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鬼差大人饶命 > 第一卷 神魂三变
第一百零三章 苏程VS唐流云(二)
作者:木质样品  |  字数:3143  |  更新时间:2020-05-26 23:09:12 全文阅读

唐流云:“.........”

  他现在非常想给下面的骚话王老师,扔个暴雨梨花针过去,你特么自己知道就行了,还开堂讲课!

  下方那么热闹苏程不肯能不知道,他现在有点意动,不过想想还是拉不开脸面。

  每个人所在的位置决定了他们的行为做事,就像皇帝一样,他们几乎从来不用阴谋,都是堂堂正正的阳谋,天才也是一样,他们有着自己的高傲,不屑去做那些拾人牙慧的事。

  唐流云也是算准了对方的这点,直接大大方方的将毒气覆盖全身!

  这下就轮到苏程懵逼了,对方只是站在那里不停的射毒针就行了,而他的每一次攻击,不仅没有效果反而损失一柄宝剑,用多了又有拾人牙慧的嫌疑.....

  所以在接下来的半个小时里,苏程一直采取防守状态,要多郁闷就有多郁闷!

  见久攻不下,唐流云也不再保留,从储物戒指中拿出一物提醒道:“此物乃无上暗器‘观音泪’威力巨大,阁下要小心了!”

  观音泪是唐门秘传暗器,一头圆润、一头尖锥,细细小小,观音有泪,泪众生苦,如佳人梨雨。最少有三十二种回力激发,里面含有七种毒性相剋,中此毒器者全身无力,若此生不再使用灵力,则可保长寿。

  光是看那泪状暗器上七彩琉璃的毒素,苏程顿时头皮发麻,暗中叫苦,为何别人遇到的都是真枪实弹的战法武技对轰,自己遇到的偏偏是这种对手,空有一身本事完事使不出来。

  那毒气屏障对刺客有天然的克制效果。

  作为一名刺客,手要快,心要狠!

  快是前提,你慢腾腾的冲上去早就被人发现了,连心狠的机会都没有。

  苏程手快心也狠,切被毒气屏障牢牢挡在外面,憋屈的要命。

  现在居然还被对手提醒,犹如万跟钢针扎他心一样,这大概就是传说中的诛心,一股怒火从内心深处喷涌而出。

  “我苏程绝世天骄,当傲视群雄,踏九天十地,战无上天才,风行剑出鞘!”

  一声厉喝后,从他手上的戒指中突然射出一柄宝剑,其剑身略短,比一般的短剑又稍长些,两侧剑刃闪烁着锋利的寒光,正反面中间各有一条长长的凹槽,槽内布满细小的倒钩。

  这便是他的本命法器,本来在没有领悟刺客之道前,他是不想用这柄剑的,可是如今他却是非用不可!

  观众席上有些导师暗暗摇头,这苏程实力天赋没得说,就是道心不稳,刺客不单单是对他人要狠,还要对自己更狠才是,上古时期有位真神刺客,为刺杀准圣,在其门下当了1000年的扫地童子,方才寻得机会,一击毙命,轰动整个三界。

  不就是一场比试而已,何必破了自己的道心!

  而一些导师却是赞同苏程的做法,没有谁比自己更了解自己,世上大道万千,何必拘泥条条框框,谁说刺客不能正面刚!

  在风行剑出鞘的那一瞬间,苏程笑了!狂笑不止,“去特么的刺客,今日我便以剑入道!”

  说罢内心升起一种不可言语的明悟,无数道韵在其身前欢快的跳跃,渐渐融入体内。

  三位裁判见此大惊,连忙叫停比试,这可是领悟道的关键时刻,任何打扰都将功亏一篑,能在元婴期领悟道,是何等的经验绝才,这种天才在学院导师们眼中是宝贝疙瘩一样的存在,管你是属于哪方实力,将来若有成就,必定会念起学院的恩情,帮衬一二。

  云端之上,柳文卿眉头皱起,警惕的打量四周,就在刚才他隐隐感觉一道叹息之声,可是用神识感知的时候,却毫无发现。

  “阁下现身相见吧!”

  剑修与和尚被他这句弄的莫名其妙。

  “道友不必惊慌。”

  一道声音在柳文卿不远处传出,惊的他魂不附体,战战兢兢,这么近的距离他居然毫无察觉。

  随身而出的是一位相貌普通的中年男子,从气息上的波动来看是天仙境界。

  “在下无意冒犯三位道友,方才隐匿云中还请见谅!也烦请那边的唐家老祖现身相见吧!”中年男子神色淡然的朝一处云端说道。

  “哈哈哈~,苏兄好不理智,居然比我还早些被人发现!”只见云层中一位身穿劲装的白发老者走出。

  而后老者像三位仙人拱手道:“三位道友不必介意,我二人皆是为不成器的子弟来,没有恶意!”

  三位仙人懵逼,这尼玛云端上居然隐藏了两位观众,他们竟然毫无察觉。

  其实论实力他们都在伯仲之间,甚至柳文卿是在场五人中实力最强的,可是这两人皆是擅长隐匿之法,他们又疏于防患,才没发现。

  “额....我们认识?”苏姓中年男子见对方自然熟的样子,古怪的问道。

  “现在不就认识了!”唐家老祖毫不在意的说道。

  苏姓中年男子:“..........”

  在随后的交谈中,两人互诉苦水,大有相见恨晚的感觉。

  中年男子正是苏程的父亲,唐家老祖是唐流云的爷爷。

  他们两都为了自家的孩子伤透脑筋,天赋明明非常出众,可偏偏在修行路上偏离了他们铺好的道路。

  在中年男子的设想中,苏程领悟刺客之道,统领家族,重振威名,可偏偏苏程没有一丝刺客该有的容忍,行事高调,傲慢不以,与人对战时不躲在暗处寻找机会,反而跟人正面刚,还大言不惭的说:谁说刺客不能正面刚?

  气的他呕血几升,差点双腿一蹬。

  唐家老祖也是一样,本来唐家亦正亦邪行事特立独行,说白了就是摆在明面上的刺客,可唐流云那小子偏偏不承认自己的身份,认为使用暗器与毒药也能光明正大。

  时常将唐家老祖气的跳脚!

  后来两人越说越起劲,大有同病相怜的感觉,就差拜把子了!

  “苏老弟,你道场应该不在川渝省内,为什么会将孩子送到这里来上学?”唐家老祖不解,苏姓中年男子若是省内的仙人他必定认识才对。

  苏姓中年男子若有所思的说道:“实不相瞒,当时刚起送程儿上学的念头时,不知为何心中突然冒出川渝学院这四个字!”

  唐家老祖眉头紧皱,“说来奇怪,本来我也没打算让流云出来上学,可是当听到川渝学院后,内心就有一种道不明的感觉,仿佛若是流云不上川渝学院,将失去一场天大的机遇!”

  “嗯,你我皆是刀口舔血之人,这种感觉不会平白无故的产生!”

  说摆两人同时看向旁边磕着瓜子的三位仙人。

  柳文卿三人举目四望,很是无辜的说道:“别问,问了也白问,我们也是懵逼状态!”

  他们心知肚明,毫无疑问这些天才冥冥之中在向虚无道体靠拢,苏程与唐流云天赋虽好,可是比起蛮吽还是差那么一丢丢,吸引而来也是能理解,没见连居凝旋那种绝世天赋都来了吗!

  再加上戏言这尊大佛,可谓妖孽云集!

  不对!

  他们几个应该是一起的,既然戏言成功了,那么其他几人也不会失败。

  想到这里柳文卿惊恐的看向儒系那边,几个正在打闹的学员!

  -------------------------------------

  一个小时后苏程缓缓睁开眼睛,眼中时不时的迸发出剑光,看的一众学员胆战心惊。

  “可以继续开始了!”

  唐流云见状毫不思索,手中“观音泪”急射而出,在空中稳住,而后不停旋转,漫天顷撒无数“泪珠”下来。

  苏程见此毫不在意,道指立于胸前,口中默念几道法决,只见在其前后,剑影出现,并成一排,很是轻易的就挡住了对方的手段。

  眼见没效果,唐流云手掐法决,一道精纯的灵力打在“观音泪”上,而后其直冲冲的飞下来,与剑影撞在一起。

  “轰!”

  光芒大作覆盖他们所在的区域,李奇怪忍不住戴上墨镜观看战斗。

  随后耀光退去,两人凌空而立,相互忌惮。

  苏程虽然领悟剑道,可是还没完全适应,就像一个人拥有千万家财,不知道怎样使用。

  唐流云心痛的召回快要报废的“观音泪”,一时不该怎么办,他是还有更厉害的暗器,但恐再次损坏!

  “我们一招定胜负如何?”

  “好!”

  两人皆不想久战,所以一拍即合。

  唐流云拿出一乌檀木匣,手中法决快速的掐动,解开其上的封印,同时嘴里念念有词:“独一无二,三环四扣,五申六索,七巧八如意,九天十地......”

  苏程风行剑位于身前,灵力不断融入剑中,霎时剑身竟其了无数微笑的旋风,凹内的倒钩也显得格外锋利。

  “哎~,看来流云怕是要输了!”唐家老祖观两人的气势便分高下,其实这也是唐门的缺点,暗器之法虽然厉害,可是境界跟不上。

  苏姓中年男子想笑又不敢笑,只好似笑非笑的安慰:“胜败乃兵家常事,唐老哥不必太在意!”

  唐家老祖:“........”

  那是兵家!

  我们是刺客好吗!

  败一次对道心及其不好,容易对自身的实力产生动摇,出手优柔寡断。

  只见场上双方已然准备完毕,而后眼中精光一闪,同时放出大招!

  “罗喉神针!”

  “瞬杀!”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