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九剑无双 > 白衣过南洲
白衣过南洲第一章启始
作者:外公  |  字数:4524  |  更新时间:2020-05-09 10:49:43 全文阅读

喜乐哀叹,情也,贫富贵贱,命也,人生一世,梦也,一切有为法,如梦如露亦如电。

  正文:

  清晨

  天还未亮,

  京城之中便行走着一个个来来往往的行人,各种喧闹与吆喝自然也就不决于耳了,不过人数最多却不是菜市场,而是城南的一个角落,只见那个角落是围了里三层外三层,人数虽多,虽杂,却都寂静无声,宛如木头一般愣在原地静耳倾听。

  而在他们面前见一老者站于桌前说道:“这一回咋们讲完了赵王如意的的故事,今日咋们不妨就来讲讲那赵氏孤儿的恩恩怨怨…”

  此话一出,顿时哗然之声暴起:“太惨了!还是换一个吧!”

  “上了年纪了,听不得太悲的!换一个!”

  “给我来一个狐仙和书生的故事!”

  “又是狐狸,咱就不能是牛仙呢!”

  “什么牛仙!那还不如猪仙!”

  “你快换一个!”

  “我们是修炼者,又不是凡人,讲这个干什么!”

  “老头,你快给我们讲一个刺激的!”

  “对对对,不仅要刺激,还要复杂的!”

  “今天不把你压箱底的故事讲出来,老子就拆了你的铺子!”

  老者见众人反应这么大,一拍惊堂木压了一口茶说道:“肃静!”

  这时台下突然有人喊道:“今天是正月初四!”

  老者闻言沉思片刻抿了一口茶说道:“好快啊,又是正月初四了!”

  台下人这时也都恍然大悟齐齐喊道:“哎呀!老头!你怎么搞的!早说今天是正月初四不就行了吗?”

  “小崽子,快去把你妈喊来,就说今天是正月初四…”

  “老先生,你看…是不是该讲了…咳咳…等了一年了都。”

  老者抿了一口茶说道:“如今什么时辰?”

  台下人答道:“马上便是卯时!”

  老者闻言嘿嘿一笑说道:“那便等卯时到了再讲!”

  说完便盘起腿闭目养神起来,而台下的人则各种不耐烦,更又甚者直接搬出了一个大沙漏,俩眼紧紧盯着沙漏,不一会,沙漏倾尽。

  一束阳光划破灰暗的黎明,落到了说书人的脸上,说书人懒散的睁开了眼睛,不用他人催促,一拍惊堂木,随后说道:“今日乃是正月初四,我曾受人之托,每年正月初四都要讲那个故事述于世人听,如今时辰已到,望诸位看官切勿发声,待老朽细细讲完,再解答诸位看官书中疑惑!”

  说完老者又继续说道:“前年,咋们已经讲完故事了一半,今年咋们便来唠唠这下一半又是如何!”

  话说上神界极东有一座城池名叫未央,乃是夜国国都,未央城以北有一座死地名叫殞神崖,一切的故事便从这里开始。

  

  …………………………………………………………………

墨色的乌云挤压着天空,几道雷电划过,雨点如利剑一般自天空射了下来。

  冥山,殞神崖,上神界四大禁地之一,冥山之上只鸟不存,所有生物在一旦落入崖下,绝无生还可能。

  本无人问津的死地,今夜却是热闹异常,只见一个十六七岁身披玄色盔甲的少年被十几个浑身是血的士兵保护着不断往山顶逃去。

仔细看才知道那少年居然只有一只手臂,左手虽有铠甲但是空落落的。

  只见少年身后箭如雨下,火把连星,大队大队的士兵咬在后面穷追不舍,喊声如雷:

  “太子谋反!奉帝命,就地正法!”

  “夜王谋反!包庇者同罪!”

  “夜王叛逆!余者不论!阻挠者杀无赦!”

  这时,一直羽箭朝着少年射了过来,穿过一层层士兵身体之间的间隙插进了那少年的后腿,少年吃痛,果断的拔出腰间佩剑砍断了箭矢,拖着已经血淋淋的腿继续往山顶逃去。

  等跑到山顶时,少年身边的士兵只剩下一个重伤的士兵了,只见那士兵开口说道:“殿下…走…快走…”

  说完便闭上了眼睛,晕死了过去,可如今身前便是万丈深渊,又可以往哪里跑呢!

  追来的士兵此时也停止了逼迫的脚步,驻步不前,少年转身面对着旌旗蔽日层层包围自己的军队,想到曾经自己是他们的统帅,如今却被逼到这种地步,不由气的浑身颤抖,这时,密密麻麻的士兵让开了一条道路,只见一个头戴凤冠的美貌妇人走了出来。

  那妇人打着伞看着少年淡淡说道:“夜胤!汝贵为太子!何故谋反!”

  少年闻言仰天狂笑,笑罢扣住剑指着不远处的妇女说道:“是夜帝叫你来的?”

  妇人闻言大怒说道:“放肆!死到临头还不悔改!你就这么和你父母说话的吗?”

  少年眼中尽是恨意,只见他对着妇人嘶吼道:“你也配是我母亲!”

  妇人闻言也脸红耳赤骂道:“你这个畜生!你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吗?”

  少年闻言嗤笑一声,扣住剑划开自己黑色盔甲,赤裸上身说道:“呵…哈哈哈…母亲,好一个母亲…我现在全部还给你!”

  说完,只见他一甩右手,把剑直接插入自己胸膛,霎时,剑光闪动,如游龙一般不断撕咬少年身躯,一块块血肉从他身体上掉下来,不过俩秒,少年除脑袋外,脖颈以下的肉全部被剔除,一颗红扑扑的心脏在胸口还在缓慢的跳动着,少年以手化掌插了进去,把心脏拔了出来对着妇人砸了过去,妇人一手接住随后收了起来。

  少年又抬起手挖出了自己的一对金色的双目,丢在地上,两行血从少年眼中流了下来,只见少年嘶吼道:“琼岚,你我从此俩不相欠!”

  说完,少年双手一展,身体后倾,缓缓倒下,堕入了万丈深渊。

  破空之声呼啸而过,少年不经意间回想到自己短暂的一生。

  七岁,无意识破燕王谋反诡计,巧擒之。

  十一岁,随夜帝出征,率五百斩首五千。

  十二岁,太傅通敌,果断诛之,斩首三千人。

  十六岁,入绝地为夜王求药,败太古冥族,断一臂,实力大减。

  十七岁,岐王谋反,统兵平叛,斩首四万,重伤而归。

  没想到自己还未开始的辉煌一生竟然就这么结束了!真是不甘啊!

  只恨夜帝有眼无珠,自己为夜国出生入死,竟然得到了这个待遇!亲情!呵!

  姑姑,我辜负了你的希望,再见了。

  想到这,夜胤失去了意识。

……………………………………………………………………

若干年后,少年更奢望自己在这个雷雨交加的夜晚永远的死去。

  …………………………………………………………………………

  也不知过了多久,夜胤突然苏醒了过来,随后一道刺眼的光照射进了夜胤眼中,同时一大堆杂乱的记忆也随之进入夜胤脑海。

“昆仑界……南域……刘家……废物……我……”

  什么情况!我咋的又活了!

  起身看了一眼四周,破恒残壁,环堵萧然,这时,外面传来一个声音:“少爷!你醒啦!”

  随后便是一个少女走了进来,只见那少女发如流泉,肩若削成,立若海棠着雨,行同弱雨临风,很是消瘦,但即便身穿破破烂烂的衣服,也难遮其绝世容颜。

  夜胤脱口而出说道:“雅雅?”

  雅雅答道:“少爷,身体还疼不疼?”

  夜胤摇了摇头刚想说话,一阵饥饿感强烈的袭来,脱口而出说道:“雅雅我好饿…”

  雅雅闻言噗嗤一笑,年纪虽小,却也是有些许风情,立马说道:“少爷你等等,我去帮你弄点东西吃一下!”

  说完立马出去了,夜胤闭上眼睛躺在了床上整理起来这具身体的记忆:

  这里是昆仑界南域的一个小地方,名叫启镇,而自己又是启镇第一废物,父母在自己出生后便双双死亡,故而从小也是靠着大家接济过活,因为天生废体,孱弱不堪,若不是出生于家族之中,怕早就饿死了,家族名叫刘族,在启镇中也算是领头羊吧,因为实力过弱,故而连名字也没有,只知道姓刘。

  刘胤见状哈哈大笑说道:“兄弟,你有姓没名,我有名却不想要姓,岂非天意!从今天开始我就叫刘胤了!”

  同时心中嘀咕道:奶奶的,这具身体可真废啊!我在他这个岁数都步入聚魂境了,怎么他才闸体一阶,这就是普通人嘛,难怪会被人打死,也好,让我白捡了一次便宜!兄弟放心,你的仇老哥会帮你报的,不过我咋感觉咋俩合为一体了,我怎么也有点犹犹豫豫。

  不一会,雅雅便用手端着一碗糊了的番薯粥走了进来,刘胤接过吃了一口,简直难以下咽,直接把一碗粥一把打翻摔在了地上,破口大骂:“这是人吃的啊!我家的狗都不吃。”

  雅雅闻言羞愧的低下头轻声说道:“少爷,这是我们这几天吃的最好的了。而且咱们家从来没有狗。”

  说着说着,眼泪便流了下来。

  刘胤见状立马起身抱住雅雅说道:“好啦好啦,少爷不对,是少爷的错,少爷吓到你了,不哭不哭。”

  雅雅这才停止了哭泣,只见她俯下身端起破碗上的最后一点粥说道:“少爷快吃吧…别饿着了。咱们已经没有粮食了。”

  刘胤闻言一噎挠了挠头说道:“是吗?那咋办…”

  雅雅答道:“上次兰芝姐姐给你的钱被你挥霍一空了,下一笔钱还需要一个星期兰芝姐姐才会给你。”

  刘胤闻言也涌出了记忆:兰芝是自己从小到大的好朋友,贼有钱,自己从小到大的生活费全是她给的,不然自己早饿死了,不过她和自己一样,实力很弱,只是有钱而已。

  正说着,门外走进一个淡雅女子,身着淡粉衣裙,长及曳地,细腰以云带约束,更显出不盈一握,发间一支七宝珊瑚簪,

  映得面若芙蓉。面容艳丽无比,一双凤眼媚意天成,却又凛然生威,一头青丝梳成华髻,繁丽雍容。

  刘胤脱口而出:“兰芝,你咋来了…”

  真是说曹操曹操到,兰芝走进看了一眼地面和雅雅手中的破碗,一把揪住刘胤耳朵说道:“有的你吃还不错了!还推三阻四!谁叫你和别人打架了!”

  刘胤立马答道:“疼疼疼!松手松手,我没和他们打架,是他们打我,我还手!”

  兰芝闻言揪的更狠了只见她说道:“我怎么和你讲的,别人欺负你你就跑,你还什么手!”

  刘胤闻言嗤笑一声答道:“挨打不还手那岂不是孬种!”

  兰芝闻言松开刘胤耳朵看了一眼刘胤随后说道:“你…说什么?”

  刘胤答道:“在我眼里就没有挨打就跑的事!”

  兰芝闻言大怒,一巴掌扇在刘胤脸上,刘胤想躲开,可这具身体真的太弱了,一时间躲不开,直接被兰芝一巴掌扇倒在床上。

  兰芝破口大骂:“你这身子连条狗都打不过!你还嘴硬!你再给我嘴硬!”

  刘胤此时也有些怒气,自己前世贵为太子,何曾被人打过巴掌,于是慢慢起身朝着兰芝走了过去。

  兰芝一接触到刘胤的眼睛顿时心中一阵惧怕,那是什么感觉,就像被一只野兽盯住一般,想往后退却发现压根拔不开腿。

  刘胤开口说道:“以后别再碰我了!”

  兰芝此时被吓的不轻,低下头轻声答道:“知道了…”

  刘胤这才转过身去,只见兰芝从纳戒里拿出了一个小袋子,和几套衣服,放在床上对着雅雅说道:“冬天快到了,这些先凑合着用。”

  雅雅点了点头,兰芝走近刘胤,用手摸了摸刘胤左脸的五指印说道:“对不起,刚才我太激动了…”

  刘胤答道:“没事了…”

  兰芝说道:“以后别再惹事了好不好…”

  刘胤点了点头,这时,门外突然传来了喧哗的声音。

  “刘狗那个废物应该死了吧!”

  “他那个小侍女…嘿嘿嘿嘿嘿…”

  “大哥说的对!”

  说完那扇破门就被人一脚踢开了,涌进来四五个二十来岁的青年。

  雅雅立马害怕的躲到了刘胤身后。

  兰芝则护住刘胤指着那群人说道:“给我滚!”

  四五人闻言哈哈大笑说道:“阁主,你这么保护他有什么用!废物就是废物!不如从了我们公子!”

  “对啊!这废物有哪一点比得上我们公子!”

  兰芝直接说道:“再不滚可别怪我不客气了!”

  四五人见状面面相觑,只得灰溜溜的转身想走,刘胤则淡淡说道:“站住!”

  四五人闻言咯咯直笑转过身看着刘胤,雅雅和兰芝也是一脸疑惑。

  只见刘胤从旁边捡起一根小树枝指着四五人说道:“前俩天就是你们几个打我的吧!”

  四五人狂妄大笑,对着刘胤说道:“对对对,就是小爷我!咋滴,不会想报仇吧!”

  “我好怕怕啊!”

  “我也是…我要吓死了!”

  刘胤噗嗤一笑握住树枝冲了上去,前世自己剑法虽说不是天下第一,但至少久经沙场,登堂入室总是有的。

  对付这几个和自己差不多的普通人,一条小树枝足矣!

  雅雅和兰芝也没想到刘胤会动手,在他们眼里,刘胤一直都是畏畏缩缩的,何曾这么大胆。

  四五人还没反应过来,每人就被小树条狠狠抽了一下,直接被打的脸部发肿。

  反应过来后立马朝刘胤扑了过来,刘胤嗤笑一声,握住小树条当剑噼里啪啦打了四五分钟,把几人都打趴在了地上抱头哀嚎。

  刘胤嬉笑一声一脚踩在一人手掌上说道:“钱呢?以前经常打劫我的钱,也合该风水轮流转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