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鬼差大人饶命 > 第一卷 神魂三变
第四十七章 斩杀邪修任务(二)
作者:木质样品  |  字数:3265  |  更新时间:2020-04-25 21:33:59 全文阅读

生活中处处有惊喜,修真也一样。

  当你以为是十拿九稳的时候,总会出现些意想不到的事情。

  李奇怪等人以为这次任务不过是过家家而已,有说有笑的,反正自己这放这么多人,还怕一个结丹期修士?

  扫雷工作基本已经完成,剩下的只要主要点就行,有经验老道的荀青在前面打头阵,他们也就无忧无虑在后面,讨论今晚食堂会是什么菜系。

  李奇怪有了之前的教训,决定也学骚话王,以灵力控制食堂阿姨那颤巍巍手。

  前方大约行了一百来米便是之前炼气期学员看到的地方。

  众人到时,发现在此处有位约莫六十来岁的老人静静站着。

  老人的衣着与电视剧上世纪八十年村干部的相同,头戴浅绿帽子。

  看到李奇怪他们后,立刻眉开眼笑便要上来迎。

  “我是溪桑村的村长,欢迎各位光临我村!”

  老人很是热情,边走边说,只是他的动作有些怪异,笑容僵硬不堪,上前的速度也是如老机器般,动一下卡一下的那种。

  想来上了岁数的人都这样吧!

  但是就这么一个老人,却让荀青如临大敌,对方这种步伐能上这样的山实在是说不过去。

  全村人都消失不见,却唯独老人幸存,这本身就是件可疑的事。

  “站住!别过来!”

  荀青大声喝道,在事情没搞清楚前,必须得小心谨慎些才是。

  老人仿佛没听到荀青的话,依旧挂着僵硬的笑容,慢慢向众人走来。

  “我说老大,该不会是刚才的事把你吓破胆了吧,这么个老人家能干什么!”戏言满不在乎,就这样的他一个能打十个,作势就要上前是搀扶,关爱老人是我华夏的优良传统。

  “别上去!”

  李奇怪拉住戏言,表情严肃,他做鬼差这么多年见过不少事,眼前的老人,浑身死气环绕,眼中已毫无神采,明显是那种重病缠绕的将死之人。

  这么一个要死的人,却爬上山来,见到他们的第一件事不是应该大喊“救命”,或者告诉他们村民失踪的原因。

  随后众人也发现了不对的地方,短短十米的路程老人家这么久就了这么久,脸上还是挂着那僵硬的笑容。

  如此诡异的看着众人,盯的他们头皮发麻。

  一步两步似魔鬼的步伐,像是捕获他的猎物。

  “速退!”

  荀青虽然不明白究竟是怎么一回事,老人家每走一步,他便感觉危险一分,这是他多年散修的经历,凡是有了这种感觉他和他师傅都会二话不说,疯狂逃命。

  哪怕是宝物近在咫尺,也不会留恋。

  于是他们听从荀青的话,向后撤了十米停下来静静观看。

  老人还是之前那般缓慢上面行走,嘴里一直重复着刚才说的话。

  “老夫溪桑村的村长,欢迎各位光临我村!”

  老人家又要临近的时候,他们又向后撤了十米。

  如此往复,都快退到半山腰,前面的老者如同发条一样,严格执行着各项程序。

  “老大,这样退下去也不是办法,眼看就要到饭点了!”

  “静观其变!”

  刚说完对面的老人家身体突然抖动起来,肚子开始膨胀。

  “不好!快跑!”

  嘭!

  老人家爆炸开来,威力比之前的地雷还大上许多,强烈的冲击使附近的树木齐齐折断,空气中弥漫着令人作呕的血气。

  老人家的尸骨炸的到处都是,其中一块模糊的血肉刚好落到戏言头上。

  吓的他跳起来狂将头上的血肉拍飞,现在也顾不上饭点了,他只想回宿舍好好洗个热水澡。

  “吓死我了,这是什么情况?我.....”

  戏言话还没说完,一道凌厉的剑光,从他头上飞过,削起一大片头发,留下地中海式的秃顶。

  惊魂未定的戏言又被这道剑光吓的面容失色,大喝道:“敌袭!快护驾!”

  李奇怪神色古怪的看着在人群中乱窜的戏言,那样子要多滑稽有多滑稽。

  “林兄这是何意?”

  荀青看向最后面的骚王话,原来刚才那道剑光则是由骚话王发出的,速度之快完全不像是结丹期修士所能比拟。

  骚话王对荀青的询问置若罔闻,右手急射,一张符纸飞出快速打向刚才削下来的头发,将头发烧的干干净净。

  “方才从血肉中爬出一只细小的蜘蛛,企图钻入他体内”

  “此乃降头师秘技,通过这些微小的虫类进入对方体内,从而将对面控制,完全按照自己的意思行事。”

  骚话王做完一切才开口向众人解释并讲解降头师。

  降头师是个很偏门的修行方法,有正邪之分。

  常用的巫术:降头、蛊毒、傩术。

  这里面既有既有救人的方法,更有害人的本事。

  所谓“降头”,就是使用某种毒素或者昆虫等为道具,在神不知鬼不觉中作用于对方,使对方按照自己的意志行事。

  道具包括所谓“五毒”(蛇、蜈蚣、蝎子、蜘蛛、蟾蜍或壁虎)、针、铅、特殊 的“神油”等。

  而施法的方法则有“活降”(将活的降头物用于作法)、“死降”(将降头物做成粉末或者液体)、“直降”(直接将降头物作用到对方身上)、“远程施法”(借其他道具远程实施降头)等。

  而“蛊毒”,其实和降头术一脉相承,都是借助各种毒物施法对付想对付的人,但降头术的目的。

  “蛊毒“”则直接针对对方的生命,因此被称作巫术中最神秘也最毒辣的一种,有时也被视作降头术的高级阶段,据说最神秘的降头师可以施行所谓“飞头降”,让自己的头颅离开身体,去吸食他人鲜血,据说经过7个阶段、每阶段49天的如法炮制,降头师就可以得到最高深的功力。

  “傩术”和上面的不一样,指巫术通过种种复杂的技巧,让自己进入“神人交流”或“神灵附体”的特殊状态,此时他会变得耳聪目明,能知晓过去、未来、现在的一切(他们自己吹的!),能看见别人看不见的东西。

  巫师进入这种状态后,就可以医治疑难杂症,或寻找别人找不到的线索、事物。施行傩术时,巫师要念咒、举行特殊的仪式,还要借助各种奇怪的道具,有时是一些被认为特殊的动物(如黑公鸡、山羊),有的巫师会磕头请神,据说磕头越多越灵。

  然,人的精力有限,所以一般降头师都会选择一个方向进行修行。

  从刚才的情形看来,对方一定是修行了降头术。

  “林兄,刚才有没有削干净,要不要再 来一下。”

  焕然大悟的戏言,连忙求着骚话王再给他头上来一剑。

  李奇怪对降头师也有一定的了解,上世纪七十年代那时才开始改革开放,降头师活动比较频繁。

  因为修炼地点、作法对象往往异常秘密,这项法门既不会随便公开传授,也不是随便任何人能学习接受,又经常到阴森之地(凶屋、坟场、烧尸炉)收集及制作阴性的物质(人骨、尸油、干人胎、坟土等)为作法材料,修炼法术过程极为恐怖及隐蔽。

  由于分害人与救人这两面,有些将降头术与蛊毒术修练者都会学习一点傩术的皮毛,所有很难区分是好是坏,政府也是睁只眼闭只眼。

  他以前在坟地里收魂的时候,也远远见过一次,那时对方正在偷尸体,且长相怪异,身上隐隐有“因果业火”的征兆,吓的他是把腿就跑。

  若说功德是上天对善人发的福利,那么因果业火就是对罪人的惩罚,这种人一般因果缠身很难善终,特别是渡天劫时,雷劫中伴随着“红莲业火”,这可不是闹这玩的,分分钟能将渡劫之人烧个精光。

  要是与这样的人有点瓜葛的话,也会被因果缠上。

  为何那些神仙都爱在荒无人烟的地方开凿洞府,就是不想牵扯太多因果。

  当然像李奇怪这种算是天道的半个公务员,只要是牵扯太深,是不会有大碍。

  那么接下来就麻烦了,对方如果直接放出些微小的五毒,悄无声息的钻入身内,那其他几个就完蛋了,灵魂体的李奇怪是不怎么慌。

  “林兄可有什么应对之法?”

  显然这个副本骚话王成核心人物,李奇怪最多打打酱油而已。

  “此乃驱邪符,些许毒虫无法近身。”

  骚话王从戒指中那从数张符纸递给众人,眼中杀气腾腾,邪恶降头师是茅山派列为敌对的存在。

  得到符纸的戏言又开始跳蚤了,顶着地中海发型,嚷嚷的要打头阵,企图挽回形象:“刚才失误让大家贱笑了,不是我吹,我认真起来连我自己都害怕!”

  李奇怪赏了他一个白眼,如今的形势看来,得由他打头阵骚话王垫后。

  沙沙沙......

  树林里一番动静后,又出现几名村民,各个如之前老人家一般,脸上挂着僵硬的笑容,一步步朝他们走来。

  “快使用阵法困住他们!”

  戏言惊慌失措的叫道。

  “不可!”

  “不可!”

  “刚才老人的体内除了五毒外,还有爆炸法阵,一但对面的村民停止动作说不定幕后降头师就会立马引爆!”

  这些村民都还活着,如果将他们困起来,与害人性命有啥区别。

  没办法他们只好如之前一样后退,可是刚一后退就听到“嘭”的一声,一名村民炸的稀巴烂。

  众人沉默了,就连小雪也没心情添棒棒糖。

  李奇怪在网络上看过一个段子,说火车轨一条轨道上绑着三个人,另一条上绑着一个人,问你是火车司机,你会选择开向那条轨道?

  李奇怪当时想都没想,就打出撞死一个人的留言。

  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但当你身临其境的时候,你就会发现这个选择有多难!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