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山河故人远 > 正文
过往
作者:公子小如花  |  字数:2030  |  更新时间:2020-03-31 23:53:02 全文阅读

陈意看着太子几人感叹道:“果然是天意弄人啊。”

  谢宁远不置可否,究竟是天意还是人为没人比他更清楚。不过,自己也只能帮娜朵到这里了,至于后事如何,就要看这位狄戎王女的了。

  娜朵冷冷的看着面前面带哀戚的太子:“你就不怕我杀了你?”

  楚恒叹了一口气:“娜朵,对不起,是我欠你的。”

  “别说了!”娜朵打断他,“你以为你这样我就会心软吗?”

  楚安看着这两个人,一个是道不尽的悔恨,另一个则是盖不住的杀意。

  她把哥哥叫到一旁问他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楚恒望着那一袭红衣陷入了回忆……

  楚恒第一次见娜朵是在两军对垒的时候,也是一袭红衣美得心惊动魄。两人无数次交手,竟逐渐生了惺惺相惜之意,也生了棋逢对手的喜欢。

  后来楚恒为了平狄戎设计活捉了娜朵,已她为饵,胁迫狄戎的将士。

  再后来……再后来就是连回忆都要刻意回避的惨痛,他不知道她怎么从战场上死里逃生,他也不敢想。那一段时间,他一闭眼就是惨死的狄戎人,还有娜朵绝望的脸庞,他们鲜血甚至染红了整条弱水河……

  楚安不可思议的看着自己的哥哥:“你……”她知道哥哥在狄戎这一仗打的并不顺利,可没想到,居然还有这样一段孽缘,更没想到,两人居然在这样的境况下相遇。

  楚恒轻轻的笑了:“这可能是上天对我的惩罚吧,安儿,这是对我的惩罚。”言罢他俯身抱起娜朵,头也不回的消失在夜色里。

  楚安觉得哥哥好像哪里不一样了,但她说不上来。

  “你在想什么?”身后响起谢宁远的声音。

  楚安闻言回头:“太子和那个胡女,你知道的对不对?”

  楚安起先还觉得奇怪,世人皆知父皇与母后伉俪情深,偌大的后宫多年来只有母后一人,即便后来母后薨逝,父皇也从未在这宫里添上一人,这谢宁远抽的什么风要给父皇送美人,如今看到哥哥这模样,她倒是明白了,谢宁远的离间计还真是耍得顺溜。娜朵的出现勾起哥哥心中的前缘,让哥哥不惜与父皇相争也要保下她,只是帝王尊严哪里经得起挑战,疑心一旦埋下,便除不去了。

  谢宁远并没有否认:“我当然知道。”

  他顿了顿又说:“我甚至还知道更多。”

  楚安又打了个寒噤,只是这次是因为谢宁远。

  谢宁远把这些都看在眼里,他觉得有些好笑:“你怕我?”

  楚安没有回答。

  谢宁远低头看着楚安,她在努力克制自己的恐惧,这样强装镇定的样子分外让人怜惜。谢宁远突然就想把她揽到自己的怀里,他也的确这么做了。

  楚安只觉得自己被一股力量拉到了谢宁远的身前,她抬头恰巧撞上了谢宁远的视线,紧接着谢宁远的双臂便紧紧的箍住自己,让自己动弹不得。她愣了愣,就想挣开。

  谢宁远感到怀里小人的挣扎,于是手上就加重了力道:“阿楚,乖,别动。”

  楚安听到这话,身子僵了一下,便不再动了,任由他抱着。

  谢宁远对她说:“无论如何,我都不会伤你,阿楚你可信我?”

  “你到底想要什么?”楚安避开了那个问题,反问他。

  谢宁远放开楚安,盯着她的脸看了好久,然后俯身对她说:“阿楚,你信我吗?”

  谢宁远说话时呼出的热气悉数飘到了楚安的耳边,这怪痒的,楚安如是想着。她觉得自己的脸上似有一团火在烧着,所幸眼下天黑了,旁人看不着。

  “阿楚?”

  楚安回神,看见谢宁远正看着自己,她有点心虚:“怎么了?”

  谢宁远哪里知道这些女儿心思,只当她是被自己刚刚的举动吓到了,于是他的声音更柔和了:“我方才问:你可信我?”

  楚安被他搞得心慌意乱,胡乱点了点头就赶紧跑回自己的宫里。

  服侍的宫人被公主这样吓坏了,以为是受了凉,吵着便要去请太医。

  楚安只推说自己累了,就让他们都下去了。

  楚安一个人躺在床上,辗转难眠。谢宁远他……究竟想干什么,他究竟想要什么?今晚这样一闹,父皇必然对哥哥有所猜忌,并非是父皇不能容人,只是帝王权威不容挑衅……

  楚安越想越睡不着,她想到自己与谢宁远的书房初见,又想到他那时对她出言不逊,不知怎么的突然就想到了沈太傅和沈然。

  沈太傅与沈然刚刚离京,谢宁远就来了,就这么巧合吗,还是……

  楚安想着想着便睡着了。

  因着昨夜思虑过多,今日晨起楚安只觉得脑袋昏昏沉沉的,提不起精神。

  晚晚看着主子无精打采的样子便自作主张的去谢宁远那里告假。

  谢宁远昨夜也没睡好,一听晚晚来告假高兴的不得了,当下便允了,回去睡回笼觉了。

  楚安昨晚只是思虑过多没睡好,谢宁远则是一晚上实打实的没睡觉。他从宫里刚一回来,就命疾风好好筛筛府里的下人,这一筛可不得了,立马揪出了好几个眼线。谢宁远亲自料理了他们,又做了一番善后,等到折腾完,天也亮了。

  对于谢宁远一反常态的好说话,楚安十分惊讶,不过她也懒得想。眼下她有更重要的事要办。

  她在给沈太傅修书。

  楚安一直觉得沈太傅突然的告老还乡,里面一定大有文章。经过昨夜的思索,她大致有了思路,所以得向沈太傅求证一下。

  若真如她昨日所想,那谢宁远的到来一定不只是做质子这么简单。还有……她一向听旁人说,谢宁远自生来便身子不大好,因此上,一直未曾习武,但谢宁远昨日箍着自己的力道却一点也不弱,并不像民间盛传的娇弱世子。

  他……到底还有多少瞒着自己。

  他……来这里究竟是为了什么。

  楚安攥着笔的手逐渐收紧,她害怕,害怕这个人会对父皇不利,会对哥哥不利,她更怕他对她的一切都是处心积虑的利用。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