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牧野大荒 > 第一卷 大荒人族
第一章 初到大荒
作者:瞌睡的芋头  |  字数:3437  |  更新时间:2020-09-10 10:57:45 全文阅读

2020年3月20日星期五,一个平凡的日子,唐牧在下班后,走出办公大楼,和门卫热情的打了一声招呼“张哥,辛苦了,来抽根烟。”唐牧给这位张哥点了一根烟,将烟收到兜里。

这位张哥笑着道:“小唐啊,你也抽啊,来抽根我的,今天我舅舅刚给的冬虫夏草。”

说着从兜里掏出一盒冬虫夏草给唐牧递了一根,唐牧双手接了过来,自己用火点着,深深的吸了一口,“别说啊,这好烟就是不一样,提神还不呛人,呵呵。”

唐牧和这位张哥胡天海地的聊了一支烟功夫,唐牧告辞离去。

唐牧走出大门,把手里的烟头扔进了垃圾箱里,心里感慨:“自己辛辛苦苦读书二十余载,到头来还不如一个门卫挣的多。

自我嘲讽的嘀咕道:怪就怪自己没有个好舅舅啊。我要是也有个大公司老总当舅舅,还抽什么烟,我TM嚼着吃。”

路上熙熙攘攘的人群,唐牧跟着人流穿过人行横道,走到对面的公交站牌处,和往常一样等着自己的十八路公交车 ,百无聊赖的拿出手机刷着视频,时不时的抬头看一眼公交有没有到。

等到十八路公交到站了,唐牧收起手机装在裤兜里,谨慎的看了看周围,感觉还不放心,把手也插进裤兜里,用手按着手机心里才踏实不少。

犹记得上次自己大意,回家后发现手机丢了,害的自己省吃节用吃了两个月的泡面。从那以后唐牧每次坐公交都万分小心,实在是不想再吃两个月的泡面了。

挤上公交,座位是不可能有的,好的一点是今日人不是很多,还有落脚的地方。唐牧伸手抓住扶手,另一只手拿出手机。

“下一站,终点站,请作好下车准备,下车的乘客请往后门走!”随着播报公交缓缓的启动了。

唐牧玩了一会手机,发现今日的公交走的有点久了啊,怎么还没到,抬头一看,吓了一跳。

只见车上得人都消失了,空荡荡的车上只有自己一个人,向前一瞅,我勒个去,司机也不见了。

唐牧呆滞几秒,迅速跳到驾驶位,抓着方向盘,右脚狠狠的踩在刹车上。

然并没有卵用,车辆外面光怪陆离的景物飞速后退,抬头的唐牧发现前面是一片光怪陆离的景色,哪里还有道路,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唐牧一巴掌甩在自己脸上,摸着疼痛的脸颊。

缓过劲来的唐牧认命的躺在驾驶位上,拿出手机准备拍几张照片,发现手机居然出现了一些剥离现象。

放到眼前仔细一看,手机居然在逐渐的分解,唐牧赶紧凑到车窗发现车辆也出现了剥离现象,担心的抬起自己胳膊,放到眼睛仔细的观察了片刻,还好连根毛也没消失。

唐牧眼睁睁的看着手机在自己手里消失,看着公交车在自己身边消失不见。

最难熬的不是经历未知的事,而是未知的事在你身边缓慢的发生还不带停的,而你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无能为力。

等到脚下最后的一块铁皮消失不见,唐牧感觉到咯噔得一下,唐牧一个狗.爬摔倒了。

唐牧脑海里一片空白,已经被自己经历的事给吓的脑子出差了。下意识的双手支着地爬了起来。这哪里来的蚂蚁,唐牧心中郁闷道。

不对啊,怎么还有其他生物呢,唐牧支起双手抬头一看,自己终于从那个奇怪的现象中出来了。

惊魂未定的左右打量一番,发现自己身处一个山洞里边,洞口的亮光照射进来,把山洞里的黑暗驱散不少,唐牧借着亮光打量了一下山洞。

自己身后是一些茅草铺在地上,洞内地面坑坑洼洼,潮湿的地面上都起了苔藓了,唐牧顺势站了起来,头一下子顶到洞顶,洞顶的沙土簌簌落下迷了眼。

唐牧烦躁的用手揉了一下眼睛,赶紧猫下身子,走出了山洞,唐牧走出一看,洞外一条羊肠小路从山底一路盘旋到山顶。

道路山体一侧密密麻麻的都是山洞,而且唐牧还发现了一个身着麻布衣服的人,正从山下走来,唐牧看着这个有点可笑的人,等到这个人走到跟前的时候,唐牧笑着问道:“大哥,你这身衣服哪里来的,还挺别致的啊,哈哈”。

这人有点奇怪的看了一眼芋头,随风留下一句“神经病啊你。”扬长而去,唐牧尴尬的抱起胳膊,一摸胳膊,咋光溜溜的,唐牧低头一看自己身上,我勒个去,我衣服呢?怎么只有一个麻布裤子?。

唐牧悲哀的发现自己变得和刚才那人一样的装扮,而且自己更寒碜,只有一条上下透风的裤子。

唐牧回到山洞里,一屁股坐到茅草上,地面坑坑洼洼咯的屁股疼,挪了几个位置才舒服的坐了下来,自己还是先梳理梳理一下这到底什么情况。

难道自己是穿越了,身为二十一世纪的大好青年,唐牧也是网文的忠实爱好者,读过不少穿越小说。

为了验证自己的猜测,唐牧起身走出山洞,走到紧挨着自己的山洞口,对着里面喊道:“有人么?”

话音刚落里面传出一声“你有病啊,大中午不睡觉,你在外面鬼叫什么。”

唐牧一听,咦,有戏啊,“我找你有点事啊。我进来了。”

唐牧猫着腰走到最里面,只见一个骨瘦如柴的人,懒散的躺在茅草堆上,身上的麻布衣服斜斜歪歪的挂在身上。

这人看到唐牧进来后,不情愿的坐了起来,睁着朦胧的双眼道:“有什么事赶紧说,说完赶紧走。我梦里正在吃肉呢。”

唐牧赶紧赔笑道:“我来就是问问现在是什么时代啊。”

张大力瞪着眼说道:“什么什么时代,那是个什么玩意?我说唐牧,你这脑袋自从上次被黑驴踢了以后,是不是真的坏了?李铁蛋给我说你脑子让驴踢坏了我还不信。”

唐牧听到这里恨不得上去踹这人几脚,你的脑袋才被黑驴踢了呢。

不过确实是感觉脑袋有点疼啊。

唐牧蹲下身子,看着张大力。张大力被看的浑身不自在,讷讷开口道:“唐牧,你说的那个什么时代的,我真不知道,要不你去问问李铁蛋,这小子在咱们部族里知道的最多了。”

唐牧眨了眨眼道:“那你叫什么?”

张大力心中哀叹一声,这小子真的让黑驴给把脑袋踢坏了,连他大力哥都不认识了啊。

张大力怜悯的看着唐牧,伸出黑乎乎的手从茅草堆里拿出一个果子,递给唐牧,声音嘶哑道:“我是你大哥啊,来,来唐牧,这个果子拿去吃,说不定以后就没机会吃了。”

唐牧顺势瞅了一眼张大力身后的茅草,张大力立马挪动身子挡住唐牧的视线。

唐牧接过张大力递过来的果子,还别说自己还真有点渴啊,不过看到张大力黑乎乎的手,心道:“这吃了不会拉肚子吧!”想了想还是洗洗再吃吧。

唐牧笑着移开目光,道:“那李铁蛋住在哪个洞里啊?”

张大力感觉这一会功夫唐牧的脑袋越发的不好使了,同情道:“从我这里出去向右第二个。”

唐牧猫着身子出了山洞,心里念叨道:“从这里出去向右第二个,第一个是我的,第二个是李铁蛋的。咦,我草,这张大力真以为我脑子让驴给踢了啊。”

通过刚才与张大力的谈话,唐牧知道,自己的这副躯体是这里的人,周围的人都认识自己这副身体。

至于到底还是不是原来的唐牧,就连唐牧自己都不关心,谁还会在乎?这就好办多了啊,自己大可不必如此的小心翼翼了。

唐牧猫着腰大摇大摆的走进李铁蛋的山洞,发现李铁蛋正在一块石头上用木棒捶打树叶,唐牧好奇的走到跟前,看着李铁蛋捶打着树叶,李铁蛋被看的变扭,木棒几下都敲偏了,放下木棒,捋了捋额头前的长发道:“唐牧,你不睡你的觉,你跑我这里干嘛。”

“我有事找你,你给我说说现在是什么时代了。”唐牧蹲着身子问道。

“我给你说,在咱们大荒出现什么奇怪的事都不足为奇,就比如你说的这个时代这个玩意,它是吃肉的还是吃草的?”

唐牧发现这李铁蛋不当个神棍可惜了。一看就是不知道,你问时代是吃草的还是吃肉的?吃肉的你给啊?

唐牧嘴一撇,猫着腰就出了山洞,回头道:“吃肉的。”

李铁蛋拿起木棒继续捶着树叶,嘴里嘀咕道:“吃肉的啊,唉,没活路了,这吃肉的猛兽咋这么多咧。”

唐牧站在小道上,抬头看了一眼头顶蓝蓝的天空,眯着眼呼吸着清新的空气,喊道:“你好,大荒,我来了,我轻轻的来,不带来一片云彩,正如我轻轻的走;啊,大海啊,全是水,骏马啊,四条腿。”

唐牧,你小子是不是吃饱了撑得,大白天你鬼嚎什么,也不怕把鸟给招来。周围的山洞里骂声一片。唐牧讪讪的收起心情,不好意思的连声道歉。

就在这时,唐牧感觉到头顶一片阴影掠过,抬头一看,我勒个去,这好大的鸟啊。

唐牧正在惊叹还没见过如此大的鸟,还这么远就能看这么清晰,比之飞机都不遑多让,咦,好像有点不太对啊,这家伙怎么冲着自己来了。

这鸟速度之快,令唐牧咂舌,眼看着就要到了自己跟前了。唐牧一个健步转身,横着就跃进了山洞,落地的一瞬间,手脚并用的爬到最里边,紧张的回头看着已经被大鸟一爪子给抓塌了的山洞洞口。

一缕亮光透过洞口的一个小洞,照在唐牧的脚边,唐牧惊魂未定的又往后缩了一缩。

等到唐牧缓过来的时候,外面隐约听到有人说到“大鸟已经飞走了,没事了。”

隔壁的张大力,趴在洞口对着唐牧的山洞喊道:“唐牧,你还活着么?”

唐牧爬到洞口,用手把那个小洞给撑大了点回道:“活着呢。”

“我就知道你这小子肯定不会被鸟给吃了,你小子要死也肯定是被驴给踢死的。”张大力听到唐牧的回话,嘀咕道。

唐牧静静的爬在洞口,心中一万头草泥马奔过,你老是和一头驴叫什么劲么,大哥。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