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通天闻道录 > 正文
第一章 帝战陨仙 将登而归云中也
作者:北海沐风  |  字数:6719  |  更新时间:2020-03-28 09:19:08 全文阅读

仙界的月亮,太圆,太大,照耀了仙界无数的岁月。它见过繁华落幕,亦经历盛世崛起。

这个亮银色的圆盘怕也是老了吧,恩恩怨怨,悲欢离合,都抵不过岁月的流逝。

但终究还是有些意外吧,譬如自己。木也萧尘低下头,看了看自己的双手,自嘲的笑笑。

这月亮究竟陪自己多久了?一亿年?百亿年?过去太久了,记不清了。毕竟,离自己最开始的记忆,已经整整有了四个纪元的间隔。如今,第五个纪元也将终结。

可有些东西终究是忘不了的,它随时就像是一个不安的躁动因子,翻腾挣扎在你的血液里。

它让你疼,让你哭,让你回想起你心底里那不愿回忆起的画面,那些鲜活的面孔,温暖如昔。然后,胸口火辣辣的疼。

回不去了,是啊,我们都已经回不去了。回不去那些鲜艳的画面,回不去那段难忘的时光。那是兄妹五人筑下的奇迹,那是一个一统整个大陆的国度,那是一个以五人命名的纪元,吴古。

可到了现在,还剩下什么呢。只有我还在,你们没有死,不过那又和死亡有什么区别?甚至是,生不如死。

是啊,支撑着自己活过这么多岁月的,不恰恰正是那自己心中燃烧着的火焰,那熊熊跳跃在自己胸口的复仇之火么?

它每时每刻都在叩问自己,不可熄灭一直燃烧整整五个纪元。终有一日,它会把这世界,也点燃。在这之前,自己,也早就死了吧。

还好,还有这月亮陪着自己。至少这五个纪元,它不曾变过。木也萧尘勾起嘴角,笑笑。

吴古,月古,舞古,梦古,还有现在的,天古。

梦古之际,自己寿元将近,不也恰恰是这火支撑着自己,断残身,重铸道,逆苍穹,化天意,活出二世神身!

可自己已经累了吧,又或者说一直都很累。不过,一切都终将快要结束了。

天古已近,承天意者将出。搅风云,斩天骄,平苍穹,筑己道。终究要灿烂这个时代。

就和那三人一样。

吴古是一个很短命的纪元,不过千万年便猝然而逝。非是自己等人无能,而是有后辈强者忤逆天则,踏时光长河而来,阻自己等人成道!他们法相天地,规则之力拦他们不住,于后世出手,斩断自己等人道基!

不过这一切,又真的什么预兆都没有吗?二姐……

岁月悠悠,真是可怕。它掩盖了多少的故事,多少的风尘,一切悠悠奏响,又尽归黄土。而这,也恰恰是自己的宿命吧。

木也萧尘闭上眼,轻轻吁了一口气。不再去想,不敢再去想。

月华如水,照在他的白袍上。映得他的脸色,有些发白,有些发亮。

仙界,天道山。

这是一个很神秘的山峰,真的,真的很神秘。

没有人知道这山是从什么时候屹立在仙界中心的,哪怕是月华宫宫主木也萧尘也是一样。仿若这片天地初开时,它便一直在这里。

岁月悄悄改变了一切,却独独没有干扰它的样子。不过说来倒也好笑,它最高只有半截山腰,好像是被人生生打断的一样。可就是这半截山腰,无尽岁月以来,没有一个人登上过。

于是便有了一个传说,若有人能登顶天道山,便能打破这方天地囚禁,化神身,凝道魂,成此界唯一真身,甚至,超脱此方界!

可没有几个人知道,它恰恰正是被人打断的。吴古那一战,天地破碎,天道山被打的齐腰而断。规则乱,天崩碎,此界将溃!

而那五人努力建立的纪元,创建的国度,一并被摧毁个干净。甚至,这方天地也将要消逝。

就在这时,一男子从天上来,背负神剑,阻住了三人。抬手间星河重铸,睁眸间天则重建。从此天地成七域,折叠而分,灵气不同。凡玄灵帝圣神仙!

三人与那人对视,身影淡化,但战意却冲霄扑面而来!他们化身神魔,于外征战。没有人知道结果。

从此天道山便只剩下半截,没几个人知道山腰以上那部分去了哪里。

真是好笑。如果登上半截山腰就能无敌于世,那把天道山打崩塌了的那三个强者,有算得上什么?那后来出现制止了三人背负神剑的男子,又或是一个笑柄?

不过,世人并不了解真相。这也使得那些所谓的强者,追逐着所谓真实的人,愈加的向往。

还是有意外的吧,终究有一些人会了解答案。即便,只是真相一个模糊的影子。几亿年前一个仙界家族的夫妇被追杀,在下界被迫将自己刚刚出生的孩子扔下,自己二人将敌人引走。

很长时间以后,那个孩子长大,追逐着点点的蛛丝马迹寻到一个奇地。那里有他父母,还有敌人的尸体。经过了如此的岁月,依旧未曾腐烂,甚至是,栩栩如生。

他面色平静,死死记住了父母的面容,牢牢记住了敌人的气息。然后,将父母掩埋,安葬好。将敌人挫骨扬灰。

他跪在父母墓前,不动,很久。

待他再抬头时,面前已经多了三座塔,黑色的,黑的几乎和天道规则一样。无情,冷酷,却又强大至极。

他的脚下,多了一杆枪,枪头有些残破。规则内敛,却让稍稍察觉到什么的他心惊无比。

于是便得了传承,重新飞升仙界,迅速成为一方霸主。他回归了自己的家族,亲手将还活着的仇人手刃。他现在是家族的最强者,也是站在仙界巅峰几位至强之一。他相比较那些老怪物还很年轻,可他的心已经死了。

在一次意外中,他与月华宫木也萧尘产生了交际,也与这世界的真相更近了一步,可他不在乎。

他做了父母的雕像,封在自己院落里的那棵菩提树树根底部,一坐,就是很久很久。或许啊,要一直坐到地老天荒也说不定。

他姓杨,名战天。哦,对了,天道山,没有一丝的杂色,就是黑色的。

除了他之外,应该还有人知道那隐约的答案吧,就如木也萧尘,又如北方魔族那位与器物相爱的魔族先知,在这世界上活过最长的人。又或者,仅仅是一个模糊的影子。

影子出世很短,但按照真实年龄来算,他怕也是整个仙界那几位年纪最大的人之一了。他于吴古被兄长们雪藏,直到近世而出,一路崛起不可阻挡。

可知道他的人却很少,或者说,基本上都已经死了,被他亲手杀死。

因为他不想暴露自己,要不然那三位可能会回来。因为自己,也是一个不确定的变数,他们很可能会按捺不住,出手抹除。虽然,他们未曾再现世过,如同神灵,不曾再俯瞰世间。

影子修习的,是世间最为稀少的几种力量之一,空间之力。来行无影,去往无踪。更可怕的是,他已经将空间之力修行到了极致,成为这方空间的掌控者。前方,已经没有路了。

可那又能怎样?那三人,已经不是这个天地所能掌握的了。他们已经超脱于世,自己等人却还在囚笼里苦苦挣扎,看不到一点希望。

不过,在这个世界里自己的实力还是足够了的。于是,他也便成为了这个世上唯一一个可以出入世界的人。哦,是明面上的。当然,也需要付出一点小小的代价。

更可怕的是他的背景,他于吴古出生,却因为一些原因被兄长们封印在时光之源内。今世出,镇压一世之敌,成长为这方天地最强者之一,而且,基本上已经没有什么东西能够杀死他了。

他的兄长们则更为可怕,他们是吴古的缔造者,吴古的主人。可是时光愚人,如今这世上他只剩下了一个亲人,那就是仙界最强势力月华宫的主人,木也萧尘。

可他剩下的兄长们去了哪里?那剩下的半截天道山又到了何处?他知道,因为他刻意寻找过。他痛苦,因为他知道自己什么都做不了。

还有就连他都无法找到的,那失踪的,在这方天地已经没有丝毫痕迹的,他的二姐,顾兰尘误。

今天是个不寻常的一天,注定要发生很多事。那个老人这样想到。

他已经很老了,老到了自己已经不记得活过了多长的岁月了。

想到这时,他忽然间就有些心疼,慢慢走到祭坛边坐了下来,轻轻抚摸着祭坛上的一颗紫水晶球。那颗球也有些暗淡,细细看去,就会发现其中有无数道细小的裂痕,密密麻麻,充斥其中。

这个老人叹气,他看向了天边的月亮,他小时候的月亮不是这样子的,要比现在更圆,更大。是啊,一切都变了。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哦,对了,那是这个世界还是一整块大陆的时候。哦不不不,还要再以前。

哦……对,对对,是那个时候。这个天地还被叫做风魔大陆。他满是皱纹的脸上发出一种骄傲的神色,因为在那时,整片大陆都以魔族为首,魔族中最强风魔一族为尊。真是老了啊,脑子不好用了。

自己,怕也是最后的纯血风魔了吧。哼,前两天还有一个号称是纯血的后辈被送到这里,那也配得上叫纯血?斑驳复杂,还有一丝自己最讨厌的魅魔血脉。被自己一气之下给扔了出去,估计能晕上几年。可现在的魔族……

想到这里,他又忍不住叹了口气。忽又大笑着拍起了掌,泪水奔腾不止,留了满脸,顺着皱纹滴下。此刻的他不像是魔族那最后的底牌,一个无双的智者,就像是一个任性闹脾气的孩子,又像是一个将死的老人。

结束了,一切都快结束了,这次是真的。自己这么多年都活过来了,还怕等上这点时间?不过,好冷啊,真的好冷。今年北方的冬天,怕是不太好过吧。不知道,又有多少的部族要开始闹事了?不过还好,不归自己管,就让那些后辈们去头疼去吧。

  他忽然有些生气,自己什么时候开始要操心这些事情了?自己的决定关乎魔族的存亡,而他此时却还在想着那些微不足道的事情。对,就是微不足道。

  祭坛上的水晶球,微微嗡鸣了两声,作为对他的回答。他却一下子跳了起来,老脸憋的通红,“你反驳我?你居然反驳我……”

  声音回荡在这空旷的山洞里,折响在这祭坛上,十分刺耳。愈发显得这里空旷寂静。

  他却沉默了,用手挠挠头,像个孩子般赌气自语道,“你们自己玩去,我不陪你们玩了,不算,这天机我不算了,你们,你们自己去算……”

  他嘟起嘴,将水晶球拿起,轻轻抚着,喃喃道,“青儿,你说,我这一切,做的对么,对得起咱爹么……他们,他们都在算计,我,我也要陪他们玩玩……”

  水晶球微微闪亮了一下,它只能沉默,它不会说话。

  兰谷,顾兰家族。

  一个老者,面容枯槁,眸中,却闪烁有一种年轻人都不具备的神采。

  他是兰谷顾兰家族的四大长老之一,有预言未来的能力。可也恰恰是这种能力,让自己过早地衰弱。

  如果别人达到了自己现在的境界层次,怕是想老也老不下来,可现在自己,怕也是没几天好活了吧。

  毕竟,想要得到这种力量,便得付出相应的代价,这世上,没有什么是免费的。

  除了……爱。

  想到这时,老人脸上罕见的出现了一抹潮红,随即迅速隐去。他低下头,沉默了许久许久,看向了天边的月亮,似是忽的想起了什么,轻轻叹了口气。

  今天,究竟会发生什么呢?自己老了,没用了,就让自己最后燃烧起来吧,为家族照亮未来的路。如同当年的自己,年少无畏。

  他的身体,微微泛光,渐渐透明。可他的嘴角,却挂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就如同那如同暖阳,绚烂时,便点亮了这整片苍穹。

  这光似无法阻挡,浩浩荡荡,穿越了一切的屏障,竟似要与天边的皓月争辉。它给人的感觉并不强大,却撼人心灵。

  天地恸,有血从天落,染红世间。

  “有无上人物将寂,魂归星海!他是谁?!”

  举世皆震。

  老人很暖,真的,真的很暖。

  他心里的火,终究点燃了自己,或许,要一直烧了这世界也说不定。

  密室外,早有顾兰家族的人走来,一位一位,有的是早已明白,还有的则是刚刚接到消息,然而密室外却很安静,并没有想象中的悲痛呻吟。他们显然明白接下来要发生什么,可所有人都寂静无声。

  见惯了,明白了,走多了,活够了。爱过了,值得了。

  “恭送长老!”不知是谁,不知何时,喊出了这句话。随即,有无数道声音响起,从顾兰每一个角落里,彻响了整个苍穹。

  “恭送长老!”

  “恭送长老回归!”

  “恭送长老……”

  这声音,连绵不绝,许久才息。这也代表着一位神界的顶尖强者,回归星海。

  天哭,地恸,世人哀。

  顾兰家族现任的族长沉默中从跪拜站起,轻轻走到密室前,慢慢的推开门,这是对死者的尊敬,这是对强者的默哀。

  一道光,从门前缓缓闪亮,一道魂影,渐渐浮现,转瞬消散。同一时间,顾兰家族供堂内最上面的四盏魂灯,轻轻灭了一盏。

  似有所感,其他三盏魂灯大亮,绽放华彩,像为兄弟送行。

  族长一步步挪进密室,小心翼翼,密室中,一张桌子,一个蒲团,仅此而已。这,就是一位老人活过无数岁月的地方。

  桌子上,一张金色的纸张发光,只有一行小字,字不多,却有一位顶尖强者为其魂寂,本来,他还可以活过好久,至少,能撑过这个纪元不多的岁月。

  “帝降天泽,将行而往世中也。”

   火,烧起来的,点燃整个月亮的火。

  天空亮了,突然的,像是在无数朵烟花盛开。

  木也萧尘轻轻抬起了头,皱眉。一股令他也不安的气息,正在天空中酝酿。那是不属于这个世界的力量。

  忽然间,便有人要跨世而来,将强行登临此界!

  月亮突然亮了。银白染成了一片的血红。哦,是那些人溅的血吗?

  不……不……不是……木也萧尘眼瞳微缩,那是这个世界的意识在苏醒,在阻那些人跨世!

  一道身影,由模糊变得凝实,渐渐从木也萧尘身后出现。那人一身黑袍裹住全身,只剩下一双眼睛,从中微微发亮,仔细看去,却发现其中,似蕴藏了颠倒时空的力量。

  月亮缓缓旋转,天穹被染成血红色。仙界之人尽皆抬头而望,哪怕是最普通的凡人也明白,今天,至少此刻,绝不寻常!

  月亮,慢慢一分而二,却相互交映,银白与血红交织,结合处崩出雷劫闪电!

  有些事情要发生了,有些事必须要做了。这是所有人的共识。

  影子抬头,罩着他头的黑袍落下,露出一张因躲在黑暗下太久而有些苍白的脸。此刻,他眸中平静,右手中,悄然多了一柄骨刺。

  木也萧尘轻轻叹息,不知何时,他手中的折扇打开,他腰襟处系着的那块玉,微微发亮。

  杨家最深处的那座院落,一棵远望去足以擎天的菩提树下,有人苏醒,他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握住了身边那杆看上去很残破的枪。

  在最北方的极夜里,在现在这个整个仙界都被照亮的北方里,魔族又一次体会到了光的温暖。无数的仰天狼骑咆哮,声浪震天。而在那座祭坛下,一位活了很久的老人,神色肃穆,他拿起了代表魔族最高权利的权杖,上面,嵌着一颗水晶球。

  兰谷,冥狱,暗影,一个个势力的一位位强者不约而同的从闭关中醒来,都望向了天边的月亮。

  就是此时。

  月亮碎,天穹崩,一块一块如同流星般坠落,点燃火雨。其间,有无数道身影,他们在这背景下显得无比渺小,但他们的气息却惊天动地。

  那是末日的景象,天空破碎,砸向地面,露出了宇宙之外的虚空乱流,一道道七彩斑斓的流光随着裂隙进入这个世界。天地,一片血红。

  天地规则没能阻挡那些人跨世!

  人们奔逃,人们哭喊,那些强者虽有心拯救,但却也无能为力。

  莫非,堂堂天古,便要在此覆灭?不,不对,按照天古历推算,天古,明明还有最后三十万年的时光才对。

  影子看向了木也萧尘,而他只是轻轻叹息。

  木也萧尘突然回头,莫名道,“六弟,你知道么,我最讨厌这种什么都是被别人操纵的感觉。”

  他转回头去,拳头却紧紧握起,“真的……很讨厌。”

  “这是命。”影子看着他的背影轻声开口,“真的,真的就是……命。”

  木也萧尘沉默了很久,直到那些外来者快降临地面才似乎突然惊醒,其间,无数人们死去,陈尸于世。

  木也萧尘叹息,“后代,又将怎样记述我们的故事,而我,又将在其中扮演怎样的角色……”他从怀中珍而重之的捧出了一个锦盒,慢慢打开。“就让我一人,抗下所有的罪孽吧……”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此界将覆,新的纪元将要重开时。

  就在所有凡人都在痛苦哀嚎,挣扎求救时。

  就在那些人将要降临,人们甚至能看到他们狰狞的表情时。

  一张淡黄色的纸,慢慢飞出。一个个古奥不流通于现世的字,从中浮现。

  只一霎,天地静。

  只二刹,规则出,天穹重筑。

  只三蓦,杀伐起,阻击跨世,敌血染长空!

  三个瞬间,就改变了一切。

  所有人都安静了,没有人能想到会是这个结局。敌人来势汹汹,甚至打破了宇宙壁障忤逆了天地意志,却因一张法旨而前功尽弃。所有人都吃惊的看向了月华宫的方向,因为那张法旨是从月华宫中升起!

  法旨渐渐消散,化为飞灰。还是有一些小鱼逃过一劫,降临于世,不过,也不太紧要了。最重要的,天穹重建,月亮回归。天地大劫已然度过。

  渐渐地,随着第一个人的跪拜,无数人得知真相后跪伏向月华宫,月华如水,照在那座亘古长存的宫殿上,越发显得其神秘。

  而有些人沉默,有些人则是不解,刚才,明明有更好的机会发出法旨,还可以避免很多伤亡。

  还有的人大喜,比如冥狱,下令派人去收集尸体,埋于自己的尸土中,由于凡人的尸体腐烂会造成瘟疫,而别的势力对尸体也无心理会,便默许了冥狱的行为。

  宫中大殿内,木也萧尘却好像一下子衰老了几岁,眉宇间不复刚才的超然。

  他眼尖,好像看见了一滴血坠落下界,不过现在他也懒得管了,无心理会。

  那些人的设计,他见多了,便懒得搭理。他现在,只想一个人静一静。

  “这段日子,就由你来打理月华宫吧。”木也萧尘轻轻吸口气,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慢慢踱步出这座大殿,“我累了……”

  影子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看向窗外,轻轻点了点头。

  木也萧尘渐渐走远,走回自己的寝宫内,他微微皱眉,知道那人已经来过,还知道那人已经走了。

  书桌上,多了一颗菩提子,还有一块普通的牌匾,上面只写了两个字,但那两个字却似乎写尽了一世的眷恋,“姐姐。”

  木也萧尘看了很久,叹口气,那个普通的牌匾化为飞灰,流而四散。

  他坐回床上,打开了发髻,一头黑发直落腰间。他沉思了好久好久,突然抬头,对影子传音道,“天将出,吾将入世。”

  影子只回了一个字,“好。”

  月华如水,凝练如洗。

  杨家的那个最深老院的菩提树下,那个握着枪的男子抖了抖身上的灰尘,缓缓起身,他睁眸,似有无数星辰在其中闪烁,“通知全族,在接下来的三十万年里,避世不出。”

  他顿了顿,又道,“天将出,吾将入世。”

  菩提树微微摇晃闪亮,映射出华彩,光芒却比不过那个树下的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