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梦泽轻愁 > 正文
卷十九 暗起杀机
作者:烟雨如丝  |  字数:3528  |  更新时间:2020-04-22 19:35:57 全文阅读

  内侍将梁梦带到后宫的一间偏殿便退下了,梁梦环顾四周,殿内布置很简单,靠墙摆着一副桌椅,墙上挂着两幅山水画,中间隔着一道屏风,屏风后面是一张深红色的木床,除此再无旁物。这时殿门打开,进来一名中年男人,一身月白色常服,身形挺拔,五官依稀看得出与季承泽有三分相似,只是目光凌厉,颇有些不怒自威的感觉,梁梦心下明了,这位应该就是褚仁帝了。

  仁帝见梁梦竟敢毫不畏惧的盯着他打量,对她也有了几分好奇之心,身后内侍出言提醒梁梦:“见了陛下还不下跪!”

梁梦本来不愿意跪,想着这仁帝已经对她有了偏见,此时若是再触怒他,恐怕自己与季承泽的未来更是雪上加霜了,想到此处,梁梦只能咬牙跪了下去,仁帝摆摆手让内侍退下,走到椅子边上坐下,看了看梁梦开口道:“你便是柳祯桓的养女,人称白衣罗刹的傅轻愁吧。”

  梁梦心中翻个白眼,你把我召来的,还多此一问浪费什么口水!心里是这么吐槽,嘴上还是老实回答:“民女正是傅轻愁。”

  “既然如此,你该明白以你的身份如何能入我皇家之门,知道宁王的身份之后,便该早些离开才是。”

  “陛下,民女起初救了宁王殿下之时,并不知晓其身份,即使后来知晓,民女也并未想过留在宁王府,只是殿下为报民女的救命之恩,才将民女留在王府。”

 仁帝听她说并不是自愿留在王府的,便顺水推舟,“既然并非你自愿留下,朕今日便做主送你离开钦州。”

 梁梦见仁帝竟然要送她离开钦州,她若答应,怕是以后再也见不到季承泽了。“陛下,若是半年前陛下要民女离开钦州,民女自是欣然领命 ,只是这半年多以来与宁王殿下朝夕相处,民女已与殿下两情相悦,互许终身,此时让民女离开殿下,恕民女断难从命,还望陛下成全。”

  仁帝见她竟敢违抗自己,大为不悦:“你在江湖上兴风作浪,声名狼藉,即使是普通人家,也不会接受如你这般女子,更何况与宁王相配,岂不是让天下人耻笑!”

 梁梦的脾气也上来了 :“陛下,且不说民女如今既无记忆,也无武功,即便是从前的傅轻愁,也并无什么罪大恶极之处,御剑山庄惨遭灭门,傅轻愁所为只不过是讨回公道而已,杀人偿命天经地义,为何民女与宁王相配就教天下人耻笑了?”

  仁帝见她敢句句顶撞自己,不由大怒:“皇家娶亲,即便不是非要门当户对的侯门千金,至少也该是身居闺阁的良家女子,岂能容得你这等四处抛头露面满手血腥的江湖女子!”

  梁梦听他话里话外都是自己身份低贱还硬要攀龙附凤的意思,心里大为光火,不由的有些出言不逊,“民女虽是江湖女子,但自认为行事为人光明磊落,无愧于心,不像所谓的王孙贵族、豪门富户,表面道德仁义、光鲜亮丽,暗里卑鄙无耻、龌龊不堪!”

梁梦这话有些暗指皇家之意,,仁帝博然大怒,恨不得立刻就杀了她,等稍微冷静下来,又想自己这儿子本就跟自己有嫌隙,若是今日杀了这傅轻愁,怕是他父子二人的仇怨就结的更深了,不如给她几天时间让她考虑清楚,若到时候她还不答应,也只能彻底除了她了。想到这里,仁帝起身走到梁梦身前:“凭你方才那一番话,便可治你个抗旨不尊之罪,看在你曾救过宁王的份儿上,朕便饶你一命,朕再给你三日时间考虑,三日后你若还不愿离开,就休怪朕无情了!”说完不等梁梦答话,便拂袖而去。

仁帝走后,梁梦才从地上爬起来,跪了这半天,膝盖是又麻又疼,梁梦这还是第一次体验到这下跪行礼的滋味,真是既难受又憋屈,要不是因为季承泽,就是给她座金山,她也不想在这皇宫多呆一秒钟。梁梦走到门前想出去,一开门就被门口守着的两名带刀侍卫就拦回来了,看来这褚仁帝是打定主意不放她回去了,梁梦悻悻的关上门回到殿里,想着自己接下来该怎么办。现在季承泽被禁了足,自己在这宫里一个人都不认识,若是三日后她不答应,仁帝会不会真杀了她?梁梦一时间没了主意。

宁王府内,到了午后梁梦也没回来,季承泽不免有些心急,他知道梁梦的脾气,十有八九会彻底惹怒他父皇,梁梦被内侍带走后,他就暗中把聂风召进了府中,吩咐他进宫打探消息。半个时辰以后,聂风回到王府,去了书房复命

。季承泽见到聂风,急忙问道:“打探到了什么?”

“回殿下,陛下命傅姑娘离开钦州,傅姑娘不从,被陛下关在了依兰院偏殿,命宫中侍卫日夜看守,且整个后宫都加派了侍卫巡守。属下还探听到陛下给傅姑娘三日时间考虑,若是三日后她还不从,陛下便会对傅姑娘下手。”

季承泽深知他父皇的脾性,三日后若轻愁还不点头,只怕仁帝真会杀了她,:”你今晚带上两名暗卫悄悄潜入宫里,看看有没有机会把她救出来,记住,万万不可暴露,若不能万无一失的把人救出来,先确保自己能全身而退,回来再想办法。”

“属下遵命。”

梁梦趴在床上千头万绪,不知道季承泽有没有办法能救她出去,梁梦怕季承泽会一时冲动做出什么事触怒仁帝,到时候徒救不了自己再连累了他,转念一想,季承泽向来思虑周全,没有万全的把握应该不会莽撞行事,若是三日之后季承泽还没有办法救得了自己,那她该怎么办,是答应仁帝离开,还是豁出自己这条命?想了半天梁梦还是觉得自己没办法离开季承泽,如果最后真的走到那一步,仁帝要杀了她,梁梦也只能认命了,说不定死了还能穿回现代,一切就听天由命吧。

夜里已经快到子时,季承泽还在等聂风的消息,一炷香以后聂风终于回来了,却没有将人救出来:“殿下,整个皇宫巡守的人比平时多了一倍,若只是属下几人,还可以全身而退,但傅姑娘全无武功,属下难保带着她不被人发现,所以没敢冒然动手。”

“看来父皇已经猜到本王会设法带走轻愁,才会加强巡守,此时不可莽撞行事,还需从长计议,你先下去歇息吧,待本王再想想其他办法。”

聂风走后,季承泽暗下决定,眼下看来,只能走那招险棋了。

第二天聂风来见季承泽,只见季承泽拿出来一个小瓷瓶:“这里面有一枚药丸,人吃下以后十二个时辰之内会全无气息,如同已死之状,你在内侍送饭以前让轻愁吃下,她不是后宫之人,父皇定会派人悄悄处理,然后告诉本王她已经离开,不知所踪。你暗中守着,看他们会把人带到何处,再伺机将人救出来。”

“殿下,属下认为此计怕有不妥,若是傅姑娘没有任何外伤便突然暴毙,恐怕陛下会起疑心,若是陛下派太医为傅姑娘诊验,再出了纰漏,不如等时间到了看陛下如何处置傅姑娘在设法营救..”

季承泽也觉得聂风说的有理,毕竟前一刻还好端端的人下一刻就突然身亡,确实会让人生疑,“不可再等了,轻愁的性子本王清楚,她定然不会答应,以父皇的脾性,到时候她若还不答应,必然会杀了她,届时再设法营救恐怕就来不及了,你让她服下药丸之后,便在她身上刺上一剑,切记要注意分寸避开要害。将人救出以后,送到城郊的宅子里,立刻找人为她医治。”

“属下遵命,殿下尽可放心,属下会把握好分寸,定当将傅姑娘救出来。”

梁梦被关在殿中连门都出不去,这才第二天她就已经受不了了,早上有人送了早饭进来,梁梦本来没有一点胃口,还是硬逼着自己吃了点,她想以季承泽的能力,一定会想办法救自己出去,正当梁梦还在想季承泽会什么时候来救自己,屋顶突然传来了动静,而后屋顶的瓦片被揭开,露出一张脸向她比了个噤声的手势,梁梦认出是聂风,不由的心里激动,季承泽终于派人来救她了。等屋顶扒开的洞能容纳一个人,聂风悄无声息的跳了下来,由于殿门外就守着侍卫,两人都不敢说话。聂风从怀中拿出一个瓷瓶,从里面倒出一粒药丸交给梁梦,示意她吃下,梁梦接过来毫不犹豫的吃了下去。不到片刻,便感觉头晕眼花,意识也开始模糊。就在她要跌倒在地之时,聂风扶住她将她放在了地上,梁梦昏倒前的最后一刻,看见聂风拔出了剑,然后就陷入了黑暗。

内侍给梁梦送午饭时,发现梁梦浑身是血倒在地上,已经没了气息,慌忙去禀报仁帝,仁帝赶到以后,见梁梦果然已经断了气,顿时龙颜大怒,对两名看守的侍卫大发雷霆:“你们两个废物是怎么看的人,为何被人暗杀了你们都毫无察觉!”

两名侍卫跪在地上连连磕头:“回陛下,卑职二人一直守在门口从未离开,这房中也没有丝毫异动,卑职也不知这刺客是何时从何处入的殿中,请陛下恕罪。”

仁帝环顾四周,除了门窗,这殿中再没有地方能进来人,除非..仁帝抬头一看屋顶,“你二人速去屋顶看看。”

两名侍卫领命上了屋顶,查看一番后下来向仁帝禀报:“回禀陛下,屋顶瓦片确实有被人翻动过的痕迹,想必这刺客是从屋顶潜入殿中,杀人灭口的。”

仁帝想不通这傅轻愁现在既无记忆,又无武功,只是一个寻常女子,什么人会来冒险杀她呢?此事还需暗中追查,现在人已经死了,只能妥善善后,至于宁王那边,只能说她自己离开了。当下吩咐在场之人,“尔等都听着,此事绝不可泄露出去,否则格杀勿论,把这女子的尸身带出宫外处理掉,不可让任何人发现。若有人问起这女子,便说她已自愿离宫不知去向。”

两名侍卫领命,将梁梦放在马车里运出了皇宫,找了处荒郊野外挖了个坑将梁梦草草掩埋后方才回去,聂风一直尾随这两名侍卫,等二人走后,才将梁梦挖了出来,送到城郊的民宅,又请了郎中为梁梦治伤。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