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明末风云之铁血崇祯 > 第三卷 起航
第十章 乱战三
作者:兰莲花  |  字数:2604  |  更新时间:2020-03-31 18:12:35 全文阅读

蓟州城外三十里 马伸桥镇

代善一路嚎叫着冲进了卧室,拔开围在床前的各人看到了昏迷不醒的阿齐格,接连的打击让他终于有点承受不住了,慌得弯腰查看阿齐格有没有受伤,可找遍也没看到什么伤口,疑惑的看着屋里的人。

旁边阿齐格的一个亲随不知道院里的情况,见大贝勒如此,忙上前说道:“大贝勒爷,我家主子爷没啥皮外伤,可就是昏迷不醒。”

代善听到阿齐格没受伤,心里安心点,抓着阿齐格的胳膊一阵摇晃,焦急的喊道:“十二弟、十二弟,醒醒啊,我是你大哥啊!”

边上的两白旗人也不敢说,帮着代善呼唤阿齐格,屋内忙成一团。

也许是亲情,也许是睡够了,这次阿齐格在众人的呼喊声里醒了过来。

“多尔衮——”,阿齐格大叫一声坐了起来,看到自己面前惊喜的大贝勒代善,也看到了屋里剩下的两白旗剩下的甲喇额真,就是没见到自己兄弟多尔衮,终于想起了炮击时的情形,大叫了声:“不——!”

阿齐格的行为吓坏了屋内众人,身边的代善更吓了一跳,以为这个弟弟疯掉了,这次南下真是大金的悲哀,战死一个贝勒,打疯一个贝勒。

心灰意冷的代善站起身来准备自己出去组织突围,正当他快到门口时,背后传来阿齐格的平静的声音,“大哥,我没事了,等会我就和你商量情况”。

代善和阿齐格坐在大厅内上首位听着下面的奴才汇报完战况,两人终于明白了目前的局势:他们被打着禁军第一、二、三、四镇旗号,还有个橙底龙凤旗的明军包围了,还有两镇骑兵在外游动,石门驿那边枪炮轰鸣的,应该还有明军在那边,蓟州城那边只发现蓟州镇的旗号。

被人打了还不知道别人有多少人,这是件郁闷的一件事情。

阿齐格站起身来思考着得到的信息,口里念着:“龙凤旗,龙凤旗,想起来了,殿前直军,南明皇帝在这?他没北上!”

“南明皇帝在这?”代善惊得站了起来,不知道是高兴还是惊讶。

阿齐格见代善有点不相信,便在边上解释道:“是的,殿前直军是南明皇帝亲军,好像有四个卫,用的就是龙凤旗,我记得看过这个情报”

可他又想不明白这南明皇帝不是说北上了么,他怎么会在这里,如果他不在这里,那谁调动的皇帝亲军,一时他头疼了起来,在那边走边念着:“南明皇帝为什么没北上?”

代善在边上看得头晕,想到如果南明皇帝在这里,不正是个大大的军功,急的叫道:“管他什么原因,也不管什么阴谋,咱们应该汇合科尔沁部找机会突出去,阿齐格!你到底说句话啊!”

阿齐格想得更多,见代善急了,按住他的手示意他不要着急,轻声说道:“大哥,这次出来咱们三旗损失这么大,如果就这么回去是不会有好结果的,你想过这事没有。”

代善一听呆住了,以皇太极阴柔、狠辣的性格这不是天赐良机么,大金由老汗王起事起哪遭过这么大损失,结果肯定是夺旗、夺爵。

代善想到这备受打击,喃喃道:“我是大金的大贝勒,父汗的儿子,死也不会降明!”

阿齐格听到此话苦笑道:“大哥,你误会了,以南明的懦弱,就是投降过去也是死;现在咱兄弟两还有一丝生机,就是想法子抓住南明的皇帝。”

这次是代善没那么肯定了,回道:“你如何断定南明皇帝在这!”

阿齐格毫不犹豫说道:“赌!”

代善依旧没信息,继续问道:“如何抓南明皇帝!”

阿齐格还是毫不犹豫说道:“赌!”

代善终于决定了,无可奈何的说道:“唉——!赌吧!好过去死!”

两位旗主在把手下一召集,还好两白旗加起来还有两万二千人左右样子;明军袭击时间过早,正红旗损失不大,只损失两千多点;正白旗高级军官在第一次炮击时损失大,阻击明军推进损失一部分,还有是在马伸桥以东的四千人。

上午十一点,阿齐格留下三千兵驻守马伸桥,与代善带着剩下不到两万人往渔阳科尔沁部靠拢,这下夹在中间的曹文诏就苦了。

后金军一调整,不久南北两线的主官就知道了消息,这得意于朱由检依据明军烽火传递,加上现代旗语与众将制定的一套大明旗语信号。

卢象升得知这个消息,一脚将脚边的碍事的一块小石头踢走,狠狠的骂道:“狗鞑子,跑得真快。”

可那石头并未踢远在地里滚了几下就没动了,卢象升气得想走过去再踢下,突然想到什么,大叫声:“不好!鞑子冲皇上去了!传令骑二镇立即绕过马伸桥镇与三镇汇合;一旅立刻强攻,二旅与龙骧卫继续往小辛庄与三镇汇合,快!”

本来他还想到了杨国柱的第五镇,可又想第五镇那么远,怎么也赶不过来,最后只要他们尽快到马伸桥就可以了。

不久,已移动到马伸桥镇不到一里正准备进攻的南线明军动了,马伸镇边山头立即被火炮重点照顾;几乎在同时北线的四镇也开始了进攻,留在山上的鞑子慌忙四处需找地方躲避。

这边炮声隆隆,站在小辛庄一户村民家屋顶的曹文诏确比较冷静,“鞑子要拼命了,命令骑一镇回小辛庄;五、六旅准备阻击敌兵,注意不要堵死,侧翼攻击;四镇全力进攻,给老子把山头上的敌人给灭了,告诉他们不要伤亡,只要时间;给二镇发信号,要他们注意鞑子骑兵突袭。”

曹文诏这边手忙脚乱的,杨国柱这边到上午十一点石门驿附近的战斗已接近尾声。

五镇在刚才是攻击时还有点损伤,鞑子的弓箭还是犀利,稍微不注意就被射杀;后来还是以前车营的军官提议做木盾;这一提醒大家便将驿站周边的房子全拆了,做成几个简单的车盾。

就这样,人分成几队在炮火掩护下,木盾在前,掷弹兵先用震天雷压制,再加上火枪点射,才冲了进鞑子占据的小山包;随后虎蹲炮连的人也跟上,用近距离炮击将四周阻挡的一切全部摧毁;剩下的鞑子吓得面如土色的投降了,最后统计也还有差不多一千人。

还有几个鞑子趁乱跑入了周边田地里,大部分被陷在泥地不能动荡,少部分逃到北部的山里;杨国柱也懒得管了,那边只有皇庄的自卫队和蓟州当地驻军处理。

这次的战役,杨国柱感受最深的就是在新帝上台后,特别是禁军编成后,战争的形式变了;他刚接手全面换装火器部队还不以为意,直到军士们给他演示了火枪射击后,他认为这或许是打破北方游牧民族骑射优势的一个法宝;

这次的伏击战让他更看到另一面,有组织的民众对战争的支持;这一带有很多都是卫所田和新垦田地,按土地改革属于皇庄,地租很低,只是余粮需由皇庄指定商户按市价收购,民众都被组织了起来,虽然生涩但随着北京皇庄、内宫抽人过来培训,在整编的蓟州镇支持下渐渐步入正规。

部队一开进来,就有自卫队和当地民众带路,帮助选择驻扎点、疏散附近居民、选择合适地点、还有往官道边干旱的水田灌水等等;现在更冒着危险帮忙运送物质、救助伤员,看守俘虏等。

顶头上的太阳,杨国柱站在山坡上看着官道上飞驰而来的探子,感叹大明的天要变了。

周围满是喜气洋洋的军民,在年轻军官们的安排下井井有条的打扫战场、清理残骸、搬运伤员……。

大明的天变了。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