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夺金俊赢 > 这些故事是燃料,隐约中又不敢确信
第二章 搬!
作者:情留牡丹  |  字数:2290  |  更新时间:2020-05-11 23:03:54 全文阅读

听完颖铎的提问,金筠自己都很懵逼,“我啥时候有的约会?”

手里翻着她送出来的食粮,嘴里不经意地提示,“你老可真是贵人多忘事呀!就咱俩出去那天,你说你下午去约会。”

“靠!我说啥,你信啥呀?”金筠听完没气晕过去,随便提的一嘴 ,竟然还有傻子把它当回事~

“可不是嘛,筠老师说啥我得信啊!”

“那你死去吧!”没兴趣再因为这种莫须有的事多跟他废话,抿嘴笑下转身就要走,“拜拜~”

一把拽住,不依不饶,“这可不能拜拜呀,你还没满足我好奇的心呢!”

没好气地发泄,“满足、满足个屁!告诉你追女孩的事全都能就饭吃了,闲事倒是记得挺清!”

“追女孩的事,咱们可以无限期地从长计议。不过我筠姐的大事得时刻关心啊,是不?咋回事,咋回事啊?”

躲是躲不过了,只能不耐烦地跟他开始步步道来其中的起因-经过-结果,“我妈妈要中午找我吃饭,你又和我说要出去吃,那不得找个理由推辞吗。你还一直搁哪儿说我化妆的问题,所幸直接跟你说下午去约会一了百了。”

巨大失落的反差,“这也太无聊呀~我还以为能有什么爆炸新闻呢!那你直接跟我说阿姨要找你吃饭去,不就得了吗?害我这么担心。”

嫌弃的口吻讲道,“就你?我要不是说约会去,你能根据化妆的事情叨叨我半天!担心我可是没看出来,八卦的心倒是体现不少!”

“我哪有八卦,这是十成的关心好吗?知道你说完要去约会后,我这几天都没好好睡觉...哎,现在还被人误解成八卦,难过~”

“你是吃醋了吗?哈哈~”

“吃不吃醋的,不知道。不过现在挺伤心的~”

看穿了把戏,就不再给他继续演下去的机会,准备抢回自己刚刚派发出去的救济粮,“我看你也不饿呀,还有力气在这儿扯犊子呢,吃的都堵不上你的嘴!你要是想吃,我可拿回去了。”

微乎及微可以填饱肚子的东西,不还得拼死保护吗。边守卫边吹捧,“咋可能不吃呢?筠姐给我的东西,含着泪我都得给它消灭掉。”

“别别,不用你含泪吃!快还给我吧~”

“不给!送出去的东西,哪有收回去的道理呀~ ”

“那得看收到者啥态度!别这么委屈自己吃,我收拿来,不是正好帮你分担一下压力吗~”

“没事,自己选的路,跪着也要走完~我忍痛自己体验去了!”料定她不敢追,怎么说老郭的住处就在他们旁边。嘻嘻哈哈地讲完,就往男生寝室跑。

“你可独吞了!分我大哥他们点。”

“放心吧~”

车来车归的‘夏令营’活动落下帷幕,本认为马上要轻松体验假期生活的安逸了,却碰上一年一度让文科班最唉声叹气的“体力活劳动”——

  搬教室!

  一个班级一间屋,一个学年一栋楼被有条不紊地分配好。从教学空间出发考虑,强调学生要在每个年级对学习应该有的重视程度,:三个年级分别对应三个有特殊名字的教学楼,文思楼、践行楼和拼搏楼,一年级让你明白现在学习的目的,为何而学?二年级让你知道要为学习必须付出相对的努力!三年级的结束,明示高考的降临,必须拼,爱拼才会赢!由刚刚生活一年的文思到践行,再到拼搏的路程,只有三年!

  虽说那所谓的磨炼营是无稽之谈,可是在一个文科班提起‘搬’,这字确是特别的不合群!

唉声连绵下,一致可怜巴巴地望向一本正经站在讲台上准备诉说的老郭。众目睽睽下仍然坚持按步完成自己设定的计划,“都麻溜的呀,二十分钟后我去新教室检查!”

完全没不给她们运用刚在磨炼营培养出的师生情作为筹码讨价还价的机会,撂下句就拾到自己的办公室去了~

  全班如出一辙地趴在桌子上休息,行动的激情以肉眼可见间的速度熄灭。不知道谁的一句倡议被全票默认了,“我们都不动,老郭肯定不能说啥~”平复着...平复着...有些安安欲睡。

“收拾完就可以放学了!”整场的气氛被这句在楼道中回荡的半截话引燃。用地动山摇来形容真是的不为过,大包和小裹一趟趟飘过,什么书呀,笔记本啊,箱子啊!宛如连环画一般没有片刻中断的情节。

  悠哉悠哉在最前方赏戏人——颖铎毫不去随波逐流。咦!这人要是有了动力,简直是就判若两人呀。

  金筠跨着小宇刚忙完一趟回来,轻松愉快路过颖铎的座位,相互捧逗着,“嘿,小宇你说有孩子是不是傻了啊,怎么一点都着急回家呢?”

“可不是吗,同桌~我听说傻这个东西,还真是更改不了的哦。”

  一语点醒戏中人,知道说的是他。可把身为捧角的小宇恐吓了一通,“说谁傻呢,小宇你是不是飘了?”

  “为啥光说我,咋不说我同桌呢?”拽住了金筠,佯装生气着,无所畏惧跟他发生争执。

  只见另一旁的颖铎,把欺软怕硬表演得清新脱俗,“你同桌的碎骨掌太出名了,惹不起她,只能欺负欺负你喽。”

  “同桌!!!颖铎就会欺负我。”满是委屈的眼睛紧盯金筠,期待自己想要的结果。

  “等下学期,咱们好好收拾他,今天要是光削他,哪还来力气搬那么多东西~”

  “嗯,对!等下个学期治得你生不如死。”趾高气扬地朝颖铎发出了挑衅,“有我同桌帮我撑腰,下学期你废了,别不敢来上学了,哼!”

  “是,傻乐姐,小弟错了还不行吗。”

  “嘿嘿~小弟弟,这就害怕了呀。”久违的笑声直接暴露,满意地牵着金筠的手。

  “快点搬,我可不想再因为你,而影响我早回家!”有了金筠强硬的提醒,才让他开始整理这张他今生都不会再见面的课桌。

  搬运的动画终于不再连贯,颖铎刚好趁这个不拥挤的时段开始干活!

一趟有点吃紧,两趟正正好好。分配好量,缓慢前行...

第二趟即将任务完成的路上,就在文思楼与践行楼之间的过道上,有个整理箱坐落正中央的位置,两个超熟悉的身影在蹲下歇息,明显已有体力不支的征兆。

  这回让他逮到冷嘲热讽的时机,“呀!金筠姐和傻乐姐咋在这儿歇着了呢,快搬呀!去教室里坐着多舒服~”

  秒回头的两双眼神就要将他融化掉,一阵凉风从耳边略过,心头为之一颤。

  生气学,一种来源于博大精深的中华文化——有人在逼迫你动气时,能将它施还给怂恿者,才方为上上之策!

在运用上,金筠乃是高手,点头—放松—微笑!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