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毒医巫恶 > 正文
第一章 雄武医师
作者:罪孽999  |  字数:2274  |  更新时间:2020-03-23 14:16:36 全文阅读

雄武城的一角。

城狐社鼠聚集之地。

一个略显消瘦的布衣青年轻佻的坐在简陋的椅子上,架着二郎腿,一条腿拼命的摇啊晃的,手里一个小小的酒壶却是纹丝不动。

“就是让你们请个人而已,那么困难?”青年漫不经心的饮了一口酒。

他面前的两个人一身布衣,熊虎一般的身躯,偏偏在他面前抖成筛子。

“使者,不是我二人不肯去请,只是这个人……这个人,整个雄武城都知道,脾气极为不好,且擅长使一手好针,扎于人身,比被刀砍枪刺更难以忍受,便是雄武将军也不敢在他门前撒野,我二人……”一个壮汉鼓起胆子说。

青年叹了口气,什么也没说,却唬得两名壮汉蹬蹬后退两步,随后双膝一软,直接跪倒在地。

青年温和的笑了笑,狭长的双眼眯了眯,两只修长的手掌轻轻拍在两名壮汉肩上,和颜悦色的说:“既然如此,神龙府还要你们做什么?”

两名壮汉神色骇然、恐惧、求饶尽现于脸上,却再也没有发出一丝声音,只有一丝污血自唇角渗出,心脉已然被震断。

……

菜市大门外的街道旁,劲风吹得猎猎作响的小幡上,锋芒毕露的写着一个大大的“医”字,半扇打开的门透进日光,照亮某个方脸青年,除了浓眉大眼之外,没有其他词可以形容。

方脸青年着葛衣、穿千层底的布鞋,手里翻着一部医书,身后一僮子在炮制药材,身前是一张书案,案上是纸笔之类的文房用具。

“郎中,郎中!”焦急的呼声中,几个衣着褴缕的麻衣汉子抬着一肩担架进来,担架上是一个几近晕厥的老媪,一张老脸痛苦得扭曲。

“解了中衣。”方脸青年坐正身子。

明显是老媪亲属的汉子为其解开中衣,方脸青年踱到担架边,随手一针下去立时止痛。

“好了。”方脸青年挥手拔针,示意他们可以出去了。

老媪的亲属有些尴尬,本来他们也没什么钱,又事发得急切,出门竟是没带钱——莫说是银两,就是铜板也只有两三枚,没得丢人现眼的。

僮子笑了一声,指指大堂处的告示:“我家巫先生的规矩是:动药了必须付钱,没钱可以做工抵债;没动药只动针的,可付可不付。若有心,一文也可,百文也成,重在心意。”

汉子这才感觉到有台阶下,匆匆收集了三枚铜板摆在桌上,对着巫先生——也就是那方脸青年——直接一揖到底,这才转身离去。

“大名鼎鼎的毒医巫恶,啧啧,居然干这种好事,嗬嗬,菩萨心肠啊,这怎么对得起你的名字?”狭长眼的消瘦青年大步踏进医馆,脸上带着些嘲弄的神情。

巫恶连头都没有抬。

消瘦青年见语言无法打动对方,只能从怀中掏出一块檀香木雕成的飞龙令牌放在桌上。

“混入神龙府了?我是不是该说恭喜?周兴,这倒是个查明当年事的机会,最好别下手太黑。”巫恶抬眼,冷淡的说了声。

周兴哈哈大笑:“下手黑?嗬,这个可真是没办法,我当年受的冤屈,总要有人来承受。别说什么报应之类的话,就算真有那玩意儿,为什么不是那些人受着?”

脸色一正,周兴声音小了许多:“据我追查,雄武府捕头吴德有九成的嫌疑。”

“奇怪了,你们神龙府不是横行霸道,所到之处凄风惨雨吗?为什么对一个捕头那么忌惮?直接拿下不就完了。”巫恶的声音透着一丝诧异。

周兴无奈地轻叹:“你以为神龙府当真是天下无敌啊!不敢动的人多了去了,自身本领高强的人不敢惹、门阀世家惹不起、实权宗室和官员更不是我们得罪得起的。虽然吴德是个小小的捕头,可他背后是门阀独孤氏,明白吗?”

巫恶轻轻点头。

问题就这么说定了,巫恶负责吴德——谁让他和周兴都是当年的死人堆里爬出来的?

……

知府衙门,后衙。

知府丘神弛急得团团转,半白的胡须不经意间已经揪下了几根。

他最钟爱的幼孙宣儿浑身水痘,几乎请遍了城中的名医,却是毫无起色,罪倒是遭了不少。眼见孙儿日渐消瘦,整日间啼哭不止,丘神弛心如刀割,恨不得以身相代。

“大人……”捕头吴德欲言又止。

“有话说……”丘神弛险些爆粗。老夫这心情极差,你这时候卖什么关子?

吴德堆出了一点笑意:“听说城中菜市附近有一神医,医术极好,便是濒死之人到他医馆也能救活,只是……”

“只是什么?”丘神弛差点给了他一拳。

“此人脾气极大,规矩也大,且好用虎狼之药,药材中更是颇多毒虫。”吴德踌躇着说出顾虑。

虎狼之药,毒虫,丘神弛失神的念叨了半天,猛然一顿足:“顾不了这许多了!吴捕头,此人交由你去请!快!”

“是!”

吴德心急火燎的踏入医馆,接过僮儿的一杯茶,匆匆一口饮尽:“巫郎中,救人如救火!”

“急不得。此病不致命,更须配置药材,磨刀不误砍柴工,捕头稍坐。”巫恶张口让僮儿抓药。

吴德无奈的坐下,眼皮却有些发涩,难道是昨日在杏花楼逍遥太久的缘故?

“吴德,十五年前你干了何事?”声音隐隐约约,有如阴曹地府中传来。

吴德晃了晃脑袋,抛开这荒谬的感觉,却见巫恶已经配好了药,提着药包站在他面前:“吴捕头,咱们走吧。”

吴德絮絮叨叨的在前头开道,张口全是柴米油盐,完全没有一府捕头的威风,任谁也想不到他身上竟然负有如此血债!

穿堂入室,抵达后衙,丘神弛一张老脸已急得发白,胡须不晓得又揪断了几根。

“府君,巫神医到了。”吴德很狗腿的向丘神弛邀功。

丘神弛已经顾不得府君的尊严,只是向巫恶连连作揖,倒把一个心疼孙儿的老祖父形象凸现得十足。

巫恶并不多话,径直走到宣儿床前,搭手探了下宣儿的额头,微热。探手诊脉,巫恶轻轻一笑:“小病。”

拿出随身所带药包,巫恶吩咐:“红包煎熬汤药三付,每付服用一日;白包分三份,每日一份,药浴,须得水烧开后自然冷却到略高于体温,不可添加冷水。”

丘神弛唯唯诺诺的样子像极了乡下农夫。只要有效,只要孙儿能少受苦,这点脸面就是丢地下踩又有什么?

“老爷,孙少爷服药之后已经睡下了。”送走巫恶,丘神弛心系孙儿,再到后衙时,老仆向他禀告。

丘神弛大喜。宣儿之所以难受啼哭,最大的原因不是水痘,而是因为水痘奇痒而无法入睡,现在居然睡着了。

“神医!”

罪孽999
作者的话

求收藏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