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突厥狼骑送外卖 > 正文
第十一章 雪城!第一页
作者:桦木碳  |  字数:3165  |  更新时间:2020-03-26 21:43:27 全文阅读

一下午,放下心思的二博子和三柱儿喝的不亦乐乎,咋咋呼呼的根本不在意小服务员幽怨的眼神:看样子不用午休了,直接上晚饭的班儿得了。

三人中的那个一直很沉默的青年坐在那里慢慢的吃着花生米,两个酒蒙子喝了多久,青年就吃了多久。

动作很慢,拿起一粒轻轻的搓掉红色的外皮,仔细的仿佛那是一块沾了灰尘的钻石,需要好好的清理,直到炸的略微发黄的果仁外边再没有一点点皮儿,他才放进嘴里。

小服务员坐在一边等候随时要酒的指令,无奈之余,便开始观察阿穆吃花生,一颗要咀嚼十五下,连续数了十多颗,都是一模一样,甚至连放进嘴里的动作都差不多相同。

“怪人!”小服务员嘟囔着:“不过还挺帅的”。

“来,再上四瓶!”三柱儿舌头都有点硬了。

“傻*”,小姑娘深深的后悔刚才上菜的时候没往里边加点料儿。

一直到了将近五点,晚饭的客人已经陆陆续续进了大厅,三个人才结账离开。

三柱儿和二博子互相搀扶着,嘴里揭着对方小时候上房揭瓦,撒尿和泥的丑事,踉踉跄跄的回到了酒吧。

二博子虽然醉酒,可是还惦记着酒吧的事情。

小楼的一楼就是对外营业的地方,因为生意清淡,所以只有一个兼职的营业员,负责点单招呼客人。

二博子勉强坐到了吧台,不顾身子直往下滑,嘴里嘟嘟囔囔的:

“梅啊,今天…啊!准时营业,必须的…我额,兄弟来了…我俩一起大…杀八方!”

叫小梅的营业员为难的看着二博子和另一个不认识的小胖子在那互相纠缠不清,不知道怎么办,摸出手机又不知道给谁打电话。

阿穆想了想,还是让他俩去睡觉吧,现在还有意识,怕是一会儿就得趴下。

“我先把他俩送上去,这里平时只有你自己么?”

“嗯,生意不多,如果没有预约的客人,博哥和我俩个人就够了”。

“那你等一会儿,我送完他俩就下来,帮你照顾一下”。

“哦”,小梅一时也没弄清楚阿穆的身份,下意识的答应着。

阿穆一手一个,架住两个醉汉,他的内力早在二年前就全部恢复了,两个一百多斤的人还不算什么。

小梅瞪着眼睛盯着带走俩人的阿穆,她很了解,喝醉的人跟死猪一样沉重,走着走着就会往地下堆,两三个人都很难招架,而这个年轻人居然一人带走两个。

摇摇头,突然反应过来自己并不认识他,博哥又喝多了,于是把电话打给了荣姐。

电话那头轻轻的说了几句,小梅答应着:“嗯,嗯,我知道荣姐,他俩是小博的老乡,嗯,您今晚过来?好的,好的”。

放下手机,小梅好像开心了不少,她都是晚上才来上班,好久没有见过荣姐了,挺想念的。

两个家伙到了楼上,沾了床一会儿就睡了过去,阿穆准备换件衣服,身上的那套已经全是火锅味了。

箱子打开了放在地上,还没收拾,里边除了几件换洗的衣服,其他的都是书,仔细看过去,是全套的旧唐书。

黑色的卫衣配半旧的牛仔裤,一双轻便的运动鞋,除了那双深沉的眼睛,怎么看都像对面大学城里出来的学生。

拿了一本最上边的书,是列传一百四十四-突厥传。

到了一楼,阿穆看见小梅正在吧台用一条洁白的毛巾擦拭着杯子,不时的举到眼前看看,满意了才摆到面前的架子上。

见阿穆进来,小梅笑了笑:“你是穆哥吧,刚才我问了荣姐,她说你和博哥一样,在这里可以随意”,说着话,还用小手画了个圈,表示酒吧所有的都算上。

阿穆略微怔了一下,这个荣姐真的是很特殊,当年救助了打劫她的二博子,今天又给自己这个一面之缘的人如此宽泛的权力。

嘴角向两边移动了几分,熟悉的都知道这对于阿穆来说就算是很诚恳的微笑了,可是小梅却感觉这个家伙有点冷漠,怕是不好打交道。

阿穆走过去,隔着吧台对小梅说:“那个,我可以帮你做些什么”。

小梅有点结巴了:“那个,嗯,你帮我在吧台看着点吧,我去整理下桌子”。

说完放下手中的毛巾,小跑着溜走了。

阿穆郁闷了一下,自己是不是得学学三柱儿,这小子整天嘻嘻哈哈的,自己笑的怎么那么难看呢。

先把书放在一边,拿过小梅丢下的毛巾,继续擦起剩下的十几个杯子。

阿穆发现,这样的工作很适合自己,重复,注重细节,很能安静他的心。

他专注的擦着,不需要检查,因为他足够仔细,不管是红酒杯,还是白兰地杯都一样,洁白的毛巾在每一处抚摸着,修长的手指力度均匀的划过,不留下一丝痕迹。

酒吧面积和三楼一样大,隔了一小部分作为操作间,不过也都是半开放的,里边的情景在大厅一览无余。

操作间没有灶台,都是些电器和冷餐设备,估计也只能做些果盘,小食之类的。

一共十三张桌子,阿穆看过了全是红松木的,没有上色,表面光滑透着润色,应该有年头了。

整个一楼酒吧没有太多装饰品,几幅和三楼风格相同的油画,说不上好不好,不是丰收的麦田便是青葱的山岭。

如果非要给荣耀酒吧一个风格的话,那就是简单!

阿穆下午在火锅店听二博子说了,现在的酒吧,主要得闹,尤其是得有小姑娘闹。

所以生意好的酒吧主要靠销售接预定,然后找些漂亮能玩的妹子小伙儿带动客人玩乐,美其名曰气氛组。

至于酒水的好坏不在考虑范围之内,即使翻几倍的价格老板也不会满足,十有八九会换成假的,现在雪城卖真酒的酒吧已经寥寥无几了。

二博子劝了荣姐几次,都被否了,所以直到今天荣耀依旧坚持自己的风格,酒好,价格公道,绝不弄些乱七八糟的人和音乐。

阿穆看看手边,酒杯已经擦完了,时间已经快七点了,不过还没有客人进来,他拿了旧唐书开始翻看,这一套唐史他读了两遍了,在他所知的时间范畴内,大部分事件都贴近真实,平日里,他便靠回味这些古老的文章,聊以安慰自己对大唐的思念。

小梅收拾完桌子,从操作间的地上抱出一捧狐尾百合,在每桌的小瓶子里放上一只,白中略带些粉色的花朵立刻给整个简约的环境增添了不少亮色

又过了一刻钟,酒吧的门被推开了,一个看上去四十几岁,一身咖啡色格子西装的男子走了进来,右胳膊夹了个皮包。

站在门口左右看了看,好像在找人一样,见只有一个小女孩在忙活,便自己走到酒吧东南角一个靠窗的四人台坐下,从夹包里拿出烟、打火机和一把宝马钥匙,依次摆在右手边,摘下头上的鸭舌帽,露出一个圆圆的秃头。

小梅见有客人,连忙放下手里的活,走过去,笑得很灿烂,露出两颗小虎牙:

“哥,来了,约了人么?”,荣耀生意清淡,所以从来不用问是不是有预定。

“嗯,你们林总还没来么?”格子男一脸严肃,摸过烟盒,翘着小指,拇指和食指一捏,提出一根香烟,摸过一次性火机,点燃了,喷出一口,隔着烟雾,看着小梅。

被突然飘过来的烟味呛得顿了一下,小梅问:“林总?你说哪个林总?”

“小十三怎么搞得,手下连老板姓什么都弄不清楚!林燕荣,荣耀的荣!”

小梅一下反映过来,原来对方找的是荣姐,她还真不知道荣姐的全名,今天才第一次听到。

“哦,您找荣姐,我来的晚,不知道荣姐姓林,对不起啊”。

“算了,算了,你们荣姐什么时候来?”

“荣姐下午说会过来,具体时间没提。”

“哦,那你忙去吧,我等她一会儿”,格子男不耐烦的挥挥手,一块儿烟灰掉在桌面上。

小梅并没有立刻离开,轻轻的拿过桌子边上的烟灰缸,放在格子男最方便的位置,又从围裙的兜里拿出一块叠的整整齐齐的白手巾,擦去了桌面上的烟灰。

阿穆近三年和孟佟两位老人学了许多萨满教的本事,而且他十几岁便在大唐江湖中闯荡,生死也经历了数次,因此,虽然眼睛看着书,可是精神和神经却犹豫探出了无数触角一般,感知着四周的环境,格子男进来,小梅和他的对话,甚至烟灰落在桌面上的声音都没有逃过他的眼睛。

间或一瞥,阿穆心说:鼠眼,平眉,薄唇,是个自私贪利之人,此刻面色严肃,举止郑重,言语也不轻浮,怕是心中有事,带着目的而来。

继续看书,阿穆对格子男已经留了意:这家伙来找荣姐怕是别有用心,自己下午承诺二博子帮助荣姐,那么就从这个人开始吧。

时间慢慢的流逝,格子男不断的看表,小梅在操作间切水果,把边角料塞进嘴里品尝,满意的便点点头,期间还给阿穆送了一小碟西瓜。

阿穆把这一页最后一个字看在眼里,便合上了书放到吧台下边的抽屉里,抬起头看着酒吧门。

窗户闪过车灯,一辆白色的SUV停进了院子,不多时,荣姐推门进来了,脱下外套,也不看,随手丢在门边第一张桌子上,径直向格子男走过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