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假设女友是杀手 > 第一卷 出发泰国
第一章
作者:周四郎  |  字数:5475  |  更新时间:2020-04-16 09:10:15 全文阅读

四年前,10月12日。泰国,春武里。

远处的寺庙中传来阵阵清朗的诵经声。僧人们为这个世界祈福,净化人间的愁苦,慈悲而安详的背景声中,我不禁考虑一个问题:

当法律无法声张正义时,你是否会挺身而出?但当你伸张正义的手段,触犯了法律。那是否就意味着你践踏了大家公认的正义?那么这时候,你究竟是正义的化身,还是邪恶的帮凶?

“滴滴,滴滴......”手表的闹铃响了起来。我关掉后,趴在瞄准镜后面,看着800米外的目标。他们应该吃得差不多了,正在用纸巾擦嘴。

“咚~”第一道钟声敲响了。

深呼吸,食指用力扣下。

“咚~”伴随第二道钟声,涂了绿色颜料的钢芯穿甲弹以每秒650米的初速度从枪口喷射而出。

火药的推力加上膛线的旋转加持,子弹半空中画出一个完美的弧线。在飞行了1.3秒后,子弹接触到光滑的钢化玻璃。弹头微微打滑,但依然保持既定的弹道穿过了这层阻碍,打着转命中了目标的脸颊。

一瞬间,子弹裹挟着牙齿和血肉从脸颊的另一侧飞出。目标惨叫着捂着脸。

“咚~”钟声再次想起。另一颗爆破弹稍微慢一点,但这次它穿过了已经打通了的玻璃,没有收到任何阻碍地命中了目标的太阳穴。

“嘭!”

一枪爆头。

目标对面坐着的是他的左膀右臂,是他最信任的伙伴。但他不知道的是,这个看起五大三粗的男人在受到惊吓时会发出小姑娘般的尖叫。

我自然也听不到,但看那个表情,猜得出他养尊处优太久了,因为只顾尖叫的他忘记了判断子弹的方向,忘记了寻找掩体这样最基本的战术思维。所以第三颗是我格外送出的,希望下辈子可以做个好人。

依旧是爆破弹,依旧是1.4秒的飞行时间。正中颈部的他,很快就停止了尖叫。

第四颗子弹命中了两具尸体中间的火锅。被点燃的煤气发出巨大的爆炸,火焰瞬间吞没了那两具尸体。

看着瞄准镜中燃起的熊熊大火,我的呼吸逐渐平复。希望这场大火可以净化所有人心中的那层阴霾,大家都忍了很久。奇怪的是,都说复仇之后心情会变得空虚,但我没有,只有如释重负的轻松。也许自己也憋了很久吧。

在最后一道钟声结束前,我已经收起了熟悉的狙击枪,装进背包中。这个地方我找了很久,无论是距离还是环境,都优先保证了自己的安全。因为即便装了消声器,但依然会有不小的声音发出,所以借着钟声帮我掩盖了一些。

一边躲避周围的监控摄像头,一边来到撤离点。在这里我拿出提前准备好的背包,改变了衣着打扮,然后打车回到酒店。

消防车来到现场时,尸体已经成为焦炭。之后警方会查到身份,复原现场,努力查出我的狙击点。当他们能够拼凑出这是一起暗杀任务时,我已经坐飞机回到了华联邦。

我叫陈东奇,现在给你讲述的这个故事发生在5年前。五年过去了,我不怕自己会忘记,但害怕没人会记得。所以借这个机会,写下来,希望有人知道,知道在某个角落里,有些人在痛苦而挣扎地活着。

2015年,国内正强行刮着一场创业风潮。互联网创业,APP开发成为每个年轻人心头的一股热潮。我也不例外,那时的我在社会上摸爬滚打了四五年,自认为熟悉了行业的套路,所以想找合伙人一起创业。那时候,整个创业环境很畸形。只要你有计划书,天使、风险投资和一大堆有钱人在等着给你钱。有江湖传闻,曾经有人只靠一张嘴,对着投资人说了句“我有一个想法”,便获得几百上千万的投资。甚至有投资人曾经推开京城海淀区咖啡馆的大门,大喊“我有一个亿,谁要投资?”。所以在这样的大环境下,资金我从来都不用担心。

嗯......以上都是我那个合伙人说的。

他叫李三,名字很随意,但我当时也不在乎他真名叫什么。在现在这个社会,起个花名很正常,某集团全员搞武侠代号,什么风清扬、逍遥子,搞得当时起花名成为互联网公司的一种文化。

所以当他自我介绍说是叫李三时,我也就见怪不怪了。只要他能搞来钱,管他是什么来路。就这样,当李三信誓旦旦打包票说可以找来投资时,我就同意让他入伙了。很快,这个家伙真的就融到第一笔20万的小投资。我在惊奇之余,决定两人开开心心地用这笔钱大吃大喝了一顿。

等这笔钱花得差不多了,我们才意识到,之前的计划有一个很大的漏洞,那就是,我是CEO(首席执行官),他是CFO(首席财务官),但作为一家互联网企业,一家需要开发APP的公司,我们居然还没有CTO(首席技术官)!这下子我们都有些慌了,因为除了这20万来路不明的资金,下个月我们还有一次路演,那时候可是百万级的天使基金和千万级的风投机构都会参加的大型招商会,我们千万不能错过,否则这20万的“投资人”找上门来,我俩吃不了兜着走。

但没有CTO,技术层面我们是真的眼瞎啊!这还拉什么投资?怎么忽悠,不,怎么吸引投资人掏钱给我们?

李三这家伙果然路子不正。就在我们愁眉苦脸了两个星期后,他突然接到一个电话,说在泰国有一个黑客,想从良了,问我需不需要拉进来?

我一听是黑客,心里有些犯怵。这要是有案底的,那可麻烦大了。我让他打听清楚,但李三说这是他朋友的朋友的朋友介绍的,因为关系隔着太远,没见到人,对方也不敢撂实底。没办法,我们只得凑齐路费,飞去泰国面谈了。

而这一去,便是故事的开始。说到这里,我希望你们不要把我当作是什么骗子,要记住,那时的我,是一个好人。只是在社会上混久了,沾染些许俗气。

10月份,我们正式出发。从浦西机场起飞,下午三点多到达曼谷。又坐火车行驶了两个小时,来到曼拉蒙县。虽然已经是晚秋季节,但是东南亚特有的湿热气息依旧很浓厚。出了车站,我们坐着富有泰国特色的三轮车来到提前在网上预定好的小酒店。虽然一路上并没有走太多路,但是闷热的环境还是让我们有些疲倦。

俩人躺在各自的床上小睡一会后,已经是下午六点。既然快到饭点了,也难得出国一趟。所以我和李三打算晚上见识见识“泰国特色”。也没找导游,就是上网随便搜一搜,在附近逛逛。

来到街道上,感觉和国内变化不是很大,可能因为我们住得比较偏僻,所以看着街道上来来往往的摩托车和熟悉的黄种人,如果仔细去听他们在说什么,不注意商店招牌,感觉就像是来到云南广西那边的三四线城市。没有向导,我们俩找不到想去的那种地方,顿时感觉到有些无聊。

不过当我们拐到一条网上推荐的特色小吃街上时,人群突然变得拥挤起来。我们瞬间注意到华联邦的游客也变得多了起来,很多也和我们一样在闲转,而身边沿街的小贩有些也在用中文叫卖着。那种感觉对于我这个从未出过国门的人来说,很是奇妙。原来国外也可以这样“本土化”?

看着街边的各种小吃,着实食指大动。虽然带的钱不多,但亏什么都不能亏肚子。我们俩人打算美美地享受一番。可就在我打算掏钱时,发现钱包不见了!

“是不是放在旅馆忘记拿了?”李三盯着摊位上的美食,咽着口水,随口问了一句。

“不会的,我出门都有个习惯,会检查自己的随身物品。”我十分肯定地回答道。

"你确定?"

"这两瓶水不就是我刚买的?"

“那时什么情况?”李三又些生气,自己正想享受美食呢,结果当头一棒。

"该不会是被偷了吧?"想到这种可能性,李三顿时气坏了,破口大骂道,"今年真特么流年不利,这个破地方的人也是,一个个跟贼一样。"

可能是最近压力太大了,李三积攒了许久的怨气被这件事给点燃了,加上本身性格就是一个吃不得亏的人。此时的李三怒发冲冠,大吼大叫,指着周围的人破口大骂。

我其实挺能理解他的心情。因为我们本来带着的现金就不多,都是下飞机后特意兑换的泰铢。这下全没了!不过想到手机支付宝还有点钱,即便有些不方便,但也没到山穷水尽的地步。所以我倒是比较冷静。

李三过激的举动很快引来其他人的注意。听得懂普通话的泰国人已经一脸不善地围了过来。我在事情失控前赶紧拉着李三离开,想着先报警再说。

就在我拉着李三往人群中走去时,我不经意的一回头,注意到刚才买小吃的摊贩旁边站着一个十岁左右的小孩子。他看到李三气急败坏地走开,神情有些不对。我稍微留了个心眼,放开李三的胳膊,俩人渐渐拉开距离。很快,我悄悄放慢速度,躲进人群当中。

果然,那孩子看见我们俩消失在视野中,转头往相反的方向跑去。我避开人群,在街道小贩的背后悄悄跟了上去,顺便给李三打了一个电话,让他跟上来。我现在基本可以肯定钱包就是这个孩子偷的。这种事在我们华联邦也会是见惯不惯。

在人群中,身材瘦小的孩子跑起来很快,好在他没有跑很远。要不然我还真不好跟上去。只见他拐出街道,一头扎进了一个小巷。我本来是要等李三出来的,但是看了看身后的人山人海,根本看不到他的身影,估计那哥们一时半会是很难挤出来了。而且,不过是一个小孩,吓唬吓唬,让他把钱包还给我就行了。于是我紧跟着也进了那个小巷......

此时的我绝对不会想到,这个决定即将改变我的一生,可以说,让我重新认识到这个世界还有另一面的存在。

进到小巷的第一感觉就是阴森。眼前顿时觉得一暗。虽然刚才那个特色美食街灯光绚丽,热闹非凡,但这条仅仅隔了几十米的小巷就显得格外冷清。

依靠着身后的灯光,我看到巷道两边都是破旧的屋子,狭窄的空间里堆满了杂物,一条原本还算宽敞的过道,现在只能让两三人并排通过。不远处,隐隐有一个人坐在黑暗的角落里,我走过去一看,是一个60多岁的老人,双眼蒙着一层白雾,应该是常见的白内障。他面无表情,手里拿着一根水烟,默不作声地用那双几乎看不到瞳孔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我。在这个阴暗的巷道里,虽然有两个活人,但这里充斥着死一般的寂静。

这时的天气依旧湿热,但从心里莫名冒出一股寒意,像是我踏入了一个不该踏入的镜子世界。这面镜子,隔绝了我熟知的那个世界里所有炙热动人的情感,只有冰冷与腐烂存在于这里。

我抛开心里的杂念,快速经过这个老人,来到刚才那个小孩消失的地方。那是一个回形居民楼的入口,一扇半开的铁栅栏门后面是漆黑的楼道。

此时我有些后悔一个人来到这里了。万一遇到什么事,李三都不一定能找到我。想到这里,我以防万一,拿出微信给他发了一个定位。然后深呼吸,走进了大门。

沿街一楼都是破旧的商铺,眼前的楼梯直通二楼。我慢慢走上去,想要在这片幽暗的死寂中找到那个小孩,只能靠听觉了。我尽量轻声走路,来到二楼的过道时,听到一声孩童的惊呼在头顶传出,我快步上到三楼,向四周望去。看见在回形走廊的对面,那个孩子被一个穿着灰色背心的年轻人堵在了楼梯口。我慢慢靠近,但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那个年轻人推推搡搡,小孩抱着一个钱包,低着头一声不吭。定睛一看,正是我的钱包!难道说和国内一样,小孩偷到东西要交给蛇头?

“嗨!别欺负小孩。”是的,我鬼使神差得决定保护这个偷了我钱包的孩子。我内心苦笑地骂着自己,但又能怎么办?我总得要拿回钱包的。而且,毕竟他只是一个十来岁的孩子。

背心男看见我过来,眼神闪躲了一下,但是随即变得阴冷起来。想来这里是他的地盘,确实没什么好怕的。

那个孩子看见我之后,有些惊慌。他的处境有些尴尬,一边是被背心男堵住了去路,而另一边的回头路又被我占据,他左右为难。

这时那个背心男突然出手抢夺小孩手里的钱包。那个孩子十分灵巧地躲过。但背心男毕竟是成年人,很快再次抓住小孩,然后抓住钱包使劲拽。但小孩紧紧抱在怀里,还朝那人的手背上狠狠地咬了一口。这下彻底惹怒了背心男,他用力朝着孩子扇了一巴掌,直接将孩子扇倒在地上。这还不满意,背心男还朝着孩子的腹部踢了一脚。孩子一下子被踢飞,撞在过道的墙壁上。

那时我离他们还有十多米,根本来不及阻止他。但是看到那个背心男还要继续殴打孩子时,我的怒火终于压倒了我的理智。

短暂冲刺后,我起身飞踢。由于跑过来的动静太大了,很轻易地被背心男躲开。我站定后,一个转身拳甩了过去。毕竟我身体素质还不错,虽然这拳被背心男抬手格挡了,但强大的惯性还是将他打了一个趔趄。我摆正身体后想要继续打。但背心男吃了一亏后退了好几步,与我拉开了距离。这就有些尴尬了,我的肾上腺素还没消退呢!不过至少阻止了他向孩子继续下手。我将孩子护在身后,紧紧地盯着那个背心男。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他的确是退缩了。但从他的眼睛里我知道,他并不是怕我,而是......像毒蛇一样,需要缩回身体,然后发动攻击。

这般僵持没有持续太久。很快他脸色一变,用手捂了一下耳朵。我这时才注意到他还带着一个蓝牙耳机。这让我有些出乎意料。那人似乎接到了什么指令,盯着我看了半天后离开了。

背心男的离开,让我也松了一口气。说真的,我毕竟只是一个普通人,真和街头混混打起来不一定能打得过。不过街头混混居然也开始用耳机开始统一指挥了吗?

确认安全后,我蹲下来,看着受伤的孩子。他蜷缩在墙角,一个腮帮子已经肿起来了,嘴角还流着血。看得人十分心疼。我尝试去抱他起来,但他一直在闪躲。我只能用手势示意我需要带他去看医生,但是他还是十分抗拒。我很意外,但这种情况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你有家里人吗?”

“......”

“或者认识的人?我带你去找他们。”

“......”

“你受伤了总得治疗吧!”

“......”那个孩子始终倔强着摇着头。

过了一会儿,李三的声音出现在楼下,他大声喊着我的名字。我转头回应了他一声,然后看了看在地上蹲着的孩子,一狠心,不管孩子摇不摇头都将他抱起来。可能是我刚才的耐心和关切的表情起了作用,虽然他之前一直摇头,但在我怀里并不挣扎,很乖巧。我害怕他的肋骨受伤,所以不敢走太快。但终究还是和李三在楼下汇合了。

他对我抱着一个孩子很是好奇,我便把刚才的事情跟他说了一遍。李三这个人虽然很社会,但心底不坏,虽然知道是这个小孩偷了钱包,还是很热心的帮我找到附近的一家诊所。

语言不通是个大问题,好在我俩的英语虽然蹩脚,但是关键时刻,还是能说出一些救急的单词。比如:“Help me!”

经过一系列痛苦而复杂的手语加半生不熟的英语交流,我们终于让孩子接受了治疗。同时在医生的帮助下,我们也联系到了孩子的家属,算是大功告成。

周四郎
作者的话

因为是处女作,也是试水之作。所以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你们想先听哪个?我个人习惯是先听坏消息。所以,就按我的习惯说了。 坏消息是本书初步计划只有30万字左右。因为一开始想写的故事,大致内容在30万字左右就能写完(虽然目前世界观已经扩充地很大了)。当然,如果反响不错,我还会继续往下写。所以,应该不算是一个很坏的消息。 那么好消息是,我已经写了20多万字,所以说,如果成绩不好,喜欢这部小说的读者也不用担心会烂尾。因为,它已经基本写完了。 还有一些话要提醒一下就是,我这个不是爽文,而是因为是第一人称来写,所以难度比较大,写得不好的地方,也请各位多多指教,我后面的小说中会改过来的(想在这部小说中改正基本没可能了,因为我已经快写完了!哈哈哈)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