极为潮湿,洞壁上长满了苔藓,滑的下不去手,我们向深处游去,光线又开始暗淡下来。我打亮手电向前方照去,见到不远处有一道两米高的石墙竟然挡住了去路,石墙上有一处水流冲击形成的一个小瀑布,瀑布的水花后面好像有什么东西,我用力游了过去借助洞壁的岩石来到瀑布下面,拢着眼睛向里观看,好像……是一个背包。

随即又有些吃惊,因为看这背包的颜色和质地,是候老大的。候老大那伙人临时搭伙不假,但是从装备来看像是统一采购的,颜色款式一样,但是候老大是个例外,他的背包偏偏是军用绿地迷彩色,配枪也是独一份,这个很好分辨。

候老大竟然能把这么重要的物资丢在这个地方,肯定是出了什么不小的乱子,他和他手底下的那帮人也不知道是不是还活着。

我将候老大的背包小心拉出来,抱在身前,想打开看里面有什么东西,却突然听到仙儿在旁边厉声警告道:“不要动!”我还没明白什么意思,就觉得那背包里好像有人踢了我一脚。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