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半卷江湖半盏雪 > 正文
第二章 南柯有梦一蓬烟
作者:梅雪庵  |  字数:2439  |  更新时间:2020-03-18 19:50:32 全文阅读

软玉在怀,自是一夜好梦。

  大清早用了点稀粥,小鱼儿就被拎到书房背书,小半个时辰不到,便没了兴致。

  “好姑娘,你可让我歇歇吧。”

  “哦,喝吧。”

  “不渴,不渴!”

  一提休息,红棉就给他倒水,小鱼儿是被吓到了,眼睛咕噜一转,就问小丫头:“红棉,姐姐上哪去了?”

  “小姐说她和福伯在前厅会客。”

  “那几时过来?”

  “应该还要好久吧。”小丫头抬头想了想。

  好机会啊。

  “好妹妹,我们出去买糖葫芦吧。”

  “不行,小姐会怪我的。”

  “那就没糖葫芦吃咯?”

  “今天就不吃吧。”

  “以后也没有咯?”

  “哼,没有就没有吧。我才不稀罕呢。”

  “怎么不稀罕呢,你不是最爱吃的吗?”

  ​“我才不是喜欢才吃的。”

  “你不喜欢我!那我把你许给别人了?”

  “你敢!”

  “那等姐姐过了门,你就给当我暖床丫头。”

  “呸,不要脸!​不准说!”

  “那你放我出去?”

  “不行!”

  小鱼儿嘴皮都磨秃了,小丫头就是油盐不进。一计不成,眼睛一转,再生一计。

  “哎哟,我要上茅房。”

  “小鱼儿你怎么啦?”

  “还不是你,给我喝那么多水。”

  “嘴巴长在你身上,你不喝我还能逼你?你不会想偷跑吧?”小丫头嘀咕着,看着小鱼儿一脸狐疑。

  “怎么可能,我像那种人吗?不行,我快憋不住了!”我小鱼儿敢用隔壁秦妈妈的贞操发誓!

  “那、你快去快回啊。”

  小鱼儿夹着腿扭扭捏捏地往外挪,好像稍微迈的大步点就会漏出来。

  出了门,眼看小丫头没跟出来,一撒腿就跑没了影。

  “嘎嘎嘎,好姐姐我来啦!”

  来到坊陌,小鱼儿话还没出口,推门就进,吓得花魁忙把桌上的小箱子一合,更有把它往桌下塞的架势。等看清来人,这才没好气道:“进来吧!”

  小鱼儿就坐在花魁旁边,看着她打点自己的财物。那小箱子一打开,有黄有白,有红有绿,活脱脱就一个百宝箱。

  小鱼儿看得眼热,偷摸摸地要去抓一个。可还没摸到,偷偷伸出的手就被花魁一巴掌扇了回去。

  “我就是觉得那东西漂亮,想拿过来仔细看看。”

  “骗谁呢。”

  “我不就想看看嘛,至于吗?”小鱼儿委屈巴拉地揉着手背,眼神还是粘着宝箱里的东西不放。

  “把眼睛闭上!”

  小鱼儿真的好不委屈:“看看也不行?”

  “不行!敢睁眼钱就别想要了!”

  “得、得!”

  小鱼儿老老实实地闭上眼睛。听着房里窸窸窣窣的一阵响动,心知花魁肯定是把宝箱藏起来了。

  果然,等他拨开眼一看,桌上只剩下一堆碎银子并一吊铜钱。

  花魁拿出一杆小秤,就是药房里量药的那种。

  “有那么讲究吗?”就不能多给一点吗?

  “那可不。”花魁翘起兰花指一点一点地拨弄秤砣,“给少了你乐意?”

  “这话说的,好像给多了你乐意似的。”看着花魁将碎银放上秤盘又拿走,反反复复,小鱼儿就是一阵牙疼。

  “哎哟,这年头日子不好过呀。往常五两一盒的胭脂,现在要八两。”

  ”你们这些臭男人啊,成天就知道争来争去,最后苦的还不是我们女人。”

  “柴米油盐,哪样不是贵的离谱。再不仔细的来,往后还不得喝西北风?”

  谁说不是呢?就拿城边破庙里的难民来说,为了躲避战乱颠沛流离到了吴越。

  安全是安全了,可是要怎么活?种地,地有吗?要饭,有专业卖惨的清新脱俗?

  所以说,难啊。

  小鱼儿虽然小小年纪,但却过惯了苦日子,这些自然懂得。可这跟他讨钱有什么关系?

  拿自己的钱是剜肉,拿别人的钱是恨不得放血啊!

  “哎呀我的好姐姐,你这样的仙子哪能为了这些琐事斤斤计较呢?仙子合该美美的就够了。”

  “呵,你说的谁呀?”

  “哎哟,谁不知道,姐姐可是钱塘第一的牡丹花仙啊。”

  “小嘴够甜的。不过啊,这些甜言蜜语还是说给你家素心姐姐吧。五两四钱并十八个铜板,爱要不要。”

  小鱼儿脸都垮了,这磨破嘴皮是为了哪般?

  “给杯水喝总可以吧?”

  “喝完后转,好走不送。”

  唉,这年头,难啊。

  ——

  “我乃大梁金吾卫大将军白方,尔等还不速速放行!”

  守将一看文牒,不敢阻拦,立即放行。

  驾!

  白方率领着一队人马犹入无人之境冲入城门,在钱塘城里横冲直撞,所过之处无不鸡飞狗跳。

  行人忙不迭躲到街道两侧,唯恐避之不及。行动慢的被一鞭子抽倒算是轻的。

  躲过一劫的人暗自侥幸。而受难者只能干瞪眼,自是敢怒不敢言。

  小鱼儿也在人群中,自从在花魁那得到报酬后,就一直在城里厮玩,眼看要到了晌午,便想着给红棉买串糖葫芦回去。那样,小丫头应该就不生气了吧?

  这刚付了钱就听到雨点般的马蹄声传来。好在卖东西的大叔心好,一下子把他拉了过去。

  小鱼儿歪七歪八,终于靠着人站稳了,却见一队插着“梁”字旌旗的武将骑着快马呼啸而过。

  这些畜生!

  真是没人性!

  背后咒骂的人不少。

  这是发生了什么?小鱼儿偏头一看,马队去的方向不是绣锦坊吗?

  这急吼吼的,不是有紧急任务,难不成还是急着去逛窑子?

  可是,绣锦坊那边有什么?青楼、名妓、房素心……

  念及于此,就不由得对号入座。谁知,不想还好,这一想,小鱼儿心里就空落落的。

  小鱼儿无力地拿着糖葫芦,他越想越害怕,可越害怕就越是去想!

  一时间,小鱼儿便精神恹恹,失去了往日的神采。

  抬头一看,那黑滚滚的浓烟直冲天际,直接令小鱼儿的心凉了半截。

  不会的,不会的。这只是巧合。

  一定是其它地方走了水。

  火势应该控制下了吧。

  小鱼儿一边安慰自己,一边推攘着行人往回奔去。

  此时,绣锦坊背后的街上,已经堵满了人。小鱼儿还没靠近,便听见老鸨秦妈妈歇斯底里的哭嚎声。

  “哎哟,是哪个杀千刀的!没天理啊!我的钱啊!没法活啦!”

  站在人群外围,感受着那扑面而来的热浪,小鱼儿的心彻底凉了。

  起火点是与绣锦坊后院毗邻的小院,那正是他的家!家里有姐姐,有红棉,有福伯!

  大火将整个小院吞没,也将绣锦坊后院一大半也一并烧了去。

  听闻刚才那队骑兵闯进了小院。他们前脚刚走,小院就着火了。

  “那些人真是畜生!”

  “可怜了那素心姑娘。”

  “唉,红颜薄命啊。”

  这些人都说房素心死了,小鱼儿不信。他拼命地往前挤,四处张望,呼喊。

  姐姐——

  红棉——

  姐姐——

  红棉——

  ……

  在破庙里,女孩拉住他的手,告诉他别怕。

  在小院里,女孩将他抱在怀里,说要保护他。

  在小桥上,小丫头缠着他,要吃糖葫芦。

  哈,哈——

  红旺旺,红旺旺,小叫花,家没了!

  小鱼儿蹲在一处屋檐下,看着大火烧啊烧啊。别人叫他也不理。

  直到半夜下了一场雨,火熄灭了,只留下一堆废墟残渣。

  小鱼儿知道,他的梦醒了,家也没有了。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