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剑断化蝶 > 第一卷:翡翠原石之旅
第八十章:深邃美丽的血珀
作者:益鸟羽中  |  字数:3250  |  更新时间:2020-06-01 12:26:39 全文阅读

杨昊看着手中的琥珀原石,皱着眉问道:“她就给了你一块吗?”

这不应该啊!

如果只给一块,那也是给陈松,不应该是让陈松带给自己才对啊!

“她其实是给了两块,你那块是她见你没在,专门让我带回来给你的。”

陈松说着把屁股旁边的那块琥珀原石拿起,向上抛了抛。

“我就说嘛!”

杨昊看到落回陈松掌心的琥珀原石,苦笑一声。

不过想到昂山朵悦并没有忘记自己,还专门让陈松带回一块交给自己,杨昊心里还是很高兴的。

“这琥珀看起不错啊!”

杨昊美滋滋地把琥珀原石拿起,对着阳光,眯着眼看着。

“何止是不错!”

刘一眼不知何时走到杨昊身边。

“刘师傅早!”

“师傅早!”

陈松和杨昊连忙向刘一眼打招呼。

刘一眼点点头,看着杨昊举着的琥珀原石,说道:“你手中这块可以说是琥珀里面的顶尖纯在了!”

“那么厉害?”

陈松和杨昊闻言,心中皆是一惊。

陈松起身,上前看着杨昊手上的琥珀原石,问道:“刘师傅,这块琥珀原石是有什么名堂吗?”

“是啊,师傅,我怎么看它没什么特别啊。”

杨昊也附声道。

手中的琥珀原石看起来很普通,和平常的琥珀原石没什么区别。

刘一眼伸手指着琥珀原石上的网格状的纹路,说道:“这种有圆斑点颗粒的蒸发纹,明显是由高密度的树脂蒸发、收缩后形成的,这种琥珀的皮纹看起来非常细腻,表皮的颗粒也很字小,表面上也没有明显的痕迹,是属于极品的皮纹,加上上面的酥皮明显已经呈粉抹状,粉尘都脱落你手上了,这种料子一看就是血珀!”

杨昊看了眼自己的手,发现上面真的有一层黄褐色的粉末粘着。

没想到昂山朵悦会送自己那么贵重的东西!

原本以为只是块普通的琥珀。

陈松问道:“刘师傅,酥皮是什么?”

“像这样的外皮就是酥皮,指的是比干料更脆些的料子,因为表皮氧化过度而被酥化,呈现这种颗粒状,看起来就像很脆很松软的面包外皮,只要稍微一碰就会脱落。”

刘一眼伸手点了点琥珀原石表面上的黄褐色外皮,说道:“酥皮形成的原因是树脂在氧化过程中,氧化的色层向内沁透,形成金黄,浅红,正红,深红的颜色,因为琥珀质地的不同,就会出血蜜、血珀,这皮一看就已经氧化到了极致,而且外皮上没有碳物质,所以里面必是顶尖的血珀无疑!”

陈松明白的点了点头,又问道:“那干料又是什么?”

“干料是相对说的,就是指在暴晒,或者浅土层的环境下出现的琥珀,它们表皮上的物质会产生挥发和丧失,上手干涩,打磨后,颜色会发干,盘玩一段时间后还会变色,这种情况就是叫干料。”

刘一眼笑道:“在琥珀形成的过程中,环境如果相对密闭,恒定,温差变化,压力变化小,包裹琥珀的水和泥土等物质相对纯净,琥珀表皮氧化或丧失情况轻微,这样的琥珀,内容物会非常饱满,没有什么挥发和物质元素丧失,轻微打磨就很油润,甚至原石表皮上手就有油腻的感觉。”

杨昊感受了下手中的琥珀原石,说道:“师傅,那这块摸起来不油啊,恐怕不是顶级的吧?”

刘一眼没好气白了杨昊一眼,说道:“你这块表皮都已经酥化,黄褐色的颗粒里面就含有水分蒸发后的油脂,一搓都能直接变成粉,如果你想明显感受到,只要把外面的酥皮磨去,就能看到富含油性的冰裂纹表皮!”

杨昊随口哦了声。

让他去磨开,他才舍不得呢!

毕竟这是昂山朵悦送的第一个礼物。

刘一眼看到杨昊的表情,无奈地说道:“这琥珀上的皮质不厚,你用强光灯照下不就知道血珀质地啦!”

“是哦!”

杨昊闻言,立马从口袋掏出强光手电筒,对着手上的琥珀原石照了上去。

手中的琥珀顿时被灯光映照出一种深邃美丽的深红色,给人感觉温暖纯正,嫣红如血。

仔细观察了下,发现除了酥皮底下有一层因为风化造成的冰裂纹外,里面没有丝毫裂痕和杂质。

杨昊惊喜道:“还真的是顶尖的血珀啊,还是酒红色的!”

刘一眼也叹道:“少见,真是少见!那么大的一块血珀居然通体没有裂痕!”

杨昊转头对陈松说道:“你那块呢?”

陈松把手摊开,杨昊直接伸手把琥珀原石拿过,用手电筒照了上去。

发现陈松这块虽然也是深邃美丽的深红色,但在酥皮底下除了风化造成的冰裂纹外,还布满大大小小的裂痕,如同一张蜘蛛网!

“这…….”

杨昊没想到陈松的这块琥珀原石是那么差,裂得有种撕心裂肺的感觉。

“哎~可惜了!”

看到琥珀原石上满布的裂痕,刘一眼摇头叹息一声。

裂成这样,估计想做个戒面都难!

杨昊问道:“师傅,这块裂成这样,还有救吗?”

“估计悬了,表面上的这些冰裂纹,是所含的二氧化铁和空气接触后发生氧化反应形成的,这类小杂裂冰片之类都无伤大雅,关键是里面裂得太厉害了,要把风化皮磨开后才能准确知道它还能不能找到一小块能用的!”

刘一眼摇头说道:“这块氧化已经没问题,色泽的醇正度也够,像这样的血珀,是非常珍贵的,已经达到了收藏级别,只是这裂……太可惜了,不过也是没办法的事!”

陈松却不以为然,笑着问道:“刘师傅,能给我讲下这琥珀吗?”

刘一眼点点头,沉思了下,说道:“琥珀曾被称作虎魄、育沛、兽魄、顿牟、江珠、遗玉等,有传闻称是虎死精魄入地化为的石,或认为琥珀是老虎流下的眼泪,这些传说蕴含着古人对琥珀的揣测和追寻,暗示琥珀有趋吉避凶、镇宅安神的功能。”

“只不过琥珀原石的形态各异,也不像成品形状那么规规整整的,表面还有深浅不一的纹路,这些纹路是在琥珀形成过程中,由于树脂密度的差异,加上蒸发、挥发情况的不同而形成的,主要产地有墨西哥、多米尼加、波罗的海、和我们当地这,但我们当地的琥珀的品种繁多,分类复杂,与别的产地的琥珀有着很大的不同,细分起来有几十个品种,大类归纳有棕红珀系列、金珀系列、血珀系列、茶珀系列、根珀系列、甚至还有蜜蜡系列等等,有兴趣你可以研究下,其实看到你就能辨认出。”

刘一眼自豪地说道:“不过要论有名以及优质,我们这里出产的血珀绝对是数一数二,毫不夸张的说,是目前已知的血珀中出产量最多、品质最好的!可惜的是我们这出产的血珀,它的稳定性是所有琥珀中最差的,它最大缺点是容易炸裂,而且颜色越标准的血珀裂得越厉害,很多血珀原石或制品,开始只是微裂,但随着时间的推移,越裂越厉害!往往很大的一块琥珀原石,经过加工,大部分外皮和氧化层都会被切掉,按照裂痕切开后,几乎所剩无几,因此我们这的血珀虽出产多,颜色也醇正,但大料少,容易炸裂,造成成品艰难,所以只要稍微成品大点的血珀,价格都非常高昂,甚至有些可以和顶尖的翡翠相媲美!”

转头看着杨昊手上那块无裂的琥珀原石,笑道:“所以杨昊手上这块已经算是顶尖的收藏料子了!”

“怎么贵?”

杨昊没想到手中这块琥珀原石的价值能如此之高。

“一点都不贵!其实无论是哪种宝石,只要是顶尖级别的,都不会便宜!尤其琥珀还是佛教七宝之一,佩戴琥珀饰物可以驱灾辟邪,像具有大地之母能量的血珀,被认为更加能够化解煞气,其宝光能够带来宁静气场,让人的运气和生命活力大增,所以通透纯净的血珀往往千金难求。”

“加上血珀由于其颜色为华夏传统的喜庆之色,代表着力量、热情和活力,特别是红星照耀华夏国以后,红色华夏加重了人们的红色的情结,作为琥珀中的一种珍贵品种的血珀,以其红酒般醇厚迷人的红色深深地吸引着华夏国人,妩媚的血珀在被制作成各种各样的首饰后,不仅自身的美丽为佩戴者的美丽增光添彩,又相互衬托,血珀已将美丽一词完美诠释,但又因颜色特别红且无炸裂的血珀是极其稀少,价格昂贵也是正常!”

杨昊好奇地问道:“既然琥珀那么昂贵,那岂不是也有造假的?”

“只要有利益有市场的东西,造假都是很正常,避免不了的!”

刘一眼看着杨昊,笑道:“就拿你手上这种血珀来说,在近期 ,市场上也发现不少假的!”

陈松问道:“刘师傅,这血珀是怎么做假的?”

“通过烤色啊,不过烤色的血珀,颜色会发黑,无荧光,一眼就能辨认出,因为天然的血珀是会呈现不均匀的荧光,真正好的血珀色,它是颜色殷红,朦胧羞涩,但又充满了强烈的刺激感,在日光下晃一晃,直接就是醒目炸眼,而假的往往色泽鲜艳,但却缺乏宝石光的力度,宛如带颜色的塑料。”

“刘师傅,这血珀原石怎么感觉和药用的琥珀不太一样啊?”

陈松想起了刚才自己心中的疑问。

之前在看这两块血珀原石的时候,感觉上面的味道有些熟悉,但看起来又和药用的琥珀区别很大,所以让他一时间确认不了。

杨昊惊讶道:“这琥珀还能入药?”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