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半卷江湖半盏雪 > 正文
第十九章 从来好事多磨难
作者:梅雪庵  |  字数:2092  |  更新时间:2020-04-13 19:45:17 全文阅读

  翌日,小鱼儿便与李嗣源等人一同上路。

  石敬瑭似乎早有预料,故而一点也不觉得惊讶。

  只有李从荣一见小鱼儿,便恨得咬牙切齿,当得知对方将与自己同行,心里更是不大自在。

  与两人打过招呼,一人表现热络,另一人自是不冷不热。

  昨日刺杀,二十牙卫折损半数,余下的或轻或重各有负伤。

  李嗣源担心再遭不测,与石敬瑭等人商议之后,转道去了趟魏州,借了一百精骑,又命伤员在此将养,再度出发。

  百余人如履薄冰,一路走走停停,但不消三五日,便也来到洛阳城下。

  李嗣源吩咐骑兵稍作做休整,便由偏将带领原路返回,自己则带着小鱼儿与石敬瑭等人进了洛阳。

  李嗣源前脚还未踏进城门,后脚却已经有人快马进宫,向皇帝禀报。

  紫微城一座宫殿中,李存勖得悉后当场暴怒,将手中一枚玉玦摔得粉碎。

  “岂有此理!目无君上,擅离职守,他李嗣源是想造反吗?来人,将李嗣源拿来见我!”

  “陛下息怒。”却听侍奉一旁的宦官向延嗣道,“节度使大人是已故太上皇太后义子,陛下之义兄。而今太后新丧,陛下若就派人拿他,难免不会有人说陛下薄情寡义,竟容不下自己兄弟。”

  “再者,节度使大人征战多年,声威赫赫,一时被盛名冲昏头脑也是有的。陛下自当体谅才是。”

  “且他镇守一方,手下兵多将勇,素有人称他不是池中之物。陛下更应安抚好了,以防让他对您心存芥蒂,生了反心才是。”

  旁边的伶人敬新磨也点头附和。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竟将恼怒的李存勖劝住了。

  但这哪是灭火,分明是火上浇油。言语里夹枪带棒,让李存勖更加恼火,却又让他产生了忌惮。

  李存勖他心中火焰正盛,却生生被盖住了。只要轻轻一揭,势必怦然爆发,不可收拾。

  他强忍怒火,吩咐左右移驾,望着宫墙外的天空,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另一边,李嗣源一行四人,西行到五凤楼应天门下,却被禁军拦下。

  只听那禁军统领把着剑,喝道:“来人缴械。”

  一双眼睛却是贪婪地盯着小鱼儿手中的承影。

  小鱼儿不知道他是什么居心,但想着此剑是施落晴送给他的,怎可交于旁人,这宫不进也罢。

  李嗣源本还想劝他一劝,但知他心意已决,也就道:“既然如此,小兄弟就现在此稍候片刻,老夫去去就回。”

  又吩咐李从荣留下陪着他,便带着石敬瑭进了宫城。

  谁想两人刚去不久,那统领却一挥手,二十个禁军顿时一拥上前,将小鱼儿与李从荣团团围住。

  李从荣喝道:“杨统领,你什么意思!”

  “本统领现在怀疑此人是奸细。”那杨统领指着小鱼儿道,“李将军还是先退倒一边。待本统领先将他拿下,再向节度使大人请罪。”

  本以为李从荣会辩解几句,谁知他竟退出了包围圈,大有作壁上观的架势。还推诿道:“此事于我无关,我父子三人具不知情。”

  更是叫嚣道:“观鱼,我劝你还是放下兵器束手就擒,否则死无葬身之地。”

  见状,小鱼儿却是心中一寒,目光冰冷的扫了他一眼,同时右手已经握住了剑柄。

  施落晴在传授他武艺之时,也不忘教他如何在临战之际,迅速调动精气神。只见小鱼儿眼睛一闭一睁,整个人的气势骤然变化,如同宝剑出鞘,锋锐无比。

  突如其来的变化,竟是让一干禁军倍感压力,手拿长枪却硬是不敢上前,更有甚者,脚下却是不由后撤。

  小鱼儿一直都很克制。即便前几日被刺客偷袭,也只是将他们击退,顺便惩罚了一番,却没有伤及他们的性命。

  因为他一直谨记施落晴的教诲,遵循欲望是本能,控制欲望才是本事。

  但现在,小鱼儿很愤怒。

  他为无端的诬陷迫害感到愤怒,可更为李从荣的袖手旁观落井下石感到恶心。

  那狗东西的忘恩负义,他已经不是第一次领教了,着实令人厌恶。

  一双眼睛微敛,凌冽地扫过一干禁军,大有杀人之意!

  小鱼儿愤怒之余,心中却抱有疑虑。

  求助之事,到底能否达成所愿?李嗣源到底还能否去相信?

  另一边,李嗣源与石敬瑭进宫拜见皇帝,李存勖却只是说了些嘘寒问暖,毫无营养的话,便让他们退下。

  李嗣源连向他引荐小鱼儿的机会都没有。

  等他们重新回到应天门下时,场面却已然失控。

  只见众禁军手持长抢突击上前。小鱼儿陡然一跃,噌的一声,承影剑赫然出鞘。顿时寒光乍起,簌簌作响,小鱼儿在空中执剑朝下,手腕猛然一抖,将长枪木杆尽数斩断。

  眼看小鱼儿凶性大发,接二连三踹翻禁军,竟将剑架到了杨统领脖子上,李嗣源连忙大喊:“且慢!”

  “小兄弟快快住手!”李嗣源快步走过来,先是狠狠地瞪着李从荣,直到他低下头去,这才质问道,“杨统领,这是何意!”

  那杨统领尴尬笑道:“节度使大人莫怪,本统领不过是想试试小兄弟的武艺。”

  见李嗣源看向自己,小鱼儿收剑入鞘,竟也变脸笑道:“不错。”

  说完,又不留痕迹地扫了李从荣一眼。

  闻言,李嗣源却是冷哼道:“哦是吗?那你可试好了?”

  “试好了,试好了。小兄弟果然武艺高强,杨某佩服。”

  “那本官就先行告辞了。”

  说完,李嗣源面无表情地带着众人离去。

  尽管离开宫城,小鱼儿也未尝掉以轻心。他时刻留意着,以防有人暗算。一路来到李府,没遇上危险,倒是发现了一队可疑之人,鬼鬼祟祟地尾随着他们。

  与其说是鬼鬼祟祟,倒不如说是明目张胆。一身明晃晃的铠甲,生怕别人不知道他们就是唐军。

  可想,能发现他们的,不只有小鱼儿。李嗣源没有表示,石敬瑭也没有表示。李从荣却是按奈不住了,一勒缰绳,当即就要发飙,生生被李嗣源一个眼神阻止了。

  几人自进府以后便没再出府,而那队唐军就驻扎在李府附近。

  晚上,李府迎来了一位客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