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月夜领主 > 第一卷 转变
第二十章 曲终人散
作者:风黎  |  字数:2090  |  更新时间:2020-03-31 11:27:27 全文阅读

秦殇这一声轻笑,仿佛在嘲笑自己抗争命运而所做的微不足道的反抗。又或者是对于自己的女儿秦珂与自己面前和自己刀剑相交的吸血鬼而感到嘲笑。这个连他自己都不清楚。

“你在笑什么呢?猎魔人。”秦殇视线的当中的吸血鬼轻轻问道,随后还没待秦殇回答便摇了摇头。仿佛明白了秦殇的那声嘲笑的意义。他也轻轻笑了笑。“我也想和你交手,毕竟我自己也沉睡了很久很久。对于我们血族来说这点时间根本就不值一提,但是对于你们人类来说已经是十分漫长的一段时间了。”

秦殇听清楚了这个家伙话语中的意思,他想要逃走。现在这个家伙的状态的确是不能和自己相比,他失去了一只手的活动能力,就算有着不俗的血统纯度,可是依旧不是自己的对手。秦殇对于自己的实力有着绝对的自信。虽然自己并不知道一个成为吸血鬼两个月的家伙为什么会召唤和使用血刃,以及会如此之多的战斗机巧。但是世界上这样天赋异禀的家伙并不是只有他一个。自己见过了许许多多的天才,自己也斩杀了许许多多的所谓的天才。

他的脚下出现了一圈又一圈的血色光圈,秦殇知道这个家伙想要干什么。秦殇知道,这个就是血族的传送门。是拥有较高的血统纯度的吸血鬼往返于人类世界与他们真正的世界的通道。手中的真银圣剑再次爆发出无比绚烂的蓝色光芒,一瞬间蓝色光芒充满了这黑暗的房屋。如同白昼一般明亮的光芒……

“怎么样了……”苏琦在楼下看到那如此红色光芒之后便悬着一颗心。能够使用血刃的家伙,实力可不是那些只会袭击人类的低等吸血鬼能够相比的。能够使用血刃的家伙,血统纯度都不会太低。至少有着能够进入血界的资格,这样的家伙可不能留下。

“如你所见。”秦殇看了看跑上楼来的苏琦,对着他笑了笑。“和以往一样。”

苏琦松了口气,他可真的怕秦殇出现什么意外。作为范海辛的继承者,秦殇就是以后猎魔人家族的领导人。苏琦也知道,自己之所以会跑到这么个地方,其实不是因为自己的意愿而放弃了作为猎魔人家族的教官,而是这是范海辛授意的,因为范海辛的身体已经不行了。那么,就必须保护好范海辛的继承者,因为自己的这个发小会是下一个领导猎魔人家族继续与吸血鬼抗争的范海辛。就像自己最喜欢看的三国里一样,自己与秦殇的关系就像是刘玄德与赵子龙,或者是曹孟德和典韦许褚,亦如孙仲谋与周泰一般。自己是他的护卫,虽然对于秦殇的实力有着自信,但是还是得防止意外的发生。

“死了吗?刚才在外面就能感觉到你已经认真了,这种地方居然还有能够让你认真的家伙。”

“并没有认真……”秦殇摇了摇头。“算了,我们可是带着总部的命令回来的。继续去下一个地方吧,现在我们猎魔人家族已经减少和人类的血族狩猎组织的联系了。”

秦珂跟随着苏琦默默的来到了楼上,拜伦所住的地方。这个夜晚对于她来说格外的寒冷,可能是因为自己与吴倩拜伦三个人即将过着天各一方的生活,也可能是因为自己在今晚过后也会开始成为真正的猎魔人,开始跟随着他们参与猎魔人的生活当中。但是如今,她却觉得盛夏的夜格外的寒冷,如同冬天降临了一般。四肢僵硬得如同冻住了一般。自己也从来没有这样觉得自己的父亲是如此的陌生。他是一个以和平为理想的猎魔人,他和自己说他从来不会进行不必要的杀戮。但是如今,自己亲眼见到了父亲高举屠刀的样子。从来没有像这样觉得自己的父亲是如此陌生。

冷,深入骨髓的冷……

以前和吴倩借言情小说看得时候经常看到这句话,一直都以为是作者矫情才会写下这样的句子。但是自己真的亲身体验到了这样的感觉。秦珂没有说话,只是默默注视着这个房间的一切。像是一个孱弱的孩子拼尽全力想要在一块坚硬的石头上刻下自己的名字一样。拼尽了全力,却没有在石头上留下任何东西……

秦珂转身,没有和自己的父亲说一句话。只是这样以一个缓慢的速度向着楼下走去。

苏琦看了看秦殇,他知道看见自己的父亲当着自己的面杀害了自己的挚友对于秦珂的伤害是多么的大。颠覆了一直以来父亲的形象。那个小伙子并没有吸过人类的血液,那样的吸血鬼就像没有犯过罪的人类一般。可是自己的父亲还是毫不犹豫的举起了屠刀。

秦殇摇了摇头,将真银圣剑收回了自己背在后背的剑鞘当中。之后从自己的口袋了掏出了一根烟。“随她去吧。在以后这样的场景她会见很多次。她自己也会和我一样高举屠刀,向着吸血鬼们砍去。她斩杀的吸血鬼里也会有干净的家伙。不过这就是我们一族的宿命。我们猎魔人家族注定只能当一个屠夫,一个刽子手。这是我们还是她都无法逃避的命运。我们要做的就是让之后的猎魔人家族的族人能够过上普通人的生活,让他们不用像我们一样拿起名为真银圣剑的屠刀。”

…………………………

“呼……”他喘着粗气,血刃早就消散。这已是一片空地,脚下踩着的是在盛夏中长得势头正旺的青草。这是一片草地,他摇摇晃晃的向着草地的中央走去。因为伤势行走显得十分艰难。视线也已经越来越模糊。恐怕,很快就要因此而死吧。

“看来还是没能改变死亡的结局……”

在已经模糊的视线当中出现了一席白衣。

“大人,我没有来晚吧?”那声音带有些许俏皮,似乎很是乐意看到这样的局面出现。

他笑了笑对那席白衣招了招手示意她过去:“你不来的话,恐怕真的要死了。”

之后他揽住了白衣女子那柔软且纤细的腰,对着那白皙修长如同天鹅的脖颈一般的地方,咬了上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