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李浩我到底是谁 > 正文
第五十九章 被怀疑的李浩
作者:没有火的香烟  |  字数:6384  |  更新时间:2020-05-31 18:19:38 全文阅读

今天是礼拜四,根据最近不是很忙的情况下,李浩给大家放了假,并让各自回去好好休息,而李浩则带着林欣怡跟闫妮妮前往一个自助餐厅去吃饭

没办法,谁让女孩子喜欢搞事情,不知道从哪里搞来的优惠券,非要说今天必须吃到,所以没办法,李浩只能开车带着两个女孩前去

正在路上,两个女孩子叽叽喳喳讨论个不停,这让在一旁开车的李浩真的是静不下心来,但是又不能说什么,毕竟一会就可以吃到大餐了,而且她们

能带着自己,就说明自己还算有面子,对于两人的吵闹,他也只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李浩悠闲的点了一根烟,正抽着,发现外面开始变天了,对着两个人说道:“我看外面这天是要下雨的节奏,你们确定我们还要继续吗”

林欣怡道:“那当然了,不然我们都走了这么久岂不是白跑一趟”

李浩无奈,回道:“知道了,我的大小姐,我这不是正在努力开去那个地方吗”

又行驶了几分钟,外面彻底下起了大雨,而且看下雨的密度,还不小,这让李浩将车窗关了起来,避免外面的雨淋湿车子座位

而林欣怡看着车窗外面的大雨,却一个人陷入了沉思,闫妮妮见状,也没有打扰她,自己玩起了手机

最近在林欣怡的心里,一直困扰着一个问题,为什么这么说呢?

因为每次在她想起坐飞机那次事件的时候,她就会情不自禁的想起那个奇怪的男人,而那个男人正是她在那次事件后碰到的男人,虽然不太记得具体

位置了,不过自从上次在地下停车场出现那次事情后,经过李浩的描述,她发现那个人跟地下车场的人很像,可能就是同一个人

看着外面持久不停的大雨,林欣怡的内心世界彻底乱了,她想不通,为什么自从跟李浩认识以后,会出现这一系列的事情,也想不明白,李浩到底经

历了什么,会让他卷入这个看似漩涡的局中,但是在林欣怡的心里,只要是李浩去做的事情,她身为李浩背后的女人,就应该无条件的去支持他

这时林欣怡的异状被闫妮妮看到,闫妮妮问道:“欣怡,想什么事情呢?让你抬头纹都多了那么多?”

林欣怡从沉思中恢复回过道:“也没什么,就是想到了一点让人搞不懂的事情”

闫妮妮问道:“什么事情能难住你?不如讲出来让我帮你分析分析,实在不行,不是还有老板吗?他可是没有想不通的问题哦”

林欣怡摇摇头道:“他能懂什么?女孩的事情,他一个男人根本就不懂”

闫妮妮捂着嘴巴笑了笑,也没再说什么,倒是在前面开车的李浩,脑门子一阵黑线,实在搞不懂两个人谈话,干嘛非要扯上自己,这不是无辜躺枪吗

到了目的地,李浩将车子停好,就跟着两女来到那家自助餐厅,进到屋里,这时里面已经有一桌客人正在吃饭聊天了

可是李浩三人却被服务人员烂在门口不让进,这让林欣怡大甘恼火道:“怎么回事,你为什么说这张餐券不能用,麻烦你给我个解释”

闫妮妮也在一旁附和道:“就是啊,我们赶了这么久的路程,而且外面还下着大雨,我们都来了,你却跟我们说这张优惠券不能用”

旁边又过来一个高大的服务生,对着李浩三人说道:“这三位客人,麻烦你们有事情到外面去说,清不要影响其他客人用餐”

林欣怡一听彻底怒了,一个高抬腿,踹向那名高大的服务生,不过没有踹下去,而是停留在其脸面前道:“你们最好放弃用蛮力赶我们,不然不要怪

我不客气”

看到这一幕,李浩偷偷的走到闫妮妮身边道:“妮儿,林欣怡这一记高抬腿飞踹厉害了,能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吗?”

闫妮妮悄悄的回道:“怎么?她到现在都没有跟你说吗?我们俩报了跆拳道社,目前正在学习中,而且欣怡还提前拿到了黑带哦”

听完闫妮妮的话,厉害的脖子缩了缩,暗道:“难怪这妮子最近看着跟平时不一样,原来是偷偷学东西了,看来以后不能欺负她了,不然会被打死”

那名高大的服务生看到林欣怡停在面前的脚,说道:“这位小姐,你不要激动,我是想告诉你们,这张优惠券是我们家的没错,而且上面也说明了,

优惠的时间只有礼拜天才可以用,但今天才礼拜四啊”

李浩拿起那张优惠券仔细看了看道:“确实是这么回事,欣怡,能给我解释一下吗”

于是,三个人很诚恳的对着那两个服务生道歉,并且,道歉最诚恳的要属林欣怡了,毕竟她刚刚可是已经出现动手情节了

正在三人犹豫不决,不知道该如何去留的时候,一个胖胖的男人走过来道:“你们好,如果不嫌弃的话,可以跟我们拼桌,当然,这顿饭我可以帮你

们出钱”

三人坐定后,经过简单的聊天后才知道,原来刚才那个胖胖的男人是一部电影的导演,而且在座的其他三人都是这部电影的负责人,他们今天就是来

谈论电影才出现在这里的

胖胖的男人还专门问了林欣怡,说道:“你有没有兴趣来我们这部电影做女主角,我们保证可以把你捧红”

林欣怡也大吃一惊,毕竟自己在这之前可是想都没有想过

正在聊着天,因为林欣怡紧张的缘故,不小心将桌上的汤碗碰倒,撒了导演一裤子的汤水,林欣怡马上站起来道:“对不起导演,我不是故意的,你

不要紧吧”

导演摆摆手道:“没关系,没关系,擦一下就好了”说着拿起桌子上的毛巾开始擦被弄湿的地方

这时李浩看出了林欣怡的不对劲,走到她面前,用手摸着她的头道:“不是吧,你刚才是不是淋雨了?怎么脑袋这么热?”

林欣怡摇摇头道:“没事,就是有点小感冒,一会吃点药就好了”

这时导演也重新坐回板凳上道:“来,林小姐,坐在这边,我们好好谈谈电影的事情”

于是林欣怡跟导演重新坐回椅子上,而李浩怕林欣怡涉世未深被忽悠了,就眼神示意闫妮妮坐到那边去,闫妮妮会意,挤在了两个人的中间

导演对此没有说什么,开口道:“你们还想吃什么尽管点,不要客气,而且……”

正说着,突然发现面前摆着两盘自己不喜欢吃的菜道;“怎么回事,我不记得我点过鸡蛋跟虾米啊”

不过看了看这三个今天刚认识的人,也就认为是他们点的,也没有说什么,继续跟林欣怡说着电影的事情

而闫妮妮却没有理会谈话的两个人,看着服务生刚上来的蒸饺,左右看了下,确定了醋的位置,就想把醋给挪过来,只可惜,桌子刚转过来,就不知

道被谁给转了回去,而且连续转了几次,都无结果,最后还是林欣怡帮她拿了下来

这时闫妮妮又准备去拿辣椒酱,只可惜,跟刚才一样,还是桌子刚转到她面前,就不知道被谁给转回去了,而且也是连续好几次,这让闫妮妮心里特

别恼火,不过林欣怡却没当回事,帮闫妮妮拿到递给她道:“看来老天都不希望你多吃怕你长肉”

闫妮妮一阵无语,但是又不能说什么,就那样自己配好料,开始吃着蒸饺

这时服务生上来了最后一盘菜,烤鸭,这让食桌上的人胃口大开

几个人又在闲聊了一会儿,导演吃了一口烤鸭,却双手捂着脖子,痛苦的倒了下去,当场死亡

很快,闻讯赶来的警察控制现场,并将在场的嫌疑人都留在原地,进行调查取证

经过调查后得知,死者名叫叶枫,是一家电影制作的导演,死亡原因是氰酸钾引起的窒息,不过在烤鸭跟上菜服务生的身上,没有检测出氰酸钾的成

最后分析得知,死者唯一可能死亡的原因,就是当时跟他坐在一起的几个人之一了

而经过法医提取鉴定,死者叶枫用的筷子,盘子毛巾上都有氰酸钾反应,尤其是毛巾上最多

这让办案的警察一眼就锁定了坐在死者身边的人,问道:“死者倒下前,谁坐在死者附近?”

李浩回道:“我坐在死者的右手边”

办案警察又问道:“那谁坐在死者的左边?”

闫妮妮回道:“是我坐在死者的左边”

办案人员说道:“先在自己毛巾上下毒,然后又杀人灭口的人一定就是李浩先生了?你别告诉我旁边这位小姐会做出杀人的举动”

李浩心里那个苦啊,真是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了,他内心真的想骂人,但是不能骂出来吧,不然就是对警察的不尊重

这时调查人员又在死者的裤子上发现了湿漉漉的痕迹,问道:“谁能解释下这是什么?”

不待其他人回答,林欣怡说道:“那是汤汁,是在我们刚来的时候,我不小心将汤碗弄洒,洒在他裤子上的”

办案人员懵了,问道:“刚才你们不是说是李浩跟闫妮妮坐在他身边的吗?怎么这一会你又坐在他身边了,我快被你们搞蒙了”

李浩开口道:“那你不如先调查一下他的裤子,毕竟在我们换座位前,他的裤子就已经弄湿了,如果是那个时候用的毛巾,应该会有毒物的反应”

办案人员也觉得是这么回事,就开始进行二次调查取证,希望能得到答案

经过10分钟的调查后得知,在死者的裤子上并没有检测到毒物反应,而且就连之前使用过的碗跟筷子都没有检测到毒物反应,这让办案人员陷入了迷

茫,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呢

不过唯一锁定的人,就是李浩,毕竟目前为止,只有他的动机最有力,也最有可能会做出杀人的事情来

林欣怡还想再为李浩辩解什么,但是她眼前却出现了重影,感觉整个人的视线都不好了,就好像要昏倒一般

而林欣怡也在短暂的重影中,想起了在车上所想的那个人,她跟他也是在下雨天的时候碰到的

这时闫妮妮走到林欣怡面前道:“欣怡,你不要紧吧,你现在脸色好差,要不你来这边坐一下吧,我看你八成是感冒了”说着,就将林欣怡扶到旁边

的座位上坐好

办案人员也在调查后发现,在餐厅的洗手间,发现了曾经装有氰酸钾的瓶子,办案人员一口咬定,李浩就是此次案件的犯罪嫌疑人,而且他是最有可

能作案的

李浩无奈的解释道:“警官,怎么可能是我啊,从我进餐厅到现在,我都没有进过洗手间,你能告诉我,我是怎么将这个瓶子带进厕所的吗”

办案人员犯了难,认为如果事情真的像李浩说的那样,那么这件案子就真的无解了

看着办案人员都陷入了渺茫,闫妮妮也走过来道:“凶手肯定不是我们三个人,你们想,从我们进来到现在,我们三个都没有去过洗手间,而且,死

者叶枫在擦完汤汁后,直接就拿着毛巾回到座位,跟我的同伴坐下了,这之间我们是根本不可能下毒的”

又经过了好多个分析,发现无论是哪一种情况,都不可能是凶手换毛巾的时间,而且就算是其中几个可能的情况发生,也会被其他人发现,尤其还是

被害人手中已经握着毛巾的情况下

分析到这里,闫妮妮意识到一个问题,她记得她在拿醋跟辣椒酱的时候,好像旋转桌面始终都会归位,而且无论她怎么努力旋转,最后还是会转回原

位,如果是这样的话

想到这里,闫妮妮走到鉴定人员的警察面前道:“警官,能不能请你们检查一下那个旋转桌面……”

回想着之前菜的摆放位置跟每个人的就坐情况,闫妮妮将这件事跟李浩说明了一下,李浩听后也觉得好像哪里有问题,就让闫妮妮继续观察那些疑点

,自己则陷入了努力的回想中,希望能想到这之间什么关键的细节

想了一会儿,李浩隐约记得死者叶枫好像说过:不记得点过鸡蛋跟虾米,如果是这样,那么这两道菜就是他不喜欢的菜,也就是说……

李浩立马转头看向餐桌,却发现那两道菜果然摆在叶枫的面前,也就是他死亡前坐的位置上

看完了这些,李浩又找鉴定人员问了一下毒物反应的情况,他内心锁定了那名凶手,也有了答案,凶手肯定就是那个人,毛巾也是在叶枫倒下的时候

换的

另一边,林欣怡的情况也越来越差,就好像一碰就能倒下的样子,只可惜,旁边谁也没有看到她此刻的情况

李浩重新走回到餐桌旁,对着办案人员道:“不着边际的东西我们就到此为止吧,现在我们就来说说这名凶手是怎么犯罪的吧,不然我觉得你们是对

我职业的一种释读”

停顿了下,继续道:“现在我们就请各位来还原现场,将命案发生前的事情再重温一遍”

看到这一幕,办案人员都觉得不可思议,这名大侦探,难道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已经把凶手的作案手法跟细节都掌握了吗

抱着怀疑,办案人员们耐心的看着李浩表演,而李浩也没有让大家失望,一字一句的叙说着之前发生的一切

李浩:“首先请几位重新坐回座位上,分别是制片人,策划人跟编剧,死者就由办案警官暂时代替吧,至于我朋友,就暂时由另一个人代替吧”

办案人员不解道:“这是为什么”

李浩回道:“因为她身体不舒服,可能是感冒引起的不适”

哪知道林欣怡走过来道:“没关系,我还是可以继续配合的”

看到这里,李浩心里有点酸,但是他知道,事情都已经到了这一步,只能继续了,说道:“最后坐在死者旁边的人是妮儿,也是我的朋友”

闫妮妮笑着坐到座位上,等待着李浩的下一步指示,毕竟在这之前,李浩已经偷偷跟她通过气了

李浩见众人都已经到位,说道:“现在就是发生在命案前的离奇事情”

办案人员不解道:“什么离奇的事情?这跟命案有什么关系吗”

李浩点头示意,闫妮妮开口道:“就是我在吃蒸饺的时候,桌子的转盘始终不能转到我面前,而且每当我转到自己面前的时候,转盘都会转回原来的

位置上”

闫妮妮一边做,一边说道:“你们看,在我老板面前的醋,我就像这样转到我面前的时候,转盘就会重新回到我老板的面前,而制片人面前是辣椒酱

,跟刚才一样,也是转动几次,始终转回原位”

办案人员道:“这跟死者中毒又有什么关系?”

闫妮妮道:“当然有关系,你看着办,凶手一会自己就会出现”

办案人员虽然不解,不过还是想看他们下一步是怎么让凶手出现的

正在这时,餐厅服务生又端着一笼蒸饺走了过来,办案人员有点生气道:“没看我们在办案呢?你这个时候还上什么菜啊”

服务生委屈道:“是这位先生让我在他解释案情的时候,给这位小姐上一笼蒸饺”

闫妮妮没有理会二人的对话,开口道:“那我我要开始吃喽”说着就朝嘴里放去

而在这时,策划人却打断闫妮妮道:“千万不要吃”

制片人也不解,问道:“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吗?”

策划人道:“你们傻吗?这张桌子刚出了一起命案,说不定桌子还残留着毒物,这个小姐还用手摸过桌子,如果这个小姐就这样吃了,那岂不是又一

起命案”

办案人员道:“不会的,我们的检查人员已经详细检查过了,桌子上已经没有毒物反应了”

李浩打断他道:“不,策划人说的一点也没有错,桌子上很可能还残留毒物,就在我们没有注意到的死角”

办案人员不高兴道:“你有什么话直接说,不要故弄玄虚,我怎么越来越听不明白你说的什么意思了”

李浩问道:“如果是警官你,在吃饭的时候,想吃自己喜欢吃的菜,会怎么转动桌子?”

办案人员回道:“当然是这么转了”说着就用手按在桌面上

闫妮妮反问道:“如果是你不喜欢吃的菜,而且盘子摆放很近的情况下呢?”

办案人员豪不思索道:“当然是将手放在这下面。然后……”说到这里,办案人员也好像懂了什么

李浩笑道:“没错,事情就跟你想的一样,当我的同伴想拿辣椒酱的时候,桌子始终会转回原位,其目的就是想让死者叶枫反复去摸那个擦有毒物的

桌面,而在拿醋的时候,正巧是凶手在下毒的时候”

办案人员试着转动桌面道:“如果按照你刚才的分析说的话,那么当桌面转到你同伴想要的东西原来的位置的话,那么凶手就是……”

李浩开口道:“没错,就是坐在我旁边的策划人先生”

办案人员问道:“那死者手中的毛巾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氰酸钾”

李浩回道;“我想那个应该是策划人的毛巾,他先是到洗手间倒好氰酸钾,然后等最后一道菜上来的时候,就开始了他的一系列犯罪手法,之所以在

等最后一道菜,是为了避免在这之前被其他人误食的缘故”

办案人员问道:“那你现在有证据表明就是他犯得案吗”

李浩笑道:“这位警官,我想你忘了一件事情,死者叶枫今天是穿了一条牛仔裤对吧,那么在沾上汤汁这种液体的时候,牛仔裤多少会掉色,毛巾多

少会残留裤子的颜色。我们再设想一下,如果凶手是在死者叶枫倒下的那一刹那,趁着慌乱之际将毛巾换过来的,那么他现有的毛巾为何没有牛仔裤

染色的颜料物质呢”

办案人员将策划人手中的毛巾拿起来查看,果然发现了李浩所说的牛仔裤染色,开口道:“既然这条毛巾能出现在策划人的面前,那也就是说明,策

划人就是本案的凶手?”

李浩开口道:“其实凶手如果是其他人的话,也有可能调换毛巾,只不过唯一证明的他是凶手的铁证是,他自己招供了”

办案人员不解,李浩继续解释道:“刚才我的同伴闫妮妮小姐,在反复摸取有毒物的位置,而且在她进行吃蒸饺的时候,策划人可是当场制止了她,

因为只有凶手才知道,毒物的位置在哪里,也清楚毒物所造成的后果”

策划人笑了笑,表示认同李浩说的见解,也承认了自己就是凶手的事实

办案人员见凶手已经供认不讳,就站起身,走到他面前道:“那我们就回警局去吧”

策划人点点头,站起身跟办案人员一起朝外走去,当走到门口的时候,策划人停下身问道:“你是怎么知道我就是那名凶手的,而且还那么肯定?”

李浩深吸一口气道:“可能是你良心未泯,制止我朋友的时候吧”

策划人没有说话,跟办案人员走出了餐厅,而李浩几个人也准备离开的时候,林欣怡却因为病情加重,彻底晕倒在了地上……

没有火的香烟
作者的话

为了能呈现最好的故事情节,可能有时候会出现断更,但是我跟还在支持我的人保证,最多三天,就会出现超过5000字的更新,也是回报大家耐心等待的结果吧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