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万古冰封 > 正文
楔子
作者:迫战  |  字数:3849  |  更新时间:2020-05-23 12:41:06 全文阅读

倘若数十万年只如弹指一挥间,没有死亡、老去、喜怒悲伤……

十万年能做什么?只应证了生死离别。

万籁过后。你便会发现夜空中,只有那一颗星在孤独的闪烁着。

不知去向,无处可去。

契子

大雪翻飞,寒风凛冽。

山谷之间半黑半白,露着嶙峋脊骨一般黝黑的山石。雪深的地方可达数尺。

不知从何处起,响起一声声野兽的呼嚎,此起彼伏着,令人毛骨悚然。

雪山的深处,一出山洞隐秘的洞穴,洞穴 里面冒着一闪一闪的蓝色幽光,伴有一声声沉重的鼻息声,倒是有一种,诡秘的安静。

朔风呼啸,一男子白衣猎猎,御空而来。顿足在这洞前双目微闭,静耳侧听。

“不会错了。”

释流云,睁开那一双狭长丹凤眼睛。深邃的眼眸如同黑洞一般,看不出悲喜,看不出任何感情,有的只是岁月的沧桑和一种远古的深沉。

“是浊阴冰柱。”

释流云自言自语着。

忽然他的身边“呛”的响起了一声争鸣。一柄通体幽蓝的短剑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在他周身不断的飞舞环绕,如同一个孩童一般。

飞剑似乎感应到了什么,在空气中振动起来,薄如蝉翼的剑身嗡嗡作响。

释流云没有理会飞剑的兴奋,十几万年,十几万年如一日的时光,早已风化了他的心智,使他心如磐石。

十几万年了,哪怕是一汪清潭也该死了吧。

十几万年里,他经历过后宫佳丽三千,为此兴奋过,最终也终不过红颜骨枯。

他经历过不断变强一往无前,站在世界的顶端,可高处不胜寒,山顶狭隘,之容得下他一人。

永生,永生,永生的目的又究竟是什么?十几万年来,该经历都经历了,去了该去的地方,完成了该完成的心愿,曾经的年少热忱渐渐化为烟云,剩下的便是无穷尽的茫然与失落。

但是他总要找点事做,于是最近的这几万年里他便重拾起了那本落了灰的无名剑谱起来,开始按图索骥,演练六柄神剑。

以他的修为和对天地大道的感悟,按理说要练成六柄神剑并不难,可是偏偏,这最后一柄神剑之中少了一味材料。为了这味材料,释流云孤身一人,在无数空间位面里面穿梭游荡,这一眨眼便又是数万年。

如今柳暗花明,这最后一味材料浊阴冰柱可算是让他寻了出来,可是他的心中却是兴奋不起来。

“也是,终究是打发时间罢了。”

不知道是对谁说的,呼啸的雪谷,天地白茫茫一片,再也没有其他人迹,释流云的眼色深处总有一股浓浓的孤寂与落寞。

那柄淡蓝色的小剑忽然脆响了一声,如同欢脱了的野马一样飞了出去,释流云苦笑着摇了摇头。暗叹一声“也罢。”

纵身化作一道流光,紧跟了了上去。

“吼!!~~”

“依缇娅,父王他还没回来吗?”

明镜王国王宫里

一个长相精致的女孩正围着火炉瑟瑟发抖。

女孩一袭雪银的白发,亮晶晶的眼眸呈现一种粉嫩的血红,宛如两颗红宝石一般,细嫩的皮肤,如同天鹅绒一样洁白。

“艾薇儿殿下,您放心吧,陛下他应该会没事的。”

依缇娅一身皮革轻甲,要上久违的别上了佩剑,一头金黄的头发此时扎了起来,扎成了高高的马尾。

她忧心忡忡的看向窗外。说真的,当她说出那些安慰的话的时候,连她自己都不太相信。

雪兽的嘶吼声还在外面,叮叮锵锵的兵戈交加的声音还在断断续续的响着,由络绎不绝,响声震天,到断断续续,此起彼伏,再到现在已经可以称得上是零零散散了。而且,雪兽的声音也是由远及近,更近了,更近了,到现在仿佛就在耳畔一般。

依缇娅并不看好这一战,因为他们所要面对的敌人,可是来自雪谷兽森的雪兽兽潮!

突然,房间的门被推开了,外面的风雪吹了进来,带来一股冷气,炉壁里的火焰,被风吹得摇曳起来。

扑门而进的是一个身披盔甲的青年。依缇娅认得他,他是国王身边寸步不离的护卫长。如今他来到这里,莫非……

“依,依缇娅阁下,请,请带着公主陛下离开吧!求求你您!请务必带着艾薇儿殿下离开!是它……雪兽之王博里纳来了!我的其余部下将与雪兽血战到底,但是公主,就拜托了!”

“博里纳?”依缇娅有些惊讶的低呼到。

她回头看了看还坐在椅子上摇摆着她的那两条小腿的艾薇儿。深色有些复杂

“好了,我知道了。我即刻就带公主离开。”

依缇娅说到。

“拜托了……”

护卫长,如释重负的松了一口气,随后身体忽然倚在门框旁,瘫软了下去。

依缇娅可以清楚的看到,在护卫长的皮下,一条条鲜红的血脉,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逐渐变成晶蓝色。

依缇娅匆忙关上了门。

护卫长冰冻的血脉随着砰的一声脆响,炸裂开来,一时间血肉结成的冰凌横飞,溅到了依缇娅刚刚关住的门上。

“怎么了?是不是我父王快回来了。”

艾薇儿不明所以,依旧张着那那一双水亮水亮的大眼睛,好奇的看着依缇娅。

“听我说……公主殿下。”

依缇娅捋了捋艾薇人那如同丝绸一般的白发说到。

“我们要先走了。”

依缇娅将艾薇人搂进了怀里,艾薇儿的母后在她很小的时候就离开了,所以她常常会向依缇娅所要拥抱,她说,依缇娅的拥抱会很有妈妈的感觉。

“走?我们要去哪?依缇娅?”

“去外面。”

“去外面?为什么要去外面?这里不是我们的家吗?”

“我们还会有新的家的,相信我,艾薇儿殿下。”

“那父王怎么办?等他回来会找不到我们的。”

“那我给他写一封信,等他回来就知道我们去那里了。”

“好!那依缇娅姐姐你一定要写具体一点啊,要不然父王会找不着我们的。”

依缇娅手握着羽毛笔,却迟迟没有动手,她愣在原地,不知道写点什么。

她分明知道,这个国家的国王,汉瑟王,应该是回不来了吧。

“公主殿下我写好了,我们该走了!”

依缇娅回过头来,却发现艾薇儿还在找着什么东西。

“公主殿下,您在找什么呢?我们必须要赶紧走了。”

依缇娅不禁皱了皱眉。雪兽的嘶吼声越来越近了,在嘈乱之中,她还因为听到了一声特立独行的吼声,似牛哞,似鸟鸣,隐约之间,含带一股恐怖的威慑,如果猜的不错那应该就是博里纳的吼声了。

“我在找雪精灵送给我的水晶项链,嗯~~找到了!”

艾薇儿开心的欢呼起来。

这下依缇娅默然了,如果是在找这件东西倒也未尝不能耽误一会。

“好了,公主殿下,我们要走了,国王说了,要你一定要比他先出王宫哦,要不然雪精灵殿下无法彻底施展魔力。”

“雪精灵姐姐又要出来了吗?”艾薇儿扬起小脸一脸认真的问道。

“嗯,雪精灵帮助国王打跑怪兽,等怪兽一跑咱们再回来好不好。”

艾薇儿开心的欢呼了一声“好!等这次再回来,我就可以见到雪精灵姐姐了。哇哦!“

依缇娅看着艾薇儿的笑容心中暗自发苦。不过也不再由她。眼下是雪兽怕是已经从北面的城墙处攻进来了吧?

依缇娅开启武技剑心通明,强化之后的五感让她明确的可以听到,城里面,那些被雪兽撕咬蹂躏者的人们,那惨绝人寰的撕心裂肺的呼喊声。而依缇娅不能去帮他们,反而要利用雪兽把目标放在无辜百姓的时候带着公主趁机出城。

唉~万般无奈之举。

“小公主,趴到我的背上来!“

四处都是段井残垣,如果不是那些镀了金的拱形穹顶,任谁也不会相信,这便是曾经盛极辉煌的,明晶帝国的王都。

到处都是被污血染红的白雪,零零散散的,雪兽的尸体和人类的尸体纵横交错的挨在一起。

呼救声此起彼伏着,但是此时军队却是自身都难保了,那里还有能力去帮助他们。

雪落无声,一道纤细的身影宛若鸿毛一样轻盈的随着风在雪中飞掠着。

“吼!“一直如长满白毛的巨猿一样的雪兽向那人扑来,只见一道白色银弧凭空闪过,那只雪兽的身上便立马多了一道口子,瞬间鲜血如注,不要钱似的喷出。

“真是皮糙肉厚,这雪兽的毛可真是厚啊!“

依缇娅甩了甩剑刃上的血渍,不由的埋怨道。

雪兽相对于其他兽类而言,的确是以皮糙肉厚著称。光是那常年生活在极寒之地而产生的蓬松的皮毛便已经足够令人头疼。

这就导致依缇娅每次出剑都不得不用处她的成名技,月煌斩才能一次性的解决雪兽,月煌斩对于依缇娅来说消耗不可谓不大,不过幸好,对于拥有着剑心通明的依缇娅来说还能够勉强接受。

依缇娅的剑心通明,除去有强化五感的作用外,最关键的还有一个能力,那就是减少气血的消耗。

在西方魔空的世界里,气血是每个勇士最赖以生存的力量。

快了!就快了!出了城!出了城就安全了!

依缇娅心中默念着,前方的雪兽零零散散的足有几十头,依缇娅只能祈祷它们不要围攻自己,以她现在的状态,最多还可以挥出七八记月煌斩,如果冲不出去,她就只能牺牲自己使用秘技送小公主出城了。

“呵!”

依缇娅大喝一声,银光划过,一只雪兽倒地,续而向前冲去,每一次挥剑便总有雪兽被无情的收割。

不过正当依缇娅靠近城门面露喜色的时候,她脚底下的大地忽然剧烈的震动开来。

“彭!”

“不好!”

依缇娅向后跳去。只见原先的地面上,有着几条像放大了的蚯蚓一样的虫子破土而出,由于常年掘地生存这类雪兽的皮毛呈现一副深黑的颜色。

“不好走不掉了!”

眼前的虫子足有十数条,再加上附近循着血腥味而来的雪兽,她们已经深陷包围了。

依缇娅心中一横,那秘技被默默的激发起来。

不过还没等她把秘技彻底激活,天空中忽然产生了异样,雪花变成了蓝色。

“是雪精灵米利亚!我们有救了!”

“是雪精灵!米利亚万岁!”

城中响起欢呼声。

依缇娅向身后的天空望去,只见那个圣洁如冰晶的身影默默漂浮着。

那漂浮在空中美艳的雪精灵看向依缇娅的方向,双手挥出。便有无数冰针激射而出,无数雪兽都被这轻描淡写的一击了却了性命。

“走!快走!依缇娅!带着小公主出城去!我将冰封这里,等她长大后,记得带她回来,来冰雪圣殿,我给她留了东西,有关她母亲的秘密……走!”

雪精灵的话只有依缇娅能听的见。依缇娅心中一凉,如今,连雪精灵也没有办法了吗?

依缇娅叹了口气。头也不回的向城外跑去。刚出城门便感受到了一股寒流袭来。回头望去,雪精灵已经化作了无数银蓝色的光点,随着雪花一同落下,所落之处,寸寸结冰。城中响起来了雪兽之王博里纳的怒吼,可是怒吼声也在渐渐消去,直到没了声音。

一时间整座王城便被数寸厚的寒冰所覆盖,依缇娅不知道米利亚做了什么,但是她可以清晰的感觉到,空气之中已经没有了米利亚的气息……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