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狼烟狐道 > 正文
十三章 护身符
作者:华夫子  |  字数:5827  |  更新时间:2020-05-21 09:49:45 全文阅读

傍晚,刘家大院张灯结彩,小洋楼上胡娟姐妹义愤填膺。大姐胡娟:身着天蓝帐纱外罩,内穿纯白衬衫,一长一短起飘飘,透风纳凉显风骚。她手中握一把折叠扇,低头沉思子母鸳鸯剑的厉害:“妹妹们,我们为了少夫人和小主人的安全,紧跟他们娘俩去了马良寺。众佛网开一面,唯独马良寺主持静悟和尚与我姐妹太不友善。开光佩戴长命锁,故意逼出姐妹附体灵魄,还嫌不够。正当我姐妹炊烟缭绕,他却派大弟子净空以子母鸳鸯剑息魄,我姐妹元气大伤,受煎熬。小主人佩戴长命锁,众佛心愿于我狐仙家姐妹奉愿不谋而合。同为保护小主人,神与仙携手并进保平安,本来是好事一幢。现在和尚发现了我们,姐妹们可知那和尚是谁么?”她停顿一下,小妹胡莹送来一页仙露。胡娟仰起头,仙露渐入樱桃小口粉红唇中。

十妹胡珺,接着张嘴来喝,她用手绢抹一抹小嘴说:“大姐,那和尚不就是刘家庄二大少爷刘志龙嘛。此人命运多舛经历坎坷,婚姻遭挫妻离子散,踽踽独行人生路,百无聊赖苦信佛。不必多虑由他去,因为他道行不及咱众仙狐。”说完,胡珺旋转一下自己身材,和大姐相比较,她今天的穿戴海蓝帐纱外套,内穿金黄衬袍,脚上一双绣花鞋,手中折扇舞起来。

大姐胡娟,来到小妹身后,挥动双臂抖动,一招白鹤亮翅,柔媚吸人魂魄:“小妹说的正是,而我担心的就是这个刘志龙,一旦他黑白不分,是非不明,又唯恐我等姐妹加害于他家兄,岂不招来一场仙佛大战,刘家庄定会生灵涂炭片甲不留。”

二妹胡荃说“大姐,没那么严重。我等复命,乃为慈母白狐仙子报恩所致。尚若刘家庄人不识抬举,我等姐妹速速离去,免得褒受欺辱。我等姐妹一走,刘家庄一了百了于我姐妹何等干系?”胡莹举起双手,旋转这身上海蓝帐纱韭黄衬底布衣,脚踩兰花小布鞋,抖动起来。

“我也希望是这样,但那么做不是我狐为狐之道,也有辱母辈谆谆教诲。不担心刘志龙佛家弟子为难我众姐妹,唯恐他在赵春花于小学游身上动手脚。他偷鸡不成蚀把米,反倒害我姐妹好心肠一片无计可施。”胡娟一边和姐妹们尽情舞动,一边说出自身担忧。

三妹胡萍,扭着身段走过来,身上淡蓝帐纱外套迎风展。手持玫瑰鲜花一朵,上面甘露馨香袭人肺腑;“大姐,那刘志龙百般劫难练就好城府。武功超群,法学无边把他造就。与佛有缘乃因前世今生续孽缘,阴差阳错投错了胎,九道轮回中,是那阎罗于叛官喝酒批错奏折惹的祸。许正秀,前世把那鸟儿喜鹊做,偶遇陈姓邻居手拿弹弓打伤翅膀掉落河面。刘志龙前世是鱼嗡,划船带着鸬鹚把鱼捉。举眼看见喜鹊落水在挣扎,恻隐之心迫使他拿起撂筛(方言,捞鱼用的工具)把那喜鹊兜。喂鱼喂吓养好喜鹊身上伤,放它走时它偏不走留下陪他入洞房。白天喜鹊原型露,夜晚变成小媳妇。人兽成婚大不逆,邪道掌门除妖孽。喜鹊临刑恕衷心,恳求下辈子再和渔翁度晚年。惊天地泣鬼神,喜鹊含泪遭极刑。渔翁从此孤苦伶仃,白天看不见喜鹊伴;夜晚等不来小媳妇。无心来吧鸬鹚放,积劳成疾一命呜呼在渔船上。喜鹊于渔翁故事感动上苍,随即批准他们俩下辈子做邻居,今世续缘了却喜鹊衷肠。不料,轮到轮回在路上,阎罗于判官,一边喝酒一边在小鬼拿来的生死簿上勾错了方向。刘志龙应该转世投胎在哪许家邻居陈家府上,而那陈姓之子才应该转世投胎在哪刘家庄。阎罗判官一觉醒,仔细复核确原来喝酒喝醉在哪生死簿上出倪端。酿成大错快补救,令那和尚去吧刘志龙点化带走。陈姓小子被害苦,原本刘家员外二少爷享尽人间荣华富贵多幸福。最不该他选择于那许正秀永结同心成连理,吓得阎罗判官尿裤子。二人成婚违背天理,判官一声令下令其黑白无常缉拿陈姓小子到地府。因此,投胎许家小喜鹊许正秀,守寡坐等前世渔翁刘志龙续前缘。所以,刘志龙虽然凡夫俗子,此人六根清净为人质朴。大姐不必担心过多,凡是总有定数,不必强求。”说完,她来到大姐身边,意图一决高下抖抖舞技。

四妹胡茵,坐在椅子上照镜子,紫红甘蓝染嘴唇。 一身草绿青纱帐,内衣淡黄拖脚上。秀媚一挑往上扬,小嘴一噘醉心房:“大姐,要我说,那静悟和尚不能把咱姐妹怎么样。至少,他于那许正秀偷偷摸摸遭世人口诛笔伐羞愧难当。即使他们俩前世有缘,怎奈世人反抗。他们俩偷得一子,上苍保佑他在马良寺里赎罪渡身。为的是佛祖后继有人续香火,马良寺众佛不寂寞。自身手脚不干净,怎奈我姐妹守护那刘家庄。”她放下镜子来跳舞,左右摇摆扭屁股。

五妹胡岚:拿着梳子在梳头,一根发丝缠梳齿,她拿在眼前仔细瞧,顺手摘下楼下抛。“呲”的一声发飘落,悠悠荡荡落酱缸。诸不知,酱缸日晒夜露风吹雨淋,练就酱缸之神倒逼邪门歪道包括妖。狐仙发丝即将落缸一刹那,缸神暴跳如雷一呲溜上楼把胡岚找。

缸神:“大胆妖孽,居然敢弄脏我主人调料,还不快快于我拿走孽发丝。”他头戴酱缸帽,身段釉土造,脚踏红砖块,手持关公刀,对着胡娟姐妹一声吼:“嗯”两只眼睛似水瓢。

六妹胡翠:不知道酱缸也有缸神守,有谁知人间处处有险招。为了不把事夸大,放下梳子把缸神后背敲:“嗯,大神不必动真格,小女子头发值金条。看你日晒雨淋不进屋,练就一身好筋骨。不如于我姐妹好相处,包你荣华富贵享福禄。”她故意嗝吱缸神一番。缸神:“嘿嘿嘿”笑得忘乎所以回地摊:“有那好事吗?好说好说。”说完“呲溜”一下即刻下楼。

七妹胡娇:“怎么样?刘家大院老古董多着呢,姐妹们千万不要小瞧。凡是都得小心,切不可麻皮大意给主人添乱。至于静悟之事,我认为不得不防,毕竟那和尚有了道行。虽然不能把我等姐妹怎么样,至少冲突起来伤及无辜人间遭殃。”说完,她推推胡岚,那意思就是在问:你感觉我说道对不对?

八妹胡群:没等胡娇回答,她开口便答:“嗨,哪有那么多麻烦,该干嘛姐妹们照旧干嘛。不要在乎他们对我们姐妹什么感觉,做好我们自己就行。大不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等姐妹几千年道行,还能在这小小刘家庄毁于一旦吗?不可能,姐妹们放心玩吧!”别看胡娇说得欢,其实她心事数最多。外简内敛形格局,脸不变色但惊涛骇浪在心坎。

九妹胡仙:“哎呀,姐妹们别跳了,眼花缭乱的,还是坐下来谈谈正事吧。我认为,节骨眼下,姐妹们要准备的是:以防万一那静悟和尚带人来清剿。因为他还不知道咱们姐妹们,是因为报恩而守护刘家庄的情况下,很有可能对咱们姐妹构成威胁。毕竟,咱们姐妹们的前世今生,都是以狐居称,而狐在人类印象中,除了阴险狡诈,就是报复残害。你说他一个佛家弟子,岂能袖手旁观刘家庄他长兄家妖气缠身?”她提醒各位姐妹们,多加小心。

十妹胡珺:“我认为胡群说的不无道理,说明白点,刘员外当初筹建马良寺和静安寺,不就是为发扬刘家庄产业而怕遭人嫉妒,才以收养和尚尼姑之名,为刘家庄培养守护人才么。你看马良寺于静安寺,和尚尼姑加起来百儿八十人,刘家庄一旦有事,和尚尼姑齐出动,根本用不着刘家庄家丁百十杆枪,摆平一股荷枪实弹的小土匪,绝对不在话下。反过来,对付我们姐妹,也易如反掌。俗家子弟吃斋念佛,与我狐道同为行侠仗义,为难的是:我等姐妹近不了众僧之身,又无法利用别人取而代之。因此,于那马良寺早晚误会缠身,到那时我等姐妹被动解释,难以服人啦!”她望着众姐妹,希望自己的一番话,能得到大姐理解。

十一妹胡欣:“嗨,让他知道我们是没有恶意有何难?通过他家人传话或许比我的施法更简单。只是要找他信得过之人,否则,说了也白搭。”她是一般不讲话,讲起话来绝对不一般。“让赵春花传话给他,定会适得其反。因为自古红颜尽祸水多,男儿避嫌离三丈远。 大姐,尚若找人通融马良寺,物色人选当是先生账房。别小看他是刘家庄老奴才,老老少少都听他安排。此人一句话,刘老爷也得掂量掂量才八卦。马良寺对他言而有信,此人低调从不口出狂言。大姐,你不妨一试!”她来到大姐身边,想听听大姐意见。

十二妹胡玲:“我认为,静悟很有可能对咱们姐妹怀有戒备之心,今天的子母鸳鸯剑寒光笼罩,明显在给咱们姐妹传递信号。说不定他正在筹划来刘家庄一次捉妖,亦或在他长兄面前显法道。大姐,还是提前做好准备,以方措手不及。”她朝大家点点头,那意思好像是十拿九稳。

十三妹胡琴:“都别说了,我等姐妹是仙,而他侧是和尚出道,佛他都数不上。我等姐妹如此道行庸人自扰干嘛呀?劝大家不要自己吓唬自己好不好?大不了,他知道咱们在小洋楼,带着他的人来一次捉妖罢了!而妖是什么?残害主人无恶不作,我等是以德报恩守护主人。他三头六臂,怎奈我等姐妹们脱凡超俗,奈我何?”说完,她根本就不当回事,自玩自个去了。

十四妹胡灿:“知此知彼,才能百战不殆,待我等姐妹去那马良寺一探究竟,孰是孰非一目了然。回来以后,姐妹们在做定夺,如何?”她望着大姐,静候佳音。

大姐胡娟:停下脚步,用折叠扇扇风儿翘起二郎腿说:“姐妹们说的都对,以后啊得多留个心眼。反正去一趟马良寺对我等姐妹来说一阵烟功夫,经常探听虚实,对我们随时应对应急事情发生,绝对有好处。姐妹们多担待,勤动腿,总比动嘴效果好。等一会,我去找那赵春花,让她放心我们姐妹们。总比她大呼小叫别抱她的孩子,那么的招人嫌。”说完,胡娟“呲溜”化着一阵烟而去。

不日下午:静安寺慧静大师许正秀,听说刘家大院喜得孙子小学游,喜报一封来马报,考虑再三,总不能袖手旁观看热闹。特派小尼去那马良寺买块金镶玉,制块玉佛观世音,四周镶金坐莲花。去恶避邪护身符,保那刘家孙子平安度过。想到这里她上楼,面朝刘家大院祷告上心头:“佛祖保佑刘家庄,世代平安度时光。”登高远眺望家乡,两眼一眨泪汪汪。低头再瞧静安寺,往事不堪回首在眼前。

静安寺:于马良寺建筑风格两个样,大门两侧雄踞两只仰面朝天的镇寺之宝铁水牛。传说刘家庄时常遭水患,其源头来自安徽淮河,流经洪泽湖。途径淮安老黄河,破坝越堤,串过乌金荡,直逼刘家庄。每年夏季洪水泛滥,人、畜淹死无数。庄稼被淹,颗粒无收,饿殍遍野,生灵涂炭。百姓苦不堪言怨声载道,呼天喊地之余,敲碗砸锅骂天不行道。女娲娘娘云游至此处,忽闻凡间怨气冲天,口诛笔伐骂天道。娘娘忧心忡忡,切查此事究其因,原来是东海龙王五子饕餮在作崇。好吃懒做的饕餮,连年收不到刘家庄人供养,心生嫉恨。一个喷嚏,天昏地暗,暴雨倾盆。女娲娘娘脸色突变,我祖托付龙生九子:老大囚牛,琴棋书画,皆刮囊中。老二睚眦,嗜杀好斗,剑戈刀枪,手到擒拿;老三狴犴,形虎威猛,生平好讼,据理力争;老四狻猊,如狮好坐,喜烟闻香;老五饕餮,嘴馋身懒,有首无身;老六椒图,螺蚌之身,温顺体贴;老七赑屃,形龟有齿,气大负重;老八螭吻,张口吞脊,驱邪纳福;老九貔貅,吞金食银,只进不出。之所以各有分工,为的是要她们惩恶扬善、造福天下黎民百姓。饕餮如此胆大妄为,祸害无辜,岂能悠着性子。女娲娘娘,即刻极目远眺,看见那饕餮头枕朦胧,腰至刘家庄,尾放洪泽湖。说时迟那时快,娘娘不由分说,一挥手中之规,瞬间饕餮头枕处,一座宝塔直插云霄。昏睡中的饕餮,突然受惊,垂死挣扎。宝塔一刹那摇摇欲坠,顷刻间一边倾斜即将要倒。千钧一发,却逢一买豆腐姑嫂挑担经过:买豆腐唻买豆腐。来到塔下坐下乘凉等人到,忽见身后塔下地动山摇。抬头一看塔要倒,情急之下手忙脚乱抄起豆腐垫塔下。娘娘见状,即刻施法,一刹那朦胧塔坚固似铁永不倒。至此,饕餮之首死死被压朦胧塔下动弹不得,民生大作!饕餮,虽然有首无身,可神仙化身犹在。痛不欲生的他,即刻腰与尾巴并举,洪泽湖、刘家庄转眼间洪水滔天一片汪洋。娘娘眼见河水猛涨不止,正愁毫无对策。忽见,洪泽湖于那刘家庄水面,飘着三头水牛,顺流而下。娘娘急中生智,手中圆规一划,水牛即成神牛,狂饮河水,吸至庄家依稀可见,算罢干休。故,迄今为止,洪泽湖趟着铁牛,是吃饱喝足静养睡觉;刘家庄静安寺两头铁牛,侧是仰天狂笑、趾高气扬,那意思告诫天工,哈哈,你下多少雨水,我便吸干你多少。

进入大门,抬头便见玄妙观三个大字悬在头顶,栩栩生辉息人魄。跨过三十公分门槛,首先映入眼帘,是一尊伏羲左手执矩、女娲右手举规雕像。走到背面,即为后门,正对着王母娘娘、玉皇大帝端坐蟠桃盛宴,虽然是雕像却栩栩如生。再往后走,进入观音阁,迎面是一座观音菩萨端坐花莲,左手净水瓶,右手佛尘枝。紧挨着,便是千手观音、千眼观音、大慈大悲观世音、救苦救难观世音、观音送子依次排列在眼前。整个观音阁形形色色不一样的观世音菩萨,专供不同需求人们祈祷朝拜。走出观音阁,来到走廊,步入众仙居,这里,有女娲娘娘补天、王母瑶池嘻嬉、观音驾莲云游、黄道婆手摇纺机织布、又有先蚕圣母,采桑养蚕、缫丝织绸黄帝妃子:嫘祖也在此等候。由南到北,接着往前走,进入练功房。于马良寺不同的是:静安寺的练功房,不单单是供刀剑棍棒。琴棋书画、织绣缝补,也应有尽有。很显然,尼姑们不但舞剑操戈,还要抚琴弄墨、吟诗颂歌、镌刻雕琢缺一不可。 静安寺,大小尼姑五十有余,辈分以年高者为长,师太慧静五十有五,独一无二。 师姐慧思、慧颖、慧聪,手下各带师妹数十有余。马良寺,侧以武功高低,区分师叔、师尊。静安寺,庭院深深,树木花草,青枝绿叶,苍劲蔼蔼,四季如春;大门口,一高一低两大香炉,香火缭绕、阴云叆叇。一阵凉风,带来锣鼓家什、乐声顿起处,众尼诵经歌德:一曲大悲咒,悠然渐入耳朦。南无、喝罗恒那、哆啰夜耶。南无、阿唎耶,婆盧羯帝......。慧静听得心欲静,唯有我佛同我行,她举手膜拜:“佛祖保佑!”

慧静师太,抬头再把马良寺望,负心之人做和尚,害己生儿夭折静安寺,他倒无动于衷,连个招呼不打一声。可爱之人必有可恨处,心灰意冷狠心做尼姑了却此生。嘴上恨得咬牙切齿,心里却念他身心健康长命百岁。她不知道是自己心肠软得无法硬,还是那一日夫妻百日恩。此刻多想于他同桌坐,共商刘家孙子他们俩应该出礼一份。 唉!一声长叹恨绵绵,想当初你为何出嫁不和我成亲? 都说窝篮亲不成型,长大毁约多如牛毛一大片。为父逼员外写休书,为的是考虑我长大为人父母。你说你爹妈凭什么拿你去把那和尚当,害得我许正秀尊我父母之命又把陈家嫁。幸好丈夫新婚之夜得暴病,一命呜呼离开人世在床上。尚若不是上苍有眼,我许正秀早就和那陈姓小子儿孙满堂。或许结局比现在更舒畅,至少你出家去做和尚又害得我无家可归没人疼。如今俩人相望不相守,近在眼前却如同远隔千里摸不着。 原本青梅竹马两厢厮守,结果却天各一方老死不相往来近在咫尺。呜呼!悲哉!人间最痛苦之事莫过于相思之人在眼前,却不能相见也不能共眠。无缘无故不起恨,有缘擦肩两两不相认。冤家偏偏路又窄,相爱之人两重天。棒打鸳鸯世道炎凉,墨守成规害死多少怀揣梦想。恨切切矣怨长长,此生白活入尼庵。来生不把凡人做,凡夫俗子受折磨。

原作行云流水,自由自在好舒服。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