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人非人
作者:白晓霄  |  字数:2233  |  更新时间:2020-05-29 22:14:45 全文阅读

浩斯刚想说什么,一旁听到的艾莉娜走了过来,“我们会带上他,也会带上他的东西。”她的目光里明显有些愤怒。

  那村长看她这种语气,估计她也是个明白人,收起了脸上的笑容,冷冷说到:“让你们的人来结一下昨晚的住宿费。”

  浩斯刚想插嘴,就被艾莉娜拦住了,“别说了,给他钱就是,跟我来吧,我给你讲一下我们这里的风土人情。”艾莉娜朝着一脸难以置信的浩斯说。

  浩斯跟了上去,“昨晚不是接待我们吗?这种环境就算了,还要给钱?……”浩斯还想继续往后吐槽,艾莉娜一拳敲在浩斯胸口,顿了顿,抽走了浩斯腰间的匕首。浩斯笑了笑,“不好意思哈忘了还你。”

  “你果然是傻子。”艾莉娜翻了个白眼,“昨晚我把那女人埋在村子后面的墓地了,没有墓碑,就一个土包,我用废木板写了个日期,不知道有没有写对。”她的眼中闪过了一丝无力,坐在了一旁的土坎上。“埋她之前,我检查了她的尸体,身上多处淤伤,应该是经历了打斗,脖子上有勒痕,但不是致命伤,死因应该是后脑的骨裂,估计是引起了内出血,慢慢死去。”艾莉娜闭上眼,躺在满是灰土的地上,“借着火把,我看清楚了她的脸,很美,身材也不错……她的私*有很明显的新伤痕……”艾莉娜没有再说下去。

  浩斯不知道该怎么说,也就什么都没说,只是把自己腰间的水壶递给了艾莉娜。艾莉娜也没客气,接过来就喝,看来她是真的很累。

  马尼德一脸闷闷不乐的走过来,“总算找到你们了,这村子不大,路还挺绕。我们是被这村子敲诈了吗?就给我们草棚睡了一晚上,还收我们两个银币。”

  艾莉娜坐起来,“给他们,我们去那孩子家里看看有没有什么能拿的,拿上东西,马,马车回帕拉汶再说。”拍了拍身上的尘土,强撑着眼里的倦意。

  马尼德刚想说什么,被浩斯拦住,“别说了,先去找那孩子。”

  “那……好吧。”马尼德面露难色,在前面带路。不得不说,这村子的确很大,是浩斯来过最大的一座村庄,有好些用石砖堆砌的大房子,木屋更是数不胜数。村里有瞭望塔,宽敞的店铺,风车磨坊,高处还能看到远处的农田和小型码头。

  那孩子住在一个大院子里,有三座两层楼高的木屋,院子里一旁还有个货仓和马厩。跟着马尼德走进屋子,看来他之前去给钱时应该来过一次,怪不得耽误这么久。

  在最里边的一间屋子里,那男孩做在床上,身上还是穿着脏衣服,一副灰头土脸的样子。阳光从窗户照进屋子,浩斯仔细打量了一下,那男孩估计十六七岁,坐着看不出身高,但很健壮,本该神采奕奕的瞳孔里黯淡无光。“他从早上就一直这样,说什么都一直坐在哪里。”另外一间屋子里的男人告诉我们,他似乎在找着什么东西。

  “浩斯!带上人,把这里搜光,能带走的全部带走。”艾莉娜朝浩斯小声说,“特别是之前的马和马车,全牵到村外去,晚点告诉你原因,这里交给我。”浩斯虽然有些不解,还是点了点头,让马尼德把其他人带过来。

  浩斯准备出去看看,刚迈出房门,就看到一个人急急忙忙的推着独轮车往外面走,上面堆得满满的,盖着帆布也不知道是些什么东西。带着疑惑,浩斯决定先去那看起来像货仓的房子看看。果不其然,里面堆的各种各样的粮食,用特大号的箱子或者麻袋装着,不过看起来有些散乱。正当浩斯在观察仓库的陈设时,旁边阴暗处突然跑出来一个人,背上扛着一个鼓鼓囊囊的麻袋,根本没管站在门口的浩斯,直接从他身边挤出去,背上的麻袋撞得浩斯一个踉跄,留下在原地目瞪口呆的浩斯。

  门外一顿急促的脚步声让浩斯回过了神。“快快快,都搞快点。”马尼德大声招呼着,他把马车和两匹马都赶过来了。

  马尼德率先迈进院子,朝浩斯打了个招呼,其他五个新兵跟着马尼德,直接朝最大的主楼走去,“先搬值钱的,再搬有用的!唉唉,你们两个过来帮我搭把手,这挂墙上的兽皮毯居然没人拿,哎哎哎,先搬那卷天鹅绒啊,搬风干肉干嘛。”识货的马尼德,指挥搜刮的效率很高。

  浩斯走进主屋,有间很宽的屋子,像是教堂般的装饰,装上了少见的彩色玻璃,周围的墙壁还有好几座烛台,不过墙上挂的不是十字架,是一把短剑。取下短剑,发现这短剑出乎意料的沉,剑鞘上雕刻着暗银纹路,仔细看不难发现是一副画,好像是神话传说之类的,浩斯没见过。握住剑柄,感觉有一丝奇异的微妙,“唰!”抽出来,剑刃的银光差点晃到浩斯的眼镜,“太……太美了。”看不出这是用什么工艺打造,但逼人的寒光,把造剑人的匠心和夺天技艺体现得淋漓尽致。

  回过神来,想起自己还有事情要做,把短剑别在腰间,去找艾莉娜。

  跨进主屋,浩斯差点惊掉下巴,那男孩被艾莉娜抱在怀里,痛哭流涕,这还是半小时前那个死气沉沉的孩子?艾莉娜发现了他,给了他一个手势示意他先出去,这短短一天里发生的事情,让浩斯感觉云里雾里。

  后来艾莉娜给浩斯解释了这一切,在这利益至上的大陆,没有人会做没有报酬的事情,那男孩的家人都死了,没有人会愿意抚养他收留他,不会有人关心他。被关心的只有他家里的家产,村里的房子,屋里的东西,田里的土地才被村里人所惦记,会被他们瓜分,就像一群秃鹰死死盯着一头奄奄一息的水牛,随时准备蜂拥而上,眼里充满了贪婪的光。

  忙活了一上午,被村长的假笑送出村子,看来这村长应该能在这男孩家里的地产里获利不少。对于浩斯他们来说,也算是一夜暴富了,三卷天鹅绒,两匹高档亚麻布,三张兽皮,杂七杂八的工具,好几套上好的衣服全被马尼德弄到了马车上,和其他风干肉葡萄酒一起盖在厚厚的帆布下藏起来。还从牛栏里牵走两头牛,在马厩里找到一匹饿焉的小马,加上之前的两匹马,这支队伍浩浩荡荡的出发了。马车上堆满了,牲口的背上挂满了,连每个人都补给袋都装满了。看起来,一切都一切都是那么的出乎意料而又顺利。

  ……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