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灭妖武器行 > 正文
第一百零五章 神使与骨魔
作者:小小章鱼哥  |  字数:3012  |  更新时间:2020-07-01 21:00:01 全文阅读

张建还有木楼,骨魔三人,顺着坑坑洼洼的地面抹了进去,地面上满是闪着绿莹莹的汁水,刚面临过半机械大军洗礼过的三人都明白这种液体其实就是那种怪物的体液,一股刺鼻却带着腥甜味。

远处不断的传来一股股机械碰撞的哀鸣声,还有惨叫还有嘶吼声。

看起来他们三人前方远处的战争有些惨烈。

张建两只强壮的手臂阻止了身后两人的前进,两只闪着冷光的眼睛盯着前方。

“怎么了,主人。”骨魔憨憨的凑到张建面前。

这时一只自从打败雄鹰一型之后就有些闷闷不乐的木楼却眼神一闪,手臂闪烁了起来,随着一声清脆风鸣的刀刃作响,木楼身姿矫健的劈向前去。

这时一个披头散发的旗袍女子从阴影处连滚带爬的逃了出来,洁白的大腿上沾满的油腻的污渍,看着张建三人,就像是惊恐的小鹿一样。

张建看着木楼那带着争强好胜的动作,脸上却扬起莫名的微笑。

“你们,你们是谁。”女子看着被木楼那恐怖利爪削开的钢铁墙壁整齐划一的在她身旁倒着,脸上挂着惊魂未定的表情,拉了拉自己的衣领,好像想捂住什么。

看着提着一把狰狞钢爪的木楼,女子疯狂的大叫着,两只手也不捂着胸口,雪白的胸口不断的上下起伏着。

这让一旁看着的骨魔咽了一口口水。

“哦,没想到你这种从墓地里诞生的生命体还会对女人感兴趣。”站在骨魔身旁的张建,当然看见骨魔那滑稽的表情,满是调侃的说道。

“不,我只是觉得那个女生皮肤的色彩不错,我喜欢这种白颜色。”骨魔润了润自己的嘴唇,看着那个女人眼神里满是邪恶。

果然是怪物的世界观,张建有些好笑的摇了摇头。

木楼盯着那个女人,他总觉得这个女人的身上有种不协调感,但是线索就在他的眼前了,能穿成这样出现在这里的绝对是一条大鱼了。

木楼的爪子散发着幽兰的光芒,抵在女人的脖子上,上面倒映着女人那苍白的脸。

“穿成这样,你该不会是在旅游的吧,女士。”木楼冰冷的眸子注视在女人的脸上,丝毫不为那白花花的肉体所触动。

女人看着木楼的眼神有些失望,但那把狰狞的武器还是给了她巨大的威胁,突然女人低下头去,白花花的长腿朝着木楼的小腿部抽了过去。

木楼压根就没想到这个女人还有反抗的余地,巨大的力量就把他掀倒在地。

“果然你不是什么普通的女人。”木楼蜷起身子,躲过了女人接下来的鞭腿,身上满是狼藉,看了眼远处看戏的两人脸上又羞又恼。

“你也不是什么普通人吧。”女人脸上哪有开始被发现时的惊慌失措,脸上满是寒霜,看着远处的张建两人,眼神里满是忌惮。

本来还想靠着魅惑让着三个人麻痹大意,在进行击杀,但没想到这三个人自己从他们的眼神里丝毫没有看到什么欲望,只好改变策略,先干掉这个最近的一位,没想到自己最为得意的招式居然被破解了,这个情况已经是坏的不能再坏了。

木楼拄着的爪子站了起来,满是污渍的脸上,满是厉色。

“敢暗算老子,就算你是女人,今天也要把你剁碎。”

女人不屑的笑了笑,只有蠢货才会在战场上,把女人当成女人来看。

女人解开了自己的皮带,两挂在大腿根部的银色手枪被拔了出来,上面闪烁着各种的符文,随着女人的触碰,符文像是有生命一样的缠绕在女人的手掌上。

“繁星落。”张建看着那些无比熟悉的符文,有些迷离。

“啥,主人你是不是也饿了。”骨魔看着远处那个白花花的人类,嘴角留下晶莹的口水。

张建晃了晃头,最近不知道怎么回事自己老是莫名其妙的会被一些情感给支配住,这一点不像当初那个孤僻冷清的自己。

木楼眼神一缩,身为摩登人的他当然看的出来,这种符文的运用方式的方式已经算的上是大师级别的了。

这条鱼是不一般的大啊。

但木楼的嘴角却咧了起来,自己已经不是一个小兵了,成为复仇者的他,已经能够去追逐这些人的层次了。

木楼那狰狞的手掌不断的冒起黑色的气体,鲜红的纹路像是玫瑰一样在他的手臂上绽放着,一直蔓延到他的脸颊上才停了下来。

木楼张开了嘴巴,一股灼热的气体从中喷吐了出来,血红的左眼盯着女人,里面满是邪恶。

“与恶魔做交换的器具,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女人看着那个狰狞的手臂,眼神里满是嘲弄之色。

女人手臂的符文无比的精密像是齿轮一样不断的运作着,抬起枪口对着木楼。

木楼的脸上满是嘲弄的色彩,单下一刻,脸色就突变了起来,随之转变的还有张建和骨魔。

女人冷笑一声,轻轻的扣动扳机,一种巨大的禁锢之力降临在众人的身体上。

“时间,空间,还是气压。”张建眼神里满是凝重,但此时的他就算是用全力也赶不上救援木楼。

子弹划过一刹那,都是非人类的三人脑海里闪过无数的念头,但就是那一刹那,在平时能做出无数种反制措施的一刹那,让三人显得那么无力。

木楼更是不甘,巨大的恐惧降临在自己的心头,自己还没有好好表现就要下场了。

巨大的羞耻感还有那种愧疚感,促使着木楼越发的愤怒,这时一股极为黑暗的力量从他的手臂里传了出来,直接将他身上厚重的骨甲给崩碎了,与此同时一道道晶莹的透明丝线被狂怒的木楼给扯了出来,把女人的子弹给掀离了原本的轨道。

“什么。”女人的脸上满是不可思议。

张建看着那种晶莹的丝线,眼神里满是思索,接着靠着触感在周围摸索了起来,果然,一道道细小的线条正缠着自己,但是那是什么时候,难道说自己等人进来的时候就中了陷阱了吗。

张建靠着震字决,把周围的线条一一的崩断开来。

木楼狂吼着朝着发愣的女人仆了过来,他此时的脸上满是火红的条纹,双眼也是炙红的色彩,嘴里满是恐怖的獠牙,全无理智的模样。

张建感应着木楼那飞速流逝的生命力,他知道他在不做点什么的话,他未来的手下怕是会殒命当场,不由得叹了口气,摘下了自己手上的黑镯,身影一闪,一道巨大的金属洪流把暴怒的木楼给包裹起来,接着逐渐变化得规整了起来,形成巨大的阀门和舱室,把木楼给关押了起来,接着阀门上一道道的抽气装置不断的朝着外面排除空气,很快里面那恐怖的拍打声停滞了下来。

“塑形造物,你是张建吧。”女人看着蒙着面纱的张建,眼神里满是惊恐:“你怎么会来这里。”

“想来就来了。”张建笑了笑,接着又是一道巨大的舱门把女人给包裹了起来,里面传来巨大的枪击声,很快里面的人也失去了动静。

张建扬了扬手,满脸苍白的木楼被放了出来,他满眼的血丝拼命的朝着外面喘着粗气。

“该死,你是怎么想到用这种方式解决狂化的,差点就死掉了。”木楼有些虚弱的看向张建。

“这不没死吗。”张建笑了笑。

这时的骨魔两眼星光的跑了过来,对着金属造物左瞧右瞧。

“主人,你居然有凭空造物的能力。”

张建摇了摇头:“也不算是凭空吧,这些金属其实是我身体里的一部分。”

“那么主人你也是和我一样的怪物吗。”骨魔的眼神里满是火热,它自出生以来,就是孤独一人,当他看到别的怪物都是成双成对的,他就喜欢把他们变成骨头,然他们来陪伴自己。

“怎么可能,张建可是神使,那只塑形造物的能力那时像你只会造骨头那样简单。”木楼爬了起来,那种窒息的感觉,还有他身体各种器官的那种膨胀感,让他无比的难受,还好自己狂化的时候身体素质也提升了一大截,要不然这次就真死了,说着还白了张建一眼。

“谁告诉你们我的骨头不能塑形的。”骨魔咧着嘴笑了起来,看着张建却是无比的亲切。

“你该不认为,我俩是亲戚吧。”张建有些好笑的看着骨魔。

“嗯嗯。”骨魔满是认真的点了点。

“你看你能够用金属进行造物,我能够用骨头进行造物,你说咱俩不是亲戚,谁是,从此以后,我就管你叫哥。”骨魔咧开了憨憨的笑容。

“哈哈哈,噗。”木楼笑的差点晕倒。“有理有理。”

张建满脸的严肃,看着骨魔那张无比恐怖的脸,笑了笑:“确实,我忽然想起了一句话,这个世界很大,很神秘,你或许是未知的神使也说不定,这么说的话,我们俩确实有所联系”

“这不可能,他会是神使。”木楼简直笑喷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