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赌
作者:白晓霄  |  字数:2294  |  更新时间:2020-05-15 22:13:03 全文阅读

近了,更近了,直到马车就在浩斯前方几十米。

  咦?马车里探出来的东西是什么?那是……是一只人手!浩斯心里猛的一震!那帆布盖着的是人!

  “卡。”

  一声异响,艾莉娜顺着方向看去,是浩斯给轻弩拉上了弦。艾莉娜很想伸手按住浩斯,可敌人离得实在是太近,明显异常的草动,被发现的可能性太大,只能用眼神疯狂的暗示浩斯不要动手。

  浩斯看都没有看她,他现在所有的注意力都在马车上的那个劫匪上。那劫匪很悠闲,本该戴在头上的毡帽被拿在手里把玩,脸上洋溢着大丰收后的微笑,唯一分散浩斯注意力的,估计就是劫匪腰间,还未擦净血迹的铁剑。

  劫匪就要到浩斯正前方,艾莉娜知道自己阻止不了,她手里紧紧攥着匕首,一秒,两秒,等待那一瞬间……

  “嗖!噗!”一支箭矢从轻弩上飞出,一只疾驰的野兔方不能躲过的箭头,当然是稳稳扎在那劫匪的太阳穴上。被尖头箭射中,没有血浆脑浆混合飞溅的效果,但也夺走了那劫匪的生命。

  旁边牵着另一匹马的劫匪第一个发现,他楞了一下,“遇袭!遇袭!所有人,隐……”

  “卡,嗖,噗!”一连串声音阻断了他的咆哮。

  其他劫匪看到两个领头的都是这种下场,开始有些慌乱,但这并不影响他们举起兽皮盾和隐蔽。那些劫匪知道,袭击他们的人就在草丛里,而且人数不多,不然早就冲出来杀他们了,可不知道袭击者的位置,也不知道袭击者的下一个目标,在这时候,没人想当那个出头鸟。在没有领导人的情况下,都选择了躲避。

  浩斯这边的情况比他们好不了多少,好几个新兵都是第一次见死人,没有哭出来已经很尽力了,浑身止不住的发抖,冷汗止不住的流,想着要是被发现,肯定是凶多吉少。

  “卡,嗖,噔!”

  这一箭稳稳扎在了一块兽皮盾上,不知道那个劫匪是怎么回事,丢下盾,尖叫着朝来的方向跑了,还打了一个踉跄。

  他这一跑,把所有劫匪都带动了,十几个劫匪狼狈不堪的逃跑,还是在没看到敌人的情况下,不得不说,失去领导人物过后,未知真的能吓死人。

  看到劫匪的逃跑,艾莉娜也松开了紧紧攥着匕首的手,满手冷汗。马尼德长舒口气,可这时依然没有一个人敢站起来。

  直到那些劫匪消失在视线里,浩斯才颤抖着站起身,他并不轻松,他在冒险,在赌,而且下的赌注,是他输不起的赌注。

  其他人也跟着站起来,几个新兵手里还紧紧抓着武器,一刻也不敢放松。浩斯独自一人冲出草丛,一个箭步,飞身跃上马车,一把揭开帆布。

  太阳的余晖已经一点也不剩,月亮也还未露面,借着一丝微弱的星光,也能看清车上是两个被反绑着的人,嘴被堵住,腹腔微弱的起伏,显示着他还有最后一口气。

  正当浩斯拿出小刀要割断那人手上的绳子,艾莉娜也跟了上来,把蹲在马车上的浩斯拉起来,“啪!”重重的一耳光打在浩斯的右脸上。

  “老娘选择跟着你不是来送死的!你**搞清楚一点你自己在干什么!”艾莉娜朝着浩斯大吼。

  浩斯没有抬头看她,他的脸被闪得很红,很烫,又蹲了下去,用小刀割着捆着那人手的麻绳。“哼!”艾莉娜狠狠跺了一下马车车板,把自己的匕首往车板上一摔,跳下了马车。

  马尼德跨上马车,“没事,就是有点吓人,下次你做这种事的时候还是提前通知一下。”马尼德拍了拍浩斯的肩膀,拿着手上的水瓶,准备给被救的两个人一些水。

  天很黑,勉强能看出那两人一个是男人和一个女人,浩斯扶起那个男人,让他靠在马车的护栏上,仔细看了看,脸上还有一丝孩子气,年龄应该不会太大。

  那个男孩发现自己被救了,先是有一丝惊讶,然后狠狠皱起了眉头,咬牙切齿,强忍着已经滴下的泪水,看了看周围。

  马尼德正把那个女人扶起,靠在护栏上,准备给她喂一点水,突然,他喂水的手停了下来,楞住了。

  那男孩可没管这些,不知他哪里来的力气,一把拉开马尼德,扑到那女人身上,“姐姐!姐……”他停顿下来仔细看了一下,然后开始更大声的哭喊。

  马尼德凑到浩斯身边,小声到,“那女人死了……。”

  浩斯环绕周围,他知道在这里多待一秒都是危险。“所有人!集合!”跳下车,拉过还在一旁生气的艾莉娜,“安抚一下那孩子。”接着下达命令,“马尼德,驾驶马车,两人两人交替坐车,其他人,跑步行进!”说着跨上另一匹马,那马鞍上还留着血迹。

  看着地图,前往附近一所村庄,和之前劫匪逃跑方向相反。一路上不敢使用火把,草木皆兵,毕竟在夜晚移动的马车,就像在地上爬的王八,一抓一个准。

  好在有惊无险,安全来到一座叫阿密尔的村庄,这是一座海滨村庄,带着咸味的海风吹在他们脸上,让精神紧绷的他们放松,变得疲倦。

  那男孩早已在悲痛和马车的颠簸中睡着,感受到车停了,睁开眼看了看周围,“你们这群坏人!杀了我一家人!还要对我们村子做什么!我要打死你们!”说着就要对他身旁的艾莉娜拳打脚踢,结果被艾莉娜按住脖子,压在车板上。

  不过那男孩的声音惊动了一户村民,一个男人点起烛台,拿起砍刀走了出来,“你们在干什么!”那一声吼,声如洪钟,不但把浩斯他们怔住,回响还传遍整个村子。

  其他屋子陆陆续续亮了起来,根本没给他们解释的机会,十几个壮年男人就拿起家伙将他们团团围住……

  折腾了大半夜,好不容易安抚好了那男孩的情绪,才把事情解释清楚,不然可能真会被这些没搞清楚状况的村民一顿毒打。

  午夜时分,浩斯一行人也无处可去,好在村长看在他们救了那男孩的份上,收留了他们,否则今夜还得露宿街头,能把救下的孩子送回他本来的村子,这是浩斯没想到的。

  第二天一早,阳光是照不到茅屋里的,浩斯被一条小狗舔着垂下木板床的手指。醒来,扭了扭被硌了一晚上的腰,走出茅屋。

  咦?那是……艾莉娜?她坐在外面干嘛?看她浓浓的黑眼圈,应该是一夜没睡。浩斯刚想上前问,村长从另一边走来,“呵呵呵呵,谢谢你们啊,救了我们村里的孩子,既然你们是他的救命恩人,就让他跟着你们吧!”村长满脸推笑,眼角都咪出好几条缝。

  嗯?很明显,浩斯没搞清楚状况。

  ……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