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李浩我到底是谁 > 正文
第六十章 情义的背后
作者:没有火的香烟  |  字数:6313  |  更新时间:2020-06-02 21:01:31 全文阅读

今天是礼拜五,也就是昨天发生电影导演案件的第二天,李浩在医院里守着林欣怡,在一旁陪护的还有闫妮妮

也不知道林欣怡这体质是什么做的,稍微淋点雨,就能感冒发烧,而且还是那种很严重型的

这天下午,李浩跟闫妮妮换班吃过饭后,就来到病床前,悉心的照料着林欣怡,用湿毛巾帮她擦拭脸庞,手心等,希望能把她最好的一面呈现出来

很快,高烧渐退的林欣怡苏醒过来,首先映入眼帘的是李浩用毛巾帮自己擦拭着手心手背,然后就是坐在一旁的闫妮妮,多少有些瞌睡的样子

林欣怡看着疲惫的两个人,开口道:“哥哥,妮儿姐,我现在好多了,没事了,你们回去休息一下吧”

李浩看着苏醒的林欣怡问道:“欣怡,你想吃什么,跟哥哥说,哥哥给你去买”

林欣怡笑着摇摇头道:“我现在想喝粥,你回家给我去煮粥吧,顺便睡一觉”

李浩点点头,跟闫妮妮交代了几句就回家煮粥了,留下闫妮妮一个人在照顾林欣怡

林欣怡见闫妮妮没有回去的意思道:“妮儿姐,你怎么还不回去休息一下?”

闫妮妮回道:“我昨晚休息的差不多了,虽然没怎么睡好,不过比老板这一晚上没睡要强多了”

听闫妮妮这样说,林欣怡问道:“你说哥哥昨晚一晚上没睡?”

闫妮妮点点头道:“是的,昨晚他看我瞌睡就让我先眯一会,等他顶不住了跟他换,谁曾想,我这一睡却睡了一晚,让老板一个人照顾你这么久”

林欣怡笑着摇摇头道:“哥哥还是老样子,平时看他挺凶的,其实内心一点都不坏,相反还特别关心照顾我们”

闫妮妮说道:“谁说不是呢?对了,反正现在也没事,讲讲老板的故事吧,我特别想知道你们上次破案的经过”

林欣怡问道:“你说的是哪次啊?我们破案的时候,大家不是基本都知道的吗”

闫妮妮回道:“就是上次你俩出去玩,破的那次案件”

林欣怡略有领会道:“你说的是那次啊,好吧,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我就给你讲讲上次发生的事情”

想了想,林欣怡开始诉说上次她跟李浩独自面对的案件了……

事情发生在林欣怡带着李浩回家的过年期间,两个人出去玩,地点是一座海岛,话说两个人可是满满期待的

到了地方,两个人前往了瞭望台,望着远方的海景,李浩情不自禁的吟诗一首,只不过却念过了好几句,引来林欣怡的哄笑

当然,引来哄笑的还有其他游客,是四个男人,简单的自我介绍后才知道,他们分别叫田谷、赵平、白井、周野四个人是大学的同学,也是同宿舍的

室友,这次来是为了给他们几年前在海边大桥自杀的另一个室友,舒小林

简单的聊过天后得知,这四个人目前就住在附近,当听到李浩名字的时候,都非常震惊,非要拉着李浩一起去吃饭,李浩拗不过他们,于是就带着林

欣怡朝外走去

当来到门口的时候,几个人正准备去哪里吃饭,背后却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道:“看来你们几个人是已经到齐了,也免得我一个一个去找你们”

众人回头,大学四人组见到来人都非常震惊,但是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只听那个男人说道:“田谷,本来我还想先找你谈点事情的,既然你们现在一起,那我就晚些时候再谈吧”说完就转身离开了

看着这个男人离开,四个人都非常的气愤,但是又拿他没有办法

李浩疑惑,问道:“这个男人是谁?”

田谷回道:“他叫鹿伟,也是我们的大学同学,只不过,舒小林的死跟他脱不了干系,有大半的原因都是他造成的”

李浩试探的问道:“这是怎么回事?难道你们之间有什么过节不成?”

赵平说道:“算了,那件事情不提也罢,我们定个时间,晚间时分,我们一起聚餐再好好了解你破案的经过吧”

四个人跟李浩、林欣怡两人打过招呼后就离开了

林欣怡见他们四人暂时离开,就带着李浩去了其他好玩的地方,还专门走了一次海底隧道,体验那海底的世界

时间很快就到了晚上吃饭的时候,根据约好的地点,李浩跟林欣怡来到饭店跟四个人碰了面,就一边吃一边聊着天,气氛好融洽

只可惜,好景不长,正当六个人吃的正开心的时候,那个叫鹿伟的男人也来了,一进门就说道:“我说田谷,你还是把你那家公司卖给我吧,反正你

也开不下去了,还不如做个顺水人情卖给我,正好我也能给你一笔钱,周转你现在的困难处境”

田谷愤怒道:“你开什么玩笑,我说什么也不会把公司转手给你的”

鹿伟说道:“还真是不识抬举啊,既然这样,那你就做好被我们收购的准备”说着,就要转身离开

田谷气不过,起身去抓鹿伟的衣领,谁知道被鹿伟给反手扔倒在地

其他三个人看不惯,也站起身跟鹿伟对峙,可鹿伟却一丝也没有慌张道:“我劝你们别白费力气了,我在大学是做什么的,我想你们比我还清楚,所

以,就不要自讨没趣了”

白井问道:“难道你来这里就是跟我们讲这些?难道你忘了舒小林的忌日?”

鹿伟冷笑道:“舒小林是谁啊?请原谅我比较忙,记不起这号人物了,哈哈”说完就笑着离开

鹿伟的一席话,让在场的几个人倍感意外,完全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也不相信鹿伟居然会说出这没有良心的话

赵平忍不了这口气,冲出去追鹿伟让其道歉,只可惜也被鹿伟打倒在地

看着鹿伟离开的背影,四个人的内心都各自想起一些事,一顿饭也在不愉快的气氛下,早早就结束了……

第二天,林欣怡带着李浩还想前往一座寺庙去上香,只可惜在半路看到有警车停靠在一个港岸,这让好奇心的李浩更改了行程,带着林欣怡前往现场

查看情况

当他们俩到达现场,见到办案人员处理尸体,汇报死者情况的时候,李浩倍感意外,道:“欣怡,你听到了吗?那个人居然是鹿伟”

当地办案人员听李浩这样说,感觉可能会认识,于是开口问道:“你好,请问你是谁?跟死者认识吗?”

李浩开口道:“我是目前经营一家侦探事务所的私人侦探,我叫李浩,这位是我的妹妹,也是我们事务所的人”

办案人员一听李浩是那位有名的侦探,开口道:“原来你就是那位有名的侦探,既然你也来了,那么案件就容易调查了,请你方便的话,也一起查看

现场吧”

李浩点点头,来到尸体旁边,相关的法医将死者的死亡情况给说了一遍:“死者为后脑被重物击中身亡,而在其旁边的就是凶器,大石头。而如果要

想在上面提取指纹的话,可能会特别的难”

李浩没有理会法医跟他说的情况,而是自己一番检查下,自语道:“手指曾经用力的摩擦过地面,这是为什么呢?”

虽然想不通,不过还是对着办案人员道:“不管怎么说,我想有几个人可能会清楚他的行踪吧”

办案人员道:“李先生,难道你已经知道凶手是谁了吗?”

李浩摇摇头道:“我现在也不知道凶手是谁?但是目前为止能跟死者有关联的人,也就只有他们四个了”

这时林欣怡开口道:“哥哥,你不会是怀疑他们四个有嫌疑吧”

李浩无奈道:“其实我也不想这样想,但是没办法啊,事情就这样巧合的出了,你让我该怎么办”

半个小时后,田谷、赵平、白井、周野四个人相继来到派出所接受调查,而经过一番调查了解后,办案人员道:“原来你们昨晚发生过激烈的争吵,

还动过手,也难怪会出这样的事情”

田谷说道:“我承认我们对他恨之入骨,只不过我们可没有……”

话没有说完,办案人员打断他道:“稍安勿躁,也不用这么紧张,我们没有别的意思,只是简单的做调查,仅此而已”

停顿了下,继续道:“麻烦你们回想一下今天早上10点——12点之间,你们都在什么地方”

田谷说道:“我早上9点多就去公司了,因为想到鹿伟要收购我的公司,于是我就去了海边的沙滩透透气,并在11点前,到南岸市场去拜访了一个客户

周野说道:“我由于今天没有安排,于是就开车在附近兜风,也就是在那个时间,我接到了白井的电话约我去博物馆碰面,那个时间应该是10点50分

左右”

赵平说道:“10点多的时候,我跟白井在港口那个地方的商店买东西,10点55分的时候,我坐了轮渡去南部市场,那个时候,我还看到了白井跟周野

白井说道:“嗯,是的,那个时候我跟周野要进博物馆,所以正巧在二楼看到了赵平,当时还给他打过电话,他还跟我们挥手呢”

办案人员道:“那么也就是说,你们跟死者鹿伟的死亡时间是不能互补的,也就是说,你们还是没有提供死者遇害的时间段,你们的不在场证明”

田谷说道:“谁告诉你那个时候鹿伟就已经死了?11点的时候,他还给我打过电话,说了些奇怪的话”

这回轮到办案人员懵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会出现这方面时间的吻合呢?难道是哪里出了问题?

不光办案人员在这个问题点想不通,李浩同样也想不通。回想着四个人的描述,他们有充分的作案时间。但是,当田谷说出死者鹿伟在11点给他打过

电话的时候,那么一切推断就已经不成立

办案人员又去调查了一些地方,在海底隧道的地方查到了监控录像中,有死者鹿伟的身影,并且还确定了时间,11点的时候还活的好好的

没办法,经过其他办案人员到达现场的调查显示,这四个人都有充分的不在场证明,而且也确认过,他们当时所在位置的时间段就是死者跟他们相距

很远的地方,他们都没有作案的嫌疑

办案人员对着四人道:“很抱歉耽误大家这么久的时间,经过调查,我们已经确定这个跟各位没有什么关系,所以大家请回吧”

四个人闲聊后告别,就分别开车离开

只不过,一直迷惑不解的李浩却在这个时候跟了出来,他观察着四个人回家的情况

田谷、赵平和白井三个人一辆车,周野自己一辆车。只不过,在周野开车的时候,他额外戴上了眼睛,这让李浩好像意识到了问题的所在,打破了‘

他’所谓的不在场证明

李浩回去后,立马跟办案人员问道:“我记得之前去海底隧道的时候,我还在那里拥抱过我女朋友,我想如果那个监控人员能看清那个人的长相,那

么一切都说的通,死者是外人所为。但是,如果那名监控人员没有看清的话,那么只能说明一件事情,那就是……”

听李浩这样说,办案人员立马将当时去海底隧道的同事找来询问,却发现果然跟李浩想的那样,监控人员并没有看清那个人的长相,只不过是从背影

看了一眼,而且穿的衣服跟死者一模一样

由此推断,死者鹿伟就是被他们四个人中的其中一人所杀

当天下午,李浩跟办案人员就针对这四个人展开了调查,希望能从中找到证据,找到他们谋害死者鹿伟的漏洞

而林欣怡却因为受李浩所托,去找了周野先生,希望能从中找到他们之间存在的矛盾

经过一段时间的调查,李浩发现了一个问题,对着办案人员说道:“我怀疑这次案件,已经是他们三个人利用了周野先生。当时周野看到的赵平,分

明就是个冒牌货,或者说是被人假冒的”

办案人员不解的问道:“你为何会这样说?”

李浩说道:“你们想象看,当时白井约周野来博物馆的时候,正巧被这里的工作人员看到,如果周野也是凶手的话,那么为何不直接从命案现场过来

,反而从另一边开车过来?与其分别还不如一起行动来的实际一些”

办案人员觉得有道理,李浩继续道:“麻烦你把他们再叫到派出所,我想我知道凶手是谁了”

办案人员点头,几人立马开车赶回派出所,并电话通知所有人到场。只不过,当他们回到派出所的时候,周野先生却已经先几人几步,到了派出所,

并声称人是他杀的,也就是自首,这让办案人员跟李浩陷入了不解

待几人到了会客室,周野缓缓开口道:“我先是到了鹿伟住的那家旅馆,然后开车将他带到之前舒小林去世的地方,希望他能对舒小林道歉。可是他

却不领情,还说那样的人死了跟他有什么关系。明明人就是被人间接的害死,他为什么一点羞愧心都没有?最后,我就在他背对我的时候,拿起地上

的石头,重击他的后脑勺,后面就是他死亡的消息”

李浩不解的问道:“你们之前的供词明明就已经有了不在场证明,为什么你会突然来自首呢”

周野笑道:“其实我也很想脱罪,但是警方还在怀疑我的朋友,我实在是忍受不了良心的谴责,所以我才来自首的”

这时,周野的其他三个同学也到了

待众人坐定后,李浩开口道:“虽然你们的同学周野已经自首说人是他杀的,但是我想案件并没有那么简单,人应该就是你们三个人杀的”

白井辩解道:“你不要乱说话行吗?你怎么能证明人是我们杀的,我们之前不是说了吗?我们有不在场证明”

李浩笑了笑道:“那你听我这样分析对不对,首先,田谷先生跟死者有过节,这点是可以肯定的,然后跟你俩协商后决定,让你俩跟他合演一出戏。

赵平换上跟死者一样的衣服伪装死者去海底隧道。

田谷就换上赵平的衣服,在轮渡口等待。至于白井,就是约周野出来,并在博物馆看到轮渡口假扮赵平的田谷,并电话致电让其挥手证明,为的,就

是要给视力本就不怎么好的周野看。当做完这些以后,田谷就赶回南部市场去见客户。

另一边,11点的时候,伪装成死者的赵平,在海底隧道给田谷打了通电话,说了些奇怪的话。我说的这些,没错吧”

当听完李浩的叙述,周野惊讶的看着三人,而三个人也沉默不语,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林欣怡听不下去了,愤怒道:“你们不是大学四年的同学,好兄弟吗?为什么你们要互相利用?”

周野站起身说道:“你不要冲动,其实人就是我杀的,跟他们三个没有任何关系”

李浩笑了笑道:“事情就像我刚才说了那样,大致就是这样的过程。只不过这其中却有个小纰漏,那就是赵平跟白井中途接到一个电话,慌慌张张的

离开。我想,那通电话就是田谷给你们打的吧,电话的内容应该是说,鹿伟已经被周野杀害,你们快过来一趟。

我现在大胆的猜测一下,早上,田谷先生为了防止公司被收购,一大早就去旅馆找鹿伟,只可惜,当他来到旅馆的时候,正好看到鹿伟坐上了周野的

车,他不放心周野一个人面对鹿伟,于是就开车跟在他们后面,并亲眼目睹了行凶的经过。

当赵平跟白井接到田谷电话的时候,就慌慌张张的赶来查看情况,可结果鹿伟已经死亡多时,为了能帮周野掩盖事实,你们就策划了我刚才所说的那

些事情吧”

周野不可思议的看着三个人道:“原来你们这么做是为了……”

白井打断他道:“因为我们都是兄弟啊,患难与共的异性兄弟”

办案人员开口道:“那么真正的凶手是……”

周野回道:“我从一开始就说了,这个凶手是我,不是他们”

谁知李浩反问道:“那你的意思就是说,你一共在死者的后脑勺砸了两次?”

周野不解,李浩继续道:“在现场的调查报告中,法医鉴定的结果为,死者鹿伟后脑勺曾被人重击过两次”

周野说道:“不可能啊,我就砸过一次,鹿伟就倒地了,我怎么可能还会再下一次手”

李浩解释道:“其实你当时砸他后脑勺的时候,确实让他倒地了,只不过他当时没有断气,只是被砸昏了而已,当你认为将他杀害时,就匆忙离开了

犯罪现场,没想到没过多久,鹿伟就清醒过来,愤怒的从地上爬起来,这一点,我说的没错吧,田谷先生”

当提到田谷名字的时候,所有人都震惊的看着李浩跟田谷,大家不明白李浩为什么会问这个问题,而且是田谷

李浩没有理会众人的表情,继续道:“其实鹿伟真正的死亡时间,是在他清醒过后,又被人补了一下的缘故。而唯一能做到这一点的,就是还在现场

目睹这一切的田谷先生”

经过内心反复斗争后,田谷深呼一口气道:“没错,鹿伟确实是我杀死的,只不过我搞不明白的是,你是怎么知道鹿伟曾经又醒了一次?”

李浩解释道:“其实不难发现,在死者鹿伟的手掌跟指甲中,残留着泥土跟青草的碎屑,如果是被人重击一下就死亡的话,那么为何会有挣扎想爬起

来的愤怒感呢?而且周野也说了,他将鹿伟砸晕倒地的时候,他只是倒了下去,怎么可能会去刻意抓地面?”

听完李浩的叙说,周野说道:“其实我是不忍心鹿伟把公司收购,所以才……”

林欣怡愤怒道:“难道真是这样吗?没有掺杂其他成分?你不是都以大哥哥的身份自居吗?”

听着林欣怡说的话,其他三人也明白了田谷的用心

是啊,田谷一直以来都是以大哥哥的身份来保护着他们,照顾着他们,并且在某种程度上,他们之间的兄弟情义很浓厚

三个人羞愧的低下头,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这个曾经照顾他们的大哥哥

而李浩开口道:“不管怎么说,不管死者多么罪孽深重,也不管他多么让人愤怒至极,你们要清楚一件事,任何事情都要采取法律的手段来制裁,而

不是私下自己做裁决,去触碰那法律的底线。不管你最后做的对与错,那都将是不可原谅的行为!”

事情就这样告一段落,而听完林欣怡的诉述,闫妮妮说道:“真看不出来,你们这蜜月旅行,都能碰到命案,看来老板这人真是个瘟神,走到哪里都

有命案发生”

正在这时,李浩拿着粥走进病房道:“你们俩在说什么呢?什么瘟神?命案?”

林欣怡跟闫妮妮相视一笑,没有作答……

没有火的香烟
作者的话

跟各位兄弟说下,由于更新时间不确定,也为了能将故事写在一整章里,所以有时候更改会拖到第二天进行,为了能不让兄弟们白等,现在跟大家说下,如果9点半没有等到更新章节,就不要等了,别耽误大家的休息时间。再次感谢兄弟的支持!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