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落尘剑宗 > 正文
第一章 寒牢
作者:落羽灵悦  |  字数:3468  |  更新时间:2020-03-22 20:53:55 全文阅读

暗淡无光的矮楼之中,微微烛光在屋内摇曳,本就受到寒气肆虐的房屋,在烛光的照耀下,犹如再次增加了几分寒气。

房屋墨绿色的墙壁之上,陈设的诸多各式各样的器具,那般器具之上,有血红色,有淡黄色,有绿色,五彩缤纷,好不华丽!

近距离看时,方才发现,这诸多器具皆是拷问冷兵器,有着烙铁、铰链、铁棍,只是器具上方有着鲜血,有着铁锈,亦或者有着铜绿。而这房屋,宛如囚牢之中的审讯室一般,亦或者是那恶魔监狱。

众人取名为:寒牢。

“哎呦...”

“哎呦...”

两道同样凄惨的疼痛之声,分别从一侧两间寒牢屋内缓缓飘散出来,声音的稚嫩,可以从中判别出,应该不过只是十多岁的少年、少女罢了。

透过那冰冷、粗大的木桩围栏,看向其中一间昏暗的房屋之中,床榻之上少年此刻缓缓睁开双眼,如今这昏暗的寒牢之中,与深夜无异。

刚刚苏醒过来的少年,看着头顶那墨黑色的屋顶,脸庞之上逐渐浮现出一丝疑惑,不过仅仅片息,那丝疑惑,便化为了一种恐惧。

围栏一侧,一道身影,蜷缩着身子,看着那少年努力的挣扎着,如同看着一位病危老人,想要重新坐起来一般。

只是,此刻的少年,无论他怎么挪动着自己的身体,那锦绣华服之下,已经布满血迹的下半身,皆是未曾有过丝毫挪动,哪怕是一丁点移动,都不曾拥有。

不过,就在他这般动作之时,倒是可以看到他的头颅在微微抬起,长长的札尾辩中,参差着一些这杂草铺上的杂草,与这少年的面容,极为不协调。

“有没有人啊?”

寒牢之中,传来一道细微的呼喊之声,呼喊声音中,带着焦虑和痛苦,不过,尽管他如此呼喊,这昏暗的寒牢里,却没有任何人回应于他。

只听见那口窄小的窗口外面,传来一滴接一滴的雨水滴落之声,这种雨滴声,肯定是屋檐之上冰雪融化掉落在地面百年冰冷的石头之上,发出的声响。

站在围栏外围身影,看着里面少年的动作,脸庞之上没有丝毫表情,如同看着某处景物一般。

黑影便是这寒牢狱卒,落尘。

此刻,隔壁那间寒牢,少女的声音已经完全听不见了,就如同没入无尽的深渊之中一般,亦或者已经死掉。

透过乌黑的木桩围栏,落尘看着昏暗屋内传来轻微的呼喊之声,脸庞之上泛起一丝好奇。只不过里面的少年,呼喊之声刚刚落地之时,便紧跟着有着“哎呦”疼痛传来,如同身上某块地方被割出伤口一般。

看着少年疼痛片刻之后,痛苦的声音终于也如同少女的声音一般,消失在这昏暗的房屋之中,再也听不见了。

如同没入深渊之中。

看着杂草铺着的床铺之上的少年,落尘的脸上没有任何喜怒,这样的人,他已经见了不知有多少。不过,如同这少年、少女这般年纪,怕也是他生平第一次见到。

落尘,现如今的他不过只有十八岁,但是在这昏暗的寒牢之中,生活了已经有着十年之久。

如此,皆是不曾看见。何况,这少年穿着极为精致,那般华丽的服装,所需要的金币,怕是至少都要数枚!

远远看去,可以看到落尘正琢磨、评估着什么,不过,就在少年缓缓昏迷过去时,落尘也是朝着一侧的四方座椅走去。

这昏暗的寒牢之中,地面皆是泥土构筑,在阴冷的寒气之中,泥土之上覆盖着一层潮气,而这种潮气,对于这种环境和在这里生活的狱卒都是致命的。

走在这种泥土路上,落尘能感受到这地上的泥土,已经完全覆盖在他“精心编制”的草鞋鞋底之上,如同狗皮膏药一般,撕扯不掉。

如此这般,他手掌摸了摸左侧膝盖,犹如在左腿深处隐隐作疼一般。

“这种差事,还真是废鞋,也不知,今年的我会不会给发上一双马皮鞋。”

刚在四方桌前坐下的落尘,端起面前的清酒一饮而尽。

在这昏暗的环境之中,他已经坚守十年,按年限算来,今年刚好可以从下等狱卒,晋升为中等狱卒,而这种晋升,也就意味着,他将可以摆脱掉这草鞋的日子,踏上穿起那马皮鞋之路。

想到此处,落尘的嘴角不由得泛起笑意。

这件事情,他已经期盼了十年。

不过就在这般期盼之时,落尘偏过平凡的面容,看向寒牢之中,脑海开始浮现出老围栏黑屋之中少年的面容,那样精致的面容,那等高级的锦绣华服,怎么会来到这种地方?

而另一件房屋之中的少女,他却不曾敢多想,因为,若是被罗大大发现,怕是又免不了一顿毒打。

此刻这寒牢之中,格外安静,除了细微的雨水滴落之声外,宛如隔世一般。

坐在四方桌前的落尘,看着那黝黑的牢房,双手搬起四方桌上已经有着一些年份的酒坛,再次给自己满上一碗清酒,端起手中的清酒一饮而尽。

当他放下手中大碗时,眼角的余光看见四方桌角那已经有着黑炭的桌面,心中不由得打个寒颤。

这碗大碳面,便是去年罗大大炖狗肉时所烧,不过,最终的结果,却是落尘他挨了好一顿毒打,那般毒打,现在还记忆犹新。

看了眼左侧胳膊之上,还留有一跳鞭形印记,一年过去,伤口早已好了,但印记却要留上一辈子。

看着桌上的清酒酒坛,摸了摸胳膊,落尘嘴角宛如臭骂之后,再次给自己狠狠的满上一碗,一饮而尽。

喝下第二碗清酒之时,落尘的脸庞已经开始微红,此刻他的小腹深处如同火烧,整个身子也是温暖许多。

“美酒啊美酒,幸亏有你救了我的命!”

慢慢站起的落尘,嘴角念叨着。旋即从一侧那墨绿色的墙壁之上,缓缓将泛黄的灯笼取下,握于手掌之中,尽量的让这灯笼,靠的离地面更近一分,以便照清楚这地面上的泥泞之路。

看着地面上湿潮的泥泞之路,再看向那墙壁之上墨绿色的岩石,可以看到落尘的嘴角再次扯动。

“这外面的人真跟白痴一样,地面不修,将墙壁弄得这么滑溜,虽然是折磨犯人,但何曾不是折腾我们这些狱卒呢?”

这种声音,已经在他脑海之中盘旋了数十年,不过也只是他在第一次迈入这牢房的那刻,才说出口过。

但那一次,可谓影响一辈子。

话音刚落,铁棍的重锤便已至膝盖之上,幸得他骨头硬朗,未曾死亡。不过,也是那一次,他的左脚走路便始终不再听他使唤,或者说不完全听他使唤。

在这屋内走上几步或许还好,但是若要在外面走,他则觉得有些力不从心,必须带着他的好朋友“鬼剑”了。

手握淡黄色灯笼的落尘,缓缓走向那寒牢一侧,寂静无比的寒牢之中,唯独听见他那腰间的铜钥匙,叮叮作响。看着那稻草床铺之上的少年,落尘缓缓打开了这死囚寒牢的大门。

在这寒牢之中坚守十年之久的他,开过无数的寒牢之门,但不管是哪一次,都有着某位大人叫他、打他、威胁他,他才会这般作为,但如今这一次,却是他自己主动打开。

不知为何,或许出于对那少年的好奇,迫使他这般作为。

当他轻轻踱步走至少年一侧时,缓缓举起手中的淡黄色灯笼,照在那杂草铺之上的少年,此刻的他,方才完全看清楚面前少年。

只是这样看清楚之后,对于少年的好奇,则是更为加深一分。

少年脸色极为苍白,没有一点血丝一般,在这淡黄的烛光照耀之下,极为瘆人。

不过,翻开苍白,看向少年时,落尘心中则是极为惊讶,那平滑的脸庞,此刻不曾显得干瘪,反而极为嫩滑。只是,他这皮肤的白嫩程度,比上落尘往日在怡春院看到的小姐们,都要嫩上一分,白上一分。

沿着少年的身体,他缓缓从上身往下身照去时。

清清楚楚看着少年的衣着之时,此刻,他眼神之中的神采更加奕然,这时的他才知道什么叫做精妙绝伦。这镶着精致边角的衣服,怕是他平生所见,最为精致、手工最好的存在。就连光顾怡春院最大官人贺员外都不曾有着这般衣服。

而且,若是与那贺员外所穿的衣服相比,这少年镶着精致边角的衣服,不知要好上多少倍,这种手工的衣服,一件怕是要买上贺员外一身了。

他缓缓伸出未打灯笼的手,抚摸着少年的衣角,这种衣服的金属质感,让他都感觉像极了是真金一般,一时,有着忘我的感觉,曾几何时,他才有资格抚摸这么昂贵的衣裳。

这一刻,他的脑海之中,居然想着少年早点死去,如此,便可以替他收尸,然后拔掉这一身华丽的衣服。

想来,穿着这样的衣服,走在这江城街头,他必然是那最引人瞩目的一位了。尽管,现在的他走在街头,已然是那最为“引人瞩目”的一位。

顺着灯笼,看着少年那已经被血迹沾满的膝盖,此刻已经完全扭曲,宛如成九十度折弯一般。

突如其来的残忍,直接将他吓得接连后退,脑海浮现出罗大大的面容,寒颤席卷天下全身 。

“罗大大这么残忍?居然把这少年打成这个样子。”

看着面前的少年,他突然感觉像极了他刚步入这寒牢之时一般,只是,他的腿还远没有达到少年这样的境地,否则,也不至于可以借着“鬼剑”这般行走。

清楚了面前少年的处境,如今的落尘,好奇心虽然减少了几分,但是内心的疑问却又多了几处。

不过,一切还未待我细想过多。

透过寒冷的小窗,慢悠悠的蹬步脚声,便已传进这寒牢之中。那般声响,便是他期盼了十年的马皮鞋,而这寒牢之中,能够穿上这马皮鞋的人,便只有一人:罗大大。

听闻脚步之声,他快速从这寒牢之中退出,将那门外铜锁,重新锁闭,亦如从来没有打开一般。

只是这过程,因为腿脚的原因,终究有些踉跄。

拿着靠在墙壁之上的好朋友“鬼剑”,落尘快步朝着寒牢门外走去。

迎接他最“尊敬”的罗大大。

落羽灵悦
作者的话

两本齐开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