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水杏杨花 > 正文
第四十一章:十殿阎罗
作者:青楼恩客  |  字数:2820  |  更新时间:2020-04-01 00:07:39 全文阅读

  趁着月光,杨晔跟那唐羽喝了整整一夜,中途唐羽还让下人加了七次酒,直到两人真的都喝迷糊了去。

  “臭小子,你在这睡了一晚上?喝酒都不叫我。”瘦猴儿出奇的自己醒了,本还正想再睡会,结果一转身,突然发现就他一人躺在这房里,便吓得一激灵就起床跑了出来。结果却发现杨晔睡在这边回廊凉亭里,一身酒气不说,旁边还放了七八个空了的酒坛。

  杨晔被他这么一叫,也是迷迷糊糊的,努力的睁开眼,却发现那太阳都高高升起了,于是拿手一挡那刺眼阳光,说道:“什么时辰?”瘦猴儿刚刚本就起来的急,衣服都还没整理好,便一边整理着衣服,一边抬头看了眼,那挂在空中的太阳说道:“快正午了吧。”

  杨晔揉了揉眼睛,缓和了一些后,这才发现,就他一人在这凉亭,那唐羽早就没了踪迹,不过那本《唐门药理》和那两个装着宝物的锦盒,倒是都还放在杨晔的手边。

  瘦猴儿看着桌上的那些东西,他先是将那《唐门药理》拿了起来翻了两下,然后一脸玩味的看着杨晔。随即伸手又去将那装着宝贝的锦盒给打开了来,也就是一瞬间,瘦猴儿刚刚打开那锦盒一角,看到里面是什么后,立马就又将那锦盒给关了上去。

  一个箭步就凑到了杨晔身边,挤眉弄眼的对着他说道:“你昨晚做贼去了?你要偷也偷旧东西啊,这人家才买来的,你就给偷走,不马上就被发现了吗?一看你就不专业,喊我啊!做这行,你大哥我可是个高手。”杨晔听的一乐,看着瘦猴儿那,都还没绑好的腰带说道:“行,大哥哎,下次有这种活我肯定叫你好吧,不过你现在还是先把你那因为匆忙而没弄好的腰带给弄好吧,这些东西啊!是人家唐门送的。”

  瘦猴儿肯定不会承认是他一觉醒来没看见人,担心自己被丢下了才急急忙忙的,立马将那腰带塞好后,说道:“我这还不是因为担心你嘛?一起来没见着人,这不急着出来找你嘛。不过话说,这唐门也太大手笔了吧,这些都送给你了?该不会,你也跟那唐嫣然一样,是被谁给看上了,然后那个什么了吧。”瘦猴儿自己一边说着一边想着,然后又看了看这些个空酒坛子,又看了看那明显就有点萎靡的杨晔,随后,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就溢于了言表。

  杨晔哪能不知道这瘦猴儿在想什么,一脸尴尬道:“你别想歪了好吧,是他唐门有事求我,说白了就是替他们去打一场架,然后就是我和莲花都得在他们这挂一个名,这才将这些都送给了我。”杨晔一边指着那些东西,一边解释着。可那瘦猴儿还是满脸不信,说道:“就这些?不是一开始就跟那唐家大少爷说好了你要当那什么外姓长老吗?如今就加了个莲花,然后和去打一场架,就给这么多好处?你别害羞嘛,每个人的癖好不同我都是能接受的,虽然我不搞,不过我是不会嫌弃你的,谁叫我是你大哥呢。”

  见这瘦猴儿越说越离谱,杨晔也懒得再说什么了,起身拿着那些东西就想走,这时,那翠云和莲花却刚好走了过来。

  “公子,你醒了?早上我和姐姐起来见你在这睡着了,猜你昨晚也是吃多了酒,就没喊你。我们刚刚去了大前厅,说是那唐冷流公子回来了,让我们来叫你过去那前厅一会。”莲花说着,而一旁的翠云不知为何神情有点紧张。杨晔听完莲花的话,一把就将手里的《唐门药理》和那装着蛟龙定海珠与扶摇驻颜丹的锦盒全都丢到了她手里,说道:“那本书有时间就看了,学一下,等学会了你那半月一次的药毒反噬就没了。至于另外两个东西,你们俩看着分吧,不过有一件事我得跟你说,莲花妮子,你可能得一并跟我在这唐门挂个名了。”

  莲花接过东西后,也不急着查看,低身行礼说道:“柳娘本就是这唐门故人,况且我修习的也是这《唐门药经》,因此挂个名也无妨,莲花全凭公子安排。”

  杨晔见要交代的也讲完了,看着那有点莫名紧张的翠云说道:“那行吧,我们一同去那唐门前厅吧。”说完,便起身就走,瘦猴儿见状紧跟在杨晔身边,莲花则喊了一声发着呆的翠云,等她回过神来后,也一并跟着了去。

  唐门前厅,正中那紫金靠坐上面坐着的正是那唐羽,而两边,一边坐的是清一色的老者,而另一边坐的却都是些年轻人,其中竟还有一名女子。

  杨晔自然明白,这是那唐门之主唐羽,肃清计划完成的杰作,所以也不以为意。一行人走到这大厅上,拱手行了礼后,杨晔便开口说道:“听说那唐大公子回来了,不知叫我们过来为何事呢?“

  那唐羽闻言也是笑着,说道:“我听小儿说,与杨公子在那酆都鬼市有约,如今他便就是来给公子送上最后一份大礼的,流儿,把你的礼物带上来吧!”

  随着唐羽说完,只见那唐冷流衣沾血污,头发也有些许凌乱,手里还拉着一根绳子,绳子的一头,绑着一华服老者的双手,唐冷流便就这样给他拖押了上来。唐冷流先是向那唐羽拱手请安后,转头对着杨晔他们说道:“不知杨兄可还记得在下酆都鬼市所允之事,如今,便就是来给一个交代的。”

  杨晔看了看那明显已经吓的快没魂的官服老者,随后对着翠云说道:“还是你自己来听吧,到底怎么一回事。”翠云的呼吸明显变得有点急促,也不做声,只是点了下头。

  那唐冷流见状,便也是直接开口说道:“杨兄当日酆都鬼市由那麒麟幼子所查的,正是那贩卖麒麟背后的江湖势力,寻宝堂。我连夜骑行两百里,带人直捣那寻宝堂总部,逼问之下,才知当年是这身为钦天监的狗官梁福宾,意图用营造司墨家的襄凉皇窟之密,来达到加官进爵的意图。因此他委托寻宝堂替他行事,可因为墨家乃官家,他寻宝堂终是不敢有所作为,最后这狗官便以一个官场秘密换得那青衣楼出手。事后他其实也多次派人去过那墨家旧宅,可都未找到任何关于襄凉皇窟的秘密,虽然他如今已退出官场,可当初他还是动用关系将墨家灭门此事压了下来,久而久之便就淡化了。”

  翠云听着唐冷流的话,她眼泪止不住的流了下来,眼前这人她何尝不认得,竟是小时候还抱过她的父亲好友,看着翠云颤抖着的身躯,杨晔一把扶住了她的两肩,对着唐冷流说道:“这人好歹也是退下来的官,你就这样带来了不会给唐门惹麻烦吗?”

  唐冷流闻言,淡淡说道:“我唐门本就是做那暗杀密谋之事出身的,寻宝堂知道此事的人,一个活口未留。而这老头,也是我昨晚趁他逛那烟花巷子时,给悄悄撸来的,任谁也想不到,我一天一夜给他绑来了蜀中。”唐冷流说着,一把还拉紧了下手里的绳子,只见那老者本就吓的战战兢兢,这一受力,直接给摔到了地上。

  杨晔看了一眼如今样子也有些狼狈和疲累的唐冷流,说道:“其实你完全可能将这些调查的结果告诉我,由我们自己去动手。毕竟你无需做这些,我答应你们唐门的,也还是会去做。”

  唐冷流闻言,对着杨晔拱手说道:“虽与杨兄初识,各为心中之事,可在下却是真心想与杨兄交好,君子之交淡如水,因此这些作为,都是在下本意。”杨晔闻言也不矫情,对着唐冷流也是点一头,一拱手。

  此时,那地上的老者看着那正在哭泣的翠云觉得有点眼熟,结合刚刚唐冷流说的那一堆他的罪状,他立即惊呼:“你是,你是,你是那墨家小女,你竟然没死?!”

  翠云听到这梁福宾的问话,用着她那充满血丝的双眼看着倒在地上的他,咬牙切齿的说道:“梁伯伯,你可安好呀?”翠云边说着,边将手伸向了身旁的莲花。莲花突然似想到了什么,就将一个黑色的小瓷瓶,放在了她的手里。

  因为翠云曾说过,也要对那灭她满门之人,用上这,十殿阎罗。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