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流浪在南明 > 第一卷:征战中成长
第一节:南京城下(一)初始
作者:人间十年  |  字数:3858  |  更新时间:2020-06-17 16:58:38 全文阅读

五月初的南京,天气不再骄阳似火,干燥的空气中夹杂着丝许阴冷。

这是第几天?

来到这个世界的秦楚记不清楚现在身处何时,来来往往的人群晃得眼花缭乱。这几天不断有大明将士的尸体被民夫匆匆放下,弃之不理。

这个黑白的世界,不,严格说起来是泛黄的世界,秦楚可以感受到人群充满了焦虑,今天凌晨,他看见一群群缺胳膊少腿的伤兵士卒躺在路旁哀嚎,震天的哀嚎声从早上持续到晌午,到了日落时,哀嚎声逐渐平息,受伤的士兵在逐渐低沉的哀嚎中死去。

他的脑海突然闪现出一幅幅不忍回首的画面,这几天脑海中不断出现残忍的回忆。

时空突然炸开,没有来得及作出反应,突如其来的降临在一场小型战役中,和一群士兵被飞速冲来的铁骑冲翻,身边的士兵们被冲撞的七横八落,秦楚也被一个留着金钱鼠辫子的清军一刀划开了胸膛。

鲜血从胸膛喷涌而出,映红了他的双眼,也染红了这个世界。

啊—从梦中惊醒过来的秦楚,下意识摸了摸胸口,一道从右肩斜划着刀伤,一直划到左腹,火辣辣的伤口告诉他梦境中发生事情是真实发生的事情,从几百年后跨越时代而来的他,不仅懊恼的骂了几句。

“该死的朝宗南,木马计划竟然将我送到这里,如果可以回去,老子要将你碎尸万段。”

这也是想想,处在这个时期,没有技术支撑送他回去,穿越技术也要经历数百年发展,才勉强可以找到回家时的路。

不想也罢,秦楚伤口不重,辫子兵虽然将他身体横劈,可在这前辫子兵已经左砍右劈了数十个明军,最后顺着战马冲劲,顺势一刀将他劈翻,刀的后劲不足,只勉强将胸口液态防弹衣划破。

为了活命秦楚顺势倒地躲过了被开肠破肚的下场,这是他来着这个世界,世界送给他的见面礼。

脑海里充满战场上敌我双方的厮杀画面,军队每一次进攻都会带走成片生命,秦楚作为一个资深格斗家,每年都要和世界各地格斗好手进行数十场切磋,大多数情况下将其他国家各地区格斗家揍得鼻青脸肿,可是在赤裸裸的血与火的战场,他还是第一次经历。

好在辫子兵冲过军阵一阵抢掠后,往东北方向呼啸而去,他被随后赶到援军救了下来,说是救了下来,其实也和不救没有多大区别。

软绵绵的躯体任由几个民夫仍在路旁,盖上一层草席便匆忙离去。

要我死,还早着呢?

为了防备穿越后有可能会遇到危险,他做足了准备,穿上液态防弹衣,还携带了一把大口径手枪和一百发子弹。

只是没有想到除了防弹衣跟着他过来,其他装备全部留在了穿越仓,让朝宗南和实验室其他科学家面面相觑。

轻轻捂住伤口,清军战刀仅仅是划开表层皮肤,看起来吓人,却没有受到致命伤害。

他打起精神端坐在路旁,偌大荒野没有半点火光,只有天空中数颗星星闪耀着微弱的光芒。月亮去哪儿了?秦楚自嘲了一句,躺在这个乱坟岗,他在思考一个问题,究竟该怎么活下去。

为了活下去,他活吞几个硕大的野鼠,清晨喝甘露缓解饥渴,甚至从死去士兵尸体上找到一把黄灿灿黄豆,补充蛋白质后,强悍身体慢慢的得到了恢复。

说来也怪,深夜里昏昏沉睡去,醒来后精力和力量更上一层楼。

“快来看看,这里还有一片空地,搬到这里来吧?”

这几天,秦楚第一次听到有人说话声音。

几个全副武装的士兵,费力抬着一个高大的身躯,周围还有一个中年将军紧紧跟在左右。

“将大人放下,暂且安葬在这。”中年将领和士兵们用铲子费力的在地面上开始挖洞,十来分钟后一个比较浅的坟墓就被挖好。

士兵们小心翼翼将高大的躯体轻轻放在里面,盖上一层布后便用泥土掩上。

等到这一切完成后时间已经过去了半个钟头,秦楚躺在几十米远看的眼睛发酸。

“大人,属下无能,只能暂时让大人在这里受委屈,等吾等灭了那鞑子,用那狗鞑子人头来祭奠大人,末将再接大人回家。”

士兵们在中年将军带领下,朝着坟墓深深鞠躬。

“哟,还幻想着打回去啊?”一群黑衣人不知何时冒出来,数只火把在夜空中亮起,领头一人身着华服,身后黑衣汉子从黑暗中走出,眼神里透露出逼人气息。

将军大惊:“尔等是何人?怎会出现在此?”

黑衣领头人踱着小步子,慢慢走上前轻蔑地说道:“何将军,这大明朝我看是完了,莫要做无谓挣扎,何不跟随我一起投靠北边呢?”

“呸,狗贼,吾世食明禄,怎会作出卖主求荣之事?”

“不要不识好歹,你家主子已经没了,北边有令,只要肯过去,往事一概不揪,鸟择良木而栖,你自己想死,也要为兄弟们想想后路?”黑衣人阴柔声音让秦楚听得很不舒服。

但是他没有离去,想看看这群人究竟是何人?于是他躺在地上装死,静下心来听。

何将军愤怒的骂道:“我道是谁?原来是狗卫,想不到尔等竟然剃发,做了鞑子卑贱奴才,也好,今日砍下尔等脑袋,祭奠我家大人。”

“放肆,不知好歹的家伙,来人啊,将他们拿下。”

华服人大手一挥,从他身后冲出来十几人,这些黑衣人手持战刀,步伐沉稳,体格壮硕,绝非普通人。

“哈哈,人多也不怕,来啊!”中年人抽出大刀振臂高呼:“二郎们,杀建奴!”

杀,中年将军杀喊声戛然而止,突然凝固的表情,告诉不远处秦楚究竟发生了什么?

一把透着血珠的刀尖从他心口贯穿,一个家兵猛地一抽,尖刀被拔了出来,随后又更多战刀捅进将军背部,又被抽出。

他不敢相信家兵竟然背叛他,挺拔的身体不甘心倒了下来。

华服人很欣慰的看着这群背叛的家兵。“好,好好,诸位勇士弃暗投明,诸位,请。”他做了个欢迎手势,带着其他黑衣人往北边儿去,南京城外围有清军大营,家兵们紧紧地跟随他的步伐,踏上投靠清军道路。

等黑衣人走远后,秦楚赶紧爬了过来,将中年将军抱起试图唤醒他,唤醒这个精忠报国,却被下人背叛的可怜将军。

中年将军早已经断气,秦楚将他紧紧地抱住,过了许久,才突然想起了什么?

将地上铲子捡起来,将刚刚掩盖的新坟挖开,对着坟地里尸体默默说了句得罪,然后将中年将军身体也摆放进去。

放置好以后,用泥土慢慢覆盖,将二人合葬一处,希望他们下辈子可以再续前缘。

做完这些,秦楚身体有些发虚。多日以来身体没有补充足够碳水化合物,他决定要做些什么?

摇摇晃晃站起来,这里是南京城外一片乱坟岗,从乱兵口中得知,大约一个星期前,清军攻破扬州。

扬州失守,十几天后南京城,满朝文武向清军投降,金陵官员们要把南京拱手相让,再过几日,弘光帝也被俘获,送往京城,一年后和其他藩王以谋反处死,想到这,秦楚不禁放慢脚步,心想要不要去南京呢?

这时的南京,是一座不设防的城市,南明军队或死或降,秦楚深知深处乱世,仅仅依靠掌握超前知识,远远不能够同这个年代英雄相抗衡,英雄无论身处何时何地,都能够散发出夺目光芒。

南京城内百万人口,却没有可战之兵,他清楚认识到南京陷落,将会造成多米骨洛牌效应,南明各大藩王粉墨登场,同是太祖后人,都想过一把皇帝瘾。

南明藩王吃喝玩乐很在行,治理能力却一个不如一个,内讧本领更是不小。

南京城外乱兵多,更不安全,思来想去决定还是暂时去南京城,或许南明臣子们并不像历史那样献城投降。

我又算得上什么?他拍了拍身上,将沾落在防弹衣上灰尘拍去,防弹衣虽然被划开一道口子,但仍然坚挺着,只要没有完全损坏,还是可以给他带来稍许安全感,抱着丝许希望,他朝南京城方向走去。

夜间行路,他伴着月光,花费两个时辰才来到护城河外,这里早已一片破败。

丢弃的铠甲、战刀、火铳、长矛随处可见,护城河畔竟然没有看见士兵巡逻,不远处,宽阔城墙上也没有军人游弋,这一切表明南京现在是一座死城,守军失去守城信心,清军也将其视为囊中之物。

呵,心口一痛,那是一种从灵魂深处袭来的疼痛,让他感觉这荒凉夜色越发寒冷。

对明朝的覆灭,他耿耿于怀,虽然明朝土地兼并严重威胁到朝廷统治,但远远没有到灭亡绝境。

凭借自己对历史的掌握,有没有可能挽救即将瘫塌大厦呢?

想到这里他将身上防弹衣褪下,虽然还可以用,但是地上有更好铠甲,防弹衣显得不伦不类,弄不好会被清军和明军当成对面敌人痛打。

他在地上仔细寻找一番,在遗弃铠甲中挑来选去,最后选中一副完整无缺的纸甲,慢慢把纸甲穿在身上,即可以防身又不影响灵活度,一股安全感油然而生。

地的兵器很多很多,秦楚精心挑选起一把战刀,这是一把做工精良雁翎刀。

好刀,原来主人竟然将其遗弃,真暴殄天物。

将雁翎刀帅气别在身上,他脑子里却在考虑大明如今的处境。

这时候李自成不知道还活着没有?

史书记载,李自成在湖北九宫山遭到地主民团袭击身亡,他死后部下逐渐分裂。

他苦苦思考大顺军走势,如果有他加入,会不会可以挽救这一只大军?

可是李自成究竟有没有死,历史上对其死亡记载有很多种,真相已经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中,秦楚没有兴趣去探索,他只是顺着自己的思路在考虑这只军队,是否可以值得他去投奔。

大顺军兴起之地,早就被毁坏,十室九空的大西北,不能够给大顺军提供更多兵源,仅仅依靠流动式作战,不是长久之计。

况且流寇作战方式,也会导致军队战斗力地方化,接连碰到防守坚固城池,短时间不能攻占,大军顿时做鸟兽散。

作战方式以及不注重根据地建设,是大顺政权灭亡最终主要原因。

秦楚想到这里,暂时将大顺军摒弃,那么南方的地方割据势力呢?

张献忠军队在1643年攻占四川,建立大西政权,大西政权和历史上季汉,成汉、谯蜀、前蜀、后蜀等大大小小前后数十个割据政权一样,无一统一中国。

川蜀之地守城足以,剑门雄关既敌人拒之门外,也将关内势力封锁其中,入蜀军队经过十几年后,战斗力地方化迅速下降,不足以抗衡关外雄兵,这也是历史上川蜀势力,大部分二代而亡的原因之一。

再一次将大西军摒弃,没有等到他继续思考下一个势力时,身后突然传来一阵轻微的声音。像是老鼠的声音。

秦楚双肩抖动,将战刀拔出,轻轻了走了上前。

喵——猫叫声从草丛传出,原来是一只猫。

顿时放松些心情。

恩,不对,这里怎会有猫呢?南京城下流民数十万,所过之处寸草不生,更别提还有牲畜存在,他再一次紧张起来,将战刀横握,蹑脚走上前。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