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游戏 > 钢铁神域 > 正文
第二章
作者:星空雪花  |  字数:3088  |  更新时间:2020-03-30 00:59:55 全文阅读

察德一点也没用力,但是,自己可以感觉到那种有力量的僵硬,好像是肌肉里头塞了什么东西一样,那种僵硬好像无时不刻都在,即便不用力,甚至快睡着了,自己仍可以清晰的感觉到。

这是个问题啊。

要说在前世以前李义的身上有这种情况的话,那就很不正常了。

但是,现在的察德有这个感觉已经2~3年了,至今仍有,甚至有越来越硬的趋势。

一用力那种更硬更什么的感觉,让察德感到不可思议。

李义甚至腹诽到,异界的人体就是和以前的人体不一样。

慢慢的用力绷紧,那硬度,那硬物感,竟然像越压越紧的弹簧活塞一样,可以叠加,硬·················了更···············硬·········································0+0、。

这是个问题。

{这里方便就称李义为李察德,躯体是外国货,但是嘛,灵魂还是华夏本土货滴}

这样说来,这身体的极限还没达到,除了这个李察德无法可想。

斗气啊,遥遥无期啊,什么时候才有斗气啊。

李察德睡着之前这样想着。

仆从军虽然没有像正规小队那样的多项多强度训练,但是基本的标准训练还是有的。

早上1时5盏(一盏=现实时间9分钟,一息=现实时间1秒,早上1时或者1点的意思是指7点半,这里“1时5盏的异界时间就是:超过从6点到7点半,多出45分钟的时间也就是现实时间的8点15分”),也是早上1.5时,也就是现实时间早8点15这样,仆从小队要进行每天例行的标准集训。

早上1.5时,必须全部集合在营前靠东南角的铁网旁空地。

因为察德昨天夜里16点(现实时间昨晚5点多的时候)早起来监督杂役3个的早饭工作,所以察德站在操场这边立住,等着队员的集合。

起床有些时候的察德精神上稍微懈怠,看着队员稀稀拉拉的靠拢过来,从淡青色紧身的军上衣扒拉出一根卷烟,再从萝卜样式的裤子口袋掏出手指般粗细的火管。

火管是一种名为分重的岩石做成的,这种叫分重的岩矿石是由粗糙大颗粒组成的,2块这样的岩石相互摩擦可产生大量的火花,但本身却不易燃,因此,菲利大陆的人就把这种矿石加工打磨成了火管的外壳,或方或圆的一块,中挖空,里头塞进易燃的固态油和一根绳子,配置个也是分重岩石做的帽子盖上就成了火管。

拔开盖帽,重新盖上,稍微用力的按了下,迅速拨开盖帽,一点冒着青烟的火光点在皱扒拉的粗糙卷烟上。

舒舒服服的吞吐了好几口,仆从军的6人才刚刚到齐,列了个一线队,都看着在烧烟的小队长察德。

犹自吸烟的察德也不吭声,就在这时,队列左边排头的口令兵摩根大喝道:“中队长到——,全体都有,立正,敬礼”。

唰的一声,全部挺直身板,右拳抵胸。

巡察的中队长吉维斯迈着大步正好走到察德身边。

察德扔掉烟头,马上仰头立正,右拳抵胸行了个军礼。,吉维斯同样回了个礼。

“早上好啊,李察。”

“中队长好,”察德一脸严肃道。

“今天没有要紧的工作啊?”吉维斯平缓的询问到。

“报告中队长,今日工作一贯如常。”察德响亮答道。

“好,中午四点,到会议室来,有例行任务,”吉维斯拍拍察德肩膀,转身往着别的小队走了过去。

“遵令,”仰头观天状的察德在中队长走后,放松下来。

一贯如常,排队点名后,整队整队的到饭堂吃早饭,1盏时间的早饭,随后,正规小队进行10公里带甲长跑,仆从军则进行5公里的带甲长跑。

之后休息几盏,又开始阵容演练,而仆从军则是1个时的原地站立。

在接下来,仆从军自由练习军体战技,也就是烂大街的那几式,察德因为督队站在旁边。

估摸着时间差不多,察德就离开了操练场。

前去饭堂那检查午饭的准备情况。

中午午饭之后,午休8盏的时间,

下午仆从军不用训练,但是,兵甲的维护、营地卫生、草衣房晒洗、马圈、菜地、还有补给的采购等诸多杂事需要这10个人全部分配和完成,察德一样一样的分配指令和验收检查。

下午的正规军除了一队士兵驻守大桥,一队警戒暗哨,一队过桥巡检10公里内外防区,一队按序轮休,全天放假,其他3个小队都在训练。

下午5时,仆从摩根、戴德、列农以及厨房索斯则从后营去往克里村子去了。

待到晚上10时(现实时间晚上9点)的时候,察德才从繁琐的工作中解放出来。

身着加过料的皮护甲,察德一路小跑,往着大营西方向一路跑去。

青铜盔甲分有轻和重2种级别。

重型盔甲,不用说,肯定的全封闭的全身甲,那种盔甲一般都很重,是军队制式的最精良的装备。

全身上下只露眼睛的那种,而且眼睛那还有护眼网,端的是武装到牙齿去了。

轻型盔甲呢有全身甲和护甲两种区别。

全身甲呢和重型甲一样,都是全封闭的,但是轻型甲的厚度只有1~2毫米,最厚的也不过3毫米左右,重型盔甲的厚度普遍都是4~5毫米以上的,尤其是那些关键部位的甲板,身上盔甲有靴甲,腿甲,裙甲,背心甲,全手臂甲,头盔,手指套甲。

全身重铠甲重量不少于130斤,轻型全甲不少于70斤。

相对于护甲来说,就好多了,护甲就简单多了,基本上都是一块弯铁片带着绷带包裹躯干前面而已,除了背心甲和裙甲是轻式盔甲原件,其他部位全都是,重量不过十多二十斤。

当然了,作为帝国莱德镇属的边防团,作为克里山脉的驻守边防中队,察德他们属于山地中队,这种情况的中队,是以护甲和皮甲为主的标准配置。

现在的察德在全套护甲和身体之间夹上了4块重达10斤的铅块,双手脚和背上各4块,重量满满的200斤的。

这样的小跑,已经持续了一个多月。

察德脑海里闪过吉维斯公众的斗气修炼法门,这是在军队里才有的机会和机遇。

相比于平头百姓,军队作为帝国的支柱,这种粗糙的斗气感应法门,这种菜鸟入门级别的斗气修炼,是实力为尊的大陆社会顺应下的产物。

相对于各个家族那守之如命,留芳传承的各种斗气修炼秘法,这里的法门对于蒙头摸索的平民犹如甘甜的及时雨。

不要小看这个看似简单粗糙的斗气法门,在这个人兽并存的混乱大陆,这个杀戮换取生存的环境下,这个实力为尊的现实下,潜力和实力永远都是挂钩的,不可分割的至关重要。

人毕竟有私心,但是人有远光。

潜力,全民皆兵的潜力,在古老的威廉帝国长河里,早已不是什么秘密。

尤其是现在名下的军队,都是控制和布施的对象。

军队,是一个国家,甚至大陆上目前实力最强的暴力团体。

老老威廉作为开国帝王,他早已看到。

察德负重长跑,远远超过了负重装盔甲长跑的标准。

察德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勤奋的天赋,前世的李义虽然勤快,但是远未达到为何事如此拼命的程度,察德只能归结于压迫感,压力造就人们。

察德沮丧过,绝望过,他不知道自己未来在哪里,他原本早就该死了,他原本就死了,但是,现在他真真切切的感到自己正在拼命的努力的呼吸着每一天每一息的空气,他从未有过如此的压迫感,他拼命的自孽自己,拼命的对自己要求苛刻,甚至玩命,他只感觉,这样做,才能感受到自己还活着,自己还在呼吸空气,虽然这个躯体并不是他熟悉的他自己,但是,这有什么关系呢,至少他不想再让自己经历第二次那个无法描述一样的恐怖,那种天地间突如其来只有他一个人那样的恐怖,那个把他独自淹没在无边无际的黑暗。

察德玩了命似的小跑逐步加速,任由汗水流满全身,他非但不因为气喘和疲累的神经而难受,却是更加的兴奋。

血丝布满硕大的凤眼,四肢肌肉如赛重物的异物感刺激着察德的兴奋,常年的阴郁和焦躁一扫而空,常年的压力和现实的不满,胸中的郁气和暴戾都像是在火上浇油。

伴随着缓吸,快吐的练气法门,察德整个人沸腾起来了。

察德前世的李义,身无长物,学识少的可怜,既不知道国术的精华,也不知道内家功法的莘秘,他只是个吃喝拉撒睡玩的富二代,无忧无虑的富二代,即便是他做事也很认真的勤奋,但是,放到异界,他就是个一无是处的废物,没有任何用处,属于丢到水里连水花都溅不出第二个的打水漂。

思维随着身体压强而逐渐的模糊,精神上的愉悦一点一点的高涨起来。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