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突厥狼骑送外卖 > 正文
第一章 孤独的阿穆
作者:桦木碳  |  字数:2387  |  更新时间:2020-03-10 13:52:47 全文阅读

也许这个时代不属于我,不然为什么让我带着无比多的遗憾离开她,也许上苍怜我孤苦,送我来到她的身边,当我再看不到草原的落日和魔都海上的明月,我才知道,当两个我深爱的女人离开时我不落泪的原因。

<<<<<<<<<<<<<

星空重新披上了黑色面巾,血清洗着脚下大地干枯的灵魂,刀狞笑着转身而去。

突然,身后传来了衣袂破空的声音:“小子,看来你今天要多吃点了,嘿嘿!”

阿穆猛地转过头,那把刚刚品尝过十二种血味的狂弯月紧握在右手中。

狂弯月在皎洁的月光下,微微泛着银光,这是他最爱的颜色,也是父亲留给他唯一的东西。

阿穆永远记得四岁那年,爹把这把刀放在他的手里,摸了摸他的头,然后就背着煞月枪,独自去复仇,而这一去就再也没有回来,十二岁那年,阿穆离开娘舅的家,背着他唯一的刀,走上了人们所说的江湖,

“呲”,破空声中,一把奇怪的兵刃斜斜的斩过来,二指宽,似剑非剑,有着军刀一样的弧度。

阿穆身子伏低,左手撑住地面向后弹跳,右手挥出手中的狂弯月。

没有他中意的金属碰撞声。

“哼! 你还嫩吧!”

胸口一凉,还不知怎么回事,自己已经趴在了地上,思维停滞了,他努力的想想些什么。可是一切都停止了:繁星的闪耀,夜虫的鸣叫都是那么的模糊和遥远。

阿穆的手费力的摸向胸口,粘粘的。

“糖...浆么?”耳畔仿佛响起画眉鸟悦耳的叫声。

眼前骤然一亮,阿穆感觉自己的身体飘了起来,飘向记忆中唯一温暖的处所。

春天,满园的杏花,笑声。

几个孩子在嬉闹,一个壮实的男孩突然叫了起来:

“阿穆,你来了! 快过来,和我们一起玩”。

“不!”

“你别这样,程家妹妹好不容易来一趟。”

“不!” 被叫做阿穆的孩子倔强的转过他瘦小的身子,慢慢的走开。

“真怪!”壮男孩嘟囔着。

“好啦,他就是这个样子,不要管他,我们自己玩!”一个红衣女孩不耐烦的拉了拉身边的伙伴。

阿穆的身影在走廊拐角消失的一刹那,一双明丽清澈的眼睛在他身上迅速的一瞥。

这是哪?好冷,阎罗殿么?阿穆迷迷糊糊的感受着身边的一切

“杀!”

阿穆大喊着坐了起来!

剧烈的动作牵动了胸前的伤口,痛苦让他颓然的倒了下去,睁开眼,这是哪里?清一色的竹制品:竹的门,竹的窗,竹的桌椅,身下是竹制的床。

右手边靠门处的桌上,有一面明晃晃的铜镜,镜旁放着一个瓷碗,是他所见的唯一不是竹子做成的两个东西。

阳光透过左边的窗斜斜的洒下来,照在阿穆的胸前,一片白布裹住他的上身,里面透出数点殷红的血。

全身都在疼,气息也不能畅快的进出胸腑,数年的流浪生涯让他冷静下来。

阿穆知道在这个陌生的环境中,无论它显得多么安静多么了无杀气都不可以掉以轻心。他重新闭上了眼睛,尽可能的收摄心神,听着,感受着周围的一声一息。

渐渐的,痛苦越来越轻,虽然很微弱,但已经气海里已经能提一口真气来,阿穆尽力向全身经脉运行着,胸口的经脉除了疼痛以外,并没有阻滞,想是救治他的人医术高超。

一声轻响,阿穆下意识的运气于左掌,右手摸向腰间,刀不在!

这时门打开了,一个四十岁左右,素色的棉布长裙,面无粉黛的女人走进来,手中端着一盆水,向阿穆望了一眼,把盆子放在桌上边说:“行啦,这不活过来了吗?谁说治不好了,孙神仙就是厉害呀。”

说完也不理会阿穆,拿起一块棉布在盆中洗了起来。

阿穆正要开口,一个温柔的声音说:“醒了么?我还以为要等到晚上呢?”

一个美丽的女子出现在门口,走路端庄,仪态雍容,脸上却带着几分纯真,看年纪也是不小了。

“太太!”那妇人说:“您来了!”

“嗯,我来看看这孩子。”

说完,那美丽的女子坐到阿穆的床边的竹椅上,右手伸进左边的袖管里。

阿穆警惕着,左手时刻准备取格挡女人拿出来的东西,他不知道这是哪,这女人是好心还是歹意,总要防备着。

那女子似乎看出了他的想法,调侃的说道:“小英雄,你的伤还没好,别运气又牵了伤口,一直昏睡了五天了,好不容易醒了,别又晕了!”

说完呵呵笑了起来,手里也已多了一个灰白色的瓷瓶,左手一拂阿穆还没看清她的动作,裹着红绸的塞子已经在她的手里了。

这时阿穆的心好象受到剧烈的震荡,好不容易聚起的一口气一下子散了。

她的手!

阿穆的呼吸越来越沉重。

红绸裹的塞子,白皙的手掌 。

多像心里忘不掉的的那双手啊。

一阵剧烈的咳嗽阻止了阿穆的思维,气流带着血沫从嗓子中喷了出来。

那个女子急忙扶住他,焦急的吩咐道:“孙妈,快请夫君!”

那个被叫做孙妈的妇人,身形一晃,人已经在门外了,好漂亮的轻功。

阿穆胸口一阵燥热,一口血又涌了上来,腥腥的,有些甜,头中一阵恍惚。

迷迷糊糊中一个青衫男子急步走了进,阿穆努力着看,却不清他的脸。

那人的手在阿穆的身上很快的游走了一遍,随后右掌抵住檀中穴,随着气劲的输入,阿穆感觉到一股暖流,压制住胸中翻涌的气血,一松气,便什么也不知道了。

那似乎是一个梦境,梦里有杏花不断的飘落,那个瘦小的身影就站在阿穆的床前,她的背后是窗外温暖却有些刺眼的阳光。

“一颗药,一杯糖浆,不许摇头哦”。

瓷碗里取出的药永远都是苦腥的,只有温热的糖浆是自己愿意交换的条件。

好苦,糖浆呢?为什么还没有糖浆!

勉强睁开眼睛,可以看出已经是晚上,那个青衫的男子站在窗边,见到阿穆醒来,递上一碗金黄色的液体,香甜的味道十分熟悉。

“你一直在要糖浆,给”。

他的语气寡淡却不失温和,带着上位者的威严。

阿穆把糖浆端在手里,一个模糊的笑靥从眼前晃过,手一挥,他把那个青花瓷碗狠狠砸了出去,他再也不喝这种东西!

那青衫男子一怔,但显然阿穆的举动并没有激怒他。

阿穆内心有些歉意,在刚刚救治了自己的陌生人面前失态,十分无礼,可是这种无能为力的感觉让他很沮丧。

强撑着坐起来,青衣人没有阻止也没有帮他,一撩长衣的下摆,稳稳地坐在阿穆床前的竹椅上。

“好好休息吧,有什么事就招呼外面的侍从”说完,他沉吟了片刻,张了张嘴,似乎还想说什么,却终于没有说出口,摇摇头短叹一声,起身,青色的背影消失在门外的小径上。

此刻,只剩下阿穆自己,窗外的蟋蟀自顾自的叫着,火把的光辉混着松油的气味一阵阵的传过来,这一阵的疲劳使阿穆又沉沉的睡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