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人间仙几许 > 第一卷 关于仙居山的一场春梦
第一章 仙阳初雪
作者:石侯爷  |  字数:3279  |  更新时间:2020-03-11 12:57:19 全文阅读

仙居山飘起鹅毛大雪的那个晚上,楚江开梦见了飞升!

楚江开不再是那个举着法旗佯装清高四处巡视的青衫弟子,他穿上了流光溢彩的法袍,挥舞着晶莹的玉质法剑,像一个真正的大乘圆满的大修行者一样,气势磅礴睥睨天下。

胯下的通天灵晶兽发出低沉的嘶吼,古老的护佑大阵散发着浓郁的灵气,而楚江开仰望着已然被法剑斩过后云雾凌乱的天空,心生豪迈。

天劫结束,天空逐渐回归原本的幽蓝。

楚江开的身体缓缓腾空,护佑周身的红光,引燃了整片天穹。

这画面,像一场最美的夕落。

  ·········

清晨,雪停了。

仙居山银装素裹,宛如一条盘踞的银甲巨龙。

在西周境内,这片跌宕绵延数千里嶙峋挺立数百峰的山峦,几乎终年隐匿在云雾之中,只有被初冬第一场雪覆盖的时候,才会云开雾散,短暂的将真身示人,但也仅仅只有几天的时间而已。

西周修行第一大门派便在此间,此门派不似其他,或曰某某宗,或曰某某门,而是与山同名,就叫仙居山。传承数千年至此,世人皆忘,到底是宗派以山为名,还是山以宗派为名了。

方圆周遭的百姓却不会纠结于此,在他们心中,仙居山早已不是一座山脉,而是一个可望而不可及的未知世界。

山脉四周散落着许多大小城镇,位于山脉东南山脚下的一座大镇,因坐落在仙居山之阳而得名仙阳。

仙阳背靠仙居山,得山间溢出的些许灵气的滋养,冬暖夏凉,四季如春。镇上绿树常青,诸时皆有花卉开放,镇内唯一的五里长街终年飘香,得名仙阳香街。

即便冬雪覆盖了仙居山,此处却落雪即融,而仙居山脉独有的雪蓉花更会伴着融雪在街巷里绚烂绽放。

  ·········

靠在君乐坊二楼雅间舒软的椅子上,看着窗外远山上鳞此阶比的亭台楼阁,楚江开长叹了一口气,端起茶碗轻轻的嘬了一口。

君乐坊整间酒楼都已清空,除了这间雅间。

"中州的'灯笼红'其实远不如南齐的'一抹阳光'那么沁人心脾,除了颜色艳红的不似普通茶叶以外,味道只是一般,你们南齐倒是真有不少的好茶。"楚江开看着杯内的茶叶逐渐的卷曲成一只灯笼的形状,用盖碗拨弄了几下,抬起头淡淡的看着桌子对面的这个中年人,"不过我听说南齐官方已经有了抬高'一抹阳光'价格的打算,可有此事?"

中年人穿着得体,举止也算大方,稍显落寞的眼神中含着淡看风云的味道,是个有故事的人。如果不是今天的事过于重大,如果不是他过于敏感的身份,楚江开倒真愿意坐下来陪他喝一杯茶,或者温一壶汐京老窖也未尝不可。

但今天,显然他来错了地方。

"在南齐,想喝到一杯正宗的'一抹阳光'恐怕不比在这里容易。"中年人目光缓缓看向窗外,"你不必客气,我知道你的意思,可就算你不想为难我,我也走不了了。"

"你现在马上走,估计还来得及,毕竟山里的执事还没有巡查到此。"楚江开低声道,"换个时间你若再来仙阳,我请你喝正宗的'一抹阳光',可好?"

中年人没有立即回答,雅间里安静异常,而不远处的街巷里已经有突兀的脚步声传了过来。

楚江开静坐在桌旁,但注视着中年人的目光里已有焦虑之色。

"其实'一抹阳光'也未见得就是好茶,我们蛮荒小地方的人,总以为茶还是越酽越好,'一抹阳光',太淡了。"中年人终于开腔,却不是楚江开想听到的。

楚江开无奈的摇摇头,挤出一丝苦笑,"你这句玩笑其实一点都不好笑,而你想看到的,你恐怕看不到了。"

中年人闻言皱起了眉头,"你出剑吧!你方才刚登楼时确实有机会杀我,但你似乎犹豫了,现在你的机会不多了,年轻人,我不走自有我的道理,而你放我杀我也都有你的道理,不必客气。"

"你真的不走?"楚江开轻轻的放下手中的茶碗,"护灵大阵早已打开,方圆千里,除了仙居山的人没有人能在大阵的威压下施展超过自身一成的修为,除非你是金丹之上的大修行者。山里已经传下令来,不会留下一个修行者,我之所以现在还敢放你走,是我觉得你还能走的出去。"

"你是不敢也杀不了我,而已。"中年人淡淡的看着楚江开,"我们南齐'齐天宗'的手段你总该有所耳闻吧?"

楚江开终于坐直了身体,俊秀的脸庞没有多余的表情,眼睛明亮目光清澈,看不到任何杂质。

中年人看着这个温润如玉的年轻人,心里很满意,至少不是个糟老头,这具身体起码不算亏待了自己。中年人有些庆幸,宗门交给的任务其实不算复杂,但多少有点洁癖的他在来仙阳的四天里竟然没有相中一个躯体,还好,最后的时刻,这个俊秀的年轻人自己送上门了。

中年人的身体周围一层淡淡的灰色雾气缭绕起来。

"你总该听说过仙居山护佑大阵的威力吧?其实我随时都可以杀你的,你可能低估了我或者高估了你自己。"楚江开认真的说道。

中年人闻言似乎有些动容,周身灰色雾气已经化成一层淡淡的灰光。

楚江开笑了笑,心念已动。

中年人眼前一花,似乎一道淡淡的光影掠过,之后脖子上一道血线缓缓的拉开,视觉随着不受控制的头颅跌向地面。

"本不想杀你,没想到你倒起了夺舍的贪念,仙居山可不是你想的和看到的那么简单。"楚江开收回法剑,取出一张发黄的道符,注入一丝灵力,待符文亮起掷到倒下的尸体上。

道符接触到尸体后迅速燃起了淡蓝色的火焰,瞬间包裹住了中年人的尸体。

齐天宗的夺舍秘法众所周知,楚江开不想这个看似温和的中年人再去祸害同门,点亮道符的同时,再次祭出了法剑严阵以待。

地上的头颅圆睁的双眼渐渐失去了光泽,齐天宗的人掉了头颅也是一具死尸而已,在符火的灼烧下萎缩焦黑,最后剩下一个淡淡的灰色光斑挣扎着挤出了焦骨,箭矢一般飞向了窗外。

"终究还是小看你了。"楚江开不曾想中年人的神魂竟能抵御道符的灼烧,不由的剑眉紧锁,眼神中多了一丝锋利的味道。

楚江开看看窗外,区指一弹,法剑轻盈的飞出窗口,飞向天空中那道淡灰色的影子。

  ···········

仙阳的花开从来不会受天气的干扰,山峦覆雪,却街巷花红,也算是一道奇景了。

柳玉泉却没有心思赏景,虽说他容颜清奇,神情淡然,眼神悠远,多少有点仙风道骨的意思。可今天的事太过重大,山里传下来的命令又不留一丝余地,柳玉泉也不敢懈怠。

"护佑大阵开启,除仙居山之外的所有修士一律从速离开,违者斩立决!"

偶有围观的居民百信,闻听此言立即拜服在地,虔诚的叩首,心里默默的诵念着仙师的功德,期盼能得到哪怕一丁点仙师的垂青。

仙居山散落在街巷中巡查的众多低阶弟子,虽然不明白何等大事需要摆出如此大的阵势,但只是护佑大阵的开启,就表明了事态的分量,也都能清醒的意识到今天的不寻常。

仙居山开山数千年,传承数十代,宗门秘籍里也仅仅只有六次开启护佑大阵的记载。

前五次的开启都是在上古战乱时代,因为宗门之间的战事而开启。一千五百多年前,当时的山主仙叶真人突破大乘圆满境界引发了天谴,千里护佑大阵开启,抵挡了天谴的威力,仙叶真人顺利飞升。

自此之后,仙居山坐稳了西周第一大派的宝座,其余宗门甚至南齐西蜀的门派都隐隐的唯仙居山马首是瞻,连北魏年代更加久远的潭拓寺都要让仙居山三分。

北疆的雪原诸国和大陆有几乎灭族的血海深仇,但也不敢轻易在仙居山的辖地内活动,更多的只是口头上的抗议而已。

自此千余年中再无大的战事发生,而作为仙居山根基的护佑大阵也尘封了一千多年。

仙居山自仙叶真人之后修行的风格由武修逐渐的转为兼修,对外力的倚靠逐步减少,一千余年中也有数代山主或长老飞升,但均依靠自身的修为实力,并未开启护佑大阵。

近三百年来,似乎大陆修行界集体遇到了瓶颈,各国各宗门都再未有一人飞升。仙居山此前也没有关于山里有大修行者可能飞升的传言,而今天这般隆重的开启护佑大阵,难道真的是有这等大机缘发生?

香风吹过,压抑的喧闹声传来,一条小巷里走出几名极为年轻的仙居山弟子,衣衫破损面色惨白,眼神里却带着骄傲,因为他们身后拖着一具兽皮穿戴的尸体。

"弟子见过师叔。"

众人行礼,并齐声问候柳玉泉。

柳玉泉看看众人身后的尸体,掏出一张道符交给为首的女子,神色肃然道,"雪原已有多年未踏足大陆了,今番看似突兀的出现在我们仙居山,恐怕也是谋划已久,转告大家务必小心。"

"弟子领命。"众人齐声回应。

"雪原和大陆有不世之仇,你们年纪太小,自然知道的太少,但今天你们做的不错。"柳玉泉又道。

众人再次恭敬的行礼,"多谢师叔。"

柳玉泉神情温和了许多,赞许的点点头,缓步离开。

"护佑大阵开启,除仙居山之外的所有修士一律速速离开,违者斩立决!"

  ··········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