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量子仙道 > 第一卷甘霖天境
第一章 此行万里
作者:山风似繁星  |  字数:2488  |  更新时间:2020-04-03 18:33:17 全文阅读

一片永远都以昏暗主色的天地,广袤无垠。

  厚土之上扎根坐落着一座座城池,星罗棋布,它们有大有小,相互距离都不算近。

  靠南方的一座大城雄壮巍峨,霸据一方。它是这片天地最强大的城池之一。

  忽然。

  这片暗色中出现了一个小太阳,瞬间照亮了以这座城为中心的方圆几千里。

  那些城中人还未来及反应,整座巨城便以那小太阳为中心,瞬间蒸腾而起,化为飞灰!

  巨大的火光冲天而上,一道道强烈的冲击波爆裂开来,向着远方奔腾而去。

  怒吼的轰鸣平地而起三千丈,一朵黑色蘑菇云在辉煌的火光下熠熠生辉。

  那被火光撕碎吞没前的城主,他带着惊怒又恐惧的眼神,他最后一个念头,只有一个名字。

  他无比在乎,无比想念。

  想念能亲自活活吸干那人骨髓,生生嚼碎那人魂魄的名字。

  白狼!

  遥远的一座孤峰上,有一个戴着以白底红线勾勒成狼貌的面具人。

  他的面具上映射出那远处的滔天巨火,一丝晶莹从那面具下沿缓缓浮现,悄悄滴落在地上,浸湿了那小小的一块土地。

  他仰起头,轻声道:“花音,看见了吗?这是我用那个世界的力量为你制作的烟火,在那里,人们叫它核弹,我给它起了个名字,红花。”

  “你喜欢吗?”

  故事,从八年前开始。

  ......

  正值春暖花开之时,本应该是忙碌和开怀的季节,可今年的春季却少了一丝恬静,多了一抹肃杀,少了一缕温暖,多了一分酷寒,仿佛日头对过去不久的冬日严寒驱逐地有心无力。

  一个少年看起来有十三四岁,眉清目秀,头发稍有凌乱,正徒步走在荒山野岭中,背着个竹篓,看起来放了不少物件,竹篓下面还背着一把长剑,看起来有些不伦不类。

  少年衣着有些破烂但还算整洁,只不过一看就是穷人家的孩子,如果一个正常人看到这样一个半大的孩子背着个大篓一个人走在荒山野岭不免嘀咕几句,要是个热心肠的,或许还会上前询问一二。

  可如今不会了,少年所在的这个国家发生了战乱,人人自危,要么逃命,要么被强行征兵上战场,青壮们哪有时间悠哉悠哉的来砍柴打猎,妇道人家更不会没事跑到荒无人烟的地方。

  战争正处于白热化,百姓水深火热苦不堪言,大批难民往西北逃去又从西北往南部逃去,希冀着能避开祸端。

  这里已经到了西北地界,相对比较安全平静了。

  少年叫莫离,师父给起的名字,说是早已死去的师娘说以后有了孩子就叫莫离,可直到死去也没能有个孩子,师父很喜欢这捡来的孩子,于是便将这个名字传承到他身上,可惜师父如今生死不知。

  莫离右手扬起放到眉头搭了个凉棚,眺望不远处的那座山峰,“到那远处的山涧歇歇罢。”

  他叹了口气,神色有些疲惫,往上提了提竹篓继续向前走去。

  不多时便到了山涧处,溪水潺潺,他所在的这处地方是个平整的,山涧形成了个小小的水塘。

  莫离将竹篓靠着一块大石放下,但是并没有摘下长剑,走向水塘边挽着袖子,趴下身来先是大口喝了几口,又好像突然记起什么,手中一翻便出现了一个水袋,将其中不多的水倒了,又将其灌满,那水袋便凭空消失不见。

  随后又洗了把脸,再捧起水喝了几口,余光瞟见有道黑影从水底闪过,大喜道:“妙极,妙极!”挽了裤腿踢飞了鞋子就跳入水塘捉鱼。

  以前在师门一本书上看到过,这种山涧鱼味道非常好,还能补身子,就是个头有点小,刺有点多。尽管鱼儿滑不溜湫,但莫离好歹也是个气象境的小修士,三下五除二就捉了几十条扔到了岸上,这还是专门挑大的捉的。

  小水塘不大,鱼却也不少,成人手掌一半大小的鱼儿,被莫离捉了有三十多条才算高抬贵手放过了这一窝祖孙。

  莫离找了些枯枝,麻利的架起火堆,将那些小鱼儿都开膛破肚洗干净了用树枝穿着在火堆上烤,而且他还从竹篓里拿出了用树叶包裹着的某种果酱,涂抹在了鱼上。不大一会,在呲溜声中,香味远远飘散开去。

  莫离赶紧拿起一支烤好的鱼,吹了吹上面的灰,津津吃了起来,一口水,一口鱼,好似是江湖中人一口肉一口酒,忽是自己也想到了此处,又或是记起了某人,乐了乐。

  十来条鱼下肚,觉得自己已经吃的够饱,但是其它还没烤过的鱼放着会变腐,于是又穿起来架在火上烤,准备将剩下的鱼都烤好了带着,这可以抵两顿饭,要是省些或许能有三顿。

  烤好鱼后从背篓里翻出个兽皮袋,将鱼放入其中。又从竹篓中拿出件衣服,四下张望了几眼,换上了衣服,拿着换下来的衣服走向水塘。

  莫离洗着衣服,看着涧水慢慢流淌,心中忖道“离开宗门已有大半年,水阳宗的其他师兄弟们不知如何了?师傅他老人家......”想到师傅,莫离眼神暗淡了下来。

  他师父上阳道人乃是金丹境修士,道法高强,当初宗门所在方圆几千里都是有名号的,何等风光,而自己是师父关门弟子,备受师父疼爱,从三岁被师父捡来就在山上修行,自己也是将师傅当做是半个爹。

  有次师父出门有大约大半年没回宗门,回来后就急忙前来找自己,当时师父衣衫上沾染着血迹,只是交代了一些话,将一个袋子塞给了自己便让自己离开宗门不要再回头。

  “去西北地界丹岳宗,将袋子里的书信交予丹岳宗金丹老祖黄彡道人。”

  自己当时又惊又急说什么都不离开,可师父叹气说道宗门有了灭门之祸,你定要在一年内将信送到黄彡道人的手中宗门才有救。

  莫离说让其他师兄去送,他就在宗门和师父在一起,但老头儿当时有着从未有过的严厉神色,说此事只能由你办,如果不去就将你逐出师门,从此与你恩断义绝。

  之后又半推半搡将自己扶上了纸鹤,当时自己跪在纸鹤上向着师父磕了三个响头,久久望向山门,不愿回头,哭的稀里哗啦。

  纸鹤飘飘然而去,朝着西北飞了不知多远,在灵气耗尽后飘荡在了地上变成三寸大的纸鹤。

  莫离急忙拿出个小器物,原来是仙家手段的山河图,大概辨认了一下自己的位置,发现离那师傅标注的地方还有不知道多少千里。

  有心返回宗门,但又想起师傅的话语,咬着牙朝着西北走去,心想尽快将信送到。

  这时候,莫离虽然和两个小师兄经常去山下离宗门最近的凡人城池办事玩耍,但从未独自一人在世间行走过,也只是去过那一座凡人城池罢了。

  其实说是小师兄其实只是莫离这般叫他们,实际上这两位“小师兄”应该叫莫离师叔祖才对,只是三人年纪相仿,两位“小师兄”约摸比莫离大个两三岁,三人整天形影不离,除了课业修行时间外,其余时间三人经常上山下水,掏鸟窝,捉山鸡......

  那时的莫离对自己如何活下去并完成师父交代给的事而感到迷茫,好不容易才浑浑噩噩惊惊险险的过了大概一月有余,中间的苦楚不足外人道也。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