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大道之极 > 正文
第一章:得死!
作者:黄昏吟唱  |  字数:2874  |  更新时间:2020-10-03 09:25:11 全文阅读

……

雨下的突然,倒好生让两个憨实巴交的农汉忙活了一番。

灰褐色的天穹下,雨水就和那城市温柔乡的风尘女子手指一样,扇动着啪啪的风情。可这一青年一中年哪里还有半点儿文人情怀在雨中舞文弄墨?

地里的荞麦再不用玉米杆子盖住,今年的收成可就要见缸底了。

……

“李叔、今儿个要不是咱抻直了两个肉轮子跑的快,下半年恐怕我都不好意思在你们家住下嘞。”

阴雨绵绵,绿油油的山村羊肠道上,足有六尺身高,身后总背着半米长包袱的半遮面青年咧嘴一笑。

看这青年,身上麻衣草履,草履破烂不堪,露出脚大拇指不说,泥水都快要溅到大腿上了。

“还是年轻人有劲儿啊,要不是你这小家伙,今年你李叔地里这点儿粮食恐怕就保不住了。”

听到这儿,名唤李叔的中年农汉咧了咧满嘴的黄牙,还打算从衣兜抽出烟斗嘬两口。可一摸连旱烟都湿了去,最后倒也放弃了。

“不过今儿你可得给李叔说句掏心窝子的话。”

佝偻着背走在青年身边,李叔对青年投去一个明白人的视线。

“半年前你来到咱李家村,一声声李叔叫着,家里的零碎活全都是你抢着干,这些李叔都看在眼里。”

“虽然你从来不取下这半边面罩,也不让家里的人动你着包袱,可李叔看你小伙子也是个实诚人。”

“眼瞅着翠萍这丫头就要十六了,也可以成家了。要是看上叔家翠萍,以后就不走了,叔凑活给你们办个婚礼。这人呐,活到头来也就是一眨眼的功夫,成个家才是实在事儿。”

半路上,李老汉双手搭在后腰背,对着青年念叨道。

“李叔、你这不是把自家女儿往火坑里推嘛,咋也不想想我这出身干不干净?”

李老汉敢开口,他可真是不敢答应啊!

如今家族大仇未报,朝堂之上那些道貌岸然的伪君子还在肆无忌惮的酒池肉林,尤其是那个串通皇室,卖父求荣的畜生已经加官进爵,他便寝食难安。

血海深仇面前,纵使翠萍那小妹妹长得水灵,一整天哥哥前哥哥后的叫他,他也不能分出这种心思。

说到底,他是死是活也是天算的事儿。

“每天在家里忙前忙后,心术再坏能坏到哪儿去?你李叔虽然跟土地打了一辈子交道,可这眼睛也亮着呢。”

哈哈一笑,李老汉估摸青年在这种事儿上脸皮儿薄,倒是没有追问,可心里也打着算盘。

只要青年没有明确道出他家丫头不好,以后他多磨两句,翠萍她娘也扇点儿饭后话,就不害怕这家伙不松这个口。

这天下寒农,不仅愁着娃儿婚,也愁着女儿嫁哩。

“嗯?”

接下来青年倒也没接李老汉的话茬,可刚从小路出来,青年眉头一皱。

“咋地了?”

“地上这脚印儿不是我们的,家里应该来人了。”

此刻青年盯着水洼路边的脚印,又忙是环顾着四周。

李老汉家在农庄最里端,平日连庄里的农汉都不串门,而且这脚印乃是凭空落下,雨中痕迹并不深,恐怕还是两个有着修炼底子的家伙。

“快走两步、”

一抹脸上雨水,青年长舒口气。

莫不是那些家伙已经知道他还活着,找到了这里?

……

“这是哪个天杀的干的畜生事儿啊?”

刚进农院,一幕晃来顿时令二人腿软趔趄,身旁的李老汉更是撕心裂肺的一声吼叫,紧忙朝房门跑去。

眼前,房门处横陈着两道衣不蔽体的女子尸体。

那年纪不到四十的妇女额头血流如注,双目怒睁,雨水拍打在脸上煞是阴白。

另一个只有十五六岁的少女,身上衣物尽数被人褪下,下身殷红,最渗人的莫过于少女小腹那处醒目的剑窟窿,血沫子还在噗嗤的冒着。

这对母女,是李老汉的妻女,刘氏和女儿翠萍。

“日他娘的狗杂种,谁干的这事儿啊?”

雨幕中,李老汉赶忙将衣物给妻女遮上,脸色恨青、捶胸顿足的嘶喊道。

“大娘和翠萍妹妹都…都没气了。”

缓缓将这对妻女抱进房门,手指搭在二人鼻息,青年牙齿咬的作响,望着颤巍巍抱着那少女恸哭不止的李老汉,青年低喃了一句。

忽而、少女手中一块儿撕破的丝绸碎布掉落,捡起这块并不应该出现在寻常农家的绸布,眼眶猩红的青年胸膛起伏。

……

午后三两钟头,抱着妻女尸体的李老汉最后已经哭哑了喉嗓,中途这青年始终未曾安慰半句。

对于天月王朝一户再普通不过的农户,务农的男子能有个妻女家室,不再忍受饥寒,平安到老便是大满足的事儿。

如今去田里忙一场农活,回来之后妻女便被人玷污杀害,这等晴天霹雳便是那些道法通玄的江湖高手都无法忍受,更何况一个农汉。

能做到的也只有揪心抓肺的大哭了。

“后、后生呀,这些人是不是你引来的?”

床头上,眼泪流干的李老汉眼眶肿红的望着青年。

自从第一次见到这青年浑身伤疤的那天起,他就知道青年不是寻常人,能来到他们这个无人问津的山村肯定有躲祸之嫌。

可李老汉并不希望他的妻女之死会和这个青年有关。

“不是,他们并不知道我的死活。就算知道了也只会在暗中埋伏等我入瓮,绝不会残害了大娘和翠萍妹妹后一走了之。”

愧歉的望着李老汉,青年复杂一叹。

“李叔和大娘、翠萍妹妹再说说话吧,我出去做两副棺材。”

……

蓦然的变故打破了平静的李老汉家,黄昏时候,做好棺木挖完坑的青年搀扶起双腿麻木的的李老汉。

没有吆喝村庄里的其他农户,没有去城里张罗什么祭奠之物。给刘氏和翠萍下好葬后,只有两处新冒起的土坟。

土坟前面竖着两块木制墓牌、墓牌前各放着一个橘子,一块儿馒头。

这橘子无论是刘氏大娘还是翠萍丫头都喜欢吃,这半年每当他和李老汉下地回来,翠萍丫头大都是嚼着橘子,顺便也给他剥一个。

尤其那句;哥哥,吃橘子哇。

现在一想,可真是甜到心里去了。

“后生呐,今儿个过后,你应该要走了吧?”

坟前土坳,脸上没有丝毫气色的李老汉嘴里一如往常叼着烟斗。

“等会儿就走,万一那些家伙找到我,定会连累到李叔。毕竟…大娘和翠萍妹妹也在九泉之下看着呢。”

青年怅然道。

“唉,早上还是老婆孩子热炕头,这晚上咋就阴阳两隔了?”

磕了磕烟斗,李老汉麻木的摇了摇头。

“李叔不想活了?”

青年转过头,神色苍凉。

“不想活了,打算跟着她娘俩儿去那黄泉路上转转,到时候也有个照应。”

“李叔不想知道究竟是谁残害了大娘和翠萍妹妹?”

“凶手也找不见咯,不过我老李头也在阴曹地府盯着这些畜生嘞,就想看看他们是怎么死的。”

他一个寻常农汉,那有啥本事找到这些凶手啊!

“李叔先好好活着,最迟三年,我一定查出凶手,提着他们的头来见李叔。”

听着李老汉的寻死话,青年没有阻拦,温声说道。

“这还咋寻?这些畜生早就跑的没影儿了。”

“中午雨道有两处鞋印,是两个人。况且他们的鞋印一致,应该是同一处势力。二人鞋印极浅,是个修炼家子。而且翠萍妹妹撕下的那块绸布也是凶手的,那绸布有图案相衬,应该是那个势力的标志。”

“只要不断缩小范围,总归有个盼头。”

揉捏着手中草根,青年最后转头望着李老汉。

青年话落,雨后的阴潮渗的人骨子发颤,李老汉拿烟斗敲了敲膝盖。

“就知道你这小家伙也不是个简单人。”

只见李老汉起身,妻女已故,李老汉的腰身越发弯深了。

“后生,都半年了,你李叔还不知道你姓啥嘞。”

半山坳上,李老汉踱着步子朝家里走去,停了停。

“冷、冰冷的冷。”

望着这庄稼人的背影,青年唏嘘一声。

冷姓,在天月王朝早已不复半年之前咯。

“那…冷家小子,你大娘和翠萍丫头的事儿,你就多费心了。你李叔我再多喘三年气儿,到时候带个好消息再找她娘儿俩。”

给青年摆了摆手,李老汉就这样消失在夜色来临前。

……

“莫道江湖远,紫禁朝堂高,哪条路都不好走啊!”

夜风吹来了青草和泥土味儿,勒了勒后背的包袱,青年轻声低喃。

“不过这事儿忒他娘的下乘尿性,得死!”

……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