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剑行剑缘 > 吾乃小战神
第八十三章 金
作者:潇潇雨幕  |  字数:2042  |  更新时间:2020-07-03 21:09:36 全文阅读

两匹行走在城街的汗血宝马上各坐着一个老头,在左边这位要挂酒葫芦,一头白发,被挂着一把酒吟剑,右边这位要比较瘦,也是背挂着一把云虹剑,年纪也跟左边那位相仿,但头上要比其多些青丝。

二人的方向是北边,目的地是南唐北凉边境。

受皇帝李安邦之命,前往探查北乌族动向。

虽说被凉有北凉王镇守,但那北凉的五十万铁骑跟北乌的五十万铁骑比起来要逊色些。北乌族生活在大草原,最原始的马吃着最原始的草,培养出来的马肯定要比被圈养训练的马要强。这便是宫里头那李安邦不放心北境的原因,所以才派出这两个老头前往前线查看战情。

这是两个年轻时都受过感情的伤痛的老头,一个被快要人做岳父的棒打鸳鸯,一个是被自己所忠的国君杀了老婆,现在两人倒是成了知己了。

左边骑马的是李侠进,一脸坦坦荡荡的样子,像是这一辈子已经没有牵挂了的那种轻松的感觉。

李侠进轻手拍着胯下的马,笑道:“听说北境的马迅猛无比,战马更是所向披靡,等到那老夫一定骑上一次,才不枉此行啊!”

右边的老头是辛元夕,摸着颌下胡须,道:“嗯,确实如此。那到时候,咱可得来比一比了。”

李侠进哈哈笑道:“行,你说,比什么?”

辛元夕摸着胡须,想了想,道:“嗯,就比谁先驯服一匹野马,再用驯服的这匹野马看看谁跑得快,可否?”

李侠进点点头,哈哈道:“哈哈,不错,不错,很久没这么潇洒快活过了。”

两个岁数一大把的老顽童说说笑笑期间,路不远处正站着一个黑衣人,带着金黄色面具,是黑使团。

原本还哈哈笑着的两个老头收起了笑声,看着那个黑衣人拉停了马,齐声道:“黑使团?”

再仔细一看,那黑衣人的左袖虽风飘荡,竟是只断臂,右臂握着一把金剑,站在那看着李辛二人一动不动。

李侠进疑惑道:“都说双拳难敌四手,此人只有一只手,就想一打二,未免太过猖狂了!”

辛元夕哈哈笑道:“黑使团都是些能人异士,莫要小瞧了。”

李侠进并非没有自知之明,道:“行,待会我先上,打不过你再上。”

辛元夕点了点头。

李侠进下马走向那黑使团,距离十步时停下,道:“要来杀我们的?那可得先过我这关。”

那拿着金剑的黑使没有说话,不知为何空气忽然安静下来,但却是暴风雨前的安静,忽然一声马叫,两人默契般地向前冲,黑使把剑鞘插在地里拔剑而出,李侠进也拔出剑,两剑相撞瞬间又分离,李侠进刹那间已是绕道黑使身后准备一剑割喉,可惜被其反着剑势一甩手里的金剑给破了招。

黑使趁势追击,转身一剑刺出,本来快要刺中其胸,却被李侠进一个后躺躲过,再一脚后跟为轴旋转着身体挥剑砍向黑使,黑使连忙后退一步却还是被看破了衣服。

黑使团罪大滔天,人人得而诛之,李侠进又怎会手下留情,直接几步醉酒微步晃到其身前,衔接自然地的把剑砍向其脖子,却被其反应过来,一个低头弯腰躲过剑招,同时右手的剑还顺势而出砍向其腹部。

李侠进后退几步,看向自己腹部,破了衣服,掉了葫芦,没见血,这便是酒吟剑剑法的奇妙之处,能够在攻击的同时躲避威胁到他的招式。

李侠进用剑挑起葫芦,打开塞子,仰头高喝了几口,道:“老夫曾以为今天下剑法最顶端的,不过吾与辛兄,还有也尔那剑魔,不曾想还有你这么个剑术高手,还不知高姓大名。”

那黑色沉沉道:“黑使,金。”

李侠进又喝了几口酒,把酒葫芦扔给了自称金的黑使,示意也让他和几口。

而那金却把酒扔还给李侠进,李侠进把塞子塞好,扔给了在马上观战的辛元夕,叫道:“这可是好酒,好好保管,没了可惜了。”又对着金道:“来,咱继续。”

这金不趁李侠进放松之时偷袭那是作为一个真正的剑客的修养,而李侠进的话就像是开始指令一样一出,两人便又缠打在一起。两人剑法飘逸灵活,来回游动,虽说用的不是同一种剑法,但其内涵却有异曲同工之妙。皆是灵动快速,让人捉摸不清方向,但李侠进喝了酒跟刚才没喝酒完全不一样,似乎喝了酒更能使出真正的酒吟剑剑法一般,完全占据于上风。

双方相互击退,金稳住身形后便开稳马步后拉三尺长剑,对着那也蓄势待发的李侠进斩出一道犀利剑气,两道剑气相撞,荡出一圈气圈。

李侠进竖剑于身前,上刺,转一大圈,略出数道剑影又竖于身前,再迅速向金刺出,数道剑影竟也跟着刺出。

那金原地舞起剑,转身又转剑,形成一道屏障,硬是挡下了李侠进万剑归宗,但还是受了内伤。

李侠进趁其还未反应过来,又把剑扔上空中,到金头顶便由上而下刺落下来,是新式酒吟剑的神来一剑,本可直攻其顶取其性命,但却被其一个转身勉强躲开了。

李侠进本想继续进攻,却差点被他扔来的金剑击中,见其手中无剑便立即直攻上前,但这一进攻,恰恰就中了这金的诡计。

金一个侧滑身躲过剑击,滑到金剑处,立即朝还背对着他的李侠进斩出一道犀利剑气,但却被另一方袭来的剑气给抵消了。

转过头,出手的是辛元夕,一个李侠进便打得要死要活,这辛元夕一出手,这一站必输无疑,挺识相的黑使金立马转身飞逃。

李侠进回过神来,知道了最后是发生了什么事,挠挠头,对着辛元夕道:“多谢辛兄相助!”

辛元夕哈哈道:“虽说你的新式酒吟剑厉害不少,但是你的身体可是不行了,这么快就老了?那到时候比马可比不过我咯。”

李侠进走回马旁,上马,道:“比不比得过,倒时候看不就知道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