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午夜失乐园 > 正文
第八章 新娘的身份
作者:雾香暮霭  |  字数:2761  |  更新时间:2020-03-31 22:45:15 全文阅读

疯瑟掀开屠戮人的兜帽,暗红色肌理纹路异常渗人,难以想象当初被剥皮的痛苦。

“这太残忍了。”笙箫逼着眼睛不敢看他。

冬末却蹲在屠戮人身边,仔细端详,那表情,专心的就像是对待考试一般。

疯瑟不禁惊讶于冬末的的重口味。

冬末拿起了屠戮人的右手,这手苍老异常,皱褶如同老树皮,干裂粗糙,但那上面的疤痕却让冬末眼熟。

她曾在昨夜见到过这个疤痕,她亲手抢了老板娘的扫把,扯拽过程中,她看见过这个疤痕。

“这是老板娘啊。”

“这变态是老板娘?”疯瑟一脸的不可置信。

冬末点头“这道疤我昨晚见过,是她。”

疯瑟忍不住倒吸冷气“这红钉子新娘太残忍了,竟然活生生的剥皮,那得多疼啊。”

冬末心中却有些疑惑“为什么当天凤小红杀死了婚宴上的所有人,但却没杀老板娘,只剥了她的脸皮呢?”

“那凤小红是不是跟老板娘有仇啊,所以要她生不如死的活着。”疯瑟这般猜测。

冬末没有否认这个猜想,但也没有予以肯定。

冰凉的触感突然出现在冬末手上,冬末疑惑抬头看着笙箫“怎么了?”

笙箫死死地盯着地上的屠戮人“你说她是老板娘?”

冬冬末点点头。

“那她是谁啊?”笙箫抬手,指着吕家寨子敞开门的大厅内。

三人顺着望去,见那大厅中,不知何时点亮了一盏烛火,烛火映衬着一袭大红衣裙,鲜艳如血,身材窈窕,烛火亮着那惨败的脸,青黑的眼圈,但那张脸,可不就是老板娘嘛!

笙箫吓得浑身直哆嗦,感觉浑身的血都在逆流,紧紧拽着冬末的胳膊不肯撒手。

“我我我我…我的妈呀!”疯瑟吓得语调都变了。

冬末却盯着那红衣女“红钉子新娘。”

新娘突然笑了,牙龈乌黑,牙齿稀疏发黄,对比惨白的脸,极不和谐。

“你…要做我的收藏品吗?”

新娘的声音轻飘飘的,但却雌雄莫辩,让人听着浑身不舒坦。

这话,也不知是对谁说的,但笙箫确实是吓惨了,把脸埋在冬末肩头,不敢出声。

冬末咧了咧嘴,也笑了“有本事你从里面出来啊。”

这挑衅的语气,让新娘的脸色阴了阴,冬末却不怕她“看来你对老板娘的脸皮情有独钟啊,这么久了,都不换脸皮的。”

冬末注意到了,新娘的脸皮边缘有轻微卷起,脸皮还有些干裂,似乎还有什么东西在底下蠕动,一鼓一鼓的。

新娘摸了摸自己的脸,眼神阴沉“你不要以为我出不去,就奈何不了你。”

冬末耸耸肩“那你出来再说,我站在这里等着你。”

新娘眼睛忽然变得通红,电光火石之间,一道红光从大厅里面射了出来,冬末一把按着笙箫的头,两个人一起蹲在地上,那红钉子钉入身后的墙体中。

“可以,我有11枚钉子了。”冬末跑过去把钉子拔了出来,收进了口袋中。

新娘听到这话,那悬浮在手中的红钉子立刻收了起来,脸色阴沉的能滴出水来“我一定会把你的脸皮剥下来的。”

故渊看着新娘,眼神深沉,黑瞳如古井无波“他是男的。”

此话一出,众人都惊了,尤其是疯瑟,睁着大眼睛盯着新娘的胸部,看那表情,似是要亲手确定一下才肯罢休。

新娘顿时大怒,眼睛充血到通红“胡说八道!”

冬末顿时恍然大悟“你不是凤小红。”

忽然狂风四起,吹迷了众人的眼睛,等一切清晰时,新娘已经消失不见了。

“这就跑了?”疯瑟干瞪眼,他还没确认新娘到底是不是女的呢?

想了想,疯瑟一脸戏谑地看着故渊“老师交代,你是怎么看出来他是男的?”

故渊把他的脸挪开,淡淡道“他有喉结,虽然他年纪大了看着不太明显。”

冬末心想,自己都没注意到,故渊观察的还真细致。

“那现在那老东西跑了怎么办?”疯瑟问道。

冬末说“他不能离开吕家宅子,跑不了的。”

“那吕家宅子这么大,谁知道他躲在哪里了?”

冬末笑了笑“婚房啊。”

故渊看了眼冬末,那表情,显然是冬末和他想到一块去了。

疯瑟愣了“为什么是婚房啊?”

“你没看他身上穿着婚服啊,如果没猜错的话,他在婚房内杀害了凤小红,然后穿上了嫁衣,幻想自己是新娘子。”

疯瑟忍不住皱眉“这不是女装大佬,这是女装变态啊。”

“是的呀,这个吕秀,确实是个变态。”

“吕秀?他不是死了吗?”笙箫开口,虽然声音有些抖,但是明显比之前好多了。

冬末说“死的那个是他儿子吕成旺。”

“那万一吕成旺是新娘呢?”

“刚刚故渊也说了,他年纪大了,喉结看的不明显,加上他的牙龈牙齿漆黑发黄,还数量少,一看就是老烟民了,没个几十年的抽烟历史不会有这样的牙齿的,吕成旺年纪不够,除了吕秀,不会有别人了。”

笙箫明白了“我发现我和你不是一个段位的,你能从细节上看出来好多东西啊。”

冬末笑了笑“没什么,多注意就好了。”

“那这个吕秀是个什么品种?婚宴上屠杀全家,还杀害自己的儿子儿媳妇?这是疯了吧。”疯瑟摇摇头,虎毒尚且不食子,这个吕秀怎么就这么狠心?

冬末想了想“我觉得这个吕秀应该是精神有问题,再加上是异装癖发展到病态,在婚宴上可能是受了刺激,才大开杀戒的。”

“可怜了这村子里的人了,死了还要被钉子穿颅。”

冬末笑了笑了“我觉得这个钉子啊,也许是关键。”

笙箫看着地上的屠戮人,眼中隐约有些同情“那他为什么不杀了老板娘?”

“这我不清楚,可能吕秀对于老板娘有一些特殊感情吧。”

冬末第一个走进了吕家大厅,满地干涸的血迹,可想而知,婚宴那天的大屠杀是多么的残忍。

冬末端起那唯一一盏燃烧着的烛台,大厅黑暗,没有光线什么都看不清。

桌上还摆着酒席,只可惜盘子都已经发黑了,里面的食物早已变质腐朽。

突然注意到刚刚新娘所站的位置,有一张年代久远的纸条,上面的字迹都快模糊到看不见了,冬末试探着比划字迹,读了出来

“小…红是…你的…女…儿。”

读完这几个字,冬末整个人都蒙了。

“你在讲什么骚话?”疯瑟一脸不可置信。

冬末眨眼,推了推眼镜,再辨认了一遍,确认无误“凤小红是吕秀和老板娘的女儿?”

“怎么就是老板娘和吕秀的了?哪里看出来的。”

“这个的字,昨晚老板娘开单子的时候写过这个字,连在一起写的,我看见了。”

“这也太狗血了吧,自己儿子和女儿结婚?这刺激谁受得了啊。”

冬末十分认可这话,这换谁都得当场疯掉,更何况是本来就精神状态不好的吕秀?

“所以吕秀就疯了,当场就冲进凤小红的婚房将其杀害,期间异装癖犯了,就换了他的嫁衣,然后婚宴大屠杀。”笙箫的推理能力在线,这般说法和冬末想法一致。

可怜了吕成旺和凤小红了。

眼前的场景忽然变换,红红火火的一片,仿佛是那场婚宴。

吕秀的长相确实奇丑,可他看着老板娘秋梅的眼神中确是充满了爱意,一片欢声笑语之中,秋梅在看到新娘子的脸时,神情立刻就变了,焦虑不安,思索再三,便决定写张纸条递给吕秀,希望他阻止这场有悖人伦的婚礼。

纸条飘落在地,吕秀的眼中满是不可置信,甚至开始崩溃,他冲进了刚送进新娘的婚房中,左右仔细看那张脸,越看越像秋梅,越看越是疯狂,越是崩溃,他难以置信,他无法承受,最终拔出了藏在身上的那把镰刀…

他杀红了眼,却看那红艳艳的嫁衣美的惊人,吕秀眯眯眼笑了,这嫁衣,真美,美的就像是为他量身定做的。

吕秀换上了嫁衣,看着地上血肉模糊的儿媳妇,吕秀从口袋中拿出了一枚红钉子,对着她的头顶,撞在床腿上,嘴中念念有词

“一颗红钉子,锁住千万魂,莫要来寻我,莫要来寻我…”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