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鬼差大人饶命 > 第一卷 神魂三变
第一百零二章 苏程VS唐流云(一)
作者:木质样品  |  字数:3373  |  更新时间:2020-05-26 20:06:49 全文阅读

众所周知指力分为两种,一种是借大势,夹带着凌厉的气势,勇往直前,不拖泥带水,不伤敌不罢休,这种凭的就是实力与内心必胜的信念。

  另一种便是穿透效果,汇集灵力融于指间,以点破面,杀伤力惊人,且具有破招的效果,往往是以弱搏强,凡是中招者有死无生。

  余冠华的指法便是后种,在实力上他占不到任何便宜,骚话王乃转修修士,其灵力是何等精纯,别说是元婴后期,就算大乘初期,也不一定有他的灵力精纯,所以余冠华才会打算以此指法博得胜算。

  可是转修之人岂是那么容易对付的?

  骚话王的“疯狂屠戮”中带着无上的杀伐之道,此道专供厮杀,道威惊人,任何技巧在这道上犹如土鸡瓦犬,只见他挥出的剑气中无数妖兽狰狞的元神喷涌而出,霎时漫天戮魂放浪形骸,威势滔天,争相斗雄,无比快速向余冠华奔去。

  指法发出的波动轻易就被戮魂撕咬干净,如皓月之光与萤烛之火,不可同言而语,无数戮魂任不停,直朝余冠华而去,仿佛誓要将其撕咬成渣。

  余冠华见此心生胆寒,可是被无形的杀伐之道镇压,就算使用身法也逃不远,他最厉害的招式在这招面前毫无还手之力,只能牙呲语音的看着那些戮魂一步步的逼近。

  这也不能怪骚话王下狠手,余冠华刚才使用那种时气势太强,又因他本身领悟的是杀伐之道,心中战意被勾起,所以才会无意识的用了这招。

  观众席上有胆小的捂住眼睛,不忍看接下来血淋漓的一幕。

  “吼!”

  能看到的只有无数戮魂撕咬的场景,空中逐渐飘落一些碎衣角。

  待到这招过后,一个浑身是血的老者站在余冠华前面,鲜血滴落染红下方一大片土地。

  “杀伐之道果真可怕,连我差点也招架不住!”老者强撑这身子,艰难的开口道。

  回过神的余冠华,连忙冲到长老面前搀扶着,“大长老您没事吧?”

  原来刚才骚话王那一击被青城派的长老接下来,由于事处突然,长老没有时间使用招式,只好用肉身硬抗。

  “放心只是看着吓人,些许皮外伤而已!咳咳....”长老本想装装样子活动活动,谁知刚说完,体内气血翻涌,剧烈的咳嗽起来,内心苦笑不已,人比人气死人,哪怕是元婴期也能伤的了他,气运加身的人永远是他们仰望的存在!

  而后余冠华慌忙搀扶长老会去休息!

  “胜利者3号,儒系林非凡!”

  -------------------------------------

  13进7,第三场比试,苏程对战唐流云。

  这一场的比试看似毫无悬念,但观众却是颇为期待。

  唐门在修真界可是典型的刺猬,及其不好惹,擅用暗器毒药,常常以弱胜强,而唐流云又是唐门嫡系子弟,不知道会带来怎么惊艳的操作!

  那些淘汰的学员早已备好饮料爆米花,期待接来下的视觉盛宴,而没淘汰的学员却是全神贯注,希望唐流云能逼出蛮吽一些绝招。

  擂台被上场比试夷为平地后,罗天行不得不再次求救剑修铺建剑台,同时连忙预定施工单位,要求设计出一个纯铁打造的擂台,这群牲口火力太猛,普通的擂台根本扛不住!

  “道系苏程!”

  “道系唐流云!”

  唐门在修真界中一直被抹黑成阴邪歹毒的门派,所以大家以为唐流云会是那种阴狠毒辣的样子,可是当他上台后,众人大跌眼镜,只见他细皮嫩肉,嘴边挂着阳光的笑容,仿佛邻家哥哥一般。

  “这是唐流云.......?”

  “说好的五大三粗,口歪眼斜,满脸凶光呢?”

  “多读点书,别整天看些八卦新闻,那是别人在故意抹黑唐门的形象!”

  “唐哥哥好帅!好想跟他生猴子!”

  “姑娘请自重,人类怎么可能生出猴子!”

  .....

  唐流云境界也就结丹后期而已,看上去普普通通,人畜无害的模样,可是苏程不敢大意。

  唐门为何那么神秘?

  概因凡是拨开那层神秘面纱者,早已生死道消!

  “这场比试有点意思,双方都是偏向刺客一道,不知会有怎样的碰撞?”文渊博幸灾乐祸的说道,反正打来打去都是道系的内耗,儒系这边三“人”晋级了两,剩下的小雪也是十拿九稳。

  这时站在剑台上的唐流云突然转头,对着导师观众席方说道:“您这话我就不认同了,我唐门虽用暗器与毒药,但都是堂堂正正的正面硬刚,从不用刺客那一套!”

  席上三位主任大惊,这么远的距离对方居然能听到文渊博说话的内容!况且比试场中人声嘈杂,就算他们也做不到这么远距离的感知!

  李奇怪满眼震惊,如果说是神识的话一定逃不过他的感知,可是对外完全没有任何神识的波动,心念一动神识出,他现在色神识比其之前不知高了多少倍,轻而易举的就覆盖整个比试场。

  然后捂上嘴巴,小声嘀咕道:“唐流云是傻逼!”

  一道杀人的目光投过来,唐流云双指夹着一根银针,这时的他哪有什么邻家哥哥的模样,俨然变成一个视生命如草芥的冷血修士,手臂一挥,银针急射而出。

  还好李奇怪早有准备,把龟壳穿上了。

  “叮!”

  银针与龟壳碰撞,发出细小的声音,银针落地,龟壳上被针叮过的地方出现一个紫色的小点,吓的李奇怪连忙倒上一瓶84消毒液反复清洗几遍,才将那毒素从龟壳上洗掉。

  “我开个玩笑而已,不要激动哈!”擦干净后快速认怂赔个不是。

  从刚才的感知中,对方只有灵力的波动,并无神魂力,看来是一门独特的探查方法,应该和顺风耳类似。

  这一举动遭到荀青几人疯狂鄙视,他们实在搞不清楚,李奇怪的行为总是那么奇奇怪怪疯狂作死。

  其实他这样做是先了解情况,对“人”而言什么最恐怖?当然是未知,如果你事先知道恐怖片在哪个环节出现惊悚画面。你就不会那么害怕。

  纵观他一直以来的作风,看似作死,实则稳的一逼。

  唐流云深深的看了一眼李奇怪,便不再理会。

  接二连三的天才冒出,苏程没了开战前飙狠话的心思,细长宝剑早已紧捏手中。

  双方对视良久谁也不敢轻易动手,先发制人和后发先至是两种不同的情况。

  对刺客而言在别人没发现你时,先发制人是解决敌人的最好方法。

  但是别人发现你时,后发先至是最稳妥的方法。

  所以苏程很有的耐心等待对方先出手!

  唐流云轻叹一声,右手紧握成拳,指与指间各有一枚银针,上面闪烁的紫色光芒,然后拳指苏程方向,手指摊开,那三枚银针便爆射而出,由于材质与光线的原因,在空中根本看不清其运动轨迹。

  苏程嘴角上扬,既然猎物开始动了,猎手岂能放过机会,只见他身影仿佛凭空消失,再次出现的时候已是贴紧唐流云左手侧,一剑刺出就要来个透心凉,这是他用刺客敏锐直觉找到的最佳攻击点。

  然而正应了那句话,你以为别人在第一层,其实别人在第五层。

  眼见细长的宝剑将要刺入对方身体,唐流云露出得逞的笑容。

  一团紫色的毒气宛若千年寒铁一般,挡住了苏程致命的一击。

  随后毒气蔓延而去,腐蚀整个剑身,如风卷残云,等苏程发现后,毒气都快到剑柄处,吓得他连忙扔掉手中的宝剑,迅速向远处掠去。

  “你预判了我的预判?”手无寸铁的苏程面色铁青的问道,以他刚才的速度,对方根本没有反应的时间。

  唐流云无奈的耸耸肩,“直觉告诉我那里可能会被刺!”

  “有点意思!对刺客而言一击不中本该立马撤退,不过你激起了我争强好斗的心”苏程突然爽朗一笑,又出储物戒指中拿出一柄细长的宝剑。

  “看来你不是个合格的刺客!”

  苏程闻言半晌后才落寞的说道:“也许吧!”

  剑台上两人自顾自的聊着,可是下面的吃瓜群众却是炸开了锅。

  “刚才那是怎么回事?”

  “苏程的剑被毒气挡住了?”

  “假的吧?”

  .....

  李奇怪也颇为不解,看向骚话王,他们这群人中就这逼见识还算渊博。

  “此乃毒气附体,以毒性腐蚀灵力,再以灵力止住剑势!”骚话王不负众望的解释。

  简单来说就是,苏程刺出的剑在接触到毒气的一瞬间便被腐蚀掉了灵力,这时的剑只有肉身的力量而已,唐流云用灵力轻而易举就将剑定住。

  也难怪唐门遭人嫉恨抹黑,要是这种毒气覆盖全身,还打个锤子!无论近身还是远处攻击,只要灵力接触到他的毒气便会被腐蚀,任何强大的招式在他面前都不过是云烟尔。

  “难道没有破解的办法?”李奇怪认为这世上没有绝对防御,任何招式都有破解之法。

  骚话王闻言思索片刻拿出一个方块小黑板,放于座位上,手中叼着只粉笔,在黑板上面写写画画,为众人讲解道:“首先给大家普及下基本的常识,在给定的温度和压强下,湿空气与水面或冰面之间保持动态平衡的状态,此时湿空气的水汽压称为饱和水汽压,湿空气称为饱和空气。”

  “简单来说就是饱和,当毒气与灵力成饱和状态后,毒气再也没有腐蚀灵力的能力,这所谓的绝对防御也便破了!至于计算公式,不同的浓度计算不同,同学们自己多试试就行!”

  李奇怪惊讶的发现骚话王居然没说古文!之前每说一句都舞文弄墨的,现在竟然变的正常起来,让他有那么一点点不太适应。

  “哦~原来如此!”

  等骚话王讲解完后,旁边一群人恍然大悟。

  李奇怪一回头,好嘛凡是没淘汰的学员都跑过来津津有味的听骚话王讲课。

  就连一些导师也过来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