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风急剑气云海阔 > 正文
第一章 天绝剑派
作者:独居星海  |  字数:3055  |  更新时间:2020-07-10 03:27:18 全文阅读

天绝山脉,大庸疆域五大凶险之地,南临幽海北断永渊,地形走势如蟠龙伏地绵延千里,万丈绝壁断天裂地,世人无不称奇道险。

相传千年前有一剑道至尊,在此以剑证道,破开天门。

后其子嗣后代在此开宗立派名为天绝剑派。世人感念其为后辈江湖开辟通天大道,尊其为剑道大统。数百年来,万剑归一,皇恩福泽,在此绝壁之巅,荒凉蛮夷之地开出一派繁荣昌盛万火通明之势,早已成为无数江湖中人心神向往的世外仙境。

青崖半边晴带雪,一隔凡尘一隔天。

天绝剑派千百年传承至今,立有规矩,每隔十二载,落霞遮蔽云海天兆异像之时,空灵峰青崖顶上天幕剑冢开启。

天绝剑派引路人自山门而出,都会在青崖顶设立武斗场。江湖中无论师出何门,道从何派,皆可前来参加试炼,被称作青崖试炼。

这日空灵峰神道上,有一位须发皆白一身黄冠赤霜长袍的老者,背负一柄老旧桃木剑步步登山,一身装束恐怕任谁看了都要由衷的称赞一声世外高人。

赤袍老者并不显得如何匆忙,甚至还兼顾得去看一看沿途云遮雾绕的秀丽景色,只是这常人看来壮阔无比的风景在老者眼中始终都不显得如何情绪波澜。

当然也遇上了几名巡山的空灵峰弟子,这些外门弟子也得知近日山门内青崖试炼即将开启。江湖各派群雄汇集。

可鱼龙混杂其中也少不了一些屑小之辈也想蒙混上山扰乱山门清净,他们这些外门弟子的职责就是驱赶这些浑水摸鱼的闲杂人等。

看到赤袍老者独自一人上山,这些外门弟子原本还打算将其拦下。可察觉到老者看似不紧不慢登山速度,一步步落下,转眼便已离他们数十丈远的距离了,特别是老者身上自然流露出的那股不同寻常的气息后,这些外门弟子大概也清楚不是自己能拦的下来的,于是也就全都退避了。

老者行至山腰百阶亭,停下了脚步。

此时已近晌午,正值清明断雪乍暖还寒的时节,山林有清泉回响,日头斜照,不远处的亭阁中一名神态懒散的中年男子依靠在亭柱上,身后跟着一名少年。

亭中石案上摆放着几碟小菜和一壶酒水,也不是什么山珍海味,只是寻常百姓家里常见的粗茶淡饭,中年男子正自斟自酌优哉游哉。

看到老者走来,中年男子率先开口说道“客已至,不妨坐下来小酌两杯解解乏。”

赤袍老者并未领情,略做停顿,就继续登山了,两人之间也就没有了其他言语交流。

亭中的中年男子倒不如何在意,只是又给自己倒满一杯酒水。可身后站着的那名俊秀少年看向登山老者的背影,心存疑惑道“师父,掌教师兄为了拦下此人,把您老都请动了,这人是谁啊。”

中年男子思量了片刻,只是看了少年一眼没有答话。

见男人不愿回答,少年继续追问到“既然您都答应下来,为什么不出手阻拦呢?”

中年男子摇晃着杯中酒水,斜靠着一副歪歪倒倒的模样说道“话我已经传到了,至于领不领情可不由我说了算。”

“万一掌门师兄怪罪下来……”

“比起杯中美酒打架有什么乐趣,况且你也不是不知道,你师父打架的本事比起你掌教师兄可差远了”中年男人说完抬手饮尽杯中美酒,转过身朝少年使了个眼色。

“真要怪罪,到时候你就说师父喝多了”

说完这句话,中年男人就果真趴在桌案上呼呼大睡,不一会只听到鼾声大作。

少年有些哭笑不得,拿出饭盒将桌案上的餐具一件件的收捡完。看了看这个便宜师父,只好蹲坐在旁边发呆。哪里是什么少年不知愁滋味,少年怎么感觉自己每天就像一个家长里短应接不暇的小媳妇一样愁眉不展呢?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自己不是通过山门大选招收入门的,是这个便宜的师父外出游历捡回来的便宜徒弟,待遇处境简直比那些外门普通弟子都不如,每天操心劳碌的都是一些烧水砍材的杂活。

少年名叫李无缺,按照宗门辈分来排,地位其实并不低,甚至有些高,高的有些人可能这辈子都望尘莫及。因为自己这个便宜师父道玄真人,在天绝剑派地位能排进前三的紫袍加身大真人。就算本派现任掌教灵虚真人见着了,都要远远的恭敬喊上一声师叔。当然也会顺带着喊上他一声小师弟。于是他也就顺理成章的成为了本派不管年纪长幼,各个堂口弟子都要躬身行礼的小师叔。

但是少年再清楚不过了,这个便宜师父当初可不是因为看上自己资质根骨百年难遇什么的,可能就是缺这么一个帮忙端茶倒水侍奉左右的道童,才用什么什么天下第一剑宗,什么道门圣地关门弟子之类的屁话哄骗上山,只怪自己当初年幼无知,放着逍遥自在的日子不过,上山当了个所谓关门弟子,每天早出晚归勤勤恳恳的开关宅院的柴门。

虽说偶尔饭菜烧的不错便宜师父会指点一二,可这指点的一二就真的只是吐纳打坐站桩走桩的基础法门,十年如一日,眼看那些年龄相仿师兄弟一个个武道境界迅猛攀升,自己的道法修为却没有丝毫见涨,照这样下去再过几年不被扫地出门就不错了,少年的心情很是惆怅。

就在这时,少年突然回过身朝身后山顶看去,远处的空灵峰上一道惊鸿冲盈而起,贯穿天地之间,搅动得云海翻滚波涛诡谲,周围山林也蒙上了一层光幕,霞光流转如坠仙境。出现如此异像,就算之前从未见识过,李无缺也猜测出恐怕是剑冢封印已经开启,惊动了守山大阵。

传闻守山惊神大阵玄妙无比,是数百年前本派一位道法通天的前辈,以仙人之姿乾坤束法之术引滚滚天雷为阵,再以道门晦涩的搬山移海之法平镇四方气运格局而成。后又经历代掌教耗费无数心血加持,至盛至极,号称当世无人可破,至于其中真假玄虚,也不是泥腿子少年能够理解的了的。

少年暗自惊叹的同时想去开开眼界,看了眼这个烂醉如泥的不争气师父,也管不了他了,迅速往山门跑去。

兴许是常年来山野林间上串下跳的缘故,少年的脚力不俗,在陡峭的登山神道上连跑带跳如同猿猴一般。不过半炷香的功夫,就到了写有道心孤绝四个字的望鹤台前,此时有一拨人正在激烈的争执着。

李无缺听了个大概,无非是眼前这些人想上山,又没有拜山的英雄帖,被空灵峰众弟子给拦了下来。

一名手握折扇衣着华美的公子哥,一看就是那种世家豪门出生纨绔子弟,面对人多势众的空灵峰弟子没有丝毫避退,此时正咄咄逼人的质问着“凭什么不让我进山?”

空灵峰众弟子中站出一人回应道“山门重地,要想上山需得出示拜山的英雄贴,你既然没有英雄帖,当然不得入内。”

说话的这名执法堂弟子,李无缺之前倒是见过几次,记得是叫谢韫,天资尚可,不过性格有些古板刻薄,和他那位整天死气沉沉的师父一样。

那名年轻公子仍然不肯罢休“都已经跟你解释过了,拜帖是有的,只是不小心弄丢了,劝你最好识相点,知道本公子是谁嘛,敢拦本公子的坐轿你怕是活腻了?”

“山门规矩就是如此,并非在下刻意阻拦,没有拜贴还请速速下山。”谢韫也懒得与其争执,说完便转身背对着那名年轻公子。这一天天守在山门前不知道挡下多少想蒙混上山的,威逼利诱各种手段他这几日也被折腾得快失去耐心了。

年轻公子狠狠的瞪了一眼谢韫,又心有不甘的朝空灵峰的方向看去,他跋山涉水十数日的行程好不容易赶在试炼开启前来到山门脚下,可还没等进山就吃了个闭门羹,当然有些愤懑。

青崖试炼毕竟大庸江湖空前的盛会,跟着凑个热闹也是不错。听闻江湖上有头有脸的各个门派全都派人前来。如果能有幸结交其中一二,回去之后在州郡内的那些酒肉朋友面前一番炫耀,特别是在那些喜欢听闻江湖侠义之事的小娘子的面前添油加醋吹嘘一番,与某某真人坐而论道,与某某宗师强者称兄道弟,那还不引的小娘子倾慕芳心?最难消受美人关,只是这些山野道士一个个都是些不知好歹的东西,想自己的父亲是允州太守许仕进,自己允州郡第一公子哥许屏风的赫赫大名也是如雷贯耳,这里居然全都是些瞎了狗眼的。

许屏风愤归气愤,看了看左右随行的家仆,也清楚平日里让他们欺负几个街头巷尾的寻常百姓不在话下,可遇上有些手段的,动起手来凭那几手花拳绣腿还不够别人舒展一下筋骨,硬闯肯定是不行又没有别的办法,正准备下山,这时正好看到朝山门赶来的李无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