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剑行剑缘 > 吾乃小战神
第一章 联姻
作者:潇潇雨幕  |  字数:3661  |  更新时间:2020-05-17 11:33:31 全文阅读

楔子:

艳阳当空,地上却是黑压压的一片。

一个个黑甲方阵整齐地行走在黄土上,总共有十个方阵,每个方阵有五百人。

总有五千人,五千名士兵个个身着黑甲,配着刀枪。带头的是一个高高瘦瘦的中年男子,名叫陈海达,背上挂着两柄短枪,骑着马走在队伍正前方。

陈海达忽然叫停了整支队伍,原来在百余步外还有一支军队拦住了他们的去路。

这支军队只有两千人,全部穿着亮银甲,腰佩长剑,两个骑马的领队,是一个扎着马尾的白发老人和一个年轻男子。

这老人便是南唐国的开国将军,战神柳阳羽,这年轻的则是其徒弟,冯腾。

陈海达忽然笑了起来,喊道“你们就带这么点人来送死啊,哈哈哈。”

在陈海达大笑的同时,柳阳羽师徒二人身后的军队缓缓升起一支大旗,还写着个大字“柳”。

这支军队正是柳阳羽的亲兵,这是柳阳羽训练出来的第一支亲兵。

当初陈海达把弄朝政,南唐国君李安邦昏庸无能,瞧出了陈海达的异心却连压制他都没办法。

后来南唐十三候院的老战候云梦竹献计给李安邦,其中之一便是要柳阳羽暗地里训练一支亲兵。

陈海达刚开始见到“柳”字大旗心里被吓了一跳,但五千对两千的阵势让陈海达鼓足了勇气。

转眼又想到印象里柳阳羽没有亲兵,以为是刚训练不久的,更是底气十足,笑了笑,喊到“这些该不会是婴儿兵吧,断奶了没有啊。”

柳阳羽冷笑了一下,喊道“没断奶呢,不过可惜了,你们可要死在他们的手上,看不见他们断奶了。”

冯腾也跟着喊到“姓陈的,我劝你赶紧逃吧,别等下输了可丢人了,这一丢可是要载入史册的。”

陈海达被两人挑衅,易怒的他心里的怒火似乎要炸了整个身体,龇牙怒喊道“小小候下高手也敢叫嚣。”

南唐高手等级分为一品到九品,分从正,十品为候,故而十品以下被称为候下高手。

而这陈海达便是战候实力,柳阳羽则远超战候之上,而冯腾现在也是可以和战候级别一战。

陈海达愈发愤怒,实在忍不住了,大喊一声“给我杀了他们,一个活口别留。”

柳军这边也随势而上,虽然相差三千人,但双方气势却是不相上下。

陈海达驾着马冲在队伍前头,取下背后两把短枪将尾部相接成一把双头长枪。柳阳羽冯腾二人也是一马当先,拔出长剑,与陈海达对阵在前。

———————————————————————

南唐国位于东州南部,其领土占地有一千七百多平方公里,是四大神州最大的国家,其开国皇帝为李元民。

李元民征战了三十几年,皇帝却只当了十八年,期间更是无心享受当皇帝的快活,到二世李安邦继位时整个南唐已是太平盛世。

李元民一走,几位开国元老也尾随而去,如今只剩下了战神柳阳羽和战候云梦竹。

太过太平的国家让李安邦一直无可事事,大事偶尔一两件,小事就交由丞相处理,这种安逸日子让李安邦变得愈来愈迟钝。

十三候院新任院长陈海达正看上李安邦的迟钝,经常献歪计给李安邦,这次打个周边小国,下次加纳民税。

还几次找了青楼名妓献给李安邦,好在李安邦是个痴情人,只爱皇后屈安南一个,不然李安邦可能连上朝的心思都没了。

陈海达的意图不过就是想谋权篡位,其文计不成便想用粗的。

最粗的法子不过就是直接起兵谋反,但眼下局势最大的威胁便是柳阳羽,若不除掉,说不定还未起兵便被处死于其剑下。

陈海达决定,这一次先文粗并用。

其先是献计给李安邦与西州巴斯联姻,让柳阳羽亲自护送公主李晴到巴斯,好在途中解决了他。

而给出的理由是战神已老无力作战,北州铁狮国和东洲一些小国早已是不服南唐统治整个东洲南部。若是他们突然发起攻击,十三候院未必是其对手,若是与巴斯联姻他们便不敢同时与两大强国对立。

然而这些不过都是一些虚有的还幌子,那些小国不服南唐是真,但原因是陈海达经常无故带兵攻打他们。

他们也不敢如何反抗,毕竟南唐对这种小国三天灭一个,他们自己也不是不知道,每年还得乖乖拿贡品给南唐。

而铁狮国与南唐隔着个汪洋大海,远渡而来气势已是削弱大半,与南唐对抗必死无疑。

但陈海达偏偏欺负李安邦反应迟钝,献计时说话语速也是忽快忽慢,更加打乱其心,诡计便也得逞。

李安邦虽已知其异心,但心机比不过,更重要的是脑子转得没他快,每次准奏后都不知道自己答应了什么事,都是后来才想起的。

准奏当天,公主李晴便接到了圣旨。陈海达宣完圣旨离开后,整个寝殿只剩下跪坐在地上的李晴,还有两个宫女。

巴斯人在南唐一些年轻人眼里就犹如人屠一般,这南唐的太子公主也不例外。

南唐立国以来,除了边境以外几乎没有过战争。而巴斯则是连年征战,传闻巴斯国人人都杀过人,南唐那些个初长成的年轻人一听便唯恐避之不及。

此时李晴身后的两名宫女打小就被送到宫里,生活可不像公主太子那般快活,对于这些传言也是闻所未闻。

二人看着李晴跪坐在地上,不知是喜是悲,犹豫了好一会也没将其扶起,直到太子李世璋赶到才将其扶起。

李世璋前来也正是为了联姻之事。这李世璋在别人眼里是个玩弄世事的太子爷,可在李晴眼里他就是世界上最好的兄长。

李世璋一听到自己的妹妹要被嫁去人屠国立马就坐不住,便跑来这李晴的寝殿询问情况。

但李晴也是刚得知消息不久,心里只有疑惑悲伤,哪知道什么更多的消息。

二人对坐相商片刻,决定李世璋去向母后屈安南求情,李晴则去向李安邦求情双管齐下。

李晴一路狂奔到李安邦的寝殿门口,一到便是拍打着门,还叫道“父皇,你快开门那,父皇。”

殿内的李安邦听到李晴的哭喊声本想去开门,可似乎又想到什么却忍住了。

李晴拍了许久也未闻殿内有声,李晴知道李安邦在殿内,若是不在大门早已被打开。

李晴白嫩的手拍得愈发红胀,喉咙也叫得沙哑了,慢慢停下了所有的动作,身子倚靠着门缓缓下滑直至跪坐在地,眼泪慢慢流出眼眶。

眼泪一滴接着一滴,心里想的都是曾经那个最疼爱自己的父皇已经不要自己了,越想就越伤心,泪水便不停地掉落。

此时正值秋季,夜晚的秋风要比天黑前冷上许多,而且李晴已经是哭了好久,风打在她身上比浇盆水在她身上还冷。

李晴蜷缩着身体,背靠在门上,在冷风中缓缓闭上眼睛,进入了梦乡。

梦中,李晴正在雪地上行走,单薄的身子在冷风中瑟瑟发抖,前边一个男子走了,一把抱住了李晴,身子渐渐温暖了起来。

李晴睁开眼时发现自己已是在李安邦的寝殿内,起身推开被子望了望四周,发现李安邦没在,心想此时正是上早朝的时刻便立马跑往议朝宫方向。

在李晴开门走出那一瞬间,刚好刮起一阵风,狠狠地砸在刚从被窝出来的李晴的身上,李晴也顾不得寒冷,连忙跑去议朝宫。

此时议朝宫内已是上完了早朝,文武百官纷纷退出议朝宫,片刻后殿内只剩下李安邦和柳阳羽二人。

李安邦把柳阳羽留住就是要说送亲之事,但用不着李安邦开口,当时他与陈海达说的一字一句柳阳羽都是知道得清清楚楚。

还未等李安邦说出第一个字柳阳羽便叫骂道“元民怎么会有你这样一个儿子,南唐迟早毁在你手里。”

李安邦显得无奈,只想起了陈海达说的话,道“柳叔,你已经老了……”

“老他娘的狗屁,老夫再战上几十年依旧可以以一人之力敌万人之军。”柳阳羽异常激动,怒视着李安邦。

柳阳羽在年轻时,曾因为李元民被抓,孤身一人闯进万军敌营。当时日月无光,地上那是血流成河。

柳阳羽杀了三天三夜,尸体已经堆积成山,其手执青虹剑立于尸山之巅,山下已是一片血海。几个残兵握着兵器浑身颤抖不敢上前,犹豫了一会后通通弃器而逃。

救出李元民后柳阳羽是睡了整整三天三夜,待其醒后,李元民设下酒宴,又是庆祝了三天三夜。无论君臣,就连当地的百姓都能与其同乐。

而现在,柳阳羽已是白发苍苍,扎着马尾,若不是看见他手上那把青虹剑没人知道他就是曾经那个站在尸山上的男人。

二人在宫内争吵片刻,声音越来越小,跟平常说话无异。

李晴赶到议朝宫高阶下时,只见柳阳羽一人从宫内走出,其脸上也没有刚才与李安邦争吵时的面红耳赤。

李晴上前拦住了柳阳羽,捏着柳阳羽袖角,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道“战神爷爷,你您能不能劝劝我父皇,我真的不想嫁到巴斯。”

李晴两兄妹小时候就喜欢找柳阳羽玩耍,起先几次对他们都是不理不睬,后来一被其逗乐一次便一发不可收拾。柳阳羽一生未娶,这两兄妹便是他最疼爱的人。

但此时柳阳羽也是无能为力,摇了摇头,道“晴儿,刚才正因为这事跟你父皇吵了一架,但君王下的命令犹如泼出去的水……”

柳阳羽还未说完李晴便知其也是尽了力,与其擦肩而过直奔议朝宫。

柳阳羽本想拦住她,但想了想还是任由她去吧。

李晴踏入宫殿大门,只见一个若大的宫殿空荡荡,除了李晴再无他人。

李晴站在原地顿了会,忽感全身无力跪坐在地上。

过了一会李世璋也来到这议朝宫李晴才被扶起,两人对视一眼,李世璋摇了摇头,李晴已是知道其结果跟自己一样,不知怎么的忽然就晕了过去。

这一天的风似乎做个不停,一阵接着一阵,砸在草木上,砸在宫墙上,砸进李晴的寝殿内。

李世璋终于意识到了秋风的冷冽关上了殿门。

但这关上了门挡住了风却挡不住殿内的冷清。这个寝殿平时都有三五个宫女进进出出,有李世璋的欢颜笑语,有李安邦屈安南的爱。而现在,只有躺在床上的李晴和一旁的李世璋。

昏迷中,李晴又做了噩梦。身后一直猛虎穷追不舍,自己则奋力逃跑,可惜不幸摔倒。当其虎口大开之时,那个男子又出现了,拿着长剑拦住了虎口……

待李晴醒后又收到了更糟的消息“三天后出发前往巴斯”。

李世璋在一旁绞尽脑汁地为其想办法,然而李晴似乎已经放弃了抵抗,不做任何反应。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