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这人有点猛 > 正文
第七十七章、烦闷
作者:予画  |  字数:2057  |  更新时间:2020-06-02 23:18:53 全文阅读

呜……呜……

  “哗啦啦啦!”

  穿梭在密密麻麻的雨中,言安拉低了斗笠,视线扫着地面,脚步放得更急了。

  街道上就只剩他一个人的身影,孤零零的越走越远,直至被雨幕遮挡住了视线。

  下雨天,留客天。

  天留,人不留。

  言安所过之处,没留下一丝痕迹,青石板上的雨水脚印也瞬间被下一刻的急雨冲得一干二净。

  走着走着,鞋湿了。

  不过他也毫不在意。

  这算什么,后面的路还长着呢。

  出了小镇,踏上官道,人至无影。

  。。。

  同一时间,距离卧龙小镇数百里外的某处官道上,有一辆豪华马车被几匹骏马拉着飞快奔驰。

  马车前方,有几个黑衣壮汉骑着黑色骏马在前方开路,他们头戴斗笠,身材魁梧。

  “沓沓!沓沓!”

  “啪!”“啪!”“驾!”

  时不时就有鞭子抽打的声音响起,导致马儿吃痛之下变得更急了,马蹄声也越来越密集。

  只不过这所有的声音都被哗啦啦的雨声给无情淹没了。

  雨,依旧在下。

  马车,也不见丝毫的迟缓。

  仿佛这马车的主人非常的着急,不管如此的大雨,也要赶着去某个地方。

  “哇啊啊啊,我要巴掌,我就要巴掌嘛……呜呜啊啊,快给我嘛,哇啊啊……”

  突然,有一道哭闹声从马车内响起,叫声之大,传遍方圆几米,甚至都快盖过了磅礴的雨势。

  前面坐在三匹马上的汉子,在听到这声撕心裂肺的哭嚎后,脸色又苦了几分。

  尤其是最前边那匹马上的黑龙,眼神阴晴不定,面上都快黑的滴出水来。

  疯了!

  完完全全的疯了啊。

  司马文云,他们的少阁主不仅疯了,也废了。

  而这仅仅就是那人的一巴掌。

  一巴掌废了一个宗师,还不是废他修为,而是直接废了他脑子。

  可怕!

  这比废了司马文云的修为还要残忍,这直接断了他的前程。

  强者为王,一个不起眼的动作就能打给你人生的轨迹,这种角色是他们可以招惹的吗?

  恐怕连暗月阁的阁主大人都会忌惮吧。

  黑虎和黑马两人越想越是后怕,有些劫后的庆幸,又有些恐惧。

  想想看,还好那位前辈和暗月阁没有仇怨,而且脾气也不坏,不然就会毫不犹豫的拍死他们几个苦苦修炼几十年的武师境了。

  但是,司马文云的事就麻烦了,暗月阁的那几位强者肯定会牵怒到他们头上,到时候才不管他们是不是什么堂主,直接就是酷刑伺候,那就是比死了都还要难受百倍。

  想到这,他们的脸色开始发白。

  死,都是轻的!

  逃跑?

  能逃去哪儿,自加入暗月阁的那一刻起,他们每一个杀手的身上都留下了一个印记,有这专属的印记,就算你跑到天涯海角,也会有各类的杀手找到你。

  对叛徒,他们更不会手软!

  黑龙斗笠下的眼睛阴沉的扫视前方的雨幕,握着缰绳的手捏得更紧。

  回暗月阁将会面临着什么,他倒不会有太多的担心,毕竟自身离宗师境界也只差临门一脚了,黑龙很自信,暗月阁不会目光短浅地放弃一位准宗师的高手。

  这次只是接了一个保护司马文云的任务,至于明年上是司马文云的心腹,天下哪个强者甘为人下,实力到了都会有野心的,黑龙也一样。

  这次谁也未料到会遇上那等强者,也算不得他办事不力。

  他若真的死了,暗月阁里其他的强者怎么看,一个准宗师轻易被杀,以后谁都有了芥蒂,谁还会去接任务。

  心寒了。

  阁中的杀手也就散了。

  这时,马车内又想起了中年男子的嗓音。

  “哦好好,来,给你给你,快睡吧,听话啊……”

  宽敞的马车内,黑蛇此刻坐在司马文云的旁边,看着把玩自己手掌的少阁主,嘴上的笑容渐渐变得难看起来。

  昨夜,那辆大夫的诊断结果说,司马文云可能脑部受了不轻的伤,才导致昏迷不醒的,醒了,也有极大可能忘记一些东西,黑蛇听后当场就懵了。

  结果还不等他反应,客栈的房间内就传出了司马文云的哭闹声,他心下一颤,也不管匆匆离开的两个大夫,和黑龙等人一起冲进了房间……

  所以他们才会连夜赶路,希望回到阁内司马文云的伤势能够医治。

  希望如此!

  若是不行,后果难料……

  只见眼前之人,眼泪汪汪,瘪着嘴,专心地捏着黑蛇的手掌。

  哪还有昔日的意气风发?

  哪还有“弹指间,对手灰飞烟灭”的英姿?

  而现在,别人一眼就能看出他是个彻彻底底的痴傻。

  黑蛇的内心并不平静。

  只因为。

  他的少主……真的傻掉了!

  而他一直跟在司马文云的身边,也难辞其咎。

  一想到,他蛇堂堂主的帽子可能保不住了,前途也开始变得渺茫起来,心情还会好吗?

  而将会导致这一切的罪魁祸首是谁?

  那叫做“爸爸”的存在,他敢记恨吗,不敢!

  要怪,就怪司马文云……他的少阁主,千里迢迢跑到赵国来,还去招惹这样势力恐怖的人。

  自己的人被打傻了不说,还把他黑蛇给牵连了。

  黑蛇盯着又快要睡着司马文云,眼神充斥着愤然,随即又饱含了无奈。

  生气有何用?

  还不如考虑一下后路。

  黑蛇感觉眼睛有些酸涩,闭眼,再次增开时,头已经扭向了车窗外,透过帷幕看着大雨中闪过的树影,怨毒之色一闪而逝。

  韩家,很好!

  以后我会好好关注关注你们的嫡系的。

  ……

  马车一路向前,直接穿过了椿象县城。

  随着马车的驶离,椿象县上空的乌云也离开了不少。

  雨势渐小。

  。。。

  群山山脚下。

  言安缓缓走着。

  周围的山不高,就是距离有点长罢了。

  察觉到油纸伞上的声势越来越小,言安一口咬下了一块饼子。

  由于之前大雨的阻挡,言安的行程也放得很慢,慢悠悠的走在官道上,脚上穿的布鞋沾满了泥浆。

  不知不觉,已经走了好几个时辰了,脚下走了好几里了,周围的景色一片陌生。

  不过现在,身体的底子在那里,所以这些对他而言影响确不大。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