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半卷江湖半盏雪 > 正文
第二十章 山重水复疑无路
作者:梅雪庵  |  字数:2038  |  更新时间:2020-04-18 23:31:36 全文阅读

  夜深人定,李嗣源府上,一间僻静的耳房内,灯火通明,不时传出稀疏的落子声。窗牖上映着两具庞大的黑影,歪坐在炕床两端,手肘撑着矮几,彼此靠拢。

  此二人,正是李嗣源,以及趁夜来访的马步都虞侯,朱守殷。

  不知是因为夜深了还是其他原因,朱守殷刻意压低声线道:“君侯戎马倥偬,已是德业震主,功高不赏。而今陛下对您颇有猜忌,特派下官暗中伺察。”

  “有道是众口铄金,积毁销骨。京中早已流言四起,说君侯有不臣之心。假以时日,难保陛下不会对您痛下杀手。君侯还是早做打算的好。”

  沉默须臾后,朱守殷见李嗣源只是敲着棋子也不说话,于是又接着说道:“倘若君侯有意,下官大可以为您穿针引线,届时只要您揭竿而起,势必一呼百应。以君侯的威望,这江山还不是唾手可得?”

  闻言,李嗣源落了子,却是不咸不淡地回复道:“本官对陛下忠心耿耿,日月可鉴。且不说君臣之义,本官与陛下乃是义兄弟,昔太上皇与太后视本官如己出,恩重如山。本官岂能枉顾恩情,行此等不忠不孝,不仁不义之举?”

  呷口茶润了润嗓子,李嗣源复又说道:“朱大人就此打住,本官可以当作什么都没听见。否则,定亲手将你绑了,押送到陛下面前。”

  “既然如此,下官也不再多言,只请君侯务必当心。”

  朱守殷离开房间,自有人领着他出府。而李嗣源却是敲着棋子,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眼神忽而凌厉,忽而又变得晦暗。

  府内,一处院落的屋顶上,小鱼儿注视着朱守殷戴上黑色兜帽,离开李府,消失在夜色当中。

  小鱼儿尽管未去偷听李朱二人的谈话,但结合白日里的种种观察,却也嗅到了一丝不寻常的气味。

  树欲静而风不止。

  有些事情他不会去管,但有些事情他却不得不留意。

  由于李从荣的关系,李嗣源是否值得信任还有待考证。但就目前来看,他确实是麻烦缠身。即便他有意帮助小鱼儿,但能否起到作用也还两说。

  果然,在李府一连呆了数日,李嗣源每来都只是嘘寒问暖,对于发布告的事却绝口不提。

  对此,小鱼儿自然不会说什么,但心里也说不得起了别样心思。

  想到李嗣源暂时已经无法帮自己了,小鱼儿不是没考虑过离去,但又觉得如此大为不妥。

  一方面,他在洛阳人生地不熟。眼下,还有人能比李嗣源更为可靠吗?

  另一方面,李嗣源也还没有到那山穷水尽的地步。小鱼儿见他依旧气定神闲,想来,心中应该早有谋算。

  既然如此,小鱼儿倘若还想借助于他,还是不要离开的好。毕竟,没有共患难,何来同富贵?

  眼下就暂且留在李府,能帮则帮,如果当真事不可为,也怪不得他一走了之了。

  很快,在爆竹声中,又迎来了新年。

  当天,李嗣源在府上摆了团圆宴,又向小鱼儿引见了长子李从审。两人自是熟络一番。

  连同石敬瑭与李从荣,五人推杯换盏,却各怀心事,一场酒宴便早早散了。

  一晃眼,夕元节也到了。

  清早,李嗣源入宫觐见,带回了不少赏赐,也分给了小鱼儿一些。

  是夜,满城灯火,尤端门最甚。张灯结彩,火树银花,整个洛阳都笼罩在一团喜气的红光中。从端门到定鼎门,沿街搭起彩绘戏棚,丝竹飘飘,游人往来不绝。

  只身坐在屋顶上,小鱼儿寂寞了,即便喝着御酒却也索然无味。小鱼儿很无奈,随手将空空如也的银壶抛下去,砸得当啷作响。他不知道,这种苦熬的日子什么时候才是个头。

  自入京后,李嗣源不是在房中研读兵书,就是在院里练习拳脚,后来偶尔也会找小鱼儿讨教两招,每日足不出府,但京中有关他的流言却并未就此减少。

  小鱼儿也有所耳闻。大致就是说,某某劳苦功高忠孝两全,如何如何。没有诋毁,坊间一致好评。

  他已然听出了杀机。这些话传到李存勖耳朵里更是惊雷滚滚。

  与李嗣源两相比较,他俨然成了嫉贤妒能的昏君。又有心存不轨的人在耳边煽风点火,李存勖更是大恨,恨不得杀李嗣源而后快。即便有枢密使李绍宏为他开脱,也并不能消除李存勖的心头之恨。

  转眼,正月也到了头。

  小鱼儿注意到,派来监视李府的人日益增多。个个身披甲胄,手拿剑戟。即便是出府采办的下人,都会被明火执仗地盘问搜查,可谓是杀机四伏。

  李从审以禁军职责为由,被留在宫中。李从荣被李嗣源禁足府中,石敬瑭则闭门不出。

  李府上下,一度人心惶惶。

  而与之前相比,李嗣源却表现得更加淡定自若。小鱼儿不管他是装腔作势,还是真的胸有成竹。

  局面是否还有转机?李嗣源将会如何破局?他的奇兵又在何方?小鱼儿心中有无数猜测,但他想不通,以致于失望远远大于希望。

  小鱼儿甚至想过,破府之日,便是他趁乱抽身之时。他并非凉薄之人,又承蒙李嗣源照顾颇多,自然也不希望喊杀声在李府响起。

  他不是没想过,若当真大势已去,就救走李嗣源,但这个念头很快就被掐灭了。因为,连他自己也无法确定,在重重包围之下,在如飞蝗般的箭雨之下,后天六脉是否就一定能够全身而退。

  他也会于心不安,偶尔甚至也会从梦中陡然惊醒。但即便如此,哪怕承受良心的谴责,他也绝对不会为此以身犯险。因为,不值得。

  到时候,只能各安天命。

  或者还是祈祷,永远没有那个时候。

  有了打算,小鱼儿除了夜里四下打探,就极少再走出院子,大多时候都在自己屋里。

  他一遍遍地擦拭着剑身,细数着日子一天天过去,每天都禁不住去想,就在明天了吧。为此,他时常感到口干舌燥。

  庆幸的是,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失望了。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