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半卷江湖半盏雪 > 正文
第一章 繁花如锦梦如织
作者:梅雪庵  |  字数:2114  |  更新时间:2020-03-18 16:15:48 全文阅读

人生如梦,江山如画,成败错把兵戎打。

  苦百姓,伤国家,何妨把酒图一乐,去他的富贵荣华!

  醉,且去罢。醒,再来罢。​

  “干!”

  钱塘府绣锦坊里笙乐飘飘,形形色色的人齐聚一堂,佳人作伴,好不快活。

  台下有人或吃酒或打趣,台上有花魁领着一群鲜衣少女翩翩起舞。还有个衣衫破旧的小叫花子,光着脚丫在花魁左右游戏,步伐灵巧舞姿生动,活像只闻香的蝴蝶绕着那朵娇艳的牡丹盘飞,欲栖还休,别开生趣。

  这绣锦坊里,有的是持刀佩剑的江湖侠客,有的是满腹诗书的多情才子,有的是腰缠万贯的商贾大亨,甚至更有吴越国的达官显贵。不过,这叫花子逛青楼也是蝎子拉屎——独一份了,而且舞还跳的不错!

  舞罢,小叫花看着叫好打赏的众人得意地嘎嘎直笑,惹来一串银铃般的笑声。

  “姐姐莫要忘了我的啊。”

  小叫花还不忘和花魁交头耳语,踮起脚尖靠着她,结果一个不稳差点把花魁推倒。身后的少女们更是偷笑不止。花魁也是暗恨得咬牙切齿,照着他的胳膊一顿狠掐,痛得他叫奶奶开肯罢手。

  下了台子,小叫花又能和那些商贾谈笑风生。

  这一幕幕,生客看了叫奇,常客已然见怪不怪了。

  也是他生了副好面相,清秀俊逸,真真是粉雕玉琢。不然,除非是柳七郎在世,想要在青楼里蹭吃蹭喝,那才真是奇了哩!

  谈笑间,城中已是灯火阑珊,绣锦坊里一台台表演也接近了尾声。

  只见一位淡雅出尘的女子,怀抱琵琶款款登上舞台。头上绾乌云,脸上戴皓月。若是一枝扶风柳,青丝裙下藏丰雪。

  霎时,略显寂寥的长夜又再次变得喧嚣。掌声雷动,欢呼声络绎不绝。

  铮铮——

  女子在台上坐下,拨弄了两下琵琶,稍等鼎沸的人声安静下来,才开始轻拢慢捻抹复挑,先低眉唱了个“小山重叠金明灭”。唱罢,又唱那“过尽千帆皆不是”,似有不尽相思在弦上吐诉。

  一颦一蹙一展眉,一盼一顾一回眸,一抹一挑一掸指,一叹一咏一沉吟,无不动人心弦。纵使铁打硬汉,也是柔肠百转。

  接连两曲下来,不论男女都是如痴如呆。有人筷子投地,有人杯中酒水倒在身上,才猛然一惊!

  小叫花一边偷吃客人的酒菜,一边闻曲观人,还没吃酒,也有几分醉了。

  好——

  众人纷纷鼓掌喝彩。

  接着,女子也不言语,放下琵琶,换了个位置,轻轻抚弄起七弦琴。素手翻飞,指尖划过琴弦,又传出悠扬清脆的乐音。

  如果说琵琶曲用怨愁极力浸染,那么这一曲古琴曲便是清泉涤荡、空谷幽兰。烦恼忘掉,恩怨尽消——

  一曲终了,仍有余音绕梁。

  没有谢幕,女子轻轻而来,又轻轻而去。

  良久,一应人等才回过味来。

  “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能得几回闻。”

  “唉,闻弦歌而知雅意,吾辈终究望尘莫及。”

  “这房素心真是奇了。”

  大家絮叨了一会儿,又约好改日再聚,也都心满意足地陆续离场。要留宿的也都找了相好。

  堂倌们开始收拾桌子,只听一声大叫“放着别动,都是我的”,引来阵阵笑声。

  小叫花一桌桌地清扫,将酒菜分门别类地装好,汤水的不要。也有堂倌来帮忙。

  “小鱼儿!小鱼儿!”

  这收拾剩菜正乐得不行的小叫花,除了小鱼儿还有哪个?

  房素心的贴身丫头红棉小跑过来,拉住小叫花,低声道:“小姐在房里摆了局,记得早些回来呀。”

  “要得!要得!”

  小鱼儿听着话不禁乐得搓了搓手,傻笑得口水都流了出来,同时还不忘摸摸红棉的小手,羞得小丫头面红耳热地逃走了。

  人聚是欢乐,人散是寂寥,聚散之后更是冷清。小鱼儿提着灯笼挎着食盒,一路朝着城边走去。

  城边破庙里,或躺或坐或靠或卧着二三十个流民,都是一副副饥瘦的面孔。影子随着篝火不安分地跳动。

  由于小鱼儿的到来,冷寂的破庙变得热闹起来。

  “诶——”

  “来一来,看一看,鸭腿鸡翅香酥鱼,包子馒头糖肘子,牛肉驴肉大猪蹄儿嘞——”

  鱼儿哥——

  小鱼儿——

  观鱼小哥——

  “来来来,不要抢。人人有份,小孩子多吃点!”

  小鱼儿招呼着大伙儿将食物分发下去。

  “这些都是钱塘府的大爷赏的。咱们得好好谢谢他们啊!”

  话音刚落,便引来一阵阵笑声。

  “谢大爷赏口饭吃!”

  “谢大爷赏赐!”

  可笑江南虽好,竟然没有他们的安身之所。

  大唐亡了,却留下了一个补都补不起的烂摊子。

  再想当初,若不是遇到了房素心,小鱼儿也不知道自己会何去何从。

  看着众人狼吞虎咽的样子,小鱼儿仿佛又回到了从前。

  时隔数年,那不堪回首的往事,依旧在他心头荡漾。

  小叫花,小叫花,生下来,没有家。

  小娃娃,小娃娃,贴年画,叫爹妈。

  小叫花,小叫花,坐门上,哭爹妈。

  哭爹妈,哭爹妈,小叫花,想要家。

  望着那团篝火,小鱼儿好不容易才将脸上的眼泪擦干。只等众人吃完,就急忙忙带着东西赶回去。

  一路上,小鱼儿心里都不大痛快,等到了宅前,却见红棉从虚掩的门后探出头来左右张望,这才拨云见日。

  小丫头望眼欲穿,见到小鱼儿就拉住他不停地埋怨。

  “怎么才来?都急死个人了!”

  “小姐都等你半天了!”

  小鱼儿任由红棉拉着,她的手冰冰凉凉的,不由感动,反手将她握的更紧。

  “讨厌,就知道使坏!”

  红棉脸红了,要抽出手,小鱼儿不许,只能垂着头不敢看人。

  “那啥,怎么不见福伯?”

  “福伯说,他去教训几个不开眼的蟊贼。”

  ——

  “谢谢。”

  “什么?”

  “没什么。”

  “告诉我嘛!”

  “没什么就是没什么。”

  一路来到正房,小鱼儿推门而进,只见一桌子酒菜整整齐齐地摆着。

  伊人淡妆素裹,就坐在桌边,单手支头地睡着,听了开门声这才惊醒。

  “回来了。”

  “回来了。”

  这就是家,我小鱼儿的家!

  “快坐吧。嗯,菜都凉了,我去热热。”

  “就吃凉菜。嗯,好吃!”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