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歧路口 > 正文
第二十七章 灵力
作者:刘阿诺  |  字数:6396  |  更新时间:2020-06-01 07:00:30 全文阅读

“天使并没有实体,只是神的灵汇集而成。”灵灵舅舅解释道,“因为没有实体,所以也不会有什么男女。而且,一般认为撒旦就是天使——堕天使。

“他原本是神座前的天使之首,因为骄傲,妄图与神对等,最终从天上被摔下。《圣经》启示录中有几句详细描述这一事件。并且提到他手下的仆从们,也是天使,也随他一起被摔下来,这些都统称为堕落天使。不管灵灵是不是撒旦,她身上强大的灵力必定会引来这群堕天使。

“你跟我都了解灵灵。她虽然一身强大的灵力,但从小懦弱怕事。这次离家出走,定然是受了蛊惑,凭她自己根本不敢做出这种事。”

我这才反应过来,灵灵几个月前就发消息说她离家出走,可她一个女孩子能去哪里?她在国内无亲无故,离开这个家,等于从此自食其力。她懦弱胆怯,还社交恐惧,别说自己拿主意出走,就是真出走了,这性格也很难找到工作。原来是一群堕落的天使找上了她,蛊惑她离家出走。

“那灵灵这些日子以来,一直跟他们在一起?”

“很有可能!”灵灵舅舅点点头,“你对这些堕天使有什么印象吗?”

“我能有什么印象?”我不禁苦笑。

“灵灵是单纯,但是并不傻,她知道对错。那些堕天使绝不可能一开口就能蛊惑灵灵堕落,绝对是长期在她身边鼓动引诱,为你们制造各种麻烦,使她不得不主动或者被迫加入他们。你真的对此毫无印象吗?”

“我要是知道有人蛊惑灵灵堕落,早让灵灵和他断绝来往了。我跟灵灵认识这么久以来,虽然麻烦不断,却真的不记得她身边有出现什么人。她一直都是孤零零一个人,除了我和雨欣,再也没有别人。”

“你说麻烦不断,具体都有些什么麻烦?”灵灵舅舅严肃的说道,“不要遗漏,全告诉我,这里面或许有线索。”

我只好一边回忆,一边说道:“一开始我们在山上给灵灵过生日,结果却刚好遇上陨石群坠落。当时山上除了我和灵灵,几乎全都九死一生……”灵灵舅舅插嘴道:“你确定这不是灵灵自己召来的陨石群?”我吓一跳,急忙说道:“当然不是,如果不是灵灵救我,那次陨石的冲击几乎要了我的命。灵灵那么爱我,怎么可能让我处于危险之中。”

灵灵舅舅点了下头,又说道:“如果不是她召来的,那就是冲她来的。这次陨石前后,她有什么大的改变吗?”

“硬要说的话,就是她越来越活泼开朗了——不过也不是当时就开朗,是跟我相处很长一段时间才开朗起来。”

“还有别的改变吗?”

我叹了口气,说道:“其实陨石事件以前,我跟灵灵并不熟悉,也不清楚前后有什么变化。”早知道我就早点和灵灵拉近关系。不过那之前灵灵也不愿意和我走近,就连叫我给她过生日也是秦雨鼓动的。

“你们并不熟悉,你为什么要给她过生日?”

“这个有点复杂。”我努力解释清楚,“一开始是灵灵邀请我给她过生日,我当时并不知道她就请了我一个。后来我们去了一家首饰店,那家首饰店的店长有一只很好看的手镯,但是只能送给要过生日的人。所以……”

“等等!”灵灵舅舅突然叫住我,一脸惊恐,又有些兴奋的说道,“你说手镯?什么样的手镯?是金色的吗?是不是经常发出奇怪的声音?”

我不明所以,说道:“是经常发出奇怪的声音,不过不是金色的,是绿色的玉镯。”

“玉镯?不是金的?”

“不是。”我看出灵灵舅舅眼神透露出失望,忍不住问道,“有什么问题吗?”

灵灵舅舅摇摇头,说道:“没什么,想起一位朋友,她有一只金色的手镯,常常发出奇怪的声音。”又抬头问我道,“你说这只玉镯也会发出奇怪的声音,是不是每次这声音出现,灵灵都会虚脱或者晕倒?”

我急忙点头道:“啊,对,每次都是。是那手镯有什么问题吗?”

“不清楚,我也不了解那手镯。不过,送给灵灵那手镯的店长叫什么名字?是什么样的人?”

“是一个长得很好看,但是特别风骚的女人,具体名字我实在不知道。”

“那家店叫什么名字?”

“莉莉丝饰品店……”

“莉莉丝?”灵灵舅舅惊叫起来,“果然是他们!”

“这么说,那个店长也是堕天使?”难怪又送手镯又送金卡。

灵灵舅舅却摇头道:“莉莉丝并不是天使,她是撒旦所创造的,是撒旦的情人,是最初也是最狂热的撒旦追随者……”他忽然对我说道,“你再跟我说说那手镯。”

于是我把当天去饰品店的经过,详详细细讲给了灵灵舅舅。灵灵舅舅听完,皱着眉说道:“那手镯究竟有什么奇怪的地方,为什么想尽办法要给灵灵?跟娇娇那只有什么关系吗?难道是灵灵她爸?”他一边思考,一边又摇头说道,“不对,就算娇娇那只是他给的。那他跟莉莉丝有什么关系?他也是堕天使?”他抬起头,看着我,缓缓说道,“也许是我猜错了,灵灵现在很有可能跟她爸在一起!”

“她爸?”灵灵找到她父亲了?可她不是应该很讨厌那个伤害过她母亲的人吗?

“我也不清楚她爸是什么人,应该也跟堕天使有关。”

“那他会伤害灵灵吗?”

灵灵舅舅摇头道:“虽然她爸不是什么好东西,但好像也不是无恶不作。”他说着怜惜的摸摸阿慧的头。阿慧已经不生气了,嘻嘻笑着,特别享受被灵灵舅舅摸头。

我听他这么说,有些好奇,忍不住道:“我听灵灵说过她爸。她猜测她爸是个坏人,是把她妈妈强……强行发生的,这是真的吗?”我刚说完,灵灵舅舅突然睁大眼瞪着我,似乎又气得浑身发抖。我知道自己说错了话,急忙缩回身子,但我真的想知道真相,便抬起头,祈求着他告诉我。

阿慧本来享受着,忽然发现灵灵舅舅不摸了,就抬起头,看到灵灵舅舅的手早已攥成拳头,悬在她头顶。她赶紧抱住那手,柔声对灵灵舅舅说道:“不生气,弟弟不生气,阿慧会乖的。”灵灵舅舅看了看她,这才松开拳头,又摸着她的头。阿慧见他不生气了,就高兴的继续享受。

“你别看她妈现在是这副傻傻呼呼的样子,以前也是正义凛然,脾气火爆的一朵警局霸王花。如果她自己不愿意,灵灵她爸是不可能强迫她的,这点我是明白的。”

灵灵舅舅虽然这么说,但我却吓了一跳。

“你是说,阿慧……阿慧阿姨真是灵灵母亲?可是她看起来比灵灵大不了几岁啊?”

“她出事之后,外貌就一直没有变化。也不知道将来我老死了,谁来照顾她!”

我还是难以置信,问道:“她出了什么事?”灵灵舅舅却瞪了我一眼,板起脸说道:“这跟你没有关系,你没必要知道。”

我不敢再多嘴,但看阿慧阿姨这小女孩一样的天真神情,实在想不到她已经有灵灵这么大的孩子。不过她跟灵灵长得确实很像,虽然没有灵灵那般倾国倾城,但和灵灵化妆后的质朴纯洁简直一模一样。

我不知道她遭遇过什么样的不幸,才会使心智和外貌成现在这样,但灵灵都有可能是撒旦,还有什么能让我不敢相信的。何况她也不是灵灵猜测那样不幸,就已经是万幸了。不过我这才明白,灵灵舅舅刚才听到我和灵灵关系时,为什么会发那么大火。

放心吧,舅舅,我不会像灵灵爸爸那样抛弃灵灵不管的。

“你知道灵灵她爸现在在哪儿吗?或者他的联系方式?”

灵灵舅舅一甩脸,说道:“我怎么会知道那个混蛋的下落,我姐被他害成这样,我恨不得……”他忽然住口,看了看我,又缓和语气说道,“我也只是猜测她跟她爸在一起,她从小就没见过她爸,就算她利用自己的灵力认出她爸,恐怕也不会相认。我只是不明白,她已经有那么强的灵力了,为什么还要骗她带上手镯。那手镯不可能比她的灵力多……而且那陨石又跟她有什么关系?”他抬起头问我道:“那陨石来的时候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吗?”

“我也不清楚……”我努力回想,“当时我们在马莲山主山山顶……不过我好像看到副山山顶有一群人,很像那个店长——就是那个莉莉丝。现在想来,他们可能在搞什么仪式,那个莉莉丝浑身赤裸,可能就是在召唤陨石。”

“应该是!”灵灵舅舅点头道,“可那陨石有什么用?那陨石现在还在山上吗?”

“应该还在!那之后国家就把那山封锁起来了,也不知道现在解封没有,据说国家就是在秘密研究陨石。”

“教会没有收到中国部门的研究报告,甚至这件事根本没有通知教会。可能国家只以为这是天外来的矿石资源,没有把这和超自然关联起来。”他解释道,“一切超自然的事件才会通知教会派人来处理研究,不知道我现在跟相关部门申请,能不能获得同意进入那座山,国内的权限太少了。”

“你是说灵灵可能在马莲山上吗?”

“不一定,除非那陨石对她很重要。”

我脑筋一转,急忙道:“我想起来了,灵灵后来一直想去马莲山。我之前带她出去玩,问她想去哪里,她就说想去马莲山看看。不过当时国家已经封山了,我们进不去。她倒是也没有强求,就跟我去其他地方玩了。”

“那这陨石果然跟她有什么关系,她真有可能又上山去了。”灵灵舅舅坐起身来,“我一会儿就提交申请。如果不成功,我们晚上趁着天黑,偷偷进去看看。”

“我们不能现在就去吗?”我想找到灵灵的心实在急切,“我们不是有灵力吗?”

灵灵舅舅板起脸,严肃道:“不要随便告诉别人灵力的事,也不要随意在公众场合使用,会引起恐慌。这是国际公约,全世界政府都隐瞒着。中国是法制社会,我们不能随意用灵力扰乱国家秩序,轻则我们都会被抓,重则让教会原有的权限都被禁止,中国国内超自然的妖魔鬼怪可能就会完全失控。”他安慰我道,“我知道你很担心灵灵,但心急吃不了热豆腐。等消息这段时间,我还有别的事情要你做的。”

“什么事?”

灵灵舅舅拿出一个平板电脑,对我说道:“这个是新款的测试仪,我先测试一下你身上的灵力有多强,你试着将身上的灵力全部释放出来。”

“哦,好!”

说完,我就站起身,闭上眼睛,按照他说的,将身上的灵力朝外释放。为了准确测出数据,我不敢有丝毫保留,全力放出灵力。这时我才发现,原来灵力是从肚子或者说丹田的位置产生,输送给全身的。我全力外放之下,丹田终于供不应求,突然一阵空虚,我只觉肚子绞痛一下,再没有灵力了。我松了口气,睁眼想告诉灵灵舅舅,却猛然间天旋地转,失去了意识。

不知过了多久,我醒过来时,躺在灵灵床上,脑中慢慢反应过来:“原来灵灵每次晕倒是这么一回事!可是她舅舅不是说她灵力很强吗?也会完全用完吗?”此时天已经黑了,我赶紧下楼找到灵灵舅舅。

“你的灵力跟我姐差不多,使用得当还是有用的。”

我心中微微松了口气,又好奇道:“这个能测灵灵有多强的灵力吗?”灵灵舅舅轻蔑的一笑,说道:“她不需要像你刚才那样外放灵力,只要她不故意隐藏,这个测试仪就已经完全不足以测试她的灵力强度了,一测试就会直接坏掉。当年她刚出生的时候,教会最精锐的测试仪器,包括主机在内全部都在靠近她时坏掉了。不然你以为教会为什么会这么惧怕她。”

我不解道:“可是……如果灵灵真那么强,为什么我们高考前,她隔三差五就会像我刚才那样灵力耗竭而晕倒呢?”

“她会灵力耗竭?”灵灵舅舅笑道,“这不可能!虽然我不清楚她究竟有多少灵力,但要一次性消耗完她的灵力,至少需要她没日没夜使用好多天。而且灵力是会再生的,以她的体质,灵力几乎随时用随时回满。”

“可是她确实……”

灵灵舅舅突然眼光一闪,止住我,说道:“她晕倒时,是不是手镯也发出奇怪的声音?”

“啊,对!”

灵灵舅舅低头沉吟道:“果然那手镯有什么古怪,难怪会想尽办法让她戴上。可就算手镯限制她的灵力回复,也不足以让她灵力耗竭。如果妄图这样控制她,是绝对不可能的。”虽然他这么说,但我看出他心里还是担心,我也不禁担忧起来。如果那些堕天使有办法对付灵灵,那灵灵再强大也没有用,危险还是危险。

灵灵,你可千万不要有事!

“总之,我们要先找到她!”灵灵舅舅安慰的拍了拍我,“你再上去休息一会儿,我点个外卖。等吃完饭,你休息的差不多,就跟你阿姨学习用灵力找人。她告诉我你上次在教堂用过,这也是我为什么今天叫你过来的原因。我们都没有灵灵的踪迹,只有让你们两个通过灵力感应,去这个市的每个角落去感应灵灵的灵力。只要她不故意隐藏,应该是能找到的,何况现在有马莲山这个线索。我已经提交申请了,应该很快就有回复。”

我急忙道:“我已经恢复了,现在就可以学!”灵灵舅舅却板起脸说道:“我需要你满状态好好练习。这个市虽然不大,却也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找完的。如果马莲山上没有,你们就需要长时间灵力消耗,现在磨刀不误砍柴工,能休息就多休息一会儿,别跟我逞强,别到要用时再给我掉链子。听明白了没有?”

我无奈的点了点头,就听他的话,回到灵灵房间休息。虽然并不困,不过闻着灵灵残留的味道,只觉浑身舒畅,比睡一觉还让我恢复得快。而且就是在这床上,我跟灵灵发生了关系。时隔这么久,再躺上来,闻着灵灵的体香,当时的细节慢慢回忆了起来。我多希望自己那时能知道她的心意,那我就会温柔许多,不会让她哭得那么伤心,要是一切能重来就好了……

我迷迷糊糊间,好像看到灵灵就在面前,于是伸出手,想去抱她吻她。但定睛一看,却赫然发现是阿慧阿姨的脸。阿慧阿姨托着腮,在床边嬉笑着看着我。我赶紧坐起来,一时尴尬万分。

“你很爱灵灵对不对?”阿慧阿姨嘿嘿笑道,“我看你睡觉一直叫她名字!”

我点点头,虽然她是灵灵的母亲,不过她这般天真无邪,也没必要藏着掖着。

阿慧阿姨得意起来,笑道:“弟弟睡觉也喜欢叫我的名字还有青子妹妹的名字,所以我知道你爱灵灵,就像弟弟爱我们一样。”我也笑道:“跟他爱你可能有点区别,跟他爱青子老师应该差不多。”阿慧阿姨瞪大了眼,不解道:“有什么不一样?”我便道:“他爱你是亲情,他爱青子老师是爱情。”阿慧阿姨又问道:“青子老师是谁?”我一怔,说道:“额,你们昨天不是才见过吗?”

“有吗?”阿慧阿姨嘟着嘴想了想,又摇头道,“不记得了,不过跟青子妹妹名字一样诶,不知道她愿不愿意陪我玩。”我这才意识到阿慧阿姨口中的青子妹妹和青子老师不是一个人,又不禁为青子老师感到可惜。原来灵灵舅舅爱的青子,并不是她。

阿慧阿姨见我不说话,又嘿嘿笑道:“而且你说的不对。弟弟说过,爱情的最后就是把对方当做亲人,爱情的最终形态就是亲情。”我举起手,笑道:“好吧,你说的有理,我输了!”

阿慧阿姨笑得更加得意,我又不禁好奇:“他为什么要跟你说这些?”阿慧阿姨做了个嘘的动作,小声笑道:“是他说梦话,在梦里对青子妹妹说的。”我又道:“他说梦话,你怎么知道?”阿慧阿姨眨了眨大眼睛,说道:“因为我们睡在一起啊!”

“啊?”我险些惊叫出声,“你们睡一起?可你们是姐弟啊?”阿慧阿姨嘿嘿笑道:“弟弟以前也是你这么说,可是我不敢一个人睡,他没办法,现在我们都已经习惯了。”我看她一脸纯真,小心翼翼的问道:“那他有没有对你做过过分的事?”

“有!”阿慧阿姨立刻傻乎乎的列举起来,“他经常骂我,有时还不给我糖吃,我一个人出去玩,他还会打我……”

“我是说他在睡觉的时候……”我咬着嘴唇,不知道该不该问下去,“他有没有脱……脱你衣服什么的?”

“那个倒没有,他都是让我自己换睡衣,不准光着身子睡觉。”

“你会光着睡觉?”我更加担心。还好她摇头道:“没有,弟弟不准,说我要是不穿睡衣,他以后就不跟我睡一起了。”

我这才松了口气,是我自己思想龌龊了。虽然他们是姐弟,可阿慧阿姨心智出了问题,她弟弟随时要照顾她,不得不跟她睡一起,这无可厚非。想到她弟弟这么多年和她睡一起,都没有逾越伦理。我自己却早受不住诱惑,跟灵灵发生了关系。虽然他们是姐弟,我和灵灵是互相爱慕的情侣,但相较之下,我还是有些自惭形秽。

“你弟弟那么有钱,没有请人照顾你吗?”

阿慧阿姨嘿嘿笑道:“有啊,刚刚不是才跟你说过嘛!”

“青子?”

阿慧阿姨点头道:“嗯,青子妹妹一开始就是弟弟请来照顾我的,不过都是好久以前了。青子妹妹不见了之后,家里就没有再请过别人了,都是他自己照顾我。他还说他万一突然有一天出了事,就再没有人能照顾我了。所以他花了很长时间教我自己吃饭,教我自己洗澡,教我学习什么能吃,什么不能吃。教我什么人能信,什么人不能信。教我什么事可以做,什么事不可以做。各种各样的规矩,天天给我讲,我要是不听或者学不会,他就骂我。但是我一哭,他就哄我。就算我假装哭,他也没办法,嘿嘿!”

看她得意的傻笑,我也不禁莞尔,但心里还是暗暗为她弟弟的良苦用心感叹,又道:“那个青子去哪儿了?出什么事了吗?”阿慧阿姨摇头道:“不知道,弟弟说他把青子妹妹关起来了!”我一惊,忙问道:“关起来?为什么?”阿慧阿姨摇头道:“不对不对,你应该问关在哪里。”我不明所以,只好问道:“关在哪里?”

阿慧阿姨噗呲一笑,说道:“关在他心里!”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