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六章 手套与马德拉蝎王(终)
作者:灼眼  |  字数:2916  |  更新时间:2020-04-12 14:14:03 全文阅读

心急如焚的夏阳只能寄希望于传说中的食人魔手套上的食人魔之力有这么神奇。进入了洞中,夏阳首先闻到了一股甜腥的味道,说明洞里有毒,夏阳的阳炎力直接可以净化毒素,夏阳虽然不害怕毒素,但是夏阳不得不撕下自己的衣物的一角给雷珈尔嘴鼻捂上,跑几步就给雷珈尔渡一口气进去。

山洞里道路越发的崎岖,不时还有一具具白骨在路边。终于经过几分钟的奔跑,来到山洞里需要经过一处地势略低的小潭,夏阳二话不说便抱着雷珈尔跃入了冰冷的水中。

山洞里面的水温度极低,让夏阳控制不住的打了个冷颤,可夏阳却依旧脚步不停的迈步朝深水区走去,最终让怀中的雷珈尔只剩下面庞露在水面之外,而浑身冻的僵硬的夏阳则双臂搂紧了怀中女孩柔弱的身躯,努力传导阳炎力传导到雷珈尔的身体里面,免得雷珈尔被冻坏了。

夏阳一边还在焦急地寻找着山洞可能存在藏宝的地方。功夫不负有心人, 在水里一处凹陷的地方,发现了一双似铁非铁的手套正散发出一阵微微的白色光线,夏阳死马当活马医的拿上手套,抱着雷珈尔跑出了山洞。

夏阳直接跑到了绿洛的身边,抬手就是一个初级法师的召唤水箭,绿洛他们双头食人魔能免疫中级以下的法术,但是不能免疫一头清水从头浇到脚。只见水箭到了绿洛的身前直接化为了一滩水,淋了绿洛一头。

这时绿洛也睁开了双眼,神神叨叨的碎念着,我是不是来到了食人魔之神的怀抱啊!夏阳看着魔怔了的绿洛好气的一脚踹在了绿洛的身上。绿

洛这时才发现,远处的蝎王的尸体和浑身水淋淋的夏阳抱着雷珈尔看着他。绿洛一下惊醒的对着夏阳说:我没死?主人你杀死了马德拉蝎王?

夏阳这时那有心情回答绿洛的问题,直接拿着手套问道:这是不是你们族里传说中的食人魔手套?绿洛一看,确定的说到:是的,尊敬的主人,这绝对就是我们族里的至宝食人魔手套!

夏阳放心了,直接拿着手套上面边缘那片绿色的树叶喂进了雷珈尔的口中,那片树叶也是神奇,入口即化。直接进入了雷珈尔的身体。夏阳剩下的只能是听天由命了,如果雷珈尔这样都没有没办法恢复,那么只意味着一种可能,这个传说中的食人魔之力并没有这么神奇!

焦急的等待中,夏阳也是心急如焚,夏阳不时的低下头想要查看雷珈尔的伤势,突然!自己看到的,是一双明亮而瞪圆的眼睛。 雷珈尔不知自己是如何苏醒的,她只知道自己好像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噩梦,梦里的世界突然间在彻骨的寒冷中崩溃,自己吓得睁开了双眼,而随后出现在自己眼前的,便是夏阳紧皱眉头焦急不已的面庞。

这一瞬间,雷珈尔感觉到的是迷茫她似乎一下子忘了刚刚经历过的是什么,甚至忘记了眼前抱着自己的男人是一个卑贱的奴隶,但是当记忆如潮水般涌来时,她的目光从迷茫转为了抑制不住的惊恐,而夏阳的面孔在她眼中清晰起来后,雷珈尔终于回过神来,却随即做了一个她自己都无法想象的动作。 伸出双臂,近乎本能的紧紧的搂紧了夏阳。

雷珈尔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在确认夏阳这个奴隶还活着后如此激动,虽然从小到大雷珈尔在圣灵教学会最多的就是冷静二个字,可此时的雷珈尔显然并没有控制好自己的情绪。 两个身份悬殊的年轻人在诅咒荒地中紧紧相拥,似乎忘记了四周的危险,更忽略了之前她们共同杀死了蝎王的惊险经历。

夏阳感觉雷珈尔像是要把自己胸腔的空气都挤出去似的,勒在自己身上的仿佛不是一个人类而是一只猩猩,但显然这些并不是他依旧愣在原地的原因。 说起来,此时夏阳的内心,是非常的兴奋,这个食人魔手套上的食人魔之力是真的管用,那以后不是等于每个月都有一次解毒疗伤的药品了吗?简直是太nice了。

就这样二人拥抱了了十秒钟,夏阳终于回过神来,赶忙把全身还是湿透的雷珈尔坐倒在了干燥的地上,打了几个喷嚏后,连外套都来不及脱,便凑到了雷珈尔的腿边,小心翼翼的观察小腿的伤口。夏阳此时完全顾不上什么礼仪问题,他想好好的观察食人魔手套的食人魔之力是不是有这么好的效果,雷珈尔的小腿非常的修长而且有结实的肌肉,因为之前和蝎王的战斗,雷珈尔小腿上面有很多刺伤,但是此刻上面雷珈尔腿上已经完全看不出来伤口了,整个小腿又白又嫩。

夏阳忍不住的咽了口唾沫,为自己心里产生的想法,连称罪过。结果更要命的一幕出现了,因为刚才寻找食人魔手套下了那个小谭,现在雷

珈尔已经衣服彻底湿透,此刻雷珈尔贴身的内衣全部显现在身上,将雷珈尔完美的身躯轮廓完全展现在了夏阳面前。

虽然夏阳想装装圣人君子,但是此刻夏阳这个万年宅男看到一个活生生的青春美少女以湿身的姿态坐在他面前,夏阳没有喷鼻血已经是算好的了。

气氛一下非常的尴尬,二个人不知所措的看着对方。

雷珈尔首先打破了现在的尴尬局面,小声的说道:我现在应该全部恢复了,现在能不能生火烤一下衣服? 夏阳赶紧把目光从雷珈尔完美的身躯上移开,夏阳哆哆嗦嗦的起身,低着头回答:你稍等一下,我马上去找些木材来。

夏阳转身走出几步,突然停住,背对着雷珈尔说道:最好把衣服脱下来,如果一直穿着,会生病的。 雷珈尔的脸庞瞬间红了个透,她本来想忽略夏阳的这个意见,但是诅咒荒野的一阵冷风吹来之后,雷珈尔不可避免的打了个喷嚏,想了想夏阳一路以来对自己的态度,雷珈尔还是哆哆嗦嗦的伸出了手.。

捡了一大堆木材,还是老方法直接一打手指,利用阴暗力代替精神力直接施法,火焰瞬间从木材上燃烧了起来。为了避免现在的尴尬,夏阳又走到了绿洛的身边扶起了这个双头食人魔,这次和蝎王的战斗到现在也算是和这个和自己签订了奴隶契约的双头食人魔同生共死了一次,这个绿洛在战斗时,虽然失去了双臂没有战斗力,但也算是没有抛弃自己和雷珈尔。夏阳现在对他倒还算客气。问了问绿洛,确定绿洛没有大事,就走向了那只小牛犊大小的马德拉蝎王身边。

夏阳从萨尔瓦那个精灵那里知道,这个马德拉蝎王可全身都是宝贝。马德拉蝎王背部的这一大块盔甲,交给优秀的防具师可以制造一具能免疫高级段位战士直接的攻击的盔甲。还有马德拉蝎王的双敖,这双敖可是坚硬无比,要是有矮人铁匠就能制造成武器。最后就是马德拉蝎王尾部的毒腺里面可以用非凡的法术提炼一种麻醉药剂,几乎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麻醉药剂了,除了这个世界上传说中的龙族,其他生物只要吸收都几乎会被麻醉一段时间。

分解完了这只蝎王放在了空间戒指里,夏阳也扶起了绿洛走向了荒野中临时的营地。雷珈尔此时几乎光着身子,只是将他的骑士盔甲内衬当披肩披在了身上,夏阳则侧着头有些尴尬的打开空间戒指找了一块萨尔瓦精灵遗物中还算干净的兽皮递给了雷珈尔,随即便转过头去默默生火。

如今经历二次生死险境后,雷珈尔对夏阳这个奴隶的态度已经变化了太多,雷珈尔脸红着用兽皮包裹住身子,雷珈尔的内心全然没有了对待夏阳是奴隶的感觉。和蝎王的战斗带来的纷乱情绪渐渐在火焰噼里啪啦的燃烧中沉寂下去,雷珈尔沉默一段时间后,轻轻出声道:我从小就有一个梦想,自己被坏人抓走,一位王子披荆斩棘克服一切困难来营救我,王子最后战胜了坏人,然后我幸福的和王子在一起了。而现在的现实确是你一个奴隶一次又一次的救了我

夏阳尴尬的摸了摸鼻子,看着雷珈尔说起奴隶这个词的时候,并没有那种厌恶的表情,反倒有一丝丝甜蜜在里面。夏阳也有些不知道怎么接住雷珈尔的话了。只能也脱下湿漉漉的衣物,坐在了火堆面前默默的烘烤着。就这样,只穿着内裤的夏阳与赤身而裹着兽皮的雷珈尔面对面坐着,目光都直直盯着面前的篝火,气氛诡异的烘烤起了衣物。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