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剑断化蝶 > 第一卷:翡翠原石之旅
第一章:从生命禁区出来的少年
作者:益鸟羽中  |  字数:4606  |  更新时间:2020-06-24 20:27:50 全文阅读

华夏国。

在SY海边的一栋别墅内。

一名身穿休闲装,衬衫的领口微微敞开的青年男子,正悠闲的端着一杯红酒。

也许是午后的时光太过于让人舒服了。 

这名青年慵懒的伸了个懒腰,然后把整个身子都窝进客厅内那巨大的真皮沙发里。

一手拿着红酒杯,一手略显无聊的拿起遥控器,对着客厅墙上的电视不停换着台......

 忽然!

青年精神一震,把手中的电视遥控器放下,目不转睛地看着墙上那巨大的电视屏幕……

屏幕中,正在播放一个焦点类节目:

“前段时间由各界精英组成五万探索队,在探索野人山期间以失败告终,五万人的探索队无一生还!”

“对于长期以来探索野人山的失败,目前多国都出现了大规模的民众示威抗议,要求终止对野人山的探索行动。”

“各界因此态度表示一致:终止一切对野人山探索的行动,今后不再对野人山进行探索,并将野人山列为生命的禁区。”

“下面有请特约时事评论员张桦张教授,来给我们分析下探索野人山的事件。”

“张教授,您好!”

“你好,主持人,观众朋友们,大家好!”

“张教授,一直以来都有不同规模的团体对野人山进行探索。这野人山到底有什么特别之处,值得各界人士不断前往和进行不同规模的探索呢?”主持人发问道。

“其实主要原因是现在科技在不断发展,对于原始和未知的事物,都想揭开它们神秘的面纱,像百慕大三角等生命禁区,我相信大家并不陌生。新发现的这个野人山,它是位于陆地上,大家都认为探索的可行性更高,这也造成一直以来各界对它探索的不断升级!” 

“其实大家都很好奇,这野人山具体在什么地方,张教授您给能大家说说吗?”

“野人山又名钦山区、枯岭,位于MD国最北方,挨着冰雪皑皑的喜马拉雅山,东西皆为高耸入云的横断山脉所夹峙。方圆五六百公里,为当地支流的分水岭。最高点海拔3411米。因常有野人出没,故此得名。”

主持人追问道:“这野人为何如此神秘?屡次让前往探索的人都失败?”

“其实是它所处的位置特殊造成的!如果大家对地理有所了解的话,那么应该知道野人山所处位置是个磁场混乱的无人区,以至高科技的设备都发挥不出多大的作用!这一带全部是原始森林,人进入后极易迷失方向,加上到处都是浩浩渺渺、密密匝匝长满的柚木、棕榈、芭蕉、毛竹以及茅草荆棘的热带丛林,本身就有很多毒虫猛兽,到处充满瘴气,疟疾横行。” 

“单单这些就能造成有进无出?”

主持人显得很惊讶。 

“是的!这些蚊虫、毒蛇、瘴气,猛兽让人防不胜防,每一击都是致命的创伤,有进无出的说法一点都不夸张!”

张教授一脸的严肃的继续道:

“野人山每年的五月到十月属于雨季,雨季不仅使森林里的蚊蚋和蚂蟥异常活跃。种森林疾病,像回归热、疟疾、破伤风、败血病等等迅猛传播开来。夏日大雨后的野人山,由于潮湿的天气再加上毒虫猛兽,一般人在野人山边缘都难以生存,更不用说山里了!连靠近边缘区域都随时有生命危险,因此也被当地人称之为魔域!”

“张教授,对于此地的神秘,以前有人发现过吗?”

“有很多!历史上曾多次有探索者和军队误入,却因为瘴疠之气在边缘就死伤大半,不敢深入!记载最高的一次是二十三万人进山,丧命多达十五万多!只有七万余人因及时后撤而得以生还;这里面有一半是迷路饿死;另外一半是死于瘴气、蟒蛇吃人、蚂蟥吸血、吃人鼠、蚊叮热病,甚至跳崖或受不了自尽的,而这还是仅仅进入到边缘的丛林区及沼泽地所造成的损失!曾经岛国的三个师团共四万大军也在野人山销声匿迹,未曾有出山!”

主持人听闻后,不禁叹道:“这野人山听起来都感觉异常恐怖,看来是没人能成功探索了!”

张教授思索了下,道: “有人成功过!”

“是谁?”

主持人直接失态,一脸吃惊地看着张教授。

张教授一脸神秘地道:“诸葛武侯!”

“诸葛亮?!”

主持人惊呼出声。

“是的!相传诸葛武侯为收复失土靠鬼灯檠躲避野人山瘴疠的攻击,在野人山七擒七纵孟获!”

“……”

青年有些好笑的看着电视屏幕中的张教授夸夸而谈。

晃动下手中的酒杯,微微笑道:“有意思!已经被列为生命禁区了吗?”

收回目光,猛得抬起手中的酒杯,把里面的红酒一饮而尽。

原本懒散的眼神突然变得如鹰一般锐利,盯着玻璃杯口处残留的一丝红色,喃喃道:“五年啦!我竟然还是一个人都没找到……你们到底去哪了呢?按照时间来算……陈松那小子也应该出来了才对啊!这不应该啊……”

轰轰轰……

一阵跑车的轰鸣声直接打断了青年的沉思。

青年有些恼火地抬起头,想看看到底是哪个不长眼的打扰自己这份难得的清净!

透过落地玻璃窗往外一看,只见一名头戴红色遮阳帽,身穿火红色连衣裙的妙龄少女直接开着一辆红色的跑车在自己别墅的门口停下。

待看清少女的五官后,青年脸色顿时一变。

少女将车熄火后,一脸惊喜地抬起手,调皮地对青年做了抓的动作。

青年无奈地咧嘴一笑。

没想到自己跑到在这里都能被她找到!

“我们家少爷可真会享受啊,这地方山清水秀,风景迷人……”

伴随着清脆的声音,一个火红色的身影缓缓走进大厅,看到青年手上的空酒杯,笑盈盈地说道:“不过你一个人独自喝酒,不觉得缺了点什么吗?”

“你怎么来了?”

青年有些头疼地看着走进来的少女。

少女环视了一圈屋内,笑着问道:“怎么?不欢迎?”

“没……我就想静静!”

“我就是静静啊!”

“得!你就饶了我吧!”

“走吧!”

“去哪?”

“你说呢?”

“我哪知道?”

“你不会是想反悔吧?”

少女狐疑地看着青年,哼道:“你可是答应过我,只要再次见面,你就乖乖陪我逛街的!”

“这……”

青年尴尬地一笑。

这只不过是自己当初为了脱身,敷衍她的一句戏言而已,没想到她还当真了!

“这什么这……”

女子上前一把夺过青年手上的空酒杯,放到桌面上,伸手挽住青年的手臂,笑道:“废话少说,赶紧的!”

青年下意识地将手往回一缩,想挣脱少女的手臂。

“你干嘛?”

少女把手臂紧了紧,皱着眉问道。

男子讪讪道:“我想去拿钱包。”

“拿那东西干嘛?”

“不然逛街怎么付钱?”

“用我的啊!”

少女眼睛闪过一丝狡黠,眯着眼笑道:“我钱包在车上,等下你拿着就好啦!”

“这不好吧!”

“有什么不好的!我的迟早不都是你的!”

“停!”

青年直接把少女的手挣脱开,严肃道:“亏我把你当朋友,没想到你居然打这主意!”

“这种众所周知的事,你说出来干嘛?”

少女直接把青年的手抓住就往门外拽。

青年感受到少女手上的力度,一脸无奈地道:“我先去发个文件行不行?”

“不行!就你那破公司,干不干的吧……大不了破产了我把它收购了!”

“你赢了!”

青年叹了口气,不死心地问道:“那我换件衣服可以吧?”

“不行!不然人家以为你是小白脸了!”

“那换双鞋总可以吧?”

“不行!拖鞋才显得你有钱!”

“我自己走,你别拉行不行?”

“不行!”

“为什么啊?”

“哪有那么多为什么啊?别墨迹……不然店铺都关门了!”

“……”

在少女的强拉硬拽和催促声中,青年仿佛认命般,不情不愿地上了跑车。

少女看到青年上车后,非常自觉地系上安全带,开心的发动车子快速向市中心驶去。

 ……………………. 

位于连绵不绝的十万大山边缘。

“啊~我终于走出来了!” 

陈松站在一块石头上,举着只有半截的朴刀,迎着夕阳兴奋地大喊大叫着。

巨大的声音在寂静的大山中回荡,立马惊起一阵阵慌乱的鸟兽声。

如果有人在这看到,一定会惊掉下巴!

居然有人从这山里走出来了!

而且还是一个看起来才十几岁的少年!

他身后连绵不绝的十万大山,越往里,地势越险峻,而且到处充斥着各种瘴气和猛兽以及有毒之物。 

凡是进山的从来就没见过谁能出来的,当地流传着种种传说,哪怕三岁小孩都知道这被称为魔域的地方有多可怖!

很多团体专门组织过多次的专家团队入内,希望把这保持最完整的原始地域的神秘面纱揭露,并且找到符合当今的机遇。

就连普通的民众也都时刻在关注和探讨,结果哪怕是由各界顶尖的精英,拥有最先进的仪器组成的探索队伍到了此地后,都因磁场混乱,设备信号全无。

再强的队伍在魔域面前也毫无用处,最终全部迷失得销声匿迹,一点痕迹都没留下,仿佛此地从未被人打扰过。

面对魔域的无力感和损失从此让各界再也不愿涉足,并将此地列为生命的禁区。

“这该死的深山老林!没想到竟然那么危险,还好我本事高,不然真交代在里面了!真不知道老头子那么多东西是怎么搬进去的!”

陈松望着身后宛如洪荒巨兽般的大山,想起走出的经过还心有余悸。

低头看到身上不知道是自己的,还是其他动植物的液体凝固后产生的一层厚厚污垢,以及此刻挂在身上随风飘动,不能称之为衣服的污迹布条,伸手撸了撸耷拉着的头发,拄着断了一半,已经被血染成黑褐色的朴刀,无奈地叹了口气。

“别动!再动就开枪啦!”

侧面猛地传来一声大喊。 

紧接着在四周的草丛里快速冲出十几个身穿迷彩服、手拿步枪的大汉把陈松团团围住。

其中一个浓眉大眼、满脸胡茬的大汉向陈松边走边骂道:“让你们这群废物给老子逃,逃啊!别以为躲进魔域就没事,有本事就别在魔域边缘躲!看老子怎么收拾你......”

胡茬大汉走到陈松面前,抡起枪托就往陈松的脑门砸去。

枪托砸落带起尖锐的风声,可见速度之快,力度之足!

围在陈松四周的,身穿迷彩服的大汉全都笑吟吟的看着胡茬大汉出手,甚至手上握枪的力度都松了几分。

陈松看着侧面砸来的枪托,条件反射般的微微侧身,堪堪躲过。

充满血丝的双眼死死盯着胡茬大汉,反手把断了一半的朴刀往上提起,迅速往胡茬大汉的脖子砍去……

结果陈松刚一用力,刀才提起一半,就感觉体内像翻腾倒海般,胸口顿时一闷,一口血直冲喉咙,喷洒出来,同时晕死过去。

“居然躲开了?!”

胡茬大汉伸手抹了下被陈松喷到脸上的血珠,有些不可思议地低头看着倒在地上的少年。

刚才从这少年的眼中丝毫看不到害怕,反倒是有种看到猎物的嗜血感,令人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那一刻让他这种经历过战火洗礼的人都略感不安。

只是为何这种眼神好像在哪见过,有种熟悉的感觉?

胡茬大汉看了看手中的枪,又看了看倒在地上的少年,眉头不禁紧紧的皱在一起,一脸茫然愣在原地。

其他十几个围着陈松的迷彩服大汉看着躲开胡茬大汉枪托,又不知为何喷血倒地的少年,全都露出不可置信的神色。

“见鬼!队长居然失手了?!”

其中一个大汉忍不住惊呼出声,甚至还使劲揉了下眼睛,以为自己看错了。

这到底怎么回事?!

他们引以为傲的队长明明没砸中这少年,这少年为何还会喷血倒地,而且他们的队长也一动不动!

这一幕实在太过于诡异了!

大家你看着我,我看着你,一时间谁也没吭声,手中的枪不自觉地握紧了几分。

现场的气氛一时间安静得有些可怕!

此时周围已经变暗不少。

寂静无声的森林不知何时已经笼罩上一层浓雾。

不禁让他们想起这里的种种传说,瞬间心里感觉瘆得慌!

“别瞎说,这小子运气好!不知道为何脱力晕倒,刚好躲开队长的枪托,队长才打空而已。”

其中一名大汉在短暂惊讶后,俯身查探了下陈松后说道。

众人听闻这少年只是刚好脱力晕倒躲开而已,顿时心里松了口气。

胡茬大汉在听到手下的话后,顿时眉头舒展不少,但刚才这少年看自己的那种眼神始终在脑海中挥之不去。

对了!

胡茬大汉猛然记起这种眼神。

这种充满煞气又对生命淡漠的眼神,曾经他在最崇拜的教官眼中看到过!

这就奇了怪!

一个少年怎么会有教官的那种眼神。

查探陈松的那名大汉站起身,小心翼翼的对胡茬大汉喊道:“队长,您没事吧?”

“估计是错觉吧……一个少年怎么会有教官那种眼神!”

回过神来的胡茬大汉使劲摇了摇头,强行把脑海中的画面挥散!

“我没事!天色不早了,赶紧把这小子带回去,找了那么多天了,抓到一个也算是能交差了。”

胡茬大汉抬头看着已经被浓雾吞噬,慢慢溶于黑暗中的神秘大山,心里总感觉这地方让人不踏实。

说完抓起地上的陈松放在肩上,一手扶着,一手拎着枪,带头大步向山下走去……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