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俗世登仙 > 正文
第十三章 血煞冲天,一线奔雷
作者:简单男孩  |  字数:3944  |  更新时间:2020-03-29 22:21:59 全文阅读

刘公子已经能望到自家大门,却发现守卫的一队士兵没了踪影,不知为何他心底生出一些不好的预感,加快了脚步。

临近之后,便听到大院内传来士兵的呼喊,已经兵器碰撞声。

怎么回事?城主带人硬闯了?

刘公子不及细想,撒腿奔入家中,入门处和廊庭内都看不见一个下人的身影,那股不好的预感愈发浓重。

来到主院,因为跑的太急,刘公子被门槛绊倒,趴倒在了地上。

心中大骂一句,正要起身,视线中却出现一个熟悉的人影,他的父亲,刘老爷。

只是现在的刘老爷已是一个血人,胸口处已被掏空,仰面朝天躺在主院的大槐树下,地上长长的血迹证明在临死前,他还想要挣扎逃离主院。

“爹…爹你怎么了?”

父亲的惨状让刘公子双腿发软,大脑一片空白,眼神呆滞的他环顾四周,才发现原来不止是自己的父亲,所有的下人奴仆都被洞穿了胸口,死在院中各处。

而之前听到的打斗声,现在更加清晰,是自己妻儿所住的院落。

“不…不…不!!!”

刘公子四肢并用,连滚带爬跑去那里,他无法想象会看到何种场景,或者说他根本不愿去想。

此时此刻他只希望这是一场噩梦,等他再度醒来,已经是第二天清晨,天朗气清,鸾凤楼把青瑶送来刘家,皆大欢喜。

可这就是现实,残酷的,血淋淋的现实。

他看到张开状若癫狂,放声大笑,一手掐着士兵的脖子,另一只手倒提着个无头尸体,那是个孩童的尸体,而住在刘家这处院子的小孩只有一人。

有一只断臂,已经脱离了原主人的身子,却还是死死抓着张开的脚踝不放,腕上价值不菲的翡翠镯子,是结婚前,丈夫送给妻子的定情信物。

“张开!!我杀了你!!!”

父亲妻儿惨死的痛苦,化作愤怒,压过了心中的恐惧,也同样吞噬了理智。

刘公子冲过士兵们的阻拦,拾起地上一把长刀,砍向已经走火入魔的张开。

嚓。

张开丢下断气的士兵,用两根手指就停住了长刀,双眼已经被血红色填满,看着怒火中烧的刘公子,他笑了。

“少爷…我猜到那姑娘不好搞,不过现在也没事了,我们还是成功了,你瞧。”

张开已经完全失去了人类的思维,他把那孩童尸体提到刘公子近前。

“我吃了这小娃,修为已经大涨,就是方才老爷和少奶奶不放心,大吵大叫的,不过我也已经让他们睡下了。”

刘公子抓着刀柄,全力拉扯也移动不了一丝一寸,他明白了自己根本伤不了张开分毫,绝望的泪水涌出眼眶。

“为什么…只要一夜就好的,不用三日,只需要一夜就好…”

“少爷因何而哭?我们大事成了啊,刘家兴旺就在今日开始了。”

张开指尖微动,刀身断成两半,他扬起双臂仰天长啸,刘家兴旺今日起,刘家兴旺今日起…

“畜牲…”

“嗯?少爷你说了什么?”

刘公子心神颤抖,张开停刀后的言语,让他彻底崩溃了。

“我说畜牲,我说你是猪狗不如的畜牲!下贱玩意儿!将你五马分尸也死不足惜!”

刘公子的叫骂声撕心裂肺,宣泄着他心中的,痛苦,悲伤,绝望,愤怒…

“少爷,你怎么也和老爷一样,这般大喜事不庆贺,反而怪罪于我。”

张开笑容逐渐收敛,取而代之的是厉鬼般的狰狞血色。

“既如此,那就只好让少爷也睡会儿了!”

凌厉的掌风袭来,夹杂着血腥气息,这一掌足以让刘公子尸首分离,却被突然横插至两人中间的一把长枪打断。

一道淡蓝色人影掠过此处,卷走刘公子,带到了士兵身后。

“城主大人!”

士兵们看到熟悉的身影在场中持枪而立,总算心安些,他们不用再正面面对这头长着人样的怪物了。

“城主…我们死了好些弟兄,都是这疯子干的!”

“我已知晓,不必多言,能带走的尸体都带出去,将刘公子押到刘家门外,任何人不得进入。”

“是!”

军队的素养和执行效率还是很高,一会儿功夫,院内只剩下三人。

走火入魔的张开,手握长枪的孔城主,以及破关而出的陆遥。

刚才就是他运转奔雷诀,用极快的身法,带走了刘公子。此时的陆遥,在玄清丹霸道药力的作用下,成功破境至练气中期,奔雷诀接近小成,同时将小部分灵气异化成功。

张开歪着脑袋,咧嘴笑道。

“你们的气味更好闻,吃了一定更香,嘿嘿嘿…”

陆遥来到孔城主身侧,二人并排而立,李老已经去抓幕后黑手了,张开就需要他们解决。

“孔城主,他的境界现在好怪,感觉飘忽不定。”

“李老给我说过,走火入魔之人,便不能按常理视之,他原先是练气圆满,走火入魔之后境界不再稳固,以精神为代价,换来是体魄的提升。”

孔城主提起长枪,拉开架势,枪头直指张开的眉心。

“我正面迎敌,陆公子从旁接应,如何?”

滋滋…

陆遥施展奔雷诀,细小的电光在他身上游走,这些便是他在体内异化的部分灵气,已经开始带有所修功法的特点。

“乐意至极。”

孔城主也不再啰嗦,见陆遥答应他就动了,寒芒闪过,枪出如龙!

行伍出身的他,又有练气后期的修为,这把长枪他也已经用灵气温养十余年,比灵器也只差一筹。

走火入魔后的张开,疼痛感也变弱,即使感受到了这杆枪的威势,也毫无惧色,反倒是笑容更甚,向后退了半步,又突然朝前抓去。

孔城主与人搏杀的经验可不少,手腕一扭,枪身弯曲,带动枪头扭动,躲开了张开手掌,戳向他的喉咙。

张开没有躲闪的意思,他的脸颊裂开,嘴巴忽然张成一个足以吞下人头的扭曲弧度,三个附着着粘稠黑血的骷髅头给他吐了出来。

其中两个分别咬住枪头和枪身,硬生生止住了这次攻势,另一个则扑向孔城主。

来不及抽枪,孔城主左手握拳打向骷髅头骨,两相碰撞之下,头骨被打飞,而那粘稠的黑血,却残留在城主手上。

“嘶…”

定睛一看,孔城主倒吸一口凉气,那黑血犹如活物一般,正在啃食他手背的血肉。灵气也抵挡不了,这邪功确实厉害。

张开一击得手,想要趁胜追击,结果被一直在旁观察的陆遥,跃起一脚踢中脑袋,随后陆遥身体在半空旋转半圈,右掌中凝出一小团雷电小球,塞入张开的嘴中。

噗的一声闷响,张开应声倒下,半跪在地上。陆遥不给他喘息的机会,又将一记雷光打入他体内,张开立时吃痛吼叫出声,回敬一掌打在陆遥后背。

呕出一口鲜血,陆遥并不觉得吃亏,这一次交手对方肯定比自己更难受。仙家册子上记载的雷法破万邪,果然如此,自己所修炼的奔雷诀,正好克制这些鬼魅邪功,以练气中期修为就能伤到圆满境的张开。

退到孔城主身边,用体内剩余的异化灵气凝在手中,搭在了他的手背上,那团似是活物的粘稠黑血接触到雷光,便开始干枯萎缩,最后脱落。

“疼…啊!!我要吃了你!臭小子!!”

雷法带来的疼痛感,激发了张开的凶性,咆哮着朝二人奔去,毫无保留的将体内灵气全部运转倾泻而出。

混杂着血腥气味的煞风,扑面而来。

陆遥与孔城主对视一笑,这正是他们想要的结果,陆遥先行退走,在前方做饵,将张开引诱至刘家主庭院的开阔地带。

孔城主在此处也不再留手,全力阻拦张开,有了第一次的教训,他不再进攻张开的软肋,而是改为以量取胜。

长枪在他手中如长蛇一般,灵活扭转,一挑一撩一刺,都是触之即收,只要多在这张开身上留下伤势便可。

那三个骷髅头则是被陆遥牵制,拿出一张李老留给他的降雷符,陆遥腾空躲开一记啃咬,在房梁处借力发力一蹬,来到三个骷髅头的上方。

降雷!陆遥以自身为引让符箓引发的落雷透过自己的身子,劈在三个骷髅头之上。

三个骷髅头瞬间便被劈成了碎片,彻底失去了作用。而用降雷符劈自己的陆遥,身上各处同样皮开肉绽,模样很惨。

内视丹田过后,他满意的点点头,现在只是样子惨,皮肉伤而已。体内之前用尽的异化灵气,已经再度充盈,而他的奔雷诀也隐隐有突破之感。

张开失去法器,以双拳对长枪也是不落下风,双方动作都很快,已经交手数个回合,没有灵气补充,孔城主的出枪速度也慢慢下降。

陆遥来援,却只是从张开后方随意打出稍带普通灵气的两拳,好像是故意卖出破绽,让对方将目标转向自己。

孔城主踩着院内槐树,一跃而上,来到屋顶。随后他将灵气运转至长枪之上,隔空指向了下方的张开。

而距离刘家百米远的如意城城头,孔纤宁已经在一架巨大的劲弩旁等候多时,这架足有四米长的劲弩,正是她十二岁时孔城主用来射杀那名江洋大盗的。

有了父亲的指引,孔纤宁爬上弩架,对准长枪银光所指之处。她相信父亲,也相信陆遥,没有任何犹豫,拉下开关,放出弩箭。

弩箭划过夜空,发出阵阵破空声,陆遥看着弩箭在空中留下的丝线状轨迹,一股异样的感觉突然涌上心头。

转瞬而至的弩箭,直接穿过张开的腹部将他钉在地上。连续受伤,现在又遭此重创,张开面色痛苦不堪,不管他再强终究也只是个练气修士,不曾筑基。

陆遥站在不远处,双眼禁闭状态神异,那由一点射出,破空而至的弩箭,让他心中似有所悟。

张开从地上拔出弩箭,打断箭身,见陆遥竟在自己面前调息吐纳,再度露出狰狞的笑容。

老子活不了,也要拉上一个垫背的!

屋顶的孔城主面色难看,没想到这一箭过后张开还能动弹,自己体内灵气已经耗尽,和陆遥间的距离,根本赶不及。

“陆公子!小心!”

“来不及了,哈哈哈哈哈。”张开狂笑着来到陆遥身前,在他眼中,陆遥已经是一个死人。

千钧一发之际,陆遥睁开眼,与之前不同之处是,此时的他眼含光晕。

原本修炼奔雷诀就接近小成,今天的雷劈把他推到只差临门一脚,而最后的弩箭,就是这一脚。

双指轻点自己的眉心,对奔雷二字的理解更深一层,随着指尖雷光闪烁最终化为一点,陆遥开口。

“雷法,一线奔雷!”

一指划出,雷光乍现。

张开的身形被定格在了当场,脸上狰狞可怖的表情也就比凝固,一道平整的伤口出现在胸前,紧接着他变成两段,掉落在地。

邪修张开,就此身死。

这顿悟一击也同样掏空了陆遥的身体,身体摇晃之时,有人从后方接住了他。

李老收拾完残局,又捉回了只剩半条命逃走的虚灵教修士,这才赶到刘家。

“李前辈,幸不辱命。”

说完这句话,陆遥嘴角含笑,昏迷而去。李老用白玉盘托起这个年轻人,看在眼里甚感欣慰。

“辛苦了。”

孔城主走来,看着浑身是伤的陆遥,心中很是愧疚。

“都辛苦了,不必如此,你从未修习功法,做到这样已是尽力了。”

自此,刘家勾结山上邪修,屠害百姓一事,彻底真相大白。刘公子被带回城主府押入地牢,择日便会斩首示众,那个虚灵教的修士魂魄也被李老打入一枚法器中,准备等陆遥醒了一起审问。

陆遥修道,两年入门,下山入世,不为长生,抱得一善果。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