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俗世登仙 > 正文
第十五章 仙家坊市
作者:简单男孩  |  字数:3479  |  更新时间:2020-04-01 08:45:06 全文阅读

如意城西边大门,有四人驾马而出,由城主亲自相送。在十天以前,陆遥和杜远下山,说什么也想不到离开时会是这般场景。

李老在他们临走前,把灵器白玉盘给了孔纤宁,同时千叮万嘱,不到筑基不得拿出,你们四人中只有两个练气小鬼,遭人惦记就麻烦了。

对岳青瑶,因为其外貌太过惹眼,李老专门给他易容,还施了障眼法。李老私下给陆遥说过,这女子是有修行资质的,而且是那些喜好双修功法的修士,最理想的炉鼎。

陆遥记在心里,这一路一定小心谨慎,低调行事。

“宁姐姐,我们先去哪里?”

出了如意城的岳青瑶更是活泼,对她来说现在的一切都是崭新的,骑在马上向四周张望不停。

“你可以问问你的杜哥哥呀,是不是啊,杜哥哥~”

“呀!宁姐姐你讨厌!”

陆遥走在前面也嗤笑出声,落井下石的转头看向杜远,问道。

“杜哥哥,想好去哪了吗?”

“我他么…”话到嘴边杜远硬是收了回去,因为岳青瑶不喜欢他把那娘不娘的挂在嘴边。

“陆哥,你怎么也跟着不正经。”

“就是!”岳青瑶踩了踩马蹬,和杜远并排,“不许笑话杜哥哥。”

“好的,杜哥哥。”

“没问题,杜哥哥。”

杜远面如死灰,心中大骂,干他娘的,我现在说回去还来得及吗?

四人此行的第一处地点,就是楚王朝境内第一大山上门派,天罡宗。

当然不是去拜访山门,而是要去天罡宗开辟的那处仙家坊市,陆遥决定先让孔纤宁顺利异化灵气,然后寻觅机会筑基。

如此一来,有灵器白玉盘在手的孔纤宁,就是一个很强的战力。自己虽然功法精进不错,但苦于境界,也没有一件趁手的法器,与人动起手来要吃亏不少。

从如意城到天罡宗山下,四人走了二十余日,这么慢的原因,是每到一处郡城孔纤宁和岳青瑶两人便要去四处转转。

期间还碰到过一伙强盗,征得陆遥同意后,孔纤宁一人下马,用不到半柱香的功夫,就摆平了,后来还反抢了一手。经此一役,陆遥对孔纤宁的实力了解又进了一步,那就是除去雷法,近身搏杀,他几个呼吸间就会不敌对方。

感受到前方不远处的灵气外溢,陆遥确定是这里了,招呼其余三人下马,将马绑在一处溪水旁的树下。

陆遥按李老所教的法诀,破开了禁制,眼前的画面如水波一般散去,出现一个入口。

一位在此看守的天罡宗修士上前,与陆遥说了几句过场话,然后伸手,一人五颗黄土钱。

外面那处禁制其实就是第一个门槛,若是连这简单的山水禁制都破不开,那也不配进去坊市;第二个门槛就是这里,意思很简单,没钱滚蛋。

陆遥假装从衣服内掏钱,还做出一副十分心疼的表情,为的是不暴露身上的方寸物荷包。

看门修士心道,又是一群穷鬼,不由撇撇嘴,放了四人进去。

说是坊市不如说已经是一座小城,街道商铺一应俱全,当然能在这里开商铺的,大多都是天罡宗自己门下的弟子。

大概转了一下,陆遥发现这里也有很多想杜远和岳青瑶一样的普通人,想必也是有些手段来次的。

带着三人来到一处客栈,仙家坊市中的客栈与俗世还是有些区别的,因为这里是一个个开凿好的洞府。岳青瑶惊叹张大嘴,看着那密密麻麻又整齐排列的洞府,这么一小会儿接触的信息量太多了,脑子有些转不过来。

“几人啊?”

“四人。请问价格几何?”

“两人洞府二十黄土钱,四人洞府三十黄土钱。”

陆遥心里暗暗盘算一下,感觉价格还算公道,要了两处挨在一起的两人洞府,取出一颗玄子钱交给对方。原本一直未抬头的招待修士,接过玄子钱后,态度也热情了不少。

“道友可还有什么想知道的?打探消息,寻找物件都可。只收十颗黄土钱,不限次数。”

说着他把找回的五十颗黄土钱,推到陆遥身前。

“紫芯丹在何处能买到?还有此处坊市最好的炼器商铺在哪?”

招待修士得了钱,心情大好,不仅说了方位,还额外给了陆遥他们一张坊市详细地图,上面标注了一些重要的地点。

“对了道友。”陆遥走出一段又被那人叫住,“若是不急着走,可以在坊市多挺久几日,天罡宗宗主之女近期要回山了,留下来看看热闹也不错。”

“谢道友告知,我会斟酌的。”

安顿好三人,陆遥又独自出门,按地图去了一处名叫天机阁的地方,这里也是商铺只是不卖丹药法器,卖的是各类信息。

陆遥来此是为买一份仙家闻录,上面会记载附近山上在几日内发生的要事,还会有一些秘闻,比如洞府遗迹出世之类的。

看来那店家说的不假,天罡宗宗主之女,任巧儿确实准备回山,她还有另一个身份,楚王朝当朝皇后。天罡宗有三位金丹修士,稳坐楚王朝山上头把交椅数十年,又在五年前成功与山下皇室联姻,想必地位在之后至少十年内,是无人能撼动了。

杜远和岳青瑶都是普通人,所以陆遥和孔纤宁出门各带一个,陆遥给了孔纤宁五颗玄子,她也有方寸物,是李老原来使用的。

陆遥直接去了店家指出的那处炼器坊,铺子不大,但是来此购买法器的顾客不少,身上还剩十三颗玄子一百三十颗黄土,之后旅途还很长,陆遥只想买个品质高些的法器便好。

“陆哥,你看这扇子如何?还有这个,这把飞剑和李老的看着有异曲同工之妙啊。”

杜远看不出法器的深浅,只是凭借卖相挑选着,陆遥看过后,扇子只是品质很低的法器,飞剑倒是灵器品质,只是八颗玄子的价格着实有些高了。

“咳咳…杜远,我们钱不够。”

“啊…这个八,是八颗玄子啊,乖乖。”

一位店内小修士来到二人身旁,打了个揖手。

“二位道友,可是想购买些什么?我可给二位推荐一二。”

“我初来此地,一介散修,身上没太多神仙钱,只想找个品质好些,趁手的法器。”

陆遥看出这小修士与自己一样是练气中期的修为,看来此处确实是天罡宗的自家店铺了。

“了解了,道友可否告知修习何种功法?”

“说来惭愧,在下只是偶然在山下古玩市场里,淘到一本残破的雷法,一品而已,侥幸入门。”

陆遥的原则很简单,除非遇到真正的危险,否则绝不暴露奔雷诀的品质,更不会用出一线奔雷。

“修行本不易,能入门已是极好的运道了,二位请随我来。”

小修士带着两人离开大厅,来到一处小房间,里面的稀稀落落的几人,小修士解释道。

“雷法难得,所以这间房中的法器也卖的少,你们可以挑挑看。”

原本就在房中的两名修士,看过陆遥的境界就不再理会,想来这低微的境界也不会与自己有竞争。

“我推荐是这面铜镜以及这副引雷针,引雷针比较常见,是用下品雷晶炼制,价格一颗玄子。”

小修士把引雷针递给陆遥,继续说道:“这铜镜是我们老掌柜从一处秘境中得到,因为老掌柜不会雷法,只是知晓此物能提升雷法威力,具体效用尚不得知。”

“这铜镜多少神仙钱?”

“虽然不知效果,但此镜质地却高过引雷针许多,所以定价是两个子。”

“啊?不知道用法还比这副针贵一倍啊?小仙师不是把我们当做冤大头了吧?”

杜远可不乐意,这不明摆着宰人吗?陆遥也沉默下来,他是想要这面铜镜的,因为刚一接触此物,他体内的灵气就活跃起来,若不是他刻意压制,都要窜出体外了。

这铜镜是个好东西!

“一个半子。”

“道友,你这是为难我了,哪有砍价直接砍半子的。”

“就一个半子,若是可以我就买了,不行的话,只能再去别家看看了。”

这价格就是陆遥心里的最高价位,再高就只好忍痛割爱了。

小修士原地思索起来,陆遥二人也不催促,静静的等着。这铜镜已经放在这三月有余,价格从四子降到两子都没出手,再放下去不知还要多久。

“成交!”

“多谢道友。”

“嘿嘿,多谢小仙师。”

去大厅结清了账款,小修士将两人送至门口,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陆遥笑道,

“道友有话,但说无妨。”

“嗯…是这样,若是道友想要试试这铜镜法器,可去坊市最头处的赌坊擂台。”

陆遥在地图上看到过那处,原本没想去凑热闹的,现在这小修士既然提到,不妨听听。

“之前不敢说,是怕道友误会我与那赌坊勾结,道友尽可放心,赌坊擂台有我们天罡宗长老坐镇,不会诓骗于二位。”

“这我倒是信得过,只是那里的规矩?”

“是这样,道友需先挑战一处境界相同的擂主,成为擂主后再守三次便是获胜,前两次都是与道友一样的外来修士可登台,后一次会是我们天罡宗外门弟子上台。”

陆遥听明白了,这擂台其实就是天罡宗用来锻炼自家外门弟子的,山上修行若不与人切磋,以后下山历练可是会吃大亏的。

“那入场钱,和获胜钱有多少?”

“半子入场,若输了,入场钱不退,若赢到最后,不仅退还半子,还可再得两子。”

陆遥谢过对方,与杜远告辞离去,他决定去赌坊那边看看,但不是他想上台。

“陆哥,你真要去那擂台练手?那给我些零散黄土钱,我去赌坊压在你身上。”

陆遥无奈笑道:“我是那爱出风头的人吗?不是我要上,是我猜到,有人应该已经在擂台上了。”

杜远还不曾理解,就已经听到前方擂台下传来的叫喊声。

“鬼老三,你的修为都让你拿去吃屎了吗?”

“这狗日的老三,不会是在演我们吧?去看看他压的谁!敢玩我们不想活了!”

“看过了,是压的他自己…”

靠近中心的一处擂台最热闹,下面围观叫喊的人也最多,杜远寻声望去,便看到台上一女子连出三拳,将一个光头大汉锤下擂台…

心中敬仰之情油然而生,孔女侠当真是女中豪杰!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