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竞技同人 > 浮一大白 > 正文
第六章
作者:填充涂色  |  字数:3497  |  更新时间:2020-04-08 02:09:50 全文阅读

里头日子是一天天过去,丁香也突如其来地爱上沉香。

沉香、小玉四人的感情变得复杂,沉香却因为小玉与丁香而一次次犹豫徘徊甚至是退却救母时,杨戬更怒火中烧。

“娘......”外头沉香羞愧难当,自己当初竟然几次退却,差点就自甘堕落。

三圣母几时能想到,自己兜兜转转差点出不了华山,不过终究好事多磨,沉香还是没有放弃她。三圣母道:“傻孩子,你年少,心性不坚是难免的,娘不怪你。”

生死簿画面一转,杨戬只身来到幽冥界。

杨戬身着黑色便服,传音月老也不见小童传话。他推开门,一股浓烈的酒味扑面而来,杨戬脸色难看,侧身进了小院。

月老正一口黄汤喝得迷迷糊糊,难得见杨戬过来,道:“这不是杨戬小子嘛,今是怎得空来看我小老头啊。”

杨戬道:“无事,来看看罢。”

月老吧唧两嘴道:“你自个随意瞧瞧小老儿的三宝殿吧。”又暗腹:“老头信你就见鬼了。”

杨戬左右随意瞧,也不客气做事,三两步来到月老存置人偶木扎子的地。小童本想一拦杨戬,见月老一摇头便立于一旁不吱声。

月老思量,杨戬心思难定,他能有甚重事值杨戬做这一遭,难不成又事关于三圣母?月老揪揪长须,再饮口汤。

先不论仙神因果历练持有的人偶,单只人间生灵情爱何其多,好半响杨才戬终于角落里瞧见已经混乱纠缠的人偶。果不其然,难为丁香会反复爱上沉香,月老的红绳已经牵上,怨偶天成,岂能不曲折。

沉香与小玉还隐隐约约红丝未断,而与丁香的红绳又牵且黯淡无光,分明就是强行拆散凡人姻缘造成的。

杨戬踏步而出,将喝得正欢死赖不进屋的月老拎了进去。

月老嘴里碎念道:“杨戬杨戬,放老头下来,你莫以为我报复不得,成心老头与你这臭石头牵个大大的红绳。”正说着,杨戬示意月老瞧一眼人偶木扎。

沉香的人偶,不但一头牵着丁香,另一头还牵着小玉狐狸;小玉的与龙八也不清楚;丁香和龙八更是红绳未断,四个人倒是不含糊硬生生连成一个圈。

月老颇为受惊,他虽身为儿女姻缘的月老,可凡间姻缘多是人心天定,凡人心眼多他哪顾得过来,他可不插手凡间的婚配。姻缘天定,恶果有因,美满与否皆看凡人自己的选择,否则游鱼配飞鸟,薄情对寡义,可不落下一身埋怨。

思及此,月老道:“童儿们快快进来。”

听得月老相唤,几名童子一字排开。

月老对杨戬道:“这几童儿,我命他们好生看顾凡人姻缘,切不可插手凡间情爱。童儿,你们可是插手了凡人的姻缘?”

童子几人偷偷对视一眼,各个无言。随即一名女童站出来,道:“师父,是徒儿。”

月老瞧一眼女童,叹息道:“小童下去。”又道:“童儿,你是为何插手天定姻缘?”

女童道:“师父,这四人,自生姻缘便是人、妖结合,不符常态,世间少见。徒儿恐其不顺不合便将其姻缘拆散,以顺天道。”

月老道:“童儿,为师说过,天道姻缘,自由心生,本当如此,万万不可插手。”

“师父,差矣。人、妖相恋,有违众生,天地难容,害人害己,人与妖又岂能滋生情感!当世,以人人为正途,不可逆反。”

杨戬道:“你这小童,心中全无怜悯之心,怎堪置于月老座下。她既已犯天规,又无功德相抵,不堪轻饶。”

月老道:“我知。童儿,神仙不得相恋,乃得道时摒弃情欲,化为根骨,再者神仙若是个个谈起情爱,私心四起,三界难不起动荡。而人与妖俱是凡尘中人,姻缘乃由天定,情欲与否不该插手。”

女童仍执意道:“师父,人、妖相爱于人间也多为灾祸。”

“童儿,你心中既无爱,何苦拜我为师。这些人偶,岂单只是木雕泥塑的人偶,他们是凡间活生生的人,你自个的作为,他们又该生多少波折。”月老叹气道:“你自去吧,你心中不仅无情无欲无爱无望,自然一切都不当。”

“师父......”女童茫然道,她拜师来,师傅从未这样失望过。她欲辞谢月老,可月老早已背过身,只能对着月老做几大礼。

她不懂,成仙既要摒弃情欲,她更甚,连爱都无需了,为何会师父反更失望?

月老偷看女童,见她不在,恬着老脸道:“杨戬小子,我这童儿,你待要如何?”

杨戬瞥一眼月老,道:“月老莫探究,戬无可奉告。”

月老气急道:“好你个杨戬小子,小老头当初为三圣母之事也是尽心尽力的!你不好这样糊弄小老头吧。”

“不知月老待如何?”杨戬道。

月老又恹了,三圣母是杨戬的硬伤,只道:“那小龙娃子和小狐狸有点根基,小老儿想法子断了他们的姻缘不难;那两凡人,凡根凡体,红绳既已牵上,便受天道庇佑,姻缘已成,小老儿是左右不得。我这般,抵消些过错,你可待我那童儿宽厚些,童儿毕竟是女童,你且想想三圣母。”

杨戬知道月老避而不谈未尽的话,他道:“你弟子不过是魔障,她既是苦修上天,日后归位即可,你何苦担心许多。”

见杨戬与女童离去,月老道:“童儿不过魔障,杨戬你可真敢说,还不知究竟是谁魔障。烦心事莫过心,小老儿还有得烦呢。”

杨戬将女童交与梅山兄弟,交待梅山兄弟带其转入凡世,多经历些爱恨愁苦,重做一回凡人,尝一尝爱不得的苦。梅山兄弟也无多话,他们那时,还是相信自家二爷的。

还没来得及进书房,闻着味出来的哮天犬已经蹲守在前,垂着舌巴巴地直盯着杨戬。

杨戬笑道这傻狗,伸手撸了撸哮天犬的脑袋,哮天犬乐得直哈哈。杨戬揉揉哮天犬的头,道:“行了,还不是陪你的时候。”哮天犬紧跟杨戬,见着杨戬进书房,前爪不由护着脑袋,主人不许他人进书房,它偏又是蠢的,被杨戬敲了几多次脑袋后才懂得要候在书房外,可它实不想离开主人,只好乖乖趴在门口打盹。

“这都是你们哄人的,我不信!我都不信!”

“杨戬小人为了他的地位不让我见娘,每一次都想杀了我,是真的要杀了我。不只是我,他还想杀了我爹,是我去地府生生把我爹抢回来!你们,你和生死簿都是在报复我,都在为杨戬小人狡辩。”杨戬对于沉香而言就是一宿敌,恨不能除之而后快。现在生死簿说,杨戬关心他,还因为他与小玉、丁香纠缠不断的关系找过月老,甚至明明有机会打败他杀死他了结这件事的时候,杨戬却手下留情放过他。那他做的一切是什么?笑柄?闹剧?还是这些个神仙长生不死里打发时间的滑稽游戏?

沉香越想越恼怒,他道:“你和杨戬是一伙的,天道也和杨戬是一伙的,都不把凡人当人看,无耻极。”

沉香怒骂杨戬正狠时候,三十三重上,天裂的口子里劈出一道惊雷明晃晃劈向生死簿。

生死簿“滋滋”作响,忽上忽下乱跌,殿外一男童未及进得凌霄殿,倒先被生死簿摔得糊了一脸。随即,男童身后冒出一只乌青的鸟,拖着长长长长的尾巴,一爪子抓走男童脸上的生死簿,飞腾着绕了几圈又一声长鸣,飞下来将生死簿交给随后而来的女童。

女童一身长衣火红,头戴玉石的饰物。见三青鸟将生死薄抓着给她,便接过手,上呈给褐绿色。她躬身做礼道:“阿女名唤胜女,乃九灵太妙龟山金母之侍,今天道破天,金母令胜女前来。”三青鸟拍拍羽翼,立于女童左肩,长长的尾巴垂于地,幽鸣长叫,口里吐出一株仙草,又拍拍羽翼,立得稳妥。

胜女取过仙草,道:“此乃三危山之草,有养魂聚魄奇效,特奉金母之命献于清源妙道真君。”胜女言罢,拜见阐教一众。

丁香在一旁听得糊里糊涂,禁不住她有一颗不懂就问万事好知的心啊,她问龙八道:“那个姑娘说什么太龟什么什么的,是什么人啊?”

龙八是不知道的,若不是这些上古大神现身,说不定他这辈子都不确定能不能听过这个人,毕竟论年岁他连哪吒的零头都不足够啊。

哪吒道:“她是说她是奉西王母之命前来。”

“西王母?”众人很惊异,西王母不是瑶池王母吗?

“西王母隐匿于昆仑仙岛中,外人踏不上一步,日久年深,故而甚少人知。”哪吒想起昆仑山,心中黯然,不在多话。

再论男童。

那男童被三青鸟抓走生死簿,戏扰一番也不恼,他理理衣冠,做礼道:“弟子乃方寸山三星洞门下觉知,奉师之命,前来拜会。”说完,朝众菩萨施礼道“阿弥”,也直入阐教。

孙悟空听得“方寸山三星洞”,猴眼溜溜的盯着觉知,碍于曾经师尊的话,不敢提起师父一字,反倒觉知合十颌首拜见他。

两人施礼后都归至阐教一旁,褐绿色无多话,重新将生死簿祭出,生死薄又整个拉长变宽。

刘彦昌感觉到三圣母微微发抖,下意识揽住三圣母,低声道:“三圣母,好娘子,你且宽心,我虽只是凡人,但我心与你同在,我们还有沉香,你莫怕。”

沉香也道:“娘,我打败了杨戬,我会保护你的。”

三圣母道:“我不是怕,是那段日子,当初二哥待我甚好甚好,不会再有人能比那时的二哥更好了,所以现在想想是真苦啊。”

刘彦辰道:“我的好娘子啊,你心善也心软,沉香恨杨戬,他无亲善过沉香,沉香受的苦我不知也能猜得几分,终不好过,我总不好叫沉香无事一般宽恕他。但当初杨戬......你二哥真心待你好,无论他对你做了什么他终究是你亲二哥,他亲善过你,你也敬爱他,就莫在恨他,权当是陌路,莫再想他念他,今后我们一家三口莫招是非,好好安生过日子。”

三圣母细思一番道:“还是刘郎知我心意。”

褐绿色祭出生死薄后,三十三重天又劈惊雷,雷声轰轰如锣敲如鼓打,犹似一场好戏拉开序幕。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