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游戏 > 网游之异域 > 正文
第二十一章往事可待成追忆 只是当时已惘然
作者:北宫霁  |  字数:5061  |  更新时间:2020-03-31 14:50:19 全文阅读

****“你父亲就像是一枚最为亮眼璀璨的明珠,周围环境越是黑暗,越能显露出他的光彩。那天,他穿着一身很朴素,并且带有几个破洞的粗布衣服,很旧很破,却被洗得干干净净。他整个人虽在忙忙碌碌地烤着千层饼,却没有寻常小商贩那样的油腻和奸滑。他见着我两眼炯炯地瞧着他的摊子,第一句话就是:‘饿了吧,给你一块!’。那是我第一次吃婺城千层饼,很美味,那一刻,我想起了故乡。即便我从未在那里生活过,但那是我陶家人的根。我那一刻突然明白了祖父当年的祖训:陶家人,只能是华夏人,此生此世不能加入米国国籍。也就是这样,我们二人相识了,大家都流落异乡,又有着共同家乡记忆,自然而然相交莫逆,成为了好朋友。你父亲确实没有过于渊博的知识,但他看事情的准确性,总是出人意表,让人惊讶;他口中那些过于浅白的话语,往往蕴含有最为本质的道理。我从未见过他这样的人。他在了解我的专业之后,给我说了一句话,我一直记忆至今。”

“什么话?我老爸说的是什么?”

“嗯嗯,姑姑,厉叔叔说了什么?”

不仅夏侯仙和厉凌雪两眼露出求知的渴望,不远处静听的张青和科尔斯也有些急切。

“他说:‘人类未来的出路,绝对是在这茫茫无垠的宇宙,而不是这枚孤零零,死寂孤岛似的地球。你的先辈都值得敬佩。如今,华夏的五大家族,朱家和李家只知道一昧掌握着军队;徐家和胡家眼睛里只盯着政坛上那点权力分配;而剩下的那个周家,可能天生属貔貅的,老是想着怎么积累钱财。如此,华夏危矣!’也就是这席话,打动了我。”

不消说陶鑫被打动,就是张青等人听了她转述的厉叔叔的这席话也不禁热血沸腾。这位厉叔叔果然厉害,在那种逆境之下,他还能随意指点江山,针砭时事,将五大家族冠冕堂皇的遮羞布下,赤裸裸地核心利益,看得如此透彻,犹如洞若观火,明察秋毫。

“呵呵,他就是这样的人。”陶鑫见到众人都被厉国峰当年的话语所折服,不禁想起自己初听时的样子,何其相似乃尔。“在我和他相识之后,华夏越州出了一件事——起因是越州六元里暗鬼冲击当地一家女子学校,光天化日之下任意欺凌、猥亵和QJ,当地警察以国际友人的身份,不予受理。此事引起越州及周围六市七十二县不满。时越州当地的一个较大的地方势力——曹家家主曹云龙首倡义举,号召当地百姓起来抗议。”看众人一脸欲言又止,陶鑫点点头:“不错,就是你们所想的,这个曹家就是现在的八大家之一的越州曹家。但当时曹家只是地方上的小势力,不说和华夏五大家比,就是和江浙孙家也是弗如远甚。正所谓枪打出头鸟,曹家敢出头,自然要被打击,不一日,时任越州的军政一把手就调集数千士兵镇压。没想到,这下子捅了马蜂窝。一时间群情激愤,把那军政一把手也吓得手足无措。隐隐间越州有不能治的趋势。国外的报纸更是刊发了越州即将独立的预测。也就在这时,你父亲也得知了这个消息,他立马找到我,问了我一句:‘我要回国去了,你和不和我回去?’”

“那姑姑,你肯定是答应了呗。对吧?”

“没有~”陶鑫笑了笑,“那时我虽然年轻,但又怎么会随意和一个不知根底的男子就走呢?况且,即便华夏是我的故乡,但那里也曾流下了陶家先人的血泪,我祖辈也是逃难似的离开,这让我心中多少也存有芥蒂。但是,他竟看透了我的内心软肋,只说了一句:‘我给你做婺城千层饼,只要你想,只要我在。’这个承诺,我没法拒绝。”

关于这段越州之乱的事,众人都一脸懵逼,显然,在他们以往所学的课本中,这段内容都被人为删减掉了。仙儿倒是对另一件事感兴趣,不禁问道:“姑姑,不是说米国当时非常排华,您在诺力亚教授实验室待过,米国会那么容易放您离开?”

众人顿时也纷纷从那被越州之乱给弄懵逼的状态下出来,用眼神询问着。

陶鑫却不回答,而是看着那不知何时放下了酒杯的科尔斯:“这个,你们得问科尔斯了。”

“额,姨,你没开玩笑么?科尔斯怎么会知道,而且就算他知道,就他那糟糕的口语,只怕我也听不懂呢。”厉凌雪照例是一脸嫌弃,不过,说的也未尝没有道理。

张青这时突然想起先前和科尔斯聊天获知的一个信息,一下子想通了其中关键,试探着说了句:“陶姑姑,别不是当时米国派了一位海豹突击队的队员去拦截你们,那人就是科尔斯大哥?”

“呵呵,不错。当时,上司,派我,截住,陶鑫,不过,我被,老板,说服。大家,一起离开,米国。”

科尔斯一直像是一个闷葫芦,半天不说话,但一说话就是石破天惊的大事。厉凌雪惊讶的说不出话,没想到这个父亲配给自己的司机兼保镖,原来和厉家还有这段渊源。

“后来的事就那么一回事,越州曹云龙虽然激于义愤,这才带头起来抗议,但他当时底蕴不够,也怕激怒了华夏高层,心里已经有了妥协的打算;同时,政坛开始回暖,华封清父子为官多年,也并非没有故旧,值此越州之乱,上面终于紧急把华封清调了过去,于他而言,如何圆满且高效解决这个问题,也成了当务之急。也就是在这时,你父亲来到了越州,上下协调,左右逢源,游走于华封清和曹云龙之间。这才圆满了解决此事。这也为曹家势力发展,埋下了伏笔。而华封清因为此事,得以进入中枢。而你父亲,也由此事,得到了二人的帮助,获得了20亿元的起始资金。当时北方政治意味浓厚,而沿海区域则是泡沫经济正盛。于是厉国峰选择在毕都市发展,这就是封腾的由来。至于双庆薛学兵,不过是因为北方家族见封腾发展趋势有些难以控制,特意扶持,借以掣肘的家族。这就是八大家族的由来。”

故事讲到这儿,总算是说清楚了八大家族的由来,众人一阵沉默,皆暗暗思索着:在这看不见方向的历史河流里,若是自己又能如何?不禁都露出一丝苦笑。

陶鑫留给众人一段回味的时间,也给自己调息的空闲。张青等人只是像是听故事一般,就各有感味,陶鑫作为浮浮沉沉的当事人,心中的沟壑,可想而知。

“那个,姑姑。”仙儿打破了沉寂,弱弱地问道:“那厉叔叔有没有给你做饼子呀?还有,下次厉叔叔做了饼子,我能不能也来尝一尝呢?”

众人:“……”

说完了这一段故事,原本有些压抑的气氛,也被小仙儿有些憨憨的话语给冲散。厉凌雪趁机给陶鑫知会了二人欲购置《异域》服务仪的事,陶鑫自无不可,一口答应。

厉凌雪得了陶鑫应允,也不拖延,雷厉风行间,通过阿尔法的授权操作页面,将仙儿的信息云卡与《异域》的一款服务仪绑定成功,再经过授权签名,这款服务仪就已经有主了,那就是仙儿的,只等封腾集团的物流车队,送货上门就好。(信息云卡,是地球联合组织2040年推出的,集身份证、社保卡、驾驶证等一系列有效证的集合云卡。)

仙儿“见”着自己有了一款专属的服务仪之后,十分高兴:扑了上去,在陶姑姑和厉凌雪脸上大大地香了一口。看得张青热血沸腾,恨不得以身相替。小丫头香完以后,再甜甜地表示了感谢,随即一蹦一跳地往张青这过来,把后者惊喜得心脏都差点忘了跳动。张青观察到仙儿香的二人都是在左脸颊,于是赶紧用衣袖把左脸颊使劲地擦了擦——差点都擦秃噜皮了。

“撒手没~撒手没~”

“哎,哎~”张青等了老半天,脸上都没有传来触感,只是胳膊上有人在摇晃着:仙儿一脸无辜的模样,摇着张青的胳膊,“撒手没,你干嘛呢?叫你,你都不答应,在想什么?”

张青老脸一红,但还是为着幸福,弱弱地提醒了一句:“咳咳,仙儿,你是不是忘了什么?”

“没吧!怎么了?”

望着小丫头一脸单纯的模样,张青实在不好意思再开口了,只是尝试着旁敲侧击道:“那你过来是做什么的呢?”

“哦,”看见仙儿一脸恍然大悟,张青心里暗暗激动:呼呼,总算想起来了。“对了,撒手没,不好意思,我得到一款服务仪了太高兴,都忘了。”随即,贴到坐着的张青耳边,小声道:“哥哥,把你信息云卡给我,我让凌雪姐姐给你绑定,省的你们俩又再起争执,哎,操心死我了。”

“啊?就这个?”张青一脸失落,又不敢明说。

“是啊,除了这,还能有什么事呀?咱们俩来这儿不就是为了买服务仪么?”后者有些不解的反问道。

“哦,是啊。我都被陶姑姑讲得那波澜起伏的故事给吓懵了。”张青于是赶紧把自己随身携带的信息云卡交给了仙儿,并且授权签名。随后,郑重地递上自己的老婆本——信封。

小仙儿接过了信息云卡,正要去找厉凌雪,手中又被张青塞进了一个信封,不由得有点疑惑:“这是啥?”

“这是我老婆~不是,这是我的钱。买服务仪不是要钱么?”

小仙儿原本想说不需要钱,又担心伤到了张青的男儿自尊,况且这服务仪又不是她家开的,而是凌雪姐姐家的。想了想,也随手收下了。

仙儿拿着张青的信息云卡和信封,回到了陶鑫与厉凌雪身旁,后者自然知道是什么,一脸不情愿。陶鑫人老成精,早就知道这俩人之前可能有什么嫌隙,却只是笑吟吟看着厉凌雪,也不说话。

后者有些不敢直视前者的眼神,躲躲闪闪,最后实在躲不过,只得投降道:“好吧,行了行了。我难道是那么没谱的人么?信息云卡和授权签名拿来给阿尔法扫描一下呗。”

“喏,这是张青哥哥的信息云卡。”仙儿递过去张青的信息云卡,随手再把那个信封一并递了过去,“这是张青哥哥的钱。对了,凌雪姐姐,我刚刚没有给你钱,那我~”

厉凌雪瞅着小仙儿一脸忐忑和有些不好意思的可爱模样,不由得心里一怜“傻丫头,想什么呢?咱们多年好姐妹,你居然说这话,当姐姐什么人呢?而且,你姑姑也在这儿呢,姐姐敢收你钱,指不定被她教训~咦?”

“叫我干嘛?难道非得让姨教训教训你,你才安心么?”

“不是,人没叫您呢。我是纳闷这个信封里面的钱的数目不对吧。难道那小子只是打算买一款3—型生态盔么?”厉凌雪多年执掌非谷账务,资金数目一眼或是一捏,就知道会有多少,远不是小仙儿那样没有“常识”。故而信封一到手里,厉凌雪微微用力一触,就判断出:应该是百元面值的纸币,且最多不超过100张。也就是说这里面只有一万元钱,而现行的《异域》服务仪中,只有3—型生态盔售价为8888元,恰好在这个范围里,而另外两款,这点钱远远不够。

“啊?这个,我也不知道啊,是不是张青哥哥拿错了?还有,凌雪姐姐,这三款服务仪不是应该都差不多嘛!”

凌雪瞧着这个有时候聪明异常,有时候又有些小迷糊的仙儿,颇有一些无语。收起了信封和张青的信息云卡,领着仙儿走到张青面前,有些不满道:“臭小子,你是想购买3—型生态盔不是?”

后者倒是不知道有什么不对,这些钱可是自个攒了许久的钱呢,若不是周围环境和老花的劝告,自己也压根舍不得用这个钱呢:不过,若不是为了来购买服务仪,自己又怎么会遇到仙儿,人生际遇何其美妙,张青这一刻,心里还真心感谢那个好基友。于是,心情好的张青,也没有在意凌雪的不好语气,很是诚恳地回答道:“嗯嗯,是啊。”

“看你是仙儿朋友的面上,我给你说一个内部消息。这三款服务仪不一样,可不是仅仅体现在灵魂聚显的程度上,而是,3—型的对使用者身体无额外的增幅作用,2型—的就有一定的增幅了,至于1—型,就我所知的好处,身体增幅更加明显,还有额外的好处哦,你不心动么?”

“确实有点心动,不过咱是普通老百姓,我们有一句话,说的就是有多大的锅就煮多大的饭。我就这么点钱了,只能买一个3—型生态盔~”

……

聊了一会,陶鑫倒是想让仙儿陪她几天,姑侄二人好好聊聊,只是陶鑫身为非谷的技术总负责人,事务繁忙。且《异域》即将开放,仙儿内心也是渴望异常,只得作罢。嘱咐好好照顾自己,没事都可以来找她玩,又吩咐阿尔法记录了仙儿的个人特征,以便非谷大部分区域对仙儿开放,使之拥有权限。须知,阿尔法是非谷的智能生命核心,是非谷最高的控制管家,这份殊荣,不知羡煞多少人。厉凌雪亦然,两位好姐妹依依惜别,“亲爱的,有空经常联系。到了《异域》里来找姐姐,姐姐我罩你哦,让你瞅瞅我的飒爽英姿~”

“好的,我知道了。姑姑,姐姐,拜拜~”

仙儿谢绝了二人让科尔斯大叔开车送回家的好意,与张青继续着先前的公交车路线回家。回去的路上,继续坐着204路公交车,“仙儿,厉凌雪家都是咱毕都市首富了,你和她是好朋友,怎么来的路上会坐公交车呢?”

“一个原因呀,她们家族是经商地,而我父母都不是经商地,他们是搞研究的;另一个原因是凌雪姐姐还是游戏大神,在网上有很多铁粉呢,每年收益都非常可观~”

“还有一点,你没提吧。仙儿,你是偷偷跑出来的,对吧?”

“是啊,看破不说破。撒手没,你真的是讨厌。”

很快,时间流逝。二人到了清溪路终点站。仙儿,忽然哑然一声,叫道:“哎呀,感觉我吃亏了。”

“怎么了?”后者迷惑不解,但却非常紧张起来。

仙儿撅着小嘴,哼哼:“撒手没,哼,你想啊,你都知道我的样子了,我还不知道你的样子呢。你说是不是很不公平?”

“额,那你说怎么办呢?”

“嗯,那你答应我,去《异域》里面了,一定要来看我,那时候我就能看见了。那样让我好好瞅瞅你的样子,你说好不好呀?”看着小丫头又伸出来了粉嫩可爱的小拇指,张青发自内心的微笑着永诺道:“嗯,好~”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