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镜心世界 > 正文
第七章 屈辱又造化
作者:扑街魔法师  |  字数:3029  |  更新时间:2020-05-23 01:08:03 全文阅读

云巅之上攀云峰

峰上传有攀云宗

攀云宗内有仙师

求道还需过云梯

...

昼日未明,乌云在空中与那徐徐微风,跌宕起伏。不久儿,便下起清早毛细雨,落在身上却是察觉不到。

站一山脚之下,抬头望去。

雾气已游荡耍趣起来,布满整座山峰。

山峰有一石梯,被两旁的斜滑坡所相邻。每层阶梯出现的受损程度不一裂痕。偶有阶梯裂痕中,几株绿色芽草,挺直腰板,耸立着根茎。

当然,还有青绿青苔。它是依附的,孤独的,缄默的,霸道的,侵略的:有一块潮湿就够了,它沿着记忆的方向生长,蔓延。

它是角色,是不为人重视的角色,比配角还次等,可是青苔,青苔的生命中却有一种坚定与不可折服,它卑微的身影总是活在潮湿暗处之下,它卑微的绿色,配不上镶嵌二次。

青苔,绿的自由、自主、自然。

不一裂痕,几株芽草,一块青苔,都可理出山峰的年代久远,山峰的阶梯被千千人,甚至千万人,万万人所踏遍,踏遍山峰阶梯的每一层阶梯。

山峰云梯,直通天际,看不清彻。山与梯被雾气所笼罩,好似仙气一般,令人驻足观望。一股崇高的敬意,油然而生。

若你攀上峰顶,率先映入眼帘的,必是古朴且夹杂威武的大门,门上有块注着三字大牌‘攀云宗’

门上从上往下,从右往左写道:

云巅之上攀云峰

峰上传有攀云宗

攀云宗内有仙师

求道还需过云梯

虽不及‘攀云宗’三字那般器宇轩昂,展现大宗之鼎盛气,却也是需数年功夫,28字深刻却不死板,有些许悠然轻飘。

山头极广,大门两侧的围墙近有五丈高,向大门左右延伸。烟雨飘渺,却是看不的尽头,隐隐约约看的有随意落脚的单一木屋。

右侧围墙,也是隐约单一木屋,不过多了一避水小亭。小亭简,单有四个石头圆凳,围着中间圆盘石桌。老者与年青模样却透露非凡气质之人,面对而坐,两人各自执握己棋,四眼直勾圆桌上摆放的棋盘。

二人安静轮流落子。

轮到老者时,却是将本要落到棋盘的右手抬起,轻声道“七长老,好久不见。”老者声音随是年迈,却不缺少精气神。

老者着黑色长衫,却是满头白发,黑与白的搭配,却显十分滑稽。

下起毛细雨,老者靴子与及裤袜皆是打湿。

白发老者说话间没有注视眼前的‘七长老’

则是三指握黑棋,双眼直盯桌上棋盘,跃跃欲试。

见‘七长老’不出声,老者便再道:“昨日我回到宗内,便听闻‘七长老’带回两个小贼匪。

哎呀,您的徒弟可不是被这贼匪所在的贼团辱死的、怎么?好心留条活命,还带这败类回到宗门。”老者说话阴阳怪气,又是邪笑,又是惊叹,样子着实令人呕吐。

“‘五长老’第一,我带回二人是看其年幼。第二,虽二人现从杂役,未修的宗门法学,却也属我宗子弟,还望、”年青人顿了一顿,再道:“还望‘五长老’莫要贱称二人,有失身份不论,若是让天下人知道,攀云宗‘五长老’背地暗骂门下杂役子弟,天下人谁敢攀尽这‘攀云梯’”

......

......

“艾狗,过来!”青年男子对眼前人喝骂道。

“怎么了,爹。”艾乾身体与声音一齐,皆是唯唯诺诺。

“*你*的,没吃饭是吗!”青年男子再次大骂,大骂间起身踢向艾乾肚腩,艾乾飞之。

三丈后落下,四肢与身体趴在地上。

青年男子再道: “给我磕头爬过来,再大声叫我爹,等我开心了我就给你。”

艾乾在地上握拳咬牙。

青年男子察觉后,再次起身冲起,右脚正中艾乾面门,这次所造成的伤害比上一脚还来的痛苦,距离也是比之前远了二倍。

“怎么,你他*不服?”

艾乾携着灰尘起身跪下,再磕头,大喊“爹!”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看这狗崽子真叫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青年男子与旁边数十名男女皆放声大笑。

一炷香时间,艾乾连跪带磕头,喊着‘爹’

终于停在了青年男子脚下。

“这么慢!”青年男子低头看着艾乾,轻轻挪动右脚。

艾乾便立马作出反应,双手抱捂住面门,身体微缩,喊道:“对不起,爹。”

“哈哈哈哈,乖儿子,爹不打你了。”男子蹲下,右手拍了拍艾乾的脸颊。“不过,爹的靴子有些...”

“爹,我来,我来,都是儿子的错,我不该惹你踢我,这样爹的靴子就不会脏了。”艾乾伸出舌头,男子则换了舒服姿势。

“哈哈哈哈哈,可以了可以了。”男子起身拍了拍屁股后沾到的灰尘。

“嘻嘻嘻。”艾乾抬头露出可悲可怜的笑脸。

“我都快喜欢上你这狗儿子了。不过嘛,谁让你惹了李师兄。喏。”男子伸手抛下2粒药丸,药丸停在艾乾脸前。“你也不想想,杂役子弟,怎么可能会有‘创脉丹’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创脉丹何其稀有,宗门内部都难以拿出。

不过,这两粒丹药是我赏你的,可以吸收天地源气,哦,差点忘了,你玄脉已经毁了,哈哈哈哈。”

......

......

晚上,艾乾坐在炕上,炕上桌子放着二粒丹药,艾乾翻阅着书籍,并思考利用二粒丹药。

现在有两种方法:一是尝试 二是取舍

取舍,舍弃能够帮助吸食天地源气的丹药,换取恢复身体的药物。

入杂役二年有余,27次派放丹药都被抢走,除了第一次急莽吞去。

人是万物之灵,天生便有一条枯竭玄脉。

若是能将枯竭玄脉巩固,便可进行第二条玄脉。自身的力量、寿命随着玄脉的增加而增加、吸食天地源气也会随着玄脉的增加而变得容易。

“虽是稳固第一条玄脉后,便可进行第二条,不过第二条玄脉也是极其不易,尤其是资源匮乏,无人帮助的魔法师,随时会出玄脉碎裂的情况。

共八条玄脉,每条玄脉都需要大量资源。我真傻,为什么不早点知道,每个人都有玄脉碎裂的情况,就算资源加磅和家族支持。

‘创脉丹’就是最有效的丹药,也是唯一的丹药。‘创脉丹’能做到吸走坏的玄脉,这一过程也是对脉主极为痛苦,如果忍过吸走,还将要面对植入新的玄脉。

越到后面的玄脉,吸走和植入都将变得困难,困苦。虽然痛苦,却十分有用。

虽然有用,却十分难得。这二年来,我面对所有耻辱,却只得来每月派送的丹药…”

如果我能再尝试一次吸取丹药,说不定能知道问题所在!”第一次的莽撞吸取,却是十分浪费,刚开始还有些精气,过了几天,那股特殊劲便消失不见。

左思右想:“就这样,一颗换取恢复身体药物,一颗尝试一次。”

艾乾将药丸含在嘴中,又在鼓励自己一次,便直接吞下。

“一定要跟紧丹药!”艾乾闭眼皱眉,进入自己的思想,跟着丹药游走自己的五脏六腑。

每个人的玄脉脉门是不同的,你根本无法自己追踪到脉门的踪影,唯独跟着丹药。

丹药不会被吃完拉掉,而是被玄脉脉门吸引过去,此时便是寻找的好机会。

“这就是,我的..我的脉门?”自己的思想跟着丹药许久,思想看到一片干涸的土地,丹药此时滞空在土地中央。

“开始消散了?思想此时的感知能力也变强了。回去!”嗖的一声,主动权被回到了肉体。

“现在丹药立在干涸的土地,只能被我消化掉,不能被我利用!我得想办法利用丹药!”

喝水,拉*,冥思,上吊,跪拜,撸*

“浸入水中,说不定可以帮助我利用!”想到什么就做什么,艾乾立马起身跑向自己的屋边小水坑,刚好足够身体大小。

“有,有变化,小水坑连接着宗门瀑布,瀑布是外门和内门弟子的修炼之地,充满了源气,现在小水坑也布满浅淡源气,却是帮我暂且稳住了丹药消化!我得找有更多源气的东西来代替!”

话不多说,艾乾便将炕下藏了二年的源酒拿了出来,虽然源气不充沛,却也比小水坑的水强多了。

重新挖了个坑,将所有酒坛掀开灌了进去。

“娘的,两年的酒就这么没了!”艾乾喜喝酒,杂役子弟除了每月发放一粒丹药外,也会有些工钱,艾乾每月省吃俭用,就为了多买几坛源酒,虽然每次买的都是低档酒,源气很少。酒的源气就像酒精度数一样。

酒精度数一少,就不够味,不香!

“算了,拼了!”艾乾有着怂*却爱冒险的精神。就在刚刚,艾乾做出了他永远也想不到这个举动将改变他的一生的举动!为了使源气更为充沛,艾乾将仅剩的丹药捏成粉末,落入酒水坑中。

连忙脱衣进入,漂立在酒水中,盘腿进入思想。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